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六十二章 幕后之人

第六十二章 幕后之人

小说:修仙之天眼通仙作者:素布可奈分类:武侠字数:3008更新时间:2015-02-09 16:49:51
  天机门里,接到了传讯玉符的武万仞急匆匆往外赶去。

  他知道刘君怀没有发生意外,也许是有重要的事情交代吧,不然不会在离开天机门不久就赶回来。

  天机门山门外五里处,是两人约定好的见面地点。

  未等待多久,刘君怀已经御剑而来。

  耐心听刘君怀讲述了已经发生的事情,带给武万仞更大震撼的是刘君怀竟然能够把金丹初期的阿泰尔斩杀。

  只是由于事发太过突然,武万仞的思绪还有些紊乱。

  天机门内各方势力相互倾轧之事虽然偶有发生,但门内近三成的高阶修士私自外出被集体斩杀的事情还是首次发生。

  刘君怀说道:“武叔,事情就是这样,我担心你留在天机门会被牵连,这才返转回来相告,你也好早作准备。”

  武万仞想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君怀,此时干系重大,你首先要做到的是摆脱开对你的怀疑。你看这样好不好,今晚你且跟我回去,我想办法让你明日在门里显

  露一面再离开,先挡过一时再说。这样我俩的嫌疑都会暂时被排除在外,时日久了我再想办法离开。”

  刘君怀倒是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两个瞬移就没有人能够再追的上自己,关键还要为武万仞的安全考虑。

  “好!武叔,咱们这就悄悄地潜回去,等到了住处再详谈。”刘君怀说道。

  七拐八拐的绕了几个弯武万仞两人才顺利的返回了他的居住之处,刘君怀简单的布置好一个小结界。

  武万仞说道:“君怀,你留给我的东西实在是太珍贵了,你不知道武叔看到这些宝贝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只是珍贵之物得来不易,你也不会有许多,都留给了我你

  自己怎么办?”

  刘君怀笑道:“我就是有许多才会给你留下这些,武叔不要纠缠于这个了,还是想好你明日怎样应付门内知情之人才是首要。”

  武万仞说道;“来时路上武叔也已想过,此时终归是私人行为,除开被你斩杀的五人,门内知情的最多不过两三人。我认为嫌疑最大的就是我的师叔云介子,你有

  修复灵根功法的知情人在这里初时就只有我和他两人,上回鹤冠岭回来,师叔给掌门汇报过一次,应该没有被掌门重视,因为自此之后没有一人来找我提过此事。我

  师父是几月前我去找他商议你加入天机门之事时听我说起过,看当时师傅的表情很是诧异。

  我之所以怀疑师叔,是因为他与阿泰尔的大弟子姆彭扎关系密切。这姆彭扎与阿泰尔有亲戚关系,被你最后击杀的是他的弟弟哥勒姆,他们与阿泰尔都隶属于莫桷

  国的一个大家族,此次除开云介子,几人都被你击杀。”

  刘君怀想了一会说道:“这么说来明日,不!很有可能今晚云介子就会寻来,武叔我这里还有两坛桑甘果酿,你去找几位平日里合得来的师兄弟过来喝酒,要让云

  介子误以为我来天机门是在寻找帮手。”

  武万仞也是觉得此法还算妥当,便起身去邀请几人。

  趁着武万仞离去之时,刘君怀取出一块空白玉牌,在上面刻画出一部简易的修补灵根功诀。

  没到半柱香时间,武万仞便带领着几位筑基期的修士入得门来。

  简单地介绍之后,酒坛开启,一股浓郁的酒香溢满整个房间。

  几名修士闻到香气,一扫初见时的谨慎之色,纷纷开口赞叹桑甘果酿的醇香,没等武万仞说出开场白,几人身前的酒杯就已经空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一名叫做钟愈的筑基初期修士惊声喊叫:“这酒太神奇了,香气香而不艳,低而不淡,醇香幽雅,不错,的确是好酒。”

  另一名叫做左向书的筑基中期修士反驳道:“这哪里是好酒?称之为仙酒也不为过,你闻闻这酒杯。”他的话音未落,周边几人俱都把空杯端在鼻下。

  左向书得意地说道:“怎么样,几位师兄弟?这酒倒入杯中即使过夜香气也会久留不散,且空杯比实杯还香,回味悠长,唉!真是回味悠长啊!”左向书闭起眼睛

  自顾摇头晃脑的自言自语,端的是好酒之人遇到佳酿时的一副痴呆样。

  钟愈侧脸问道:“刘兄弟,你这酒从哪里得来?给为兄指点一下,我就是卖掉法宝也要给老父亲带回去一点,他老人家可是酒痴,遇到好酒连儿子都不认得。”

  刘君怀笑道:“这酒哪里能够买得到,是我家中长辈偶然间得到的几坛,平时逢有喜事才取出一点兑水解馋,这两坛还是我偷出来的。”

  几人自是不信,但也知是不易得之物,能品尝到几杯已属不易了。

  这是武万仞开口讲道:“他是我的一位远房晚辈,因为家有要事相求,才偷得此种密酒携来品尝,等下每位师兄弟各自先装盛一小瓶,带回去给长辈品尝,不然就

  都被你们给狂饮了。”

  武万仞的话自动被几人省略去了前半部分,只留意后面的两句,都飞快地取出了玉瓶摆放到桌面上。

  武万仞为这位远亲后辈报仇之事奔忙都略有耳闻,门里已经开口不许干涉此事,几人自然不会揽事上身。

  好在武万仞两人请这几位的目的不在于此,只是遮挡门面而已,所以之后也未再提起此事,几人更乐得一心品尝佳酿就是了。

  刘君怀当然了解此中玄奥,心下大乐不已,但面上还是异常热忱的帮助几位往几个玉瓶里各自装灌些许桑甘果酿,天机门几人也是客套非常,帮忙之事确实没有人

  再提起。

  在座之人俱都是修炼者,酒量自不待言,两坛桑甘果酿即使微口谨慎品尝也要不了多久就会见底,武万仞此时的任务就是不断的拖延桑甘果酿的消耗,就等着云介

  子的前来。

  好在仙酒的确名不虚传,只闻得酒香就能令人回味无穷,偶尔抿一小口也是种异样的享受。

  终于在第二坛仙酒下去大半的时候,云介子果然来访,这间接地验证了武万仞的猜测。

  入得门来,云介子显然被刘君怀的在座惊得一脸诧异,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云介子脸上立时转换出一副惊喜模样。

  “君怀怎么有机会来天机门了?上次鹤冠岭一别足有将近两年了吧,没想到你的修为进阶这般迅速,看你这般年纪就有如此了得的修为,老朽算是白活了这一大把

  年纪。”

  “前辈哪里的话来,小子也是偶然机缘巧合而已,再有提升却是难如登天了,还指望着拜入天机门寻找名师指点。”

  云介子自谓听的懂刘君怀话中急于寻找靠山的急切心理,嘴角的冷笑之意一撇即逝,旋即做出恍然惊叹模样,道:“我说遍寻你等几人不见,原来是躲在此处偷酌

  ,那老朽来品尝品尝这是何等的神酒这么香气袭人。”

  说罢,举起一杯仰首饮尽,随即脸上就呈现出了一幅惊撼模样,马上又端起一杯一饮而尽,身形伫立在那里闭目回味。

  这副模样到没有丝毫的作假,桑甘果酿的品质在这小小的修真界自然算得上酒中仙露,没有哪一位修士能够品尝得到的。

  云介子终归是门内前辈,左向书几人自是不敢与他抢酒喝,但是说几句牢骚之语也没什么了不得。

  于是左向书说道:“师叔进得门来就抢弟子的杯中酒,想来也是勾起了酒虫,但是如此佳酿,我们师兄弟几人不舍得豪饮,足足一晚上的时间才品得如此数量。未

  曾想师叔以来就抢去了整整两杯。”

  刘君怀心下暗喜,这左向书无意间的几句话就把自己的作案时间给摆出了,哈哈,真是没有白白贡献这两坛仙酒。

  眼神瞥向武万仞,没想到这位武叔也正自用欣喜的眼神偷瞄着自己,两人不由得对视一笑,各自撇开了头。

  云介子正自站在那里陶醉着,听了左向书的话心中一惊,转头问道:“向书师侄再次多久了?想必已经喝下了几坛吧。”

  钟愈也是心有不悦,插口道:“师叔,我们几人天色将要擦黑就来了,这么许久才饮得一坛多点,足以看出我们对此酒的珍惜,像是师叔这样的前辈高人肯定饮酌

  过不少这种好酒,就不要再和晚辈争抢了吧,这传将出去对师叔您的名声可不太好。”

  另外两名没太说话的筑基期修士也是随声附和。

  云介子眼中奇怪的神色一闪而逝,看了眼刘君怀,说道:“看看你们成什么样子,为了区区两杯酒就敢出言相讽,也不怕我去你们的师尊那里告状?”

  左向书嘻嘻的笑道:“我等就是为了能给师傅带点回去才如此的谨小慎微的小口抿着,你来问问在座几人有谁像师叔那样的豪饮一杯!”

  云介子心中有事,也不愿在此多待,瞪了几人一眼,向着武万仞说道:“明日万仞去师叔那里一趟,我有话给你说。”说罢,转身愤忿而去。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