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剑仙踪 > 第四十章 剑成

第四十章 剑成

小说:古剑仙踪作者:琴高分类:武侠字数:2189更新时间:2016-05-02 11:45:01
  “****仙人板板的,到底是谁在我背后踹了一脚……”

  王广何时受过这样的窝囊气,被人踹了个狗啃屎,气哼哼的从地上爬起来,刚要发怒时,看到背后那十几双如同狼一样放光的眼睛,嚣张的气焰顿时冷却了下来,底气不足的指着天河道:“你,对,就是你,刚刚就是你在我背后踹了一脚,别以为可以当成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算了算了,同门师兄弟一场,凡事别那么计较吗。”

  清逸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充当老好人道:“清河师弟,随脚踹人可是相当于恃强凌弱,严重的违背了玉虚宫的规矩,若是被玉法师尊知晓,到时候又是免不了一番重罚,当然若是清河师弟肯表示表示的话……”

  清逸的一双贼眼滴溜溜的在冰晶矿上转动着,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清真道:“哼,你们叔侄两整天在昆仑山坑蒙拐骗,你们以为玉法师叔真的不知道?不过是懒得搭理你们罢了!”

  “师兄,别跟他废话,他要告就让他去好了,别说不是我踢的,就算是,无凭无据的他又能奈我何!”

  天河道:“各位师兄的来意我都清楚,可惜我已经没有时间了,若是三天后能够侥幸不死,定然会一一的满足各位师兄的要求。”

  “不错,他也就剩下三天的命了,哦不,今天快过完了,就剩两天的命了,就是他的铸剑术再好又能如何!”

  清逸的底气像是一下子全部回来了,趾高气昂道:“玉虚宫的兵器还得靠我采购,这昆仑山附近的铸造术,除了南宫家不做他想,你们想要有上好的兵器祭炼,终归还是绕不过我这一关!”

  “小人得志!”

  天河有些看不惯清逸那副市侩的嘴脸,高声咒骂了一句,龙骧虎步的朝着锻造炉走去。

  之前的模具已经全部敲掉了泥封,剩下七把不同材料铸造的粗糙剑胚,钳起其中的一支剑胚放到火焰之中烧红,再把它放到铁案上用力的敲打。

  随着天河的每一锤砸下,烧红的剑胚之中就有一些细碎到微不可查的东西飞溅而出,化为一蓬璀璨的火花在铁案上绽放。

  每捶打一阵子,天河就会将剑胚放入水中进行淬火,随着袅袅的水雾升起,天河能够感受到剑胚变得愈发的纯粹干净起来。

  铸剑的过程是枯燥而又疲累的,至少对于观看的清逸等人来说,那就是一份机械性的苦闷劳力。可对于天河来说,他却十分享受这种铸剑的过程,在他的认识里,剑是有生命的,而在铸造的过程,便等于是在创造一个全新的,完美的生命,那种感觉,妙不可言!

  “铛……”

  当天河将最后一把剑胚淬炼完成时,清真已经累得趴在地上起不来了,纵使清真如今达到第三层炼气化神的圆满境界,可是他的体能比起修炼道藏仙经和太极战体的天河,还是有着很长的一段距离,至少如今的天河非但感觉不到疲累,反而觉得神清气爽,兴奋莫名。

  “师弟啊……,难道你就不累吗……,我真的不行了,咱们先歇……歇……”

  清真呈现人字形躺在地上,话未说话已经歪着脑袋睡过去了,就是远处在看热闹的清逸和王广也都因为熬不住漫漫长夜而打起了瞌睡。

  “是你太弱了,还是我太强了?”

  天河瞥了清真一眼,又抬头看了看天边逐渐露出的鱼肚白,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自个拉动风箱,将锻造炉的温度升到极致,再将冰晶矿放入炉中炼化。

  轻微的蛇嘶声伴随着冰晶矿的融化而不断的发出,声音越来越高亢,仿佛真有一条黑水玄蛇处在烈焰之中,承受着凤凰涅槃的煎熬之苦,无力的呐喊着。

  慢慢的,整块冰晶石化为了一滩漆黑深邃的铁浆在特制的容器里缓缓的流淌着,竟是有种说不出的道韵。

  天河将七把淬炼到极致的剑胚依次放入容器里,卖力的拉动风箱,鼓动火焰,将它们彻底的熔炼归一,化为一滩洁白之中带着丝丝黑纹的铁水。

  将容器中的铁水注入最后的模具里,天河耐着性子慢慢的等待着。

  天边的朝阳终于爬上了山头,一缕金红的阳光闯过了紫竹峰万千紫竹的遮拦,爬过了茅草屋,斜斜的停留在微微有些裂开的模具上。

  天河转头看去,双眼微微的眯了起来,因为模具裂开的缝隙处,露出的剑身反照着天边的朝阳,竟是带上些许冰冷的寒意,非常的刺眼。

  用力的敲碎模具,天河将剑胚取到手中,只觉剑身通体晶莹亮丽,冰寒慑人,剑脊微微起伏,伴随着周围一道道黑色的铭文,仿佛一条蛰伏着的黑水玄蛇,有着不可估量的威势。

  “还需再好好的淬炼一番!”

  天河再次将剑胚放入火中烧红,抡动铁锤锻打,不同于之前,此次铁锤撞击剑身发出的声音非常的特别,有点像是蛇嘶,又有些像是龙吼,清脆而又高昂。

  同时天河也像是从那声音之中听到了一些特殊的含义,仿佛眼前的剑胚活了过来,正在向他诉说着自身的种种状况,让他能够精准的把握到它存在的任何瑕疵,进行有目的的强化锻造。

  “哧……”

  将剑胚放入水中冷却,听着那绵长有力的声音,天河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这把剑,终于铸成了!

  装上了剑柄,天河高举着长剑,对着初升的朝阳细细的品鉴,剑身剔透纯粹,内有道纹如同玄蛇游走,惑人心智,剑刃略显厚钝,剑光含而不散,以中指轻敲剑身,顿时能够听到清脆回音绵延不绝的响起,仿佛毒蛇进攻前的吐信蛇嘶。

  “完成了?”

  清真本来已经睡去,听到剑鸣之声,还以为附近潜伏着毒蛇,立刻警醒,待他看到天河手中的长剑,顿时如获至宝道:“好剑,果然不会逊色清定师兄的火鸦剑!”

  王广和清逸同样被剑鸣惊醒,看到天河手中的长剑,不由涌起浓浓的羡慕嫉妒恨,王广犹自死鸭子嘴硬道:“……中品就是中品,跟上品还有很大的差距,劝你最好不要不自量力,免得丢人现眼!”

  “还好,你就快要死了,就是拥有再好的铸剑术又能如何!”

  清逸黑着脸道:“不过我倒是不介意在你临死之前,多看你遭受几次屈辱!走吧,到广场擂台去,我这就帮你去约清定师兄,让你明白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