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战兵 > 第三十四章 覆没的荣誉(下)

第三十四章 覆没的荣誉(下)

小说:帝国战兵作者:壹贰伍分类:历史字数:3392更新时间:2016-11-17 00:57:31
  (终于可以挺着腰求点推荐票)

  模糊听到有谁喊尖刀阵亡,叶战下意识的去看,结果听到示警,麻利的反身钻进了防炮洞。

  一团蓝色在战壕内爆开,几个倒霉孩子被炸开的小蓝花击中,冒烟的同时发出了怪叫声——可能是能量强度有点高,导致温度不低,让“阵亡者”还诈尸发出了鬼叫声。

  “上来了!打!!”

  各种叫喊声连片,让习惯了静默状态下战斗的叶战有种涨脑的感觉,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像个菜鸟新兵一样愚蠢的叶战,显然不愿意真的蠢下去,连忙钻出,换了个战斗位置,继续冒头开火。

  一个撕裂者机枪小组,因为对进攻者威胁程度太高,遭到了数名狙击手的重点关照,终于在第四次更换机枪阵地的时候,被狙击手逮到了,一下子就报销了两名特战,心疼的海涛直叫唤。

  “有狙击手吗?”

  折损了机枪小组的海涛,恼火的大吼,不过没人应声——显然在之前的几场战斗中,最受敌人讨厌的狙击手都折掉了。

  “谁枪法精准?给我干掉那几个狙击手!”不得已,海涛只能矮个里面拔高个。

  “我试试!”叶战回应后,更换了武器,悄悄的挪动了一个位置后,冒头搜索目标。

  “砰!”

  一名红军狙击手冒烟。

  “砰!”

  一名红军机枪手“阵亡”。

  端着望远镜的海涛,看到叶战七百米距离居然报销了两个敌人,不由自己充当起了观察手,“11点方向,七百四十米!狙击手1!”

  “砰!”

  命中!

  “1点方向,680米!机枪手1。”

  “砰!”

  “2点方向……”

  报点上隐的海涛,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脑袋受了重击,一股灼热感袭来,晕乎乎的就听见身后传来烟雾包喷发的“滋啦”声,那熟悉的感觉让他恼火不已——自己“挂”了。

  而他这才发现,自己刚发现的狙击手,居然枪口对着自己……

  叶战只听到2点方向,便下意识的掉转枪口搜索目标,因为狙击手一般都潜伏在六百到八百米的距离,他极快的发现了目标,扣动了扳机——能量弹最大的不合理就是极少受地心引力的影响,基本就是一条直线,需要修正的弹道不怎么离谱。

  那名刚刚干掉了直属分队指挥官海涛的狙击手,直接冒烟了。

  连续击毙数名敌人战果辉煌的叶战,再也不敢呆在这个位置了,连忙缩回脑袋,跑了数米才确定了阵地。

  因为海涛阵亡,沈文斌自动接管了指挥权,开始再一次指挥起所剩不多的队伍。

  这阵子功夫,红军已经逼近到了三四百米的距离了,交替掩护之下,如雨的能量弹不断袭来,压的很多特战根本伸不出脑袋——帝国~军人拿无数能量块和子弹喂出来的枪法,这时候就显示出了威力,人多压着人少,根本就是欺负人啊!

  只剩下一辆装甲车支撑的火力点,显然是红军打击的重要目标,一个隐匿在冲锋队伍中的红军战士,在一个小坑中发射了火箭弹,准确的翘掉了十来个特战依仗的火力支撑点,顿时,防御的蓝军压力倍增。

  被无数特战千呼万唤的空军攻击机中队终于出现了,没有人责怪这群空军孙子晚点,反倒是长长的吁了口气……

  模拟了几次轰炸后,攻击者机载机枪开始肆意的横扫,摆明了欺负红军没有防空力量的空军,这一次格外坚挺,不断用机载机枪喷射出成线的能量弹,死命的收割着地上的红军——甚至让某一处表示阵亡的烟雾都成片了!

  生怕这股红军有集团军警卫营那股不要命作风的叶战,第一次发现自己真特么是个乌鸦嘴——进攻的疯子们,冒着头顶上倾泻的能量弹雨,冒着阵地上的射击,居然还在进攻,唯有被击中冒烟后,才老老实实躺倒挺尸,生怕被裁判判定违规,牵连其他人。

  “又是一群犯病的孙子!”

  在这样的攻势下,沈文斌无奈的咒骂了起来,这他么简直无解了啊!怎么打退?怎么才能打退啊?这特码不可能打退!

  万分怀念能打能跑的叶战,看到红军都接近到两百米了,连忙收起狙击步枪,换上了鬼火,开始倾泻弹雨。

  “艹!”

  脑袋像是被锤子给砸了一下的叶战,下意识的咒骂,身后的滋啦声让他明白,自己好像特么挂了?

  蹲下确认后,叶战苦笑着将鬼火收起来,老老实实挺尸——不一阵子,一名裁判拉着一票的阵亡者过来了,像极了前世传说中的黑无常,拖着一票冤魂回归地狱。

  “跟上!走!”

  裁判直接收容了叶战,示意叶战加入他拖拉的这一票“死人”队伍。这是叶战第一次近距离观察演习裁判,奶奶的熊,这群王八蛋居然穿的是一身黑色的绝缘副,怪不得他们动不动就在战场是瞎晃悠,原来是不怕热啊……(能量弹击中后,痛感不强,就是有灼热感!)

  第一次“阵亡”的叶战,只能默默的为战友们祈祷,虽然他从没有一个长久的祈祷对象。

  跟着阵亡的战友们,钻出了战壕,被像极了黑无常的裁判像赶羊一样驱赶到了临时围起来的营地当中,悬挂着裁判旗的营地显然不可能成为两方进攻的目标——虽然叶战估摸两方都巴不得抢劫一番,把己方的人全复活……

  操心着战斗的叶战,粗粗观看了一下营地,发现还有红军阵亡兵在其中,但这个时候他最关心的还是战场,连忙掏出望远镜观察。

  因为角度的缘故,他只能看到自己刚才战斗过的阵地,从稀松的脑袋中,叶战发现阵地里活着的战友越来越少了——若不是天上还有攻击机在肆虐,叶战估计红军现在都不要脸的扑上来了!

  没错就是不要脸!

  要脸的话也不可能拿人这么堆过来——这要是战场,叶战还就不信真有人敢特码玩人海,信不信疯狂的士兵直接造反?

  说到底,也就是不会死人的演习,凭着一口气,一方才能不要脸这么耍赖!

  就在这一阵子,天上的攻击机中队像是得了什么讯号,突然集体拉升起来,然后有一种仓皇而逃的感觉,朝着己方猛蹿着飞了回去——没几分钟,一大波机群便从红军这边飞来。

  望着那遮天蔽日的机群,叶战倒吸冷气,这得多少架飞机啊?

  而这个时候,已经有红军开始攀登上阵地——虽然被迅速的打冒烟了,但叶战知道,大队红军已经到了阵地前面,从传来的猛烈枪声当中,叶战就能猜到战斗有多激烈。

  能印证叶战想法的唯有裁判们,像辛勤劳动的黑无常,有一个裁判拉着一票死人蹿出了站好,看的叶战极为郁闷——怎么感觉打来打去,全便宜裁判了?

  两辆武装运兵车拉着援兵终于赶了过来,在危急关头出现的援兵终于稳住了摇摇欲坠的阵地,但付出的代价是两辆武装运兵车也趴窝了。

  似乎蓝军的反抗已经失去了意义,庞大的机群已经接近,就连阵亡营,恩,干脆叫鬼魂营吧——鬼魂营的阵亡者们都觉得蓝军要得逞的时候,突然从远处飞来的无数拖着火焰的飞弹。

  简直堪比看大片的叶战,此刻疯狂的咒骂着这操蛋的指挥系统,简直就是让看客体验冰火两重天嘛,本来沉到底的心又直接顶到了最高——看样子红军的空军似乎中计了,被蓝军坑了!从这地对空导弹的规模来看,完全就是一个导弹旅啊!

  叶战不知道两个司令部是怎么过招的,反正把这一招又一招的真够折磨人的,完全就是在调戏下面人的心弦——等到高速飞来的蓝军机群慢慢出现在战场上,无数人只能为红军的空军默哀了……

  空军的战斗可不像陆军这么靠着演习——两拨机群像傻子一样在空中对峙了一阵子后,可能是导演部在判定,一下子就两分为四,悲催的红军只留下了一小波机群后,狼狈的逃窜回去,剩下的和蓝军机群集体朝一个方向飞去,叶战估摸它们应该是回鬼魂机场了?

  就像很多电影里演的一样,援兵总是姗姗来迟,等到血拼的部队快死绝了就来了——钢铁洪流掀起了无数的灰尘,昭示着它们的到来,像饿狼群扑进了绵羊堆一般,无数的红军在装甲集群和魔械化步兵的打击下,纷纷阵亡……

  “奶奶的,终于打完了……看得我累死了!”叶战也是长吁一口气,他都感觉看戏比参加演习还累,这场坑呀坑啊不要脸啊的战斗终于结束了。

  回过身,叶战才发现,那些红军“鬼魂”,一个个呆滞的杵着,蹲着,在某一刻,像集体爆发的洪水般,无数红军痛哭了起来。

  再次回身,不欲看着红军难过的叶战,却发现,整个战场一片悲伤,无数红军像是丢了魂一样,呆呆的站着,蹲着,扑倒着,却是哀嚎连天。

  一杆大旗像是被风吹倒,又像是被砍倒或者是被遗弃一样,萧瑟的跌落在地,隐隐的,叶战还看见红底大旗上铭刻着:不朽的第十七集团军……

  “17集团军,完了……”

  不远处,以为裁判缓缓的摘下了极有特色的裁判帽子,庄重的向着远远倒下巨大军旗敬礼。

  这一刻,叶战仿佛看到了无数的英魂,无数英勇的人儿,在那杆已经倒下的大旗下,血战八方,嘴里高呼着“帝国威武!帝军武威!”的口号的人儿,血染了那面倒下的骄傲和不朽。

  “他的魂丢了啊……”

  这一刻,叶战不由想起了那个在指挥部中趔趄着离开的中将,还有那面挂着的军旗。

  “我们为什么会败得这么惨?我们敢拼命,我们敢去死啊……为什么会输的这么惨,我不甘心啊……”

  一名红军狠狠的拿着拳头砸着坚硬的土地,领章上的两毛三很是刺眼……

  “六百多年的荣誉,全毁在了我们手里……”

  一名少将倔强的抬着头,仰望着刺目的阳光,遮掩着眼眶里的晶莹。(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