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六十四章 寒门,那就让它崛起吧

第六十四章 寒门,那就让它崛起吧

小说:寒门崛起作者:朱郎才尽分类:历史字数:2429更新时间:2015-06-11 10:03:40
    老朱家的大门从里面关上了,隔绝了好奇邻居的眼神,只有零星的声音传来,模糊听不清楚。

  院子内,气氛更加紧张。

  在众人连番的追问下,朱家大伯终于藏不住,吐露了整个事实。

  “爹啊,儿子也是无奈啊,儿子手中只有那么一点钱怎么够给朋友恩师吃酒送礼的,只好借印子钱了。至于为什么填二弟的名字也是无奈之举啊,儿子还要科举呢,这借条上要是有我名字,对儿子科举而言就是污点,谁还来为儿子做保,即便儿子以后考了秀才中了举人,有这污点存在,怕是连官也难做,儿子,儿子,这一切,都是无奈啊。”

  大伯朱守仁说着普通一声跪在地上,膝行数步,抱着祖父的大腿,撕心裂肺的哭着喊道。

  大伯话里话外分明是是把他自个摘出了,将他塑造成一个为了家族中兴,忍辱负重的勾践!

  “你还有脸说!”祖父气的脸都黑了,浑身都哆嗦了起来,挥手在大伯脸上狠狠的甩了一巴掌,“全家勒紧裤腰带供你读书,你说说做的这是什么孽障事!”

  大伯朱守仁不躲,硬生生吃了祖父这一巴掌,脸都被打歪了。

  “爹啊,儿子是为了家族啊!”大伯朱守仁受了这一巴掌哭声更加真诚了,“儿子也是为了振兴家族啊,爹啊,儿子见那座师可是得了秘授玄机的,儿子不能留下污点啊,爹啊!”

  祖父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大儿子,再看看躺在担架上一腿血的二儿子,满脸怒色的两个孙子,还有恨不得将大儿子挠成土豆丝的二儿媳妇,只觉得心中泛起一阵阵的无力。

  “呦,这还是位未来的秀才公,将来的举人老爷啊,朱大叔有子如此,可喜可贺啊......你们老朱家中兴不远了啊。”横肉胖子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这一幕闹剧,尽情的挪谕,“不过,你就是天王老子,欠债还钱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说到这里,横肉胖子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了,换上了一副狠劲,目露凶光,说话也绵里藏针带着威胁“我不管你们家怎么折腾,欠我的钱,一个子都不能少。现在还钱还是15两银子,要是三天后我再来收那可就是16两银子了,到时来这的可就不是我手下这几个人了,要是他们手上不知轻重让你们未来的秀才公出了好歹,那可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说完,胖子就阴沉着一张脸等着老朱家给个回话。

  15两银子,现在家里哪有这么多钱,祖父闭上眼睛,只觉得心力交瘁,思忖半晌,走到横肉胖子身边拱手道,“家门不幸,让小兄弟看笑话了,欠债还钱,朱某也是知道的。今日家里实在筹措不出15两银子来,咱也别提三天后16两了,明日午后麻烦小兄弟再来一趟吧,我们准备好15两银子,你看可好。”

  横肉胖子咧嘴笑了笑,稍微思索了一下,也就点头了,“行,我也不是不好说话的人。毕竟以后说不定我们还做生意呢。好吧,明日午后,我带人过来取钱。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有钱好商量,要是没钱,手下这帮没有轻重的兄弟脾气可是不好的。”

  “我们走!”横肉胖子撂下这句话,就领着小弟要出门离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稚嫩却又坚定的声音叫住了他。

  “站住!”

  大家惊魂未定,听到朱平安的声音,一个个都心惊的不行,小祖宗哎,你叫住他干什么,赶紧把这瘟神送走啊。

  横肉胖子也是惊了一呆,咋地了,这是要反悔了,反悔也不需要一个小屁孩来说吧!

  “怎么?”横肉胖子,站住脚步,转身阴沉着脸问道。

  朱平安抬起头,丝毫不怵,与横肉胖子对视片刻,红着一双眼睛大声说:

  “打伤我父亲,一句话不说就想走!现在你也清楚我大伯才是真正的借款人,可是你们却打伤了我的父亲!”

  “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我虽然年幼却也听说过血债血偿!弄错借款人是你们的错吧,误伤我父亲也是你们的错吧!”

  “打伤我父亲,就想这样离开吗?”

  听到朱平安这样一个小屁孩的一声声质问,横肉胖子脸有些挂不住了,阴沉着脸说,“怎么,你还想血债血偿吗?”

  “彘儿!”

  “小彘!”

  家里人担忧的不轻。

  “我现在人小打不过你,血偿就算了。可是你必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要是你无缘无故被人打伤,你能就这么算了吗?”朱平安拧着一股劲,和横肉胖子对视。

  朱平川也站了出来,站在朱平安身边,用同样的眼神直视横肉胖子。

  横肉胖子愣了半晌,想到了说书先生常说的莫欺少年穷,再看看朱平安这个小屁孩还有他旁边的男孩的目光,嘴里咕哝了一句晦气,然后从怀里摸出一吊钱,丢到地上。

  丢到地上就丢到地上吧。

  朱平安并没有像某些小说里的那些主角那样,再去逼着横肉胖子把钱捡起来递给自己,开玩笑,这是什么场景,自己又算什么,能有这一贯钱的补偿就不错了。再去逼着横肉胖子捡钱,得了吧,找屎呢!

  男儿血性不可少,但也明白识时务者为俊杰。

  横肉胖子走了,可是高利贷的事却还是没有解决。

  大伯父冒用朱父的名字去借钱,害得朱父挨了一顿打,这事家里也得给个说法。

  陈氏领着两个儿子,站在那,看着祖父祖母。

  “爹啊,再过不久,儿子可就要考试了,儿子可不能留下污点啊!儿子也是无奈啊,儿子也是为了家族啊。”大伯父抱着祖父的大腿,哭着大喊。

  “别哭了。”祖父在大伯肩上拍了拍,叹了一口气。

  大伯立马停住了泪水,呜咽起来,这让朱平安鄙视不已,用这种手段,未免太过下作。

  夕阳余辉洒满大地,染了一地的斑驳。朱家的大门再一次开启!走出了朱平安一家人,每个人肩上都背着大包小包,母亲陈氏和大哥朱平川抬着担架,担架上那个被打出血都没有流泪的汉子望着朱家大院泪流满面。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也是在这个时候,朱平安真正读懂了这句话!

  “义儿啊,爹对不起你们啊!”

  无论祖父再怎么歉意,再怎么老泪纵横也掩盖不了这样一个事实:为了保住大伯的声誉,为了大伯的科举,为了......朱平安一家人被分家了!或者说被逐出家门了!朱父还要背着一个借了高利贷的名声!

  两亩水田,五亩旱田,几袋粮食,残缺不全的锅碗瓢盆,还有村子东头的连院墙都没有的茅草屋。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望着朱家大院,朱平安嘴里默默的念道,复又低声喃喃自语,寒门,那就让它崛起吧。

  (这是最后一个剧情,写完这段剧情,主角就长大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