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十七章 梅家隐私

第三十七章 梅家隐私

小说:修仙之天眼通仙作者:素布可奈分类:武侠字数:3014更新时间:2015-01-26 00:07:45
  正在谈话间,院内传来一阵喧嚣吵闹声音,紧接着梅府的薛管家快步入得门来向梅秉义汇报:“大少爷带着人要闯进来,下人们劝阻已被打伤数人,而且杜客卿也在,他杀死了看门的小厮。”

  梅秉义大怒,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刘君怀正要询问,一华衣青年已领着一帮人他进了房门。

  “梅子善你这是干什么,这里不是你大公子撒野的地方,快给我滚出去。”梅秉义怒斥道。

  “连声哥哥也不叫,就凭你这长幼不分的粗鄙,公子我就要打你出门。”大公子梅子善话音一落,手中的木棍已经抽向梅秉义。

  梅秉义伸手抓住木棍往怀里一带,另一只手已狠狠地掴在梅子善的脸上。

  “你怎么到先天了?”梅子善大惊失色,返身往人群里躲去。

  梅秉义追赶上前,手中木棍已经扬起,一道灰影闪过,那位杜客卿出手了。

  刘君怀早就关注着这个灰衣人,见状也是掠身而起迎向杜客卿。

  杜客卿脸色一怔,仓促中与刘君怀对了一掌,轰的一声,二人各被真元力震退一步,对面而立。

  筑基中期的杜客卿面露惊异,没想到这位才筑基初期的年轻人竟然与他平分秋色。

  杜客卿神色阴晦,恶狠狠地眼神里带着股杀气:“阁下好手段,不过你既然有胆色来趟这浑水,那就把命留下来吧。”说完,寒光闪出,一把红穗长剑已然在手,脚下一顿,飞身扑向刘君怀。

  刘君怀有心杀一儆百,五行混沌刀祭出,注入金元力,一道金色光芒罩向杜客卿。

  金色光芒透体而过,没入杜客卿身后的白色墙壁,只留下呆呆站立的杜客卿一脸骇然。

  刘君怀收起储物戒,转过身慢慢走向梅子善,身后的杜客卿才砰然倒地,身体已被刀气切为两半。

  越阶秒杀。

  房中一片寂静,只有刘君怀脚步踩踏木地板的咯吱声。

  不知道何时,沈多多也出现在房中,她走过去轻轻地攥住刘君怀的衣襟。

  梅子善浑身战栗,两腿不自主抖动着,呆滞的双眼躲避着刘君怀的视线。

  “说吧,怎么回事?”刘君怀在梅子善身前止住脚步。

  “我只是找二弟借一件东西。”

  啪的一声,刘君怀一记耳光抽过去,“再说。”

  “真的只是借东西,手下人误会了才动的手。”

  又是啪的一声,耳光再次扬起。

  “接着说。”

  “是,是杜客卿说,说二弟这里有种植灵根的功法,要借过去参研一下。”

  又是一记耳光闪过。

  “你确定是借?”刘君怀语气淡漠,心底却是暗叹一声。

  “是······抢。”梅子善几乎要崩溃了。

  梅秉义抢身向前,抓住梅子善的胸襟怒声吼道:“杜客卿听谁讲的我身上有这部功法?”

  “二婶,是二婶说给三婶听的,三婶告诉了我母亲。”梅子善愈发慌乱,语气之中已带有一丝哭腔。

  梅秉义惊忿异常,一掌把梅子善打翻在地,推开身边众人夺门而出。

  这时候沈芊芊也赶上前来,指着梅子善身旁的一位老者说道:“李管家,把大哥弄走吧,我会去家主处禀报,没想到杀人掠货的事情竟然发生在梅家府邸里,而且是梅家奉养的客卿。”

  那位李管家连忙搀起梅子善,招呼着众人慌乱的离开。

  “应该是梅秉义母亲透露了种植灵根功法的消息,这杜客卿与大房家走得很近,大房就安排她儿子和杜客卿来抢夺。”沈芊芊道。

  “应该是这样,芊芊姐也不要着急,等姐夫回来再做安排吧。”刘君怀说着,拉过了沈多多,“多多你和姐姐今天不要出去了,收拾一下行李,我估计明天就要离开了,一旦功法的事情传出去,咱们都走不了。”

  三人正在交谈,梅秉义拉着母亲走了进来。

  梅秉义母亲一脸歉意的说道:“君怀啊,都怪我的这张嘴,给你和秉义带来了祸事,我本以为他三婶与我关系亲近,没想到,唉!”

  刘君怀道:“夫人,事情已经出了就不必再纠缠此事。只是这部功法世间绝无仅有,您想想看,一部可以让小门派几十年甚至十几年就可发展为超级门派的功法会有多么宝贵,一旦消息传出去就会有灭门之灾呀!所以我的打算是我们要尽快离开梅家,而且我们的去向一定要保密。”

  梅秉义说道:“事已至此,必须早日脱身,君怀一会儿跟我去见家主,让梅家晓得你的实力才会有所忌惮,亡羊补牢也是没有办法之事。”

  刘君怀道:“此言甚是,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去。夫人,你们三人不要外出,安心等着我们回来。”

  说罢,二人转身而出。

  家主是梅秉义的祖父梅海川,先天后期实力,此刻正坐在厅堂里听大儿子夫妇和梅子善诉说着什么。

  见刘君怀二人登门,跪在地上的梅子善站起身来指着刘君怀:“爷爷,就是他,他杀了杜客卿,功法也是他的。”

  刘君怀大怒,手中刀光闪出,已斩下梅子善一条臂膀。

  大夫人惊声长叫,嘴里谩骂着就扑向了刘君怀。

  梅子善父亲连忙拉扯住自己的夫人就是一巴掌,然后急忙上前对刘君怀拱手道:“前辈息怒,拙荆无理,小儿无知,请念在秉义侄儿的面上饶过他们一回。”说罢深施一礼。

  刘君怀没有理会,只是看着梅海川说道:“梅家主以为如何?”

  梅海川早已站起身来,见刘君怀看向他,连忙道:“侠士息怒,梅某也是才知所发生之事,只望侠士姑且念她一介妇孺放她一回如何?杜客卿自是咎由自取,没想到梅家供奉他十几年,却干出如此吃里扒外之事,梅某代梅家全体向侠士郑重道歉。”

  “人已被我斩杀,道歉之说自可不必,只是你梅家大房道听途说,驱使他人无故杀人抢夺,恰逢我身在其中不然秉义也不免被其所害,这罪魁祸首不得饶过,这梅子善更是致亲情于不顾,勾结外姓残杀梅家之后,理当家法重惩。”刘君怀道。

  大夫人扑通一声跪倒在梅海川脚下:“家主不可听他人挑唆,杜客卿和善儿再怎么样也是梅家家事,倒是这梅秉义勾结外人杀害杜客卿,残害善儿,更无理私闯家主厅堂,罪不可赦。”

  刘君怀眼中杀意顿起,看向梅秉义:“姐夫,你有什么话说?”

  梅秉义看也不看梅海川,愤忿不已的向刘君怀说道:“事已至此,梅家已不容我,君怀兄弟依你之意即可,父亲也是这泼妇所害,我早当自己不是梅家之人。”说罢已泪流满面。

  梅子善父亲听侄子话语立时脸色大变,急急拉住梅秉义双手问道:“义儿不可乱讲,你父亲之事可有依据?”

  梅秉义默默抽回双手,两眼望向梅海川,道:“梅家主可知此事?你的大儿子在问你的二儿子的死因,我看还是你来回答最好。”

  梅海川大怒,一掌拍向梅秉义,刘君怀抬腿一脚踹开梅海川,他虽然不知就里,但已知其中必有隐情。

  梅子善父亲惊诧异常,左右看看两人,又望向自己的妻子,此时的大夫人已经惊慌失措,眼神涣散的不敢看向丈夫。

  见此情形,梅子善父亲哪还有不明之理,狂怒一声,一口鲜血喷出,身体仰面而倒。

  梅秉义见刘君怀望向自己的诧异眼神,嘴巴呶向倒在地上那失去臂膀的梅子善,轻声说道:“其实我应该叫他叔父。”

  刘君怀大惊,眼神古怪的看了大夫人一眼,转头问梅秉义:“你是怎么知道的?”

  梅秉义说道:“我母亲早就有所怀疑,刚才我去质问三婶,她无意间透露出一点儿,余下的是我猜的。”

  此时梅海川已知自家龌龊之事已经败露,眼露凶光,悄悄拔出长剑刺向梅秉义。

  刘君怀腾身掠过梅秉义,空中祭出五行混沌刀磕开长剑,手腕一转,梅海川握剑手臂掉落在地,五行混沌刀顺势下撩,斩去梅海川一只右腿。

  梅秉义上前踹翻梅海川的时候,外面听见响动的梅家众人已经涌入厅堂。

  梅秉义的三叔梅信寿怒声吼向梅秉义:“孽儿竟敢逆杀老祖,我等必取你性命。”

  刘君怀长啸一声,立时镇压住满屋的噪声:“这老家伙是我所斩,此等龌龊不伦之人,砍去两肢算作惩戒,再有出言不逊者,斩!”

  梅秉义见事态稍平,拉过梅信寿耳语几句,梅信寿眼露惊疑,便喊过老四梅长仑又是耳语几句。

  两人低头商议几句,梅信寿朝着众人道:“这是梅家私事,梅姓之人留下,其余人等暂且退出吧。”

  待得厅堂只留下梅家人,梅秉义向梅信寿、梅长仑道:“一切事宜由两位叔父做主”,转身指向大夫人,“她就是主谋,问她便是了。”说罢退到一边。

  刘君怀向梅秉义拱手道:“余下只是梅家私事,君怀先行告辞。”转身向外走去。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