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剑仙踪 > 第二章 争夺名额

第二章 争夺名额

小说:古剑仙踪作者:琴高分类:武侠字数:2239更新时间:2016-04-16 11:24:37
  “欺人太甚!”

  天河可不是什么软柿子,在知道了王广的用意之后,侧身一避,五指曲收,如钩如爪的抠住王广的手腕,奋力的将他往身后一拉,准备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让他自己尝尝从山道摔下去的后果。

  “你,你干什么!”

  王广显然是练过的,他手上的力道非常的强大,哪怕天河是铸剑师出身,双手有着千斤之力,依旧难以扯动王广分毫,反而被他用力往后一扯,踉跄的摔飞了出去。

  “你这人居然这么的歹毒,想将我拉入山道下方的深渊,今日若是不除了你,他日还不知道你要祸害多少的无辜百姓!”

  王广抓住了机会,大肆的抹黑天河,完全忘了刚才他准备将天河推下深渊的事情,拔出随身的佩剑,指着天河,正义凛然的怒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只要你虔诚的跪下向我忏悔,并且保证以后再不会干出危害他人的事情,乖乖的下山,我还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你……,明明是你想把我推下去的,如今反而颠倒黑白,栽赃陷害,想让我认孬,做梦!”

  天河从地上爬起,拔出随身的佩剑,指着王广道:“既然我们都有这个意思,而玉虚宫又只需十名弟子,那么失败的人就乖乖的滚下山好了。”

  “王广,点到即止就可以了,不要伤了他的性命,毕竟我们玉虚宫是名门正道,哪怕面对穷凶极恶之徒,也还是要给他一条活路的。”

  清逸显然对王广十分的有信心,拈着颔下的山羊胡,胜券在握道:“不过惩罚也不能过轻,否则会让他好了伤疤忘了痛,忘记了今天该吸取的教训。”

  “明白!”

  王广的嘴角露出一丝戏虐的笑容,挽了一个剑花,手上的利剑犹如出洞的毒蛇,又快又狠的朝着天河的肋部刺了过来。

  “铛!”

  天河横剑抵挡,可就在彼此相互交错的瞬间,王广手腕的剑诀变化,随着他的运劲改变,架在天河剑脊上的剑刃如同地龙翻身一般,快速的搅动了起来,在瞬息之间,硬生生的将天河的佩剑绞断。

  “好剑……”

  哪怕是对手,可当天河看到王广的宝剑在搅动之中,剑刃反射着的那一抹寒光时,出于铸剑师的习惯,他还是忍不住出口称赞了一句。

  “废话,我手中的这把宝剑,是你家那个又穷又臭的铁匠铺子永远都打不出来的!”

  王广根本就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断了天河的佩剑,他瞬时在天河身上割了三剑,手上的动作依旧犀利无匹,虽然并不致命,可每一剑都让天河皮破血流,凄惨无比。

  “滚!”

  王广将心中的那股气发泄的差不多了,飞起一脚,直接将天河踹得口喷鲜血,倒飞而去。

  “哈哈……”

  之前的胖子看着零的凄凉模样,幸灾乐祸的嘲笑道:“傻子,既然你知道他是清逸师兄的侄子,那你就应该猜到他多少会些剑法,可笑你还自不量力的跟他动手,这就是所谓的螳臂当车,自寻死路!”

  “现在你应该服气了吧!”

  清逸冷笑连连的瞅着零,道:“你应该很庆幸,我们玉虚宫慈悲心肠,不计较你这次搅闹的事情,要不然换了其他的门派,估计你的下场会更加的难堪,更加的惨重。滚吧,以后切莫再踏上昆仑山半步!”

  “我……还没输!”

  天河双手撑地,身上的血迹一点一点的往下滴落,像是盛放在雪地之中的梅花,妖艳而又凄厉。

  他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似是在忍受着难以描述的痛苦,他的背脊弯弯的弓起,如同一只跳出水面的大虾,即将窒息般,微微的,轻轻的痉挛着。

  此时此刻,天河的确感到了一种难以遏制的痛苦,在他的身体里不断的蔓延着,那并非是肉体的创伤带来的,而是他的脑海里,那些葬身在火海之中,无比熟悉,无比亲切的街坊领居在他的视线之中咆哮着,挣扎着。

  慢慢的,那些或是带着恐慌,或是带着不甘,或是带着诅咒的声音慢慢的消失了,化为了他这三个月来,魂萦梦牵的声音。

  那是他父亲临走之前说出的,声音并不高,此刻却像是雷霆一般,在他的脑海里,在他的灵魂上,高声的轰鸣着:

  活下去!

  “呵呵,不知死活的蝼蚁,本来还想留你一命,可惜你实在太贱,竟然急着找死!”

  王广被彻底的激怒了,再次朝着天河疾驰而来,并且凶戾狂猛的刺出手中的宝剑,显然不准备手下留情了。

  “我不仅要活下去……,还要报仇雪恨……”

  天河慢慢的挣扎着,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内心之中像是有着什么禁锢被打破了,像是为他揭开了另外的一扇门,为他展露出了另外的一个世界。

  轰!

  一时之间,天河只觉整个世界在刹那间变得无比的寂静,无比的清晰,视线之中的东西,那满天的雪花,像是被无限的放大了,让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它们的形状,它们轮廓。

  而前方的王广,不仅轮廓清晰,甚至可以看到他的身体里布满了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白点,就连他手中握着的宝剑也是如此。

  不及多想,天河顺势出击,手中的断剑瞄准了王广宝剑之中最大的白点,凌厉的刺了过去。

  “锵!”

  一声脆响,清脆悦耳的在太华山道上响起,一抹寒光冲天而起,不断的打着转儿,那是王广手中的宝剑,被天河的断剑蛮横刺断所致。

  而此时天河手中的断剑,余势不竭的朝着王广的咽喉刺击过去,那是他的瞳孔之中出现的,王广身上最大的白点之一,而他更是有着一种直觉,只要将那白点刺穿,哪怕王广有通天的本事,都将难有翻身的机会。

  “这不可能……”

  清逸再也顾不得自身的道骨仙风了,双目圆睁,像是个输红了眼的赌徒,高声吼叫了起来。

  从头到尾他都不觉得天河有半点的胜算,因为他很清楚,天河只是个铁匠,哪怕身强体壮,可压根就没练过,绝不可能是王广的对手。再加上王广手中的宝剑乃是利器中品的明水剑,切金断玉不在话下。

  可眼下非但明水剑被一个普通兵器刺断,而且王广更是命在旦夕,这样的转变他无法接受,不敢相信。

  “……不会吧,难道咸鱼真的可以翻身?”

  胖子有些心虚的叫嚷着,毕竟他之前百般看不起天河,且想用银两砸死他,现在反而有些害怕天河会不会找他秋后算账了。

  “他的眼睛,你们看他的眼睛,那不是人族能够拥有的,难道他是……魔!”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