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剑仙踪 > 第一章 冤家路窄

第一章 冤家路窄

小说:古剑仙踪作者:琴高分类:武侠字数:2161更新时间:2016-04-15 21:21:07
  满天的鹅毛大雪迷蒙了视线,使得昆仑山变得更加的神秘飘渺,几只白鹤从头顶优雅的飞过,留下几声清脆的啼鸣,更是增添了几分世外仙山的出尘气韵。

  天河抬起头,瞅着头顶无限遥远却又无限广阔的天空,静静的等待着命运的来临。

  今天是昆仑山玉虚宫一年一度的收徒大典,名额只限十个,所以竞争非常的激烈残酷,颇有一种千军万马争过独木桥的味道。

  毕竟任谁都想长生不死,都想羽化升仙,所以每年不远千里迢迢前来昆仑山拜师的少年不下数万,而最终能够留下的人只有十个。

  所幸的是天河从这千军万马之中杀了出来,成为第一个站立在昆仑山上的人,也是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试炼的十一人之一。

  但是这并没有让他感到丝毫的庆幸,因为他发现负责筛选弟子的人选,正是以前跟他家不怎么对付的清逸。

  他家世代铸剑,而昆仑山的弟子修为达到了一定的境界便需要寻找一把利剑,成为自己的祭炼兵器,所以他家很光荣的担负起了这项艰巨而又伟大的任务。

  可惜,自从到他家购剑的人选换成了清逸之后,双方的不愉快就开始产生了,清逸虽是修道之人,可吃拿卡要样样精通,非但每次到他大吃大喝,而且多次隐晦要提成,最后还明目张胆的威胁他父亲,如果不给他足够的好处就另寻下家,最终大家闹得不欢而散。

  此时听到清逸说他是负责此次入门弟子的甄选事务,天河心中便暗暗叫苦起来,可能他要落选了,可他绝不能落选,因为他必须修习仙术,必须拥有足够的力量才能报仇雪恨!

  他不想去看清逸那嚣张丑陋的嘴脸,所以只能抬起头,眺望着十万八千里外的苍穹,想问问天界的神明,这世上是否真的存在着公道。

  雪花沿着他的脖颈钻进他衣领的缝隙里,被他温暖的体温化为一抹寒水,沿着他修长的躯干滑落下去,留下一种冻彻骨髓的冰冷。

  “溪苏、幽篁、王广……”

  清逸的声音在天河的耳边嗡嗡的回荡着,明明近在咫尺,却给他一种远隔天涯的疏远和淡漠。

  “恭喜你们顺利的成为玉虚宫的外门弟子,只要潜心修习,顺利度过一年之后的剑心试炼,你们将成为真正的玉虚宫传人,驰骋天下,御剑降妖,匡扶正义……”

  终于还是落选了……

  虽然早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可是天河无法接受,尤其是他此刻的脑海里,满是三个月前,全村的叔伯阿姨在火海之中挣扎嚎哭的画面,是他家被焚天之火彻底吞没,是他父亲拼死将他从火海之中扔出的决绝……

  他已经不记得是谁如此残忍的害死了他父亲,是谁如此丧心病狂的害死了他全村,只是隐约记得,那是两个十分强大的神仙人物,有着飞天遁地之能,想要找他们报仇,除非自己能够修道成仙,否则一切都将是水中月,镜中花!

  可是,如今他才刚刚踏出一步,这条路就要被清逸的贪婪和自私斩断,他如何能够甘心,如何能够放弃!

  “我不服!”

  天河声嘶力竭的吼了起来,声音里满是愤怒和悲怆,双目之中甚至有着条条血丝如同蛛网一般纵横蔓延,分外恐怖。

  “明明我是第一个通过玉虚宫的考验,为什么我不能成为外门弟子。明明你的侄子王广是最后一个到达的,他却能够入选!”

  天河的声音十分的响亮,在庄严肃穆的昆仑山上如洪钟般悠悠的回荡着,震落了些许的在松柏上的寒雪。

  “修仙修道,最需心平气和,而你事事与其他弟子相争,意气太重,戾气太深,故而不适修道。”

  清逸拈着颔下的山羊胡,神色看起来非常的平静,颇有一种与世无争的味道,只是他的双目之中却带着只有天河才能看懂的嘲讽和鄙夷。

  “似你这样的人,应该到佛门清净之地,每日聆听真经妙法,洗涤心性,如此才不至于误人误己!”

  “少在这里给我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你之所以让我落选,只是因为我家以前不肯私下贿赂你罢了!”

  天河并非胆小懦弱之人,更不是那种被人欺负了就会躲在角落里偷偷哭泣的无能之辈,他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正是天不怕、地不怕,血性勃发的年纪,又岂会被清逸三言两语的打发掉。

  “以前我家敬重你玉虚宫是天下修仙名流,是元始天尊道统传承者,视斩妖除魔为己任,故而每次但凡玉虚宫要铸剑,都以成本价出售,白白搭上几天的锻造功夫,不赚你分毫银两,你非但不思感激,反而要我父亲私下拿钱贿赂你,似你这样双眼只有黄白之物的人都能修仙,我为什么没有这个资格!”

  天河完全是豁出去了,直接在玉虚宫众弟子面前,将清逸的丑陋嘴脸揭露了出来,一时之间让他的脸色变得阵青阵白,额头青筋冒起,若非顾忌身旁的其他师兄弟,此刻他早已动手杀人了。

  “喂,你个臭打铁的,这里是玉虚宫,修仙的高雅之地,又不是招收铁匠的,你来凑什么热闹。”

  入选弟子之中,一个身材肥胖,衣着华丽的少年不耐烦的朝着天河摆手道:“乖,别闹,赶紧回家去,事后我给你十两银子的好处费。”

  天河最看不惯的就是胖子那种拿钱砸人的姿态,破口大骂道:“呸,你少在那里狗眼看人低,你以为我没看到,就在刚才清逸走过你身旁时,你偷偷往他手里塞了一张银票的事情吗!”

  “哼,这里是昆仑山,仙家重地,容不得你一个打铁的在这里瞎嚷嚷!”

  王广眼见自己的亲叔颜面丧尽,不由的出列推了天河一把,高声怒骂道:“识相的赶紧滚,要不然我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天河被王广推了一把,猝不及防的往后倒退了两步,险些直接从山道上摔落。

  山道的两侧以石剑作为栏杆,以铁链相互链接,可是却并不稳当,下方是重重云烟,深不见底的悬崖,一旦失脚落下,定然是尸骨无存的命运。

  不但天河发现了这一点,对面的王广更像是看到了天大的机缘,双目放光的盯着天河,再次伸出那只粗壮的大手,手上青筋鼓起,分外用力的往天河身上推来,准备将他推到悬崖下。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