笔趣阁 > 综艺娱乐之王 > 第六十四章 在卧室做直播?

第六十四章 在卧室做直播?

小说:综艺娱乐之王作者:小伈分类:都市字数:3491更新时间:2016-05-01 12:05:01
  杨安见两人这表情,就知道不妥。

  果然,曹树林说道:“我在红枫卫视做了六年的曲艺大会,先不说别的门类,就说相声,感悟特别深。咱们相声自古以来都是在街头或是茶馆表演,现在流行搬到剧场里说,观众少的两三百人,就像我们林云社,多的不过万,比如前面那条街的梅园剧场,这么说有个好处,那就是精磨!”

  杨安点头,他听得懂这意思。

  好的相声作品都是精心打磨出来的,今天表演觉得哪里欠缺,哪个包袱没响,回头就改了,下一场换另一拨观众,对上一场发生了什么完全不知情,照样热烈捧场,相声演员还可以继续再改,每一场都做到精雕细琢,千锤百炼,最后出来的绝对是好作品!

  曹树林犹豫道:“可相声一旦上了电视,就意味着这段作品寿命的终结,因为所有人都听过了,观众要是看了电视,再买票进入我林云社,一听是老段子,保证嘘声四起。我组织了六年的曲艺大会,说了六段不同的相声,相当于是每年创作一个新作品,这个速度还能接受。可如果是你说的那种赛事制度……”

  侯健附和道:“难呀!一周就录一期节目,就要编一段新相声,两周成绩不好就要被淘汰,这对咱们相声演员来说,压力如山大呀!你还不能拿咱们在小剧场里说的那些包袱去改,改确实方便,可你在电视上改一个,就相当于是毁掉一个在小剧场表演的包袱,电视上用一串包袱,就等于是毁掉小剧场一个节目!说现实点的,咱们还指望着在小剧场里混饭吃呢,观众买票进场,那是咱们的衣食父母,可电视观众没给咱们一分钱!”

  杨安本来还想说他可以给通告费,可转念一想,通告费才几个钱呀,几千,几万?毁掉一段相声,就这么廉价?

  杨安无言了,在电视上说相声,看起来确实相当高大上,哇!几亿观众都听过你说的相声呢,多厉害呀,你是明星,你是名人呀!

  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在生存面前,什么艺术,尊严,节操,那都得排在后面,换任何一位相声大师来,也经不起这么糟蹋,电视上一播出就玩完,小剧场里的经典段子一旦被网友披露到网上,对那些买票进场的观众们来说,吸引力就大减,那就意味着表演者的收入变少!

  杨安点头:“二位老师,我知道这对相声艺术是有些过分,但您二位之前也同意了我的观点,相声要与时俱进,推陈出新,加快创作速度。从一百多年前到现在,传统相声累积了一千多个段子吧?但至少有一半放现在都过时了对不对?再说了,我这个节目,也就四个月的播出时间,算下来最多也就是15个左右的节目……”

  几人都嘘起来,不以为然。

  曹小宝插嘴道:“杨哥儿,我爸爸在小剧场里改新本儿,一年最多也就三十来个,你一要就是十五个,太多了点,我爸他年纪大了,真做不来!”

  曹树林也没怪自己孩子瞎说话,没想到接下来曹小宝语不惊人死不休:“虽说我爸不行,但杨哥儿你看我怎么样?我愿意挑战自己呀,愿意尝试新的东西……”

  侯健笑骂道:“拉倒吧你!背个报菜名的贯口到现在都还说不利索,你还想上电视说相声?”

  曹小宝摸着后脑勺嘿嘿直笑,杨安也乐了:“小宝你别闹,先好好跟你师傅学,等你出师后,我再找你。”

  不管杨安怎么劝,曹树林和侯健都不想参加。

  杨安可以理解,一来年纪大了,二来两位在相声界里名气真不大,怕上了第一个被淘汰,给相声界丢人,三呢是真怕了这种做法,相声这门艺术正在走下坡路,他们俩可能算是最后一辈的坚持者,如果相声因此而毁在他们手里,那真叫愧对祖师爷,死了都不会瞑目!

  杨安问道:“中京,北津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您能不能帮忙介绍几位相声大师?我总得一家一家登门拜访,真诚相邀吧?就算死,我也要知道是怎么死的。”

  曹树林摇头:“我可以帮你引荐,王派,李派,我都熟。老侯也可以帮忙介绍侯派的几个师兄弟,但你最好有心理准备,这行,很难玩儿!”

  侯健道:“中京和北津确实是相声发源地,但那边竞争更激烈,本来行业就不景气,有些无良的同行还经常刨人家的底,唉,搞得乌烟瘴气的……”

  杨安也觉得严重了,刨底就是将笑料包袱提前拆台,相当于是魔术揭秘一样,刘谦在电视上表演一个,十分钟之内同行就在网上揭秘一个,刘谦就算是神仙,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呀!

  同行刨人家底,太缺德了!

  这一顿饭吃的是百味陈集,杨安不甘心,快吃完时,他说道:“曹老师,我还是不想放弃,这样,我邀请您去当嘉宾评委,至于相声参赛人员,别人不去,我上!”

  啪嗒!

  有人筷子掉桌上了,四人都吃惊地看着杨安。

  “杨安,你上去说相声?”

  “杨哥儿,你太帅了,真敢讲呀!”

  “小杨,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面对众人的质疑,杨安道:“我不是专业相声演员,没经过你们行业的培训,对于说相声的规则,习惯,常练的贯口,必唱的太平歌词,我都不会。但我是喜剧节目制作人,我知道现在年轻人喜欢听什么,喜欢看什么,所以我想讲新派相声,可能与传统相声不大一样。”

  曹树林皱起眉:“可你一个外行,说相声是不是……”

  糟蹋?玷污?儿戏?

  这些词不方便说出来,但就是这个意思。

  曹树林的想法很正常,各位要是碰到非本行业的人对自己最擅长的东西指指点点,恐怕谁都会嗤之以鼻,暗道一声棒槌。

  杨安站起来:“要不,我现在来一段?小宝,你会捧哏吗?”

  曹小宝惊喜莫名:“会会!俗话说,三分逗,七分捧,捧哏的基本功我也会,我师傅就是专业捧哏的呢!”

  曹树林见杨安是来真的,抬手制止住跃跃欲试的曹小宝:“老侯,你来给小杨捧,小宝,你跟着你师傅学。”

  侯健点头:“好,我来捧!小杨,要准备吗?”

  杨安走到一旁:“不用,现在就可以开始。”

  侯健笑:“哟,有备而来呀!”

  杨安道:“那是,咱们说个什么好呢?就说曹老师吧,曹老师您同意吗?”

  曹树林笑起来:“可以!”

  杨安道:“好嘞!侯老师,我前些天碰到曹老师,跟他喝酒,曹老师喝多了,非要逼着我开车送他回家,还拉着我进他家,曹老师这人您不知道吗?”

  侯健竖起大拇指:“曹老师好客!”

  杨安道:“嗯,假客气。”

  噗嗤……荣菲菲一下没忍住笑了,曹小宝也笑了,他爹就在旁边坐着呢,这样当着面损他,杨安胆子够肥的呀!

  杨安接着道:“其实他只想显摆显摆他刚新买的房,小杨呀,这,嗯,这冰箱……”

  杨安卷着大舌头,摇头晃脑,醉眼惺忪,一副喝多了的模样。

  曹树林暗暗心惊,杨安的表演还是那么回事,比有些专业相声演员做的都好。

  侯健心里头也是敞亮的,杨安说的这可是经典老段子呀,他对杨安给出的节奏感到非常舒服,接道:“冰箱?冰箱也要显摆显摆?”

  杨安道:“就是呀!还有呢,你看,彩电……这是我们家客厅……走,我领你去我们家卧室看看……”

  侯健哇一声,声音放的很低,脸上是不敢相信的表情,惊叹道:“卧室?”

  杨安道:“我也这么想呀,卧室这么私密的地方,你让我进去干嘛?”

  侯健道:“说的是呀!”

  杨安道:“我转念一想,哦,也行,曹老师喝多了,我把他扶到床上,他睡了我就走。”

  侯健竖起大拇指:“挺好的!”

  杨安道:“进了卧室,小杨,看这……电脑,还有摄像头,看到没有?我做直播时用的摄像头……”

  侯健吓得倒退一步,叹道:“在卧室做直播?”

  杨安又道:“床上这女的,我媳妇儿……”

  侯健有点急了:“这也介绍?”

  杨安道:“这男的,是我……”

  哈哈哈哈!

  曹小宝拍着手大笑起来,笑一半才发现不对,这是在说自己老爹呀!

  荣菲菲掩嘴笑着,几乎是从头笑到尾,杨安表演喝醉酒的曹老师,表情实在是太像了,姿态,动作,语调,每个动作都觉得好笑。

  侯健脸上表情都像是听傻了:“信息量好大呀……”

  杨安恢复正常:“真的真的,不过后来那人把咱俩打了一顿,原来曹老师喝多了,走的不是他们家……”

  哈哈哈哈!

  曹小宝拼命鼓掌,就连曹树林也是满脸笑意,不断点头。

  杨安连连对曹树林道歉:“曹老师,您千万别介意呀!”

  曹树林拉着杨安坐下,笑道:“当然不介意,咱们相声演员上了台,那都是瞎说的,张口就来,好多时候老侯比这还惨!可以呀小杨,你说的不错,表情动作可以打八分,语言打七分,创意打九分,一个爱显摆的传统老段子被你玩出新花样来,后生可畏!”

  侯健也赞不绝口:“老曹,我可是完全不知情的,小杨给我最强烈的感觉的就是,他节奏控制的太好!他每抖出一个包袱,我就立刻知道该怎么捧,怎么接,非常舒服。小宝,你有什么收获没有?”

  曹小宝欣喜道:“有!师傅,我觉得吧,要是把一些传统段子改成新形式,那就不愁没东西可说了,《欢乐喜剧人》咱们就可以上呀!”

  曹树林道:“你净想着上节目,孩子,事儿没那么简单。不过小杨,我觉得你上台说相声可以,你是半路出家,说好了那是你能耐,万一说的不行,你还有主持人身份,也不怕丢人。”

  杨安道:“可我就一人,还差个捧哏的搭档呀!曹老师我有个想法,我想拜您为师,再以林云社演员的身份参赛,最后再请您当嘉宾,我和您一起推广相声,怎么样?”

  曹树林哈哈一笑:“我只需要把老侯借给你捧哏对不对?小杨,你打的好主意!”

  ……

  PS:感谢诸位的打赏!明星介绍帖子已经更新。记得每天投免费的推荐票哦~~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