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剑仙踪 > 第四十四章 叛徒

第四十四章 叛徒

小说:古剑仙踪作者:琴高分类:武侠字数:2067更新时间:2016-05-03 18:00:01
  “玉玄师叔……”

  王广一路跟在天河身后,沿途不断的留下印记,不过片刻的功夫,清贵就带着清定和玉玄真人赶上了。

  玉玄朝着王广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出声,自个大步上前紧跟着天河的身影。

  王广仔细的打量着这位玉玄师叔,他年约四十左右,头戴平天冠,身穿昆仑道袍,五官细腻柔和,完全就是一副道骨仙风之貌,可是王广却很清楚,这位玉玄师叔的心胸最是狭窄,而且非常的护短,最为关键的是他是清定的父亲,这一切的因素加起来,无疑是将天河判了最终的死刑。

  “本来如果你老老实实的呆在昆仑山上,以玉熏真人和掌教真人对你的看重,或许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生机,可惜你偏偏不知死活的选择逃跑,恰好将自己送上了断头台,那可就怨不得我了!”

  清定紧跟在玉玄身后,瞅着天河走出昆仑山的身影,嘿嘿的冷笑着,仿佛已经看到天河在玉玄真人掌下毙命的那一幕。

  “夜黑风高,天寒地冻,玉玄师兄还有兴致外出,莫非是想到那冰天雪地里吟风弄月?”

  玉玄真人即将动手的那一刻,忽的听到熟悉的声音,身子不由的僵住,缓缓的回头,瞅着不知何时跟在他身后的人影,道:“为兄可没有玉机师弟的风雅,不过是看到昆仑山出了一个叛徒,特意过来清理门户罢了。”

  “叛徒?哪来的叛徒?”

  玉机左顾右盼的四处张望,最终将目光落在了清定身上,道:“莫非说的是你生的这个小兔崽子?”

  玉玄微嗔道:“玉机师弟何出此言!”

  “师兄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

  玉机冷笑道:“我平生最恨的就是自私自利,戕害同门的人,你这个宝贝儿子明知将天河的事情捅了出来会将他置于死地,却依旧不顾同门情谊,这样的人实在是令人不齿。有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想来平时教导他的人人品定然也不怎么样!”

  清定的脸色阵青阵白,辩驳道:“玉机师叔,我不过是就事论事,秉持着公正无私之心,将意图破坏我玉虚宫和勾陈宫友谊的贼子揪出来,难道这也有错吗?”

  “傻子都看得出来天河的太极战体是不是偷学的,通情达理的人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唯有你不过是被嫉妒蒙蔽了心智,才做出此等无耻行径!”

  玉机高声呵斥道:“你以为只有你父亲才会护短?你以为天仓在勾陈宫一点地位都没有?你以为揭露了太极战体的事情,勾陈宫不会对他做出惩处?你这么做不仅不是维护两派之间的友谊,反而是在制造伤口。劝你以后还是呆在玉虚宫不要出去了,极天那老头子可是比你爹还要护短,你把他的宝贝徒弟往死里逼,若是有朝一日让他在外面撞见了你,估计你也别想活着回到玉虚宫了!”

  “我……”

  听玉机这么一说,清定顿时有些懵了,仔细回想天仓的履历,这才明白自己究竟闯了多大的祸事,天仓不过修道三年就已达到五气朝元的境界,初入潜龙榜便强势击杀榜单上第二十二名的王伟,被紫微宫赠予称号天下至尊,为当今年轻一辈中最具潜力的弟子。

  这样的人在勾陈宫中的分量显然是毋庸置疑的,若是传出了私授勾陈宫最高绝学的罪名,碍于规矩,废除修为,终生囚禁是必须的,但是,勾陈宫会把这笔账算到谁的头上?

  “玉机师弟,犬子的事情不劳你操心,我自会替他安排妥当,眼下还是处理那个叛徒要紧!”

  玉玄眼见天河已经离开了山脚,步入村落的范围,急忙带着清定摆脱了玉机的纠缠,急速追了上去。

  玉机拦住玉玄面前,道:“师兄这话我可就听不明白了,咱们昆仑山哪来的叛徒?莫非是指你的犬子?”

  王广出言嘲讽道:“玉机师叔,你百般阻拦,莫非是想协助那个叛徒逃跑?”

  “长辈说话岂有你插嘴的份儿!”

  玉机一拂衣袖,顿时掀起一股厉风将王广扇得倒飞而出,撞晕在树干上。

  “玉机师弟,你这是何意!”

  玉玄恼怒道:“先不说偷学太极战体之事,光是这条密径,久居昆仑山的弟子都未必得知,他一个刚入门的弟子又是从哪知晓,我怀疑他是九黎魔族安插在昆仑山的奸细,而且除他之外还有其余人参与,若是玉机师弟一再阻拦,到时掌教师兄询问起来,怕是不好交代!”

  “哼,想说我是奸细就直说,少在我面前弯来绕去,指桑骂槐!”

  玉机当然听得出玉玄的弦外之音,板着脸道:“我之所以出面阻拦你,是不想让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要跟着我没意见,但不要咋咋呼呼的跟个跳梁小丑一样,凭白丢了我玉虚宫的颜面。”

  玉机洒然转身,悄无声息的跟在天河后面,道:“若是他真有叛逃之意,无需你动手,我自会处置他,不过在这之前,我可不允许你挟私报复,肆意动手!”

  昆仑山下的曹家村天河并不陌生,以前还经常在这里四处溜达,如今故地重游,颇有种物是人非之感。

  此时夜深人静,寂寥冷清的小巷上唯有天河轻快的行走着,下定决心之后,天河已能排除所有的侥幸和杂念,心情自然分外的轻松,芒鞋胜马,很快就到了有间客栈前。

  “掌柜的,请问今夜可有一位老者前来投宿?”

  “老者,是有一位,不知小哥是……”

  “我是老者的晚辈,特意过来拜访他,不知他住在哪间客房?”

  “楼上甲字房就是,小哥请自便。”

  “多谢掌柜。”

  天河蹬蹬的上了楼,找到了甲字房,还未等他敲门,房门便自行打开,露出盘腿坐在床榻上,双目炯炯有神的瞪着他的老者。

  那是一个年约六十左右的老者,内穿薄甲,外罩道袍,头发半百,身形有些发福,左手袖子笔直垂下,其中空空荡荡,右手握着一把长剑,杀气腾腾的瞪着天河,那如炬的目光,就像是在打量一头待宰的羔羊,充满了冰冷和残酷。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