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剑仙踪 > 第二十九章 视死忽如归

第二十九章 视死忽如归

小说:古剑仙踪作者:琴高分类:武侠字数:2310更新时间:2016-04-27 23:45:01
  那是一头高约两米,长约四米的猎豹,拥有着赤红如火的皮毛,随着它的筋骨拉动,周身那流线型的肌肉如同火浪在翻涌着,充满着爆炸性的力量。

  尤其是那双清澈得如同宝石般的眼睛里,人性化的闪烁着一种名为戏虐的情绪,这是一头开启了灵智的妖兽。

  天河并不清楚它的具体实力,却明白自己不是它的对手,甚至今天可能要埋骨于此,只是此时此刻,他的心中非但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涌动着一股潜藏于心底深处的血腥和暴戾。

  没有任何的言语,没有任何的嘶吼,那头猎豹再次动了,速度快得让天河只能捕捉到一抹残影。

  “铛!”

  又是一声金铁交接的脆响,不同于第一次交锋,这才天河的右肋被猎豹那又弯又长,彷如钢刀的利爪划过,留下了五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咕咕鲜血不断的从他肋部流出,滴答滴答的落在地面上,彷如一朵极其妖艳,极其诡异的彼岸花。而他手中的青铜剑,在刚才的交击之中,竟是硬生生的被猎豹的躯体磕断了。

  回头看去,身后的猎豹慢悠悠的抬起右爪,从那张血盆大口之中伸出一条猩红的舌头,慢悠悠的舔砥着爪上残留的鲜血,那双绿油油的眸子里散发出来的嘲讽光芒是如此的清晰,如有实质的射入天河的心里。

  “就算开启了灵智,也不过是一头畜生而已,竟敢在我面前摆谱!”

  天河彻底的怒了,泥人都会有火,更何况是被一头畜生给看扁了。

  猎豹再次闪身而动,依旧带动着一股腥风,或许是为了以现实的残酷来回应天河的嘲讽,它竟然不管不顾,以自身的肚腹撞向天河手中的断剑,拼着硬吃一剑,直接将天河扑倒在地。

  “哧……”

  火花剧烈闪现,天河惊恐的瞪大着双眼,不甘的盯着手中的青铜断剑刺在猎豹肚腹上发出的火花,那头猎豹只是用双爪压在天河的双肩上,将他死死的固定在地面上,张开了血盆大口,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天河,那种高傲的眼神,就如同一头高高在上的神龙,俾睨着地上的蝼蚁。

  完了,根本就伤不了它……

  天河无奈的盯着手中的青铜断剑,他很清楚猎豹为什么没有动手结束他的性命,不过是为了享受一下猫捉老鼠的快感而已。

  近了,近了……

  猎豹那张血碰大口如同一座不可撼动的巍峨大山般,慢慢的往下压来,遮蔽了天河的所有视线。

  他甚至能够闻到猎豹口中散发出来的腥臭,感受到那两排犹如刀剑般锋利的獠牙所折射出来出的光芒。

  冥冥之中,他像是听到了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就像是死神慢慢逼近的脚步,低沉、阴暗、压抑!

  “我们都不是粗糙烂制的人类,而是地皇女娲费尽了很多心思,精心捏造出来的种族,我们天生就是最强的战士,你跟我一样,体内同样流动着上古部族的血液,拥有着无穷的力量和可塑性,只是你的经历太过单调普通,未曾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力量,未曾真正审视过自己的躯体!”

  性命攸关之际,天仓曾在桃花庵跟他说过的话,此时却像是雷音滚滚般,再次在他的心底深处回响起来,他那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形象也逐渐的活跃起来,仿佛所有的一切,历历在目。

  “知道为什么你我的年纪相差不多,而你我的实力却犹如云泥之别吗?”

  天仓蛮横的撕开了身上的衣裳,露出满身的刀伤剑痕,那是天河从未见过的恐怖躯体,因为他身上的伤痕实在太多,多到很难找出一块完好无损的肌肤来。

  “这道剑痕,是我刚刚加入勾陈宫时,听闻有贼寇掳掠民妇上山,便孤身一人闯入山寨,活生生砍死了他们一百多号人,与他们寨主,也就是一个拥有炼气化神境界的高手硬拼留下的,当时的我跟你一样,太极战体还没练成,可是最终死的却是那个高手。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天河伴随着脑中的回忆,低低的呢喃着,双眼却开始重新回复了焦距,死死的盯着那张越来越近的血盆大口。

  猎豹以为天河完全放弃了抵抗,眼中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同时也有些许的无趣,似是不满游戏就这么结束了。

  “不为什么,就因为大爷我天生不怕痛、不怕伤,不怕死,天生就是气吞山河的豪杰!所谓的境界只是衡量一个人的标准,却不是绝对的战力,想要战胜敌人,就得先战胜死亡,战胜恐惧!我能办到的事情,你也一定能够办到,区别就在于你有没有这份胆量,有没有这份气魄,有没有这份决心!”

  “胆量、气魄、决心……,我也能够办到,我也是铁骨铮铮的好男儿!”

  天河每念叨一句,声音便变得越来越大,直至最后更是如同雷霆捶地般,带着视死忽如归的血性,带着问天下谁是英雄的悍勇,悠悠的在树林之中回荡着。

  体内的血液像是融入了什么东西,变得如此的炽热,如此的沸腾,仿佛化为一条迤逦咆哮的火龙,有种冲破云霄,与天相争,与命相斗的桀骛和霸道!

  那潜藏于灵魂深处的高傲,那与生俱来的战斗天赋在此时此刻,仿佛被彻底惊醒的雄狮,驱动着他伸出手去,不顾疼痛,不顾危险的探入猎豹怒张的大口之中,死死的抓住它的上下颚。

  鲜血,不断的沿着天河紧抠的拳眼淌下,滴在他稍显稚嫩,略显狰狞的脸庞上,只是他却像是无知无觉般,放声长啸着,双手慢慢的焕发出层层银光,如同一片浩瀚无边的星空,神秘而又深奥,手臂上的穴窍,则如一颗颗点缀苍穹的繁星,焕发着耀眼而又美丽的光芒。

  此时,猎豹终于感受到了不妥,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它拼命的想咬合口腔,却惊骇的发觉那双手犹如擎天之柱般,难以撼动,它松开了按住天河的利爪,高高的抬起,想要彻底的撕裂天河的咽喉,却陡然听到了一声充满暴戾,充满杀气的怒吼,如同战鼓咚咚,连绵不绝的在它耳边响起。

  “喝……”

  暴喝声中,天河的双手凶猛无俦的撕开猎豹的头颅,将它的头盖骨硬生生的掀了开来。

  感受着温热的鲜血不断的洒在脸上,天河的胸膛如同抽动的风箱般剧烈的上下起伏着,口中的喘息非常的粗重,带着一种死后余生的庆幸,更有种发掘肉体潜能的惊喜和刺激。

  “天仓,你看到了吗!你能办到的事情,我也一样可以,大爷我也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慢慢的掀开了猎豹压在身上的庞大尸体,天河兴奋的仰首长啸着,而此时一股淡淡的馨香也渐渐的由远处传来,如同游动的小蛇,钻进了天河的鼻孔里。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