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乱势将起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乱势将起

小说:修仙之天眼通仙作者:素布可奈分类:武侠字数:5079更新时间:2017-01-06 22:09:40
  刘君怀点点头,“那枚血神珠被我炼化后,其内还存留有血神一抹元神加持。钟离元一旦身经净化,其周身运转与意志把持,皆由那一抹元神控制。哪一日,此人自身另有所成,切断元神连通便是了。

  “而那血神一抹元神已融入我体内,他日间所接收信息,也在瞬间转化为神念波动传递给我,因此我一具分身感知与获得,此人均可有同样拥有,但却多出肉身实体优势,识海另行开辟,依然保留他自身原有识海空间,日后有独立存在可能。”

  何泰河不由得啧啧称奇,乐道:“听由你这般讲述,我均心生被重新净化可能。”

  刘君怀摇头大笑,“被净化之体,虽然日后修行更为神奇,但即使日后独立生存,其心魂牵挂还在在我意志内留驻,他今生今世是我做主人,您老这个玩笑可是开不得!”

  何泰河言谈中继续逗引他,“那血神诀我可是眼红得紧,传说中修炼此术,体内气血能量从此迸发出无限活力,周身能量鼓胀间,即瞬间拥有无穷巨力,犹若天神化身。”

  刘君怀乐道:“那有何难!我师尊能够将三界真阳心经,可刻意改造为能容佛家弟子修炼,我将血神诀加以改动,简化出单纯气血修炼之法也是可能!

  “我本身拥有一类气血术,同样来自于远古时期,本身已能达到三千大道中气血神通境地。再经由血神诀特殊应和天文之象,合乎自然进化之道运转方式添加,继而成就内气运转圆活一气,节节贯穿,各节相应之态同样可能!”

  何泰河闻言大喜,他虽已是半圣之体,但气血本就为人体最基本物质,改变气血质量就意味着生命力无限延长。

  而仙神之人修炼,补气练气,导引行气,便是为着激活人体潜能,可以快速改变人体各项机能。

  血神诀伟大之处,便是将此等激活、改变行为,直接转化为以生命力呈现,只要人体中血液流转不停,生命力就会永无休止延续下去,而不再单纯需要修炼来提升。

  再有修炼手段加持,生命力只会愈加凝实浑厚,修为提升速度更会使成倍增加,这便是血神诀真正珍贵之处。

  何泰河二人早已惊骇得,哪还有半点半圣之体矜持?

  气血能量转化为生命之精化为己用,亦会令肉身淬炼锻造得更加坚固,其重塑后强悍效果,可增加肌肉活性,促进细胞分裂最直接促进。

  无形中,肉身与灵魂方面也会缓慢提升,较之更长久寿限,二人还不看在眼里,皆因半圣境界者,体内修为境界已是圣人下极致,不会再有丁点提升。

  除却天地感知之外,也仅有肉身与灵魂方面,极力向圣人境地靠近。

  但未曾达成肉身涅槃重塑,心神、魂魄便无法真正摆脱轮回牵绊。

  也只有肉身处于不死状态,方可有心神、魂魄进一步可能。

  圣人属于真正不灭之体,即为摆脱轮回牵绊之后,生命之精融入心神、魂魄,二者内天地自然纹路,比起之前不知繁复多少倍,才能融及愈加玄奥蕴藏其间。

  自身提早铸得如此体魄,无疑与圣人之体处于无限接近状态,一旦成功证道飞升,那可是无限寿限加身,岂是单纯气血修炼可以获得。

  “若是被净化之体,成就出天生神骨,岂非与那血噬神骨灵尾体质相同?那只血宠不同样会拥有,日后独立存在可能?”

  短暂震骇后,立人天师忽然想到此个问题,皆因这只血宠被喻为红色幽灵,遍体由流质血脉能量构成,且具有极强吞噬气血威能。

  其一旦身动,即可化作无形无色存在,还能瞬间变幻任何实体,若是能够成就刘君怀一具分身使用,其潜在威胁,已非仅用恐惧可以形容。

  刘君怀自然明白他话中之意,不由得苦笑着摇头道:“哪里会有如此简单?血宠神骨乃为天生,未见五官,仅凭感知行事,一样具有神兽诸般法术显化,因而它此等依存意念行事之举,却不见识海存在。

  “识海乃为记忆体存储,至今与之交流,它仍不知自己由来。而且,我等炼气有成者,每日以气温养之,久而能视人身之气。那个小家伙,不见各属五行五脏六腑,未有五官自然不能开窍路径。

  “但就是这般诡异存在,竟能气华于体内,气机交感同样生得,我诸般感知其体内变化而不知其理!它精神力所在,与意念力、念识力、灵魂力、血脉能量均混作一团,便是想着切断,它与血神珠内血神元神勾连,也是找不到存在气息。

  “而且,虽能感知它气息里深层神妙存在,便如隐藏着无尽精神与意念宝物,仿佛似尚处沉睡之无穷潜力,却自它意念力无据可查。即便是我能感知其中存在定然神奇美妙,也是无可奈何。

  “或许那一部分存在,方为它真正智慧所在,但因以目前灵智看来,血宠显然不具备自我存身能力,甚至离开那座血池,也是不能苟活下去!被净化之体,虽也有部分天生神骨成就,但显然不可能具备血宠那般,仅凭感知行事。”

  立人天师叹道:“还真是可惜了,此物相比血神本身来历还要神秘,相关古籍更多描绘,也仅是它兽尾形态天生神骨显现,其神骨组成呈血液流质凝实状态,其他再无记载!”

  刘君怀乐道:“兽尾形态也未必为它真身,关于此点我早就有过询问,一样毫无所得!不过,在它之前,我曾获得过一眼贪吃灵泉,它需要妖兽与人类修士气血才能进化。

  “灵泉本身并没有灵智,它只是被动去吸收气血进化,也不能修炼,只能靠单纯吸收来一步步提升自身境界。而且这奇怪灵泉,可幻化成为任何生物或是有形死物,比如石块,液体,金属一类。

  “它除却吸收,没有任何攻击能力,只有后来进化到一定程度,产生一丝灵智之后,才使得体内泛生一股气旋,气旋流势可像修士一样吐纳修行。而且,吸收气血之后,妖兽或是修士魂魄、能量,会化为固体自动排出体外,它自身却是无半点需求。

  “只可惜那眼灵泉被留在仙界,我总觉得它与血宠似乎有某种类似之处,至少同样不具五官,也讲不出它真身存在具体为何物,任意幻化形态也是颇为近似。唯一相异之处,灵泉寄身之地乃是深水当中。”

  何泰河大奇,惊声说道:“哦?还有相似存在?但即为灵兽之体,必然雷炎龙王会有所知会,毕竟真龙一族乃是兽中之王者!”

  刘君怀喜道:“我怎未想到此点,龙王那里定然有所了解!”

  一副沉思状态立人天师,忽然张口说道:“或许二者本就为一体,那血宠本身也许正是那尾状存在,灵泉却是某一种古远灵物身上某一器官!”

  他这般推衍实在是匪夷所思,竟是令得刘君怀神智片刻失神,继而醒转道:“如何解释二者所处环境相异之处?”

  立人天师道,“应该是血宠本身被血神捕捉到之后,它就此依赖于血气方可存活。此等灵兽本体应该属于深水诞生之物,只因其体质为神灵兽之体,因而便是整具肉身分解,若有适宜养分,依旧可以存活下来。”

  何泰河问道:“君怀,你已将血神珠炼为己用,且获得血神完整传承,那一缕元神为何未有相关表述?”

  刘君怀摇头回道,“我所获及信息,仅存有血神部分记忆,那里仅是记载着,血宠为血炼池十数万年衍生之物,或许在血神得到血池之前,血宠已在血池中存活良久!”

  立人天师这时感知到咎宜人返回,说道:“此事属于远古未知,我等再是商讨,也讨论不出实际,且留置以后再做深研。”

  余音未落,咎宜人便是来到,相隔几十丈,便是高声叫嚷:“玄羽旗传来讯息,一切依照我等商议行事!”

  何泰河不禁眉头微蹙,“你这般巨大嗓音,不怕嚷嚷得满天下都知晓?”

  咎宜人浑厚嗓音再次传来,“不及你我出面,天罡殿早将此地方圆十里封禁,我便是在禁制外,也探不得你三人半点音讯!”

  刘君怀向立人天师挑起大指,“还是天师大人驭下有方,知晓此间谈论有重大关甚!”

  他早已察觉外间禁制存在,一直以为是固有存在。

  立人天师笑道,“天罡殿一定范围内早接到交代,但凡涉及到你出现位置,一定要处于绝对保密状态!”

  何泰河也是呵呵乐道,“也就是你这般存在,天罡殿不仅仅高层认为,你之到来,为门派内所付出极大,天罡殿上下,皆是懂得感恩之辈。”

  “那是自然!我君怀兄弟,仅仅带来那四时观日秘法与步罡踏斗步法,便是你天罡殿数万年来未做到之事!”

  他此言引来何泰河二人极大惊诧,立人天师惊声问道:“怎地仅仅半个时辰不见,你怎与君怀兄弟相称了?”

  咎宜人哈哈大笑,丝毫不以为然,“方才我师父传讯过来,才知他老人家与君怀恩师平辈相待。君怀也在离开清凉寺后,开始称呼我恩师一声师伯。”

  立人天师这才恍然,乐圣仙师也是他引将过去,随后与咎宜人一同先行离开,只知诠济法师对于乐圣仙师其人,也是尊称一声仙师。

  刘君怀连忙站起身,“我等各论各的便是了,咎前辈可是前辈高人,仅是岁数上不及您老一个零数,哪敢当兄弟称谓!”

  咎宜人大笑道,“自然不能依你之意,既然称呼我师尊为师伯,我这一声兄弟也是最为适合!”

  立人天师正容道:“那你也应该称呼我一声师叔,我与法师相交数千年,一直是以平辈而论!”

  咎宜人即为蔑视地望他一眼,嘿嘿乐道:“我师父与泰河大人也是平辈相交,佛教中人本对于你这等凡俗人等相看其轻,果然你就是极俗之人!”

  何泰河更是大笑,“宜人,你看似耿直粗犷,实则嘴下可是半点不由人!诠济法师一向宽以待人,从不以辈分压人。倒是你,出身佛门,却摆脱不了俗根,最终还是回到俗世中,做一个供养佛法俗信!”

  咎宜人乐呵呵显摆道,“师父早在我入门前,便刻意指出我未来不会舍却俗根,终乃超脱不了世俗礼教之人,这才独允我带发修行。”

  他斜眼瞥向立人天师,阴阳怪气道,“恩师他老人家身属方外之人,不会轻易插手世间之事,自然对凡俗间称谓不以为然。可不像某些人,攀企上丁点关系,便得寸进尺,越发骄横跋扈,张狂至极!”

  刘君怀噗地一声喜乐出音,三位存在,皆属于数万年岁之人,逗起嘴来,已不见丝毫半圣风仪,好像彼此还乐在其中。

  果然立人天师上一刻,还做出吹胡瞪眼模样,转瞬已是满面笑褶如沟壑,眸底神采也仿佛鲜活了许多。

  咎宜人却是瞬间收起言笑,沉声道:“玄羽旗第一、二旗主均有交代,那位钟离元定然需要生擒活捉,若是君怀有方法将之降服为极好!稍后,二位大人会有半圣暗中派遣过来,均为值得信赖之人,第五神域玄羽旗相关人等,不会在此间出现。

  “待得钟离元被禁锢,第三神域魔道被倾覆,几位玄羽旗半圣,便在天罡殿正式宣布君怀真实身份,隆重迎接他前往玄羽旗!不过,也刻意提出,采用何等方式事关重要,毕竟那位钟离元也是半圣之体!”

  立人天师便将迷离境一事讲出,稍作沉吟,咎宜人点头道:“迷离境我不止一次进入,虽终年为极寒氤氲气雾笼锁,令那钟离元有便于隐身屏障生得。但也正因为此,而使得他心内警惕感降低。

  “而且有我这位九级仙阵师存在,在原有禁制上平添几层厚实禁锢,更不会为外界所得知!此时身在第五神域玄羽旗半圣相关,眼下有三位存在,阳州大人如何籍口离开也不容大意。”

  刘君怀暗自心惊,想来玄羽旗那三位半圣中,有一、二旗主所怀疑目标,富阳州此行与钟离元出现,不排除有刻意嫌疑。

  由此他可断定,怕是将何泰河与立人天师调出第三神域,也会随时出现。

  虽然天罡殿与玄羽旗为两个单独存在势力,但二者间极密切交往,两方势力相互间人员流动,也是正常。

  不出意外,咎宜人口中紧接着道出此类相关:“为遮掩耳目,还是需要泰河大人与立人殿主,出一人前往第二神域,玄羽旗有要事相商。不过,你我等人在此间不容避讳,此事乃之前玄羽旗高层会议所商定。

  “包括阳州大人被调离此地,均与玄羽旗中某人相关。二位旗主大人之所以未加阻止,便是在观察其人真实目的何在。这一次君怀返回,便令二位大人心知肚明。

  “稍后来到之玄羽旗半圣存在,共有三位,皆为玄羽旗内极为隐秘存在之人,从未在玄羽旗公开场合露面。在三人之后,由六旗主尤子真率队前来,虽是公开身份派遣,但其中另有两位长老隐身其内。

  “尤子真前来之日,会是在蛇族与魔道大战开启之后,实则在为高调迎接君怀做准备。大战眼下属于绝密,公开派遣时日,自然也是大战开启之后,之前不会有丝毫泄露。

  “无论你二位那一人离开天罡殿,有那三位老祖宗身份者暗中守护,天罡殿不会有半点差池出现!显然,意图调离人手之人,其目的便是便于钟离元有所行事,而此人目标便是君怀本人。”

  立人天师面上毫无动容,显然刘君怀心中猜念,也在他意料之中。

  对于何人被调离,他心下不会有所担忧,能够真正危及刘君怀之人,他体内那一缕龙息足可应对。

  于是他眼望何泰河笑道,“师傅,不然就由您老辛苦一趟?”

  何泰河点点头,“谈不上辛苦不辛苦,到时你留在此地,更需费些心思!我心下只是在怀疑,此人就这般轻易显露出身份,怕是此事绝非这般简单!”

  刘君怀笑着回应,“无论还有何等手段,一旦钟离元身落我手,一切布置均统统无效!”

  咎宜人道,“二旗主也有同等猜疑,不过念及君怀身份之重要性,或许是破釜沉舟一举,也是可以理解。这从他刚刚自天罡殿现身,那一方便做出如此反应就是明证。

  “之前君怀身在空无妖变秘境之内,便是天罡殿与玄羽旗也是一无所知。显然早前调离阳州大人,并非意识到刘君怀会在今日里返回。而他身形来到不久,第五神域当即有钟离元身迹显现,未免过于巧合了些!”

  立人天师很是赞同,“一切安排,均建立在君怀出现与否基础上!但他们最大遗漏,却未料定蛇族会有战事发起,一旦战事突起,第三神域必定会处于各方势力纷沓状态,因而我建议,蛇族战事,要与擒拿钟离元同时进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