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暮许三生之红叶落索时 > 心若有悔,何曾破碎

心若有悔,何曾破碎

小说:暮许三生之红叶落索时作者:阿霏霏分类:女生字数:5703更新时间:2016-11-03 12:28:27
  我静静的站在门口,看着里面那个笑容恬静的女人,还有一旁望着她的男人,眼角眉梢全是温柔的宠溺,几声咿咿呀呀的柔嫩软语,来自那张小小的精致的婴儿床,他们的孩子,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粉雕玉琢一般的可爱和美丽,因为她的父母都是如此的出色。

  这个场景,若是换做曾经的我,一定会嫉妒得发狂,就像当年闻听她怀了孕一样,那种嫉妒疯狂的啃噬着我的心,是的,她拥有了那个男人,拥有了他的一切,甚至于骨血,那是我曾经深爱的男人。

  我的目光再次落在他的脸上,他还是那么好看,那么迷人,一如我记忆中的样子,包括他看着她的眼神,这么多年都未曾改变过。

  初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青涩少年,那一年陪着母亲托人买了世锦赛选手在国内的表演赛门票,许是太过激动,上台阶的时候母亲的眼睛一直向着还未出场的冰场那边张望,没有看脚下,就在她脚下踩空的那一刹那,我看到了比我先一步扶住母亲的那个少年。

  “您小心。”他说。

  “谢谢。”母亲对他道谢。

  他点头微笑,然后离开,丝毫没有注意到站在母亲身边的我。

  但是那张干净帅气的脸,那个微笑,却永远的留在了我的脑海中。

  那场表演赛,母亲一直在流眼泪,在看到她的身影的时候,紧紧的握住我的手,微微颤抖。

  我也紧紧的握住母亲的手,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感觉到,母亲的掌心,有我,母亲的心中,也有我。

  我们来看的那个人,她是我的姐姐,宋允慧。

  我没有再见到那个少年,散场的时候他们走的是运动员专用通道,而我,只有不停的回头,看着他消失在人群中。

  有些人或许此生都不会再见,可是有些人,却像生命中的奇迹一样,在心灰意冷的时候,突然出现。

  高中开学的第一天,我迟到了,忙乱中发现没有带学生证,于是被光荣的拒之门外,只好悄悄的绕到学校的后面,想看看有没有翻墙的可能。

  刚绕过去,就看见学校院墙的墙脚边上,放着一只书包。

  还没来得及好奇,听到头顶上传来一个声音。

  “喂,帮个忙,把书包给我扔过来。”

  循声抬头望去,一个少女正趴在墙头上,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你怎么上去的?”目测了一下,这种高度,约是有人将她托了过去,然后忘了拿书包吧。

  “从树上跳过来的。”墙头上的少女有点不耐烦,“请快点帮我把书包扔过来。”

  我转过头,旁边这颗树和墙头的距离,不得不说……这女孩儿难道是学了传说中的轻功?我看了下时间,怪不得她着急,开学典礼就快要开始了。

  于是我从地上拎起书包,在她满脸的期待中,背在了自己的身上,准备爬树。

  “喂喂喂!你做什么!”少女低声叫了起来,“你不怕摔死是你的事,把我书包还给我!”

  “我要是能过去,书包就还你。”我冲着她笑笑。

  “嘁,”少女不屑的撇了撇嘴,“你不就是想让我下去帮你翻墙吗?求人是你这样的吗?”

  我站着不动,依旧笑着抬头看着墙头的少女,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女孩儿,果真是聪明。

  “因为你看起来不像是好说话的人。”我笑着回答。

  “哈哈。”少女突然笑了出来,一蜷身蹦上了墙头,翻了出来,反身双臂勾住了墙头,嗖的一下跳了下来,身手利落得让我几乎以为我在看电影。

  终于气喘吁吁手脚颤抖的翻过墙去,我靠在墙上喘气,从来没翻过这么高的墙,踩着女孩儿的肩膀爬上来,然后挂在墙上等她自己上来,然后再跳下来接我下去,虽然很丢脸,但是……这女孩儿,她真的是女的吗?

  我拍拍胸口,再次看了她一眼。

  “你慢慢喘,我先走了。”少女的语气中自带了一种天经地义的鄙视,确实,像她这样彪悍的女孩儿,把我这种娇弱的女生鄙视到尘埃里也是很正常的。

  “我是高一五班的宋允儿,放学把衬衫给我,我给你洗干净。”我一边喘气一边说。

  “哦,好。”少女看了一下自己被我踩脏的肩头,不以为意的拍了拍尘土,径直走了。

  竟然没客气一下,我失笑,不过倒确实不太像个会客气的人。

  我和闵姝妍,就是这样认识的。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的高中伊始,除了认识了第一个朋友,还遇到了他。

  我纳闷的看着这几个昨天还凶神恶煞来找闵姝妍麻烦的学姐们,今天下了课就笑容可亲的排队站在教室的门口。

  “你昨天叫我先走,到底是怎么对付她们了?”我小声问闵姝妍,放学被学姐围堵,闵姝妍说我在会妨碍她发挥,于是我就乖乖先走了,看起来她发挥得不错。

  闵姝妍懒懒的伸了个懒腰,冲着我挥了挥拳头。

  “果然是……”我同情的看了看外面的学姐们,估计身上都有淤青吧,闵姝妍这个心狠手辣又奸滑的,肯定不会把伤留在能看到的地方。

  “进来吧。”闵姝妍冲着门口点点头,学姐们立刻走了进来。

  信、礼物、巧克力……

  “早知道会打架这么好,我小时候应该叫我妈送我去武馆。”我随手拿起一个粉红色的信封,上面赫然三个字,我念出了声,这是谁。

  “我哥。”闵姝妍顺手塞给我一盒巧克力,“走,送情书去。”

  “啊?”我一愣,人已经被闵姝妍拖走了。

  =====================================================

  朝思暮想的人猝不及防的出现在面前是什么样的感觉?待我从震惊中平复下来,那个人已经慢慢的走出了我的视线。他好像……又没有注意到我。

  “这是……你哥哥?”我努力平复有些抖的声音。

  “不是亲哥哥,我妈妈战友家的孩子,从小一起长大的,跟亲的也差不多。”闵姝妍得意的拍拍钱包,“走,请你吃饭!”

  那么,他的名字就是……我想起那个粉色信封上的字迹,柳在宇。

  他是一个即使不常常出现在学校里依旧很受欢迎的男生,那个时候我是多么想让他注意到闵姝妍身边的我,我多么想让他知道,我和那些每天追逐他的女生们有多么的不一样。

  可是后来我才明白,那个从来不曾被他第一眼注意到的我,与他身边那些他从来不看在眼里的女人,没有任何区别,他的眼里、心里,永远只有那个第一眼就走进他心里的女人,那个女人就是我的姐姐,宋允慧。

  她出现得那样突然,让我措手不及。

  就在我努力的让他感受到我的存在的时候,他竟然带着她出现了,他的手臂那么自然的揽住她的肩膀,修长的手指握住她的肩头,笑着说。

  “这是我的女朋友,宋允慧。”

  是啊,是宋允慧。

  不用介绍,这个名字,跟随了我十七年。

  这个名字,让我的妈妈看不到我。

  这个名字,让我爱的他看不到我。

  这个名字,差点让我自己,也看不到我。

  闵姝妍的一句“谢谢嫂子”狠狠的刺痛了我的心,一声“姐姐”被我生生的咽了下去,忍耐相思已经够煎熬,何必再锥心认下这个姐姐,难道真的要对着他叫一声“姐夫”吗?

  “原来是在宇哥的女朋友,快请进来坐。”我笑着说。

  何曾见过他对一个女孩露出这样温柔的笑容,何曾见过他对一个女孩用这样温柔的语气,何曾见过他对一个女孩做这样亲昵的动作,那拂过发梢的手指,就像锋利的刀刃,狠狠的划破我的心脏。

  我用力的握着茶杯,心中血流不止,却无涟漪。

  曾羞于将这种心情说给闵姝妍知道,如今,变得更加不能开口。

  这天,是闵姝妍的生日。这天,我失眠。

  天花板望了整整一夜,天光大亮的时候,眼睛瞪得生疼,枕头早已湿透。算了吧,就这样决定,有些事情既然悄悄的发生,那么就该悄悄的结束。

  我有些歉疚的看着母亲,难得她今日兴致这样好,肯陪我来公园走走,却想不到我可能会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我把冰凉的手插进兜里,暗自嘲笑自己,不是已经做了决定吗?为什么接到姝妍的电话,还是疯了一样的想出来见他一面,明知道不该见,明知道不该出现,可是偏偏控制不了自己的心,话说出口又后悔,行动却不受控制。

  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了我是她的妹妹,会不会对我多疼爱一些……

  或许吧,我真的错了。

  “他们在附近的酒店,你直接过去吧。”闵姝妍挂了电话,对我说。

  我有那么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该做什么。

  酒店吗?他们,已经……如此要好了吗。

  我不记得我是不是跟闵姝妍说了话,说了什么,也不记得我是怎样走到酒店的楼下,只记得阳光耀眼,抬起头,看不清那高高的建筑上面镶嵌的字体,光线刺眼,即使是用手,也无法遮挡刺痛双目的强光,只得默默擦掉流下的眼泪。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勇气,我真的敲开了那扇门,当他的脸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心疼得快要窒息,我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视线,可是偌大的房间,那张显眼的大床如此明显,我后悔了,真的后悔,我为什么要来,为什么要来……

  一整夜还没有流完的眼泪再度涌出,我只得哭喊了一句,“姐姐,你终于肯见我了。”

  我看到了她的眼神,那种一目了然洞穿人心的表情。

  忽然觉得浑身发凉,自己小心翼翼守护的秘密,这么久连闵姝妍都未敢分享的秘密,就这样被一眼看穿。

  我活在你的名字里,我没有自己。

  如今我站在你面前,我没有尊严。

  何必如此……

  我的姐姐……

  我知道我不自量力,我会知难而退,我会慢慢放弃的,你何必……操之过急……

  曾经的愤怒是那么的铭心刻骨,可如今想来,她的生命中从未出现过妹妹,那时的我,在她眼中,不过是一个不够资格的情敌,何来疼爱?只不过,对象是一个只有身份却没有情分的妹妹。

  呵,回头看可笑,若说后悔,若说原谅,怕是她在质问我的那一夜,心中也在质问着自己吧?

  有人说,心中有执念,便不会幸福。

  有什么关系,我本来也不幸福,不过我的执念是什么,有时候自己都不太清楚。

  她对我越好,我对那天的记忆就越是清晰,在酒店楼下遇到他的时候,他的态度他的表情,他说“非常喜欢”的语气,都是在向我宣告,别傻了,我的心思他们都知道,只不过懒得点破。

  幻灭了爱情,再被狠狠的扫落了尊严,我宋允儿,还剩下什么呢?

  好吧,既然你们都知道。

  那我何苦小心翼翼?

  在你们眼中,我究竟算什么呢?

  我很想知道。

  后悔吗?

  这句话很多人问过我,包括我自己。

  后悔有用吗?

  我这么回答。

  可心却说:如果有用的话,就好了。

  我的前额有一道疤痕,很多年了,很多人推荐过祛除疤痕的药物,我点头说好,却从来没有用过,触及灵魂的伤疤,就算真的看不见了,怕是心中也难安吧。

  我还记得那天血色蒙蒙的视线,我看到了他心痛的眼神,那一刻,我的心动摇了,不,应该说,后悔了。

  那一场战争,完胜。

  用我额头上的鲜血,戳痛了三个人的心,他的、她的、还有裴京浩的。

  我没有缝合,草草包扎,用这种小小的惩罚来安抚自己一直被拷问的心,告诉自己,不要犹豫,不要犹豫,不要犹豫。

  可还是犹豫了。

  江民源……也是个很好的选择吧,对于眼前的她来说,何必非要把裴京浩也逼到那个地步呢?

  那就这样吧。

  一个人在咖啡馆坐到天黑,那天起,我的世界里没有了柳在宇,没有了闵姝妍,没有了宋允慧。

  爱情、友情、亲情。

  被我一手推开。

  从那天开始,我失眠的夜晚越来越多,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安静的夜里所有的情绪都被放大,这是我应得的,我知道。

  知道什么叫做悲伤着别人的悲伤吗?

  失眠的夜里,我偶尔会到处乱逛。

  某个夜里,我一个人来到了楼顶,远远的,看到了坐在天台上的背影,那个身影我太熟悉,这几年无论是梦着还是醒着,他的身影都无数次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想靠近,但是没有。

  楼顶的对面,不知道何时支起了一面大大的广告牌,灯光下的女子笑靥如花犹如在眼前。

  他就坐在那画的对面,背对着我。

  他望着她,我望着他。

  这一刻,我悲伤着他的悲伤,也悲伤着自己的悲伤,我流着自己的眼泪,也流着他的眼泪。

  他的思念或有她可解,我的思念呢?注定无医。

  ===================================================

  她那一巴掌打过来的时候,我的脑子有一瞬间的清醒,或者可以这么说,这一巴掌,从闵姝妍打我的那一天起,我就一直在等着,哪怕她打聋我的另一只耳朵。

  可是她说,“几个耳光就能求得心安理得,未免太容易了些。”

  是啊,是我想得太简单了。

  我知道这件事早晚都有要面对的这一天,可没想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

  母亲的责打,父亲的眼泪,我的咆哮。

  这一天,在他的面前,我揭开了所有曾经想要逃避想要忘记的事情,已经无所谓了,如若到今天我还看不开,就不是能够一路走到现在的宋允儿了。

  我第二次去裴家大宅,站在门口一直不敢进去。

  不知道自己该用一种什么心情面对爷爷,愧疚?因为暗地里那些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愤怒?因为这些年一直被毫无所知的调查?忐忑?因为即将正面面对关于我的裁决?

  想了很多见面的情形,唯独没想到这一种。

  大门开了,竟然是爷爷亲自出来。

  “我……”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他在这个时候突然叫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了ALO,你的辞职申请我好像没有批准。”爷爷先开了口。

  我却愣在当场。

  来不及擦干眼泪,我马不停蹄的赶到了电视台,柳在宇已经在那里了。

  “媒体这方面,ALO这边出面的人还是你最合适。”他看着我,像是在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我一定会尽力。”我点点头,这一刻他看着我,我迎视着他的眼睛,心中一片平静。

  ====================================================

  “怎么还不进去,不要站久了,会累。”思绪被拉回,裴京浩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我身边,一手搂着我的腰,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我微微隆起的小腹。

  听到声音,里面的两个人都望了过来。

  “什么时候回来的?”她笑着看我,伸手招呼我过去。

  “刚下飞机。”我上前拉住她的手,她的手很软,很暖。

  “哇,太可爱了。”裴京浩趴在婴儿床边啧啧赞叹,又抬起头看看我,“允儿,我们也生个女儿吧好不好。”

  “允儿生就可以了,你,下午跟我回公司。”柳在宇扒拉开想要伸手摸自己宝贝女儿小脸儿的狼爪。

  “不要,公司有你打理挺好的。”裴京浩拒绝。

  “我要照顾老婆和女儿。”柳在宇斜了裴京浩一眼,婚礼刚结束就闻听了接手ALO这个噩耗,蜜月都没来得及就马不停蹄的走马上任了,闪电般退出演艺界的柳在宇简直差点震翻了整个娱乐圈。

  裴京浩立刻苦着脸不做声了。

  “我和你一起回公司。”我只好给裴京浩一颗定心丸,回来之前已经商量好,爷爷年纪大了,公司肯定是要接过来,按照爷爷的意思,将来公司的事情是要在宇和京浩共同打理,但是眼下在宇确实走不开,京浩对于公司的事务一窍不通,只得我来带他了,好在预产期还有大半年,时间足够。

  “老婆,你最好了。”裴京浩立刻粘了过来。

  “不指望兄弟改成指望老婆了,你越来越有出息。”宋允慧毫不客气的讽刺裴京浩。

  “谁让我老婆能干呢。”裴京浩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你不心疼你老婆,我还心疼我外甥呢。”宋允慧反唇相讥,“早就知道你会这样,公司的事情还是在宇和你来,让允儿好好养身体吧。”

  “京浩还是交给我吧,我来带,你放心。”柳在宇笑着对我说。

  心中突然一暖。

  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他。

  “谢谢你,姐夫。”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