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单方屠戮与瞬移不止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单方屠戮与瞬移不止

小说:修仙之天眼通仙作者:素布可奈分类:武侠字数:5136更新时间:2017-01-09 23:32:32
  三界真阳心经其中精义,修身与修德兼容并蓄,相辅相成,进而修得道德之力,施以照知其弊,以尽数摒除吞噬魂魄所带来诸般驳杂。

  吞噬魂魄,会令魂魄主人失去轮回转世,心经只针对于作奸守恶之徒,虽此举会令其免受轮回三恶道之苦,但过程中恣凶稔恶气息也不免一并吞噬。

  修出道德之力,既为自身能量提升,也同时剥离抛却一番驳乱混杂不堪。

  由此而使得修炼之人,体内能量愈加润泽般生机四溢,善善从长寓意更加彰显,善始令终道心才会从此永固。

  刘君怀此番解读如同于高德授道,虽仅是心经感念正途引导,却唯有他这位道德之力完整生出之人,方可教化推行如风吹草伏,与修为境界无关。

  他如今已是第六境承物境极致状态,承德载物后道德信仰提升境界已然渡过,距离镜碎境也仅余一线之隔。

  镜碎境亦为乐圣仙师所研修出来第七境,在重圆境、无极境尚未自意念转化为切实心经法决之前,已是目前来讲最巅峰境界。

  道德之力,在第五境即修得,较之眼前最高境界仅为第四境初期众神人,他自然有讲授资质。

  如此教化足足延续到当日傍晚,距离那蛇族开战已迫在眉睫,刘君怀这才结束今次讲授。

  眼望得门下近万名弟子,一副俨然不知满足神态,立人天师等人心内十分欣慰。

  也只有如此高涨修道欲念,方会使门派实力快速提升,显然三界真阳心经出现意义,要大过天罡殿传承数万年神通法衍。

  毕竟大部分神人属于神通法衍初级阶段,也只有神皇以上境界,方可修得相对系统传承,真正完整神通,也仅有天罡殿核心十三人才可接触。

  如此一来,三界真阳心经存在就极为必要,且使得神人体内提前生出道德之力,与灵魂淬变初始,对于接下来接受无上神通法衍,打下极为夯实根基。

  不过此时并非立人天师心生感念之际,数人简单商议后,何泰河便引领数位手下,迅即赶往第二神域玄羽旗。

  玄羽旗内定然有魔族暗伏之人,他们此行并无半点虚张声势。

  七殿主阎和煦,与九长老殷嘉胜同样飞身向山门外。

  他二人目的却是针对与即将到来大战,也是另一种迷惑钟离元措施。

  三位半圣离开,立时令天罡殿内所存在强者数量大减,由此才可令山门外各方监探势力得知。

  方才大会之上,已公开宣称刘君怀将要进入迷离境历练,于是与他同一批名额神人,在会议结束后,均在主殿前列队等候。

  便是在立人天师朗声训导几十位历练者之际,遥远空际里赫然传起惊天动地爆破之音,滚滚如雷传至。

  一时间,便可探见能量鼓暴光色,漫天横贯泛生,与天地气息震荡起憾大巨颤。

  虚空无数散碎空间轰然崩溃,倾刮起破裂碎片,随狂暴气浪斗漩冲天。

  天崩地裂一般景象倾落,大地裂开,山岳倒塌之象处处可见,巨大滔天红光直冲云霄,在众神人探识力所及各处扩散开来。

  地面之上,半空之中,入眼皆是密密麻麻蛇影蠕动。

  光滑鳞片倒映出滔天红光反射光线,绽发数不清各色光影缭乱,倾斜于蛇影蠕动之处,立入多色油亮海洋,端得是恐怖之极。

  蛇妖大军漫身黑焰虚影缭绕,硕大头颅极度狰狞丑陋之极,生生不息吞吐着冲天恶腥臭气,与周身所泛起凶烈戾嚣之气,铺连成无边凶暴碾压之势。

  战事最近一处,距离此地也有千万里之外,但仍震颤天罡殿一阵天地晃动。

  立人天师在这巨颤轰隆之音里,高声叫道:“是蛇族在暴起,却是与我人族暂不牵扯。你等不要虑及此事,历练一事不可更改,迅疾前往便是了,未有天罡殿指令在先,任何人不得轻易放弃!”

  说罢,他转身面向刘君怀,“你也一同前往,眼下之事与你无关,潜心过得三年历练期,若有紧急事务,另行召唤!”

  刘君怀高声回应,率先飞跃向半空,径直向着迷离境方向而去。

  与此同时,天罡殿山门外六百万里山林间,钟离元正神念探识遥远轰乱之地,不一会儿便有那位神帝后期匆匆临至。

  “果不其然,刘君怀即在此次历练队伍当中,人数不过几十名,最高修为者也仅为神皇后期。而且方才在天罡殿主殿门前,立人天师曾言道”

  钟离元耳听那人细细讲述,眼神中精芒频闪,不时乍放狠厉之色。

  其他数人也是瞬间来到,各方探听讯息短时间内汇总,更令钟离元神情变幻不断。

  胡向笛低声言道:“钟离兄,未曾见到丝毫异常情形。各线报传来,分作两路离去三位半圣,闻听那边战事,竟是在原地做短暂停留,便依旧远去,具体行踪均在监控当中!”

  钟离元却是眼神里凌阴之色抹过,“你不觉得此次战事时间,与刘君怀进入迷离境有些巧合?”

  胡向笛面色一变,继而冷笑道,“时间巧合,也与此子干系不大,虽说他与蛇族间有些许牵绊,但与他此时历练之行有何相关?而且,若有阴谋,那些位半圣不会相行离去,便是我这位半圣初期,也不是数名半圣能够轻易困缚住的!”

  他此言倒是不假,半圣初期,面对一名自身半圣,也未有多少正面对抗能力,但欲想远远逃离,便是数名半圣,也是不易将之拦截。

  钟离元沉吟片刻,“我总觉其中有诈,你也知我对未来之势感知灵敏,此事便令我有些心绪不宁!”

  这时候,另有一人来报,那位玄羽旗三旗主也亲率几名随从,径直前往战势之地。

  望着胡向笛脸上愈加迫切之色,钟离元反而沉静下来:“向笛兄弟,此时莫要急躁,不妨观察一段时间,不需要多久,仅需知晓,离开几名半圣具体落脚便是!”

  且不管此间人等如何辗转在念,刘君怀一行,已在一个时辰后抵至迷离境。

  历练属于自行组队,刘君怀则是一人离开,堪堪进入其内,便觉冰冷潮湿雾气扑面而来。

  秘境内冰寒之气似云蒸雾涌,经年不化积雪,与崖畔悬挂冰川,形成千姿百态冰雕玉钕。

  凝固巨大冰瀑不时可见,犹如一面超大冰挂从天而降,鬼斧神工,浑然天成。

  望着巧夺天工、精美造化、赏心悦目的一束束、一条条,束束相连,条条衔接冰挂,刘君怀不由心下喟叹,此等凝结而成自然景象,赫然为另一番人间仙境一般。

  秀绝冰雕梦幻世界,一排冰柱整齐排列,莹莹透着暗白之光,有些阴气沉沉,和着永不休止寒风凛冽,突然令人不寒而栗。

  飞身来至一条幽谷,是一片松树海洋,松针挂着白雪,白雪凝住松针,纯净绝伦。

  松林棵棵成参天之势,如云般高耸,格外彰显突兀,在刘君怀印象里,还未曾见识到,此等直插云天般存在。

  而那幽谷高空,便是咎宜人所言及五十里禁制区域,仅有将镜像世界打开,才隐隐可见空际里无形阵纹轨迹。

  只是此时无形阵纹未见一丝能量泛起,任由着寒风自如划过,不显一丝波动。

  寒风萧萧瑟瑟,凛凛烈烈,衔带起枯枝桠上残叶飞舞。

  刘君怀飞掠过地面厚实雪白,于幽谷中一处高垂残壑缝隙里跻身而入,探识力已是探往战事正酣之地。

  此时魔道势力人影象草一样被收割着,成片成片被爆凛威势炸倒飞起,继而燃起熊熊大火,将整个夜空照得通亮。

  源源不断爆裂悍威,也冲击得空际里天象异变,乌云滚滚中,相伴隆隆雷音,已有数不尽紫青色电弧乍现不停。

  道道空中划掠能量,嘶嘶如霹雳弦惊,拉拽着凄厉尖啸八面贯穿,相和狂暴能量涟漪四下晕动,伴随狂烈炙浪席卷各方。

  那漫山遍野参天大树,大片大片倾倒,被阴森嚣绝兴云作雾覆没。

  不时见蛇族图腾所幻化巨大蛇躯若龙身,柔软、灵活穿纵不止,头颅狰狞出或泼天火势,或黑焰汹涌,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恍如自天而降暴悷威势中,凛厉肃杀之气充斥,肆无忌惮强悍威压,呈铺天盖地之势倾轧震腐。

  凶煞无比波动,令得虚空剧烈扭曲,空间漩涡斗转布及漫空。

  随扭曲空间砰砰碎裂声音不断,犹如天境破碎,彻彻底底爆裂开,狂暴空间波动席卷而出。

  砰然炸响时夹裹着漫天艳红火焰翻滚,吞噬黑雾滚滚中,鼓胀如山丘般地巨大气浪爆烈焚灼肆虐,始终伴随。

  刘君怀天眼通探识极处,已达近四亿里之遥,几十处魔道集聚地,暴涌出簇簇巨大蘑菇云,熊熊燃烧之势随即贯穿。

  黑雾杳杳中,浓郁煞气肆意纵横,散发着极端恐怖气息,氤氲低沉虚空威势被彻底撕裂。

  更间伴天际之间被灼烧至通红,继而转灰,最后均变成阴森森黑色遍及。

  终于,“咔嚓”巨响接踵,雷电霹雳贯穿天地闪亮而至,于滚滚雷音里豁然崩裂。

  密密麻麻赤色雷电弧光轰然碎裂,无尽电芒锋锐如流光贯穿天地,电弧极光所过之处,千里虚空犹若玻璃一般寸寸碎裂。

  光电照过之地,便似神辉抹过,垂衍下凶煞风暴不断撕裂所有触及,顷刻间夷为为平地,却是不曾伤及影绰身影分毫。

  刘君怀大奇,凝神聚于一点,细细观瞧,却是惊见黑焰虚影缭绕中,竟是暗蕴厚实密织鳞纹,交织起黑云鼓荡不休,不令雷电之力沾体涂足。

  反观之魔道人形身影,却处在光点贯穿趋势里,如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任由得各式锋锐与蚀腐透体穿过。

  每一处战场,均承受着数以亿计蛇影倾覆,便是某一具魔道半圣之体,也不敢相行抵御,只好远远逃离开来,眼望得己方几千身影,被湮没在一片光影黑气笼及当中。

  而更高处黑雾与乌云之间空际中,赫然有蛇族妖皇身影隐现,一动不动,任凭风云悸动,催浮在高空之处,目光所及,皆牢牢锁定半圣奔逃身影。

  战争是死神的盛宴,淋漓鲜血将鲜活生机与希望曙光,无情残忍地抹杀吞噬,留下死寂落寞、毁于一旦家园、永远无法弥补伤痛。

  阴风列列,黄沙卷起烧焦尸骸。

  在漫漫沙石里,冒烟木头发出阵阵让人恶心臭味,便是相隔甚远,所有探视者仿佛也有所闻及。

  满目疮痍战场,只有无穷尽身影嘶嘶声音不绝于耳,竟是盖过渐趋缓极雷电声响,与那惨烈战场,命悬一线惊心动魄,始终萦绕在每个远观者心头。

  仅是短短一个时辰里,刘君怀目及之处,已有数地战事已停,只剩得白骨焦灰露於草野,千万里萧条铺展开寂寞冷落散逸天地间。

  偶见几线乌鸢身影如电,啄残肉衔飞上挂枯树枝,转瞬消失于灰色与血红色交杂空际里。

  废墟坍塌与血流成河,尽皆被盖天浓烟、熊熊大火吞没,屠杀后场面,并不见流离失所哭喊与奔跑,仅余呜咽阴风,如同怨灵般铺天盖地倾刮。

  幽黑腐极深处,撕咬腐朽戾气穿梭流转,生生呼发着料峭寒冷、尖利,令人只感到阵阵彻骨寒意。

  空气中布满森寒味道,战势乍起之际,整个世界仿佛在颤抖,紧随着山崩地裂,此时却已化作死气吞噬时刻。

  浸入骨髓恐怖之地狱回响,惊悚浸染出丝恍惚、阴森氛围,与大战洗礼、种族屠戮后死气,交构成怪诞若游丝,无孔不入。

  生命在一瞬间气化成鬼魂,建筑与山石如同草絮飞散,大地燃烧化为灰烬一片,令得残暴、血腥、恐怖侵染与天地间,久久不散!

  刘君怀却是收回探识力,极力令心神趋向平缓,眼望身周瀚海阑干呈百丈冰耸,与高空愁云惨淡化万里凝寒,听任寒气逼人丝丝入骨,来洗涤诸般感官熏染。

  直到到处雄浑巍峨,与冷峻圣洁美感同时袭上心头,刘君怀便是浸入天人合一状态。

  朔风凛冽,彻骨寒气,夹裹着天地气息,疯涌直入他体内心间,使得他雨润云凝般半明半暗感知,渐聚渐浓。

  模糊不定玄奥气息里,既有深邃法则纹理,致密润泽显现,凝神悟之渐感似云海云卷云舒,愈加含糊不明。

  便是在诸般不明天地寓意里,他进入修行之中。

  翌日将近午时,刘君怀在传讯玉符震动里醒转过来,却是被告知,钟离元已是只身奔往迷离境而来。

  他将镜像世界探出,捕捉到此人一线身迹便不再延伸,仅作若有若无一缕飘渺之态,不掺杂分毫锁定之念。

  随着那人身形渐去接近,刘君怀也向着万里外一处雪域高巅瞬间移至。

  他此时身居钟离元尚有数百万里,但早早将探识力尽数收回。

  另有一种玄妙力量也适时生出,仿佛穿越无尽虚空贯穿而去,却是那冰灵之体,与此间天地演绎出天然动感形态,汇聚为一缕灵气绽发。

  此等灵气此间法则融汇贯通,已无限契入其间,便是半圣强人,若未有高出此地天地感知,也感知不出毫厘。

  此间高绝之地,为一片极地冰川,冰川内汩汩冰意灵气拥簇,与刘君怀所绽放灵气合二为一,化为极其强悍冰寒气息,向着钟离元来至身形泛延而去。

  他手中更是握着那块万载寒冰玉石,此物为天地奇玉晶石,凛清冰灵之根,对于应对此间天地之力有极佳辅助作用。

  面对半圣之体钟离元,他可不敢生出丁点异常气息波动,此人身上更具有天大隐秘,对今后战事可是有巨大影响力。

  果然,刘君怀所施出灵气感知,令越来越近钟离元毫无所知,但他探识力早就将刘君怀锁定。

  刘君怀恍作无知无觉,依旧向着一处绝壁缓慢攀爬。

  也正是此等淡定神态,使得钟离元突兀停下前行之势,瞬间隐匿身形,一动不动,寸寸感知数百万里内一切气息。

  刘君怀心下暗笑,这位钟离元也是谨慎得紧,面对着几乎触手可得敌人,却是能强行抑制住心内涌荡,将身形控制在空间传送状态。

  刘君怀却是在他移动探识力扫过来之际,突兀做出警觉状,瞬间施出神念探识,略向钟离元方位扫掠,便是瞬间启动身形,倏然消失在原地。

  他所趋方向,乃为那五十里禁制相反位置,刚刚在数百万里现身,钟离元终是抵不住诱惑,毅然放弃谨慎之态,瞬移也是立时启动。

  便是在他身形乍动时机,刘君怀也是霎那间移动,眨眼出现在另一方位数百万里之外。

  眼望得刘君怀数番展动身形,钟离元不惊反喜,他感知中刘君怀俨然为漫无目的窜动之势,而前行方向,也正是他刚刚进入偏北位置。

  相比于迷离境之内,钟离元也只有那一线方向有细细探查,刘君怀此番仿似慌不择路之举,却是与真钟离元心意相合。

  他心念突转,身形却是不停。

  二人如此频繁空间瞬移,看似累琐,实际上均只发生于瞬间。

  刘君怀再一次身形展动,已是将龙吟锁链神通挥展,其内一缕圣龙龙息深蕴,身形已踏进五十里禁制之内!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