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十九章 祭龙潭变故

第十九章 祭龙潭变故

小说:修仙之天眼通仙作者:素布可奈分类:武侠字数:2494更新时间:2015-01-16 17:40:35
  满怀欣喜的看着在自己手指上摆动的“天莲心火”,“不如以后我叫你阿紫吧”,刘君怀有些疼爱的对着火苗说道。令刘君怀惊奇的是“天莲心火”似乎听懂了自己的话,火苗变化为上下摆动了,就好像点头一般,刘君怀更有了疼爱的感觉。

  天火和普通心火一样分为九级,每一级是根据火芯外围边缘的颜色区分。

  阿紫的火芯是紫色,它的外围边缘围着两圈红褐色的光圈,这代表了阿紫是二级天火。一圈是一级,每增加一个火圈升一级。

  把玩儿了一会儿阿紫,刘君怀这才放下心来恢复伤口。

  历练室里,刘君怀不停的吸收灵气,澎湃的真气在刘君怀体内形成了一个个的循环,伴随着叶默的周天运行畅快的流转。

  感应着丹田和识海内飞速增强的真元力,浓浓的舒坦之感荡漾在刘君怀的四肢百骸。

  如今的丹田,已是膨胀了整整一圈,弥漫着格外强大的真元力波动,这种波动比起以往足足强悍了数倍。

  身体四周不断的有着真元力气息游走,源源不断的滋润着全身经脉。

  身上的伤已经恢复,这一日,刘君怀决定离开了。

  出得万象楼,来在了水潭边。刘君怀小心的观察着水潭,那里面可是还有一只被自己惹急眼的大怪物,也不知道它是否还惦记着仇人。

  天识撒网般地笼罩整个水潭,随着天识不断地锤炼,以往的入水一米的视力范围扩大到了五米。应该是安全的吧,刘君怀放心不少。

  寻找到当初跌落下来的地方,刘君怀悄声下水游了过去。

  “境界还是低下呀,到了筑基期才能踏剑飞行。”刘君怀心里想着。

  几十丈很快过去,手中刀插着岩壁顺利的进入到那道石缝之中。

  沿着石缝来到祭龙潭的瀑布边,刘君怀心想,也不知道那些寻找“玄天龙鱼”的门派结果如何。离开了七个多月的时间,附近应该平静了吧?

  一路无话,两日后,刘君怀回到了鹤冠岭山脉里的那个山洞。拿出了与桓叔联络的传讯玉符捏碎,盘膝修炼起来。

  隔一日,山洞外传来声响,天识探出是桓叔来到了。刘君怀十分欣喜的跑向洞口迎接久未见面的桓叔。

  把桓叔迎进山洞,看到沈一桓潮湿的眼睛,刘君怀心下也是一片酸楚。

  得知刘君怀跌落的山崖因为禁制才未收到传讯符,桓叔的语气轻松了不少。

  “孩子,这个地方不怎么安全了”,沈一桓说道:“你离开的头几个月我几次来找寻你都感觉身后有人跟踪,可能是因为每次都未发现你的踪影,最近这段时间倒是没有这感觉了,我看还是再给你换个地方才好。”

  刘君怀道:“无妨的,我在下面布置个阵法即可。其实我藏到哪里去只要和你联系,沈家总会知道的。况且沈家修为最高者也不及筑基,打不过逃也来得及的。”

  沈一桓点了点头,“总之你自己小心。叔是普通人,也帮不上你。”说着递过一只储物袋,“这是辟谷丹、筑基丹的配药。还有几颗成丹是你大头叔给的,你有机会和他联系一下。”

  “多谢你了桓叔,”刘君怀接过来,“要不你也修炼吧,先把灵根种出来下一步再说功法的事情。我这次出去得到许多修炼资源,药材也有许多。以后药材的事你就不要费心了。”

  “你有这份心就好,我就不必修炼了”,沈一桓也为刘君怀感到高兴,“我的年纪不太合适了,等哪天多多回来了你扶持她一把。”

  沈多多是沈一桓的小女儿,比刘君怀小一岁,大女儿沈芊芊出嫁外地,把多多接过去暂住。

  刘君怀自是满口答应,桓叔帮他家很多,在他心里一直把沈一桓当做父亲一般,况且沈多多和他十分要好,小时候都睡在一间房的。

  沈一桓询问了许多刘君怀这半年多来的经历,说到紧张处也是一头的汗水,再怎么说刘君怀还是十二三岁的孩子,这么小的年纪孤身一人千辛万苦的,心里也是着实愧疚,也为这孩子这么快的成长速度感到欣慰。

  关于万象楼和天眼通刘君怀倒是没有透露,太过逆天、隐秘,少一人知道也多一份安全。

  “对了桓叔,我在青云垇祭龙潭跌落山崖之前碰到许多修炼者,前段时间有那地方的消息吗?”刘君怀问。

  “是有事,而且是大事”,沈一桓一脸的惊惧之色道,“据说祭龙潭出现玄天龙鱼,凤岭国的修真门派和各大家族都出动了,甚至还有外域的强者,大少爷之子沈炳文所在的门派燕浮宫也去了三位长老,统共三百六十七人,只逃出来七位,其余三百多人都陨落在那里,尸骨未存。”

  刘君怀听了大吃一惊,道:“怎么回事?逃出来的人怎么讲?”

  “没多少人知道,那七人已被各自的门派雪藏。这次陨落的人修为最高为筑基九阶,逃出来的没有一人筑基期,这里面透满了古怪。不过坊间有几种说法,有的说玄天龙鱼已跃龙门成就仙道,那些修士已成盘中餐。有的说这件事本身是一个圈套,某隐世邪恶门派搜集修士精血而挖的一个大坑。还有的认为是某超级大门派贪吝宝物,派出金丹期修士把入内人等一网打尽。还有些就是类似上古神龙血脉乃是天道后裔,上古神龙反噬之类。

  总之各种传言不一而是,但有一点是所有人一致赞同,那就是那逃出七人的门派忌讳莫深,商议好般地闭口不言,更无任何探究之意。沈炳文这次就是陪他师尊过来,只是其本身修为武者八阶的门派核心培养弟子,被门派保护未前去祭龙潭。另外,燕浮宫此次前来三人,对外号称三人都疫于祭龙潭,但有沈家之人怀疑一筑基期修士带走沈炳文之事为他的师傅程恪耒。所以我极度怀疑程恪耒即为逃出七人之一。”

  “这件事知道的人多吗?”刘君怀担心的道。

  “就沈家一家丁,他和我有点亲戚,他只告诉了我。”沈一桓回答。

  “桓叔,此时风险极大,你也嘱咐他小心行事。另外,我的事你以后尽量不要去接触,在沈家你在明处,沈家处在暗处。”

  “叔晓得了,你年岁还小沈家人又盯的紧,所行所事必要思前想后才不会误了大事。”

  刘君怀深以为是,从储物戒里拿出了一堆丹药递与沈一桓,道:“桓叔,这是一些洗骨丹、晋元丹、渠黄散,都是练气前期的丹药。是侄儿偶然得到的,我已用不到,你给多多留一些剩下的就卖掉吧。”

  沈一桓看看这一堆丹药要有二百多枚,知道刘君怀这次收获很大也不做推辞就收了起来。又见刘君怀递过上千块灵石,却拒绝道:“这些丹药处理掉就有近万下品灵石了,叔不需要这么多,你留着修炼吧。”

  刘君怀道:“也好,我还有些晶石,对修炼更有好处,但拿出去会引起麻烦,给多多留着吧。再有我这个储物戒的前主人应该是位炼丹师,所以我得到了这许多低级丹药。还有些药材你先挑些去,还有制丹玉简你都留着吧。”说着一挥手,眼前出现一大堆药材。

  沈一桓本为医者,对药方、药材自是珍惜,而且随着年纪越大不方便进山采药,挑拣起来那是兴奋异常。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