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花落 > 第22章:倒打一耙

第22章:倒打一耙

小说:逍遥花落作者:红蜜姜字数:0更新时间 : 2019-09-16 14:09:47
  花玉容悲泣的止住眼泪:“我不过是和四姐姐在闲聊现下时节时兴首饰料子,是我多嘴,说了一句二姐姐做衣裙要多用半匹,我不是取笑二姐姐的,只是逗趣,都是我引起的,不关四姐姐的事。谁知二姐姐突然冲出来揪住我们,受惊之下,连忙挣脱,不知二姐姐怎么就坐到地上了?”说完,还转向花无心,惭愧的说:“二姐姐,你就原谅妹妹一次。”还猛磕几个响头,白嫩的额头一片红肿,可见下了血本。顿时,苏姨娘哀声哭泣,不求任何人,只是伏在地上压抑的哭泣。

  丫头婆子唏嘘的看着卑微跪在地上求饶的五小姐母女,就连主子们都有些动容。二夫人面色犹豫的同花无心商量:“无心,要不算了,传出去对你名声有碍。”好一个慈母,她花无心还有名声,有也是不堪。

  “母亲,无心是真正心底善良,她不会冤枉别人的。”花玉湖坚定的支持,他一再出头,让花无心不得不好奇。

  可怜兮兮的花玉容对视花无心:“二姐姐,你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不关四姐姐的事。”呵呵,花无心分明在她的眼神中看到挑衅。原本还有些回不过味的花玉洁极为不满:“二姐姐,你别得理不饶人,五妹妹也是我们的姐妹,即便她有些话不甚妥当,也不至于向你下跪求饶。”她原本已经做好鱼死网破的打算,真没想到五妹妹还有这一招,妙,看你花无心如何反驳,你一张嘴能说的过我们四人?

  “四妹妹的意思是五妹妹原本是向我下跪不是向祖母,我什么时候能越过祖母了?别血口喷人了。”花无心打嘴仗,是信手拈来。

  “你。。。。。。”花玉洁没料到从小一起长大的花无心如此能言善辩,歪曲事实。

  花无心不耐烦的瞧见柳氏要张嘴,抢先对花玉容说:“五妹妹,还是先跪好,趁你还有跪的机会。”

  “春雨,你来说。”花无心腰板挺直,稳当当坐着,气场全开。谁有哪个耐心与一群成天鸡毛碎皮的妇人斗嘴。

  “小姐,你饶了我吧,我不敢。”春雨紧紧拉着小姐的袖子,一脸慌张。小姐吩咐了,听她暗示再说。

  “祖母和大伯母都是和善人,你只是把听到的说出来,不会怪罪你,再说你家小姐我也不允许任何人动你们。”花无心大张旗鼓的鼓励。

  春雨左顾右盼战战兢兢的向几位主子屈膝:“那奴婢就说了。”

  春雨一五一十的把听到的每一个字都讲出来,太夫人听到两个黄毛丫头说她老眼昏花,娘家败落;侯夫人听到她懦弱无能保护不了自己女儿,顺带娘家也被诋毁;二夫人听到自己是势利眼;三小姐听到自己需要花胖子的陪衬;大小姐听到自己胆小如鼠。众人的眼睛都冒出火辣辣的光,神情怪异,太夫人的脸色都狰狞了。再听到春雨最后一句:“祖宗气的都快跳出来了,棺材板都快压不住了。”众人的嘴都象塞了一个鸡蛋,就连看笑话的花玉江都忘记摇扇子了。祖宗是保家护院的,堪比神灵,这都跳出来了,岂不是说侯府有大灾大难?

  一片死一般的静寂,姜还是老的辣,太夫人“啪”的一声把茶盏扔在地上:“简直是孽畜。”

  平素花玉洁花玉容偷偷摸摸编排众人习以为然,此时听到春雨的复述,也深觉大逆不道,可万万不能当众承认,那后果绝非她们能承受的。再者花玉容早就做好了矢口否认的准备,身子晃了几晃,眼中闪过惊慌,最终是一抹狠色,抬头就成了无限委屈,眼泪打转,就是没落下,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坚毅:“二姐姐,我知道你痛恨我们。你要打要骂随你,就是不能如此恶毒的污蔑我,你这是要置我们于死地啊。宁可一死,也绝不承认。”

  刚才被吓得肝胆俱裂的苏玉洁也回过神,哭着跪爬到太夫人脚前:“祖母,冤枉啊,我不敢啊,我才13岁,但凡其他姐妹有的,我们都有,祖母没有亏待我,大伯母也没有缺过我,我们为何要如此恶毒?诅咒祖宗对我们有什么好处?我们都是花氏血脉,花氏不振,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花无心嘴一撇,也不是没有脑子嘛?想想也是,出身贵门,就是再牙尖嘴利刻薄,该懂的都懂。

  柳氏看两个女儿如此卖力的喊冤,心下一横,别人或许还在怀疑春雨的话是真是假,但她在听到第一句时就知道所言不虚,因为她的宝贝女儿平日在她面前说惯的。作为在高门大户生活十几年的妇人,深知此番话的后果。她决然的一跪:“母亲,不能单凭无心身边丫头如此恶毒的一言,就此冤枉两个姑娘。请母亲主持公道。”说完,还砰砰的磕头,角度不正不偏,咚咚见响,苏姨娘不言不语,跟着柳氏磕头,一点不偷懒。

  太夫人神色犹疑不定,她可深知柳氏,虽是出身商户,不单单是银钱宽裕,就是颜色都上乘,不然也不能嫁入侯府。所以自是非常爱惜容颜,此时见她额头破皮,几道血痕汩汩,甚是有几分凄惨。就是屋子里的婆子丫头见了,都面露不忍,三夫人相对二夫人而言,出身低微,更别说是当家主母大夫人了,但对下人而言,也是尊贵的主子,更何况娘家不缺银子。但此时也是万分狼狈脸面尊严俱失。

  春雨见丫头婆子不善的望着她,谁都知道,丫头就是小姐教出来的,委屈的连声辩解:“分明是四小姐五小姐说的,不然以我家小姐怎会出言规劝,更不会被推到了?你们怎么能倒打一耙。”

  人微言轻,自然比不过鲜血淋淋。对上花玉容无声的挑衅,花无心冷笑一声,既然你前世曾经送过花无心一段“美好”的回忆,那今生我送你“锦绣”前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