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剑仙踪 > 第五十三章 挑战剑圣

第五十三章 挑战剑圣

小说:古剑仙踪作者:琴高分类:武侠字数:2427更新时间:2016-05-06 21:51:51
  天仓站起来的刹那,天河只觉前方的巨阙彻底的复苏了,与周围的天地完美的融为一体,雄浑、辽阔、巍峨、广博……

  “喝……”

  天仓声嘶力竭的嘶吼着,此时此刻,他的气息与巨阙重叠融合,相得益彰,伴随着他那嘹亮高昂的怒吼,像是拥有着一股诡异的魔力,带动着天河体内的血液熊熊的燃烧着,汹涌的奔腾着……

  战意冲霄,壮怀激烈,气吞山河!

  他动了,手上的动作十分的迅捷,像是一抹春风无声无息的掠过视线,可却给天河一种诡异的沉重感,仿佛他手中握着的不是一把剑,而是前方整座高耸入云的天柱峰。

  剑出无声,可是天河却能清晰的听到一丝细微的咔嚓声响在耳边萦绕着,惊心动魄!

  “力拔山兮气盖世……”

  天河的耳边忽的响起了幽篁的声音,紧接着只觉身形腾空而起,已是跟着幽篁御剑飞上了半空。

  低头看去,下方百米范围内的紫竹林像是一张被人剪成两半的画卷,上下开始移动、分离。

  “咔嚓……”

  直至此时,紫竹被斩断的声音才悠悠的在林中回荡开来,而天仓却已攻向不远处的一道身影。

  “这,这……就是力量的极致?原来肉体的单纯力量可以这么强,这么恐怖……,我,我也可以拥有这样的力量……”

  天河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悄然握紧了双拳,瞠目结舌的看着那些被砍断的紫竹噌噌的插在地面上,他很清楚刚才天仓的那一剑并没有使用灵力,饶是如此,这一剑的威力也远比清定等人使用灵力,全力以赴发出的攻击要强悍数倍。

  “天下至尊……”

  江楼月低声呢喃道:“将巨阙的沉重厚钝,在高速挥舞中所激发的剑气,化为了最强、最致命的攻击,正面抵挡,怕是难有人能够抗住这样的攻势……”

  “外挂王实在是太狡诈了,论真实的修为,他连给玉机那个面瘫大叔提鞋都不配,可他偏偏不使用灵力,碍于面子,玉机那个面瘫大叔也不会使用灵力,那么接下来就是比拼双方对于剑的理解。剑?贱?”

  悟能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一脸怪笑道:“嘿嘿,高富帅,要是比贱的话,你应该比他们两都强哦,加油,我看好你!”

  幽篁:“……”

  “好强!”

  天河聚精会神的观看着下方的战况,诚如悟能所说,在不使用灵力的情况下,战局的优势竟是略显倾向天仓,在他的恐怖力量驱使下,巨阙本身就是无敌的象征,再加上他对于剑道的精辟理解,招式之间蕴含的种种剑理和布局,竟是逼得玉机狼狈躲避。

  若是让其他人看到眼前的一幕,定会惊得掉落一地的下巴。

  因为玉机与碧游宫的静宸、勾陈宫的极风、八景宫的瑾瑜并称四剑圣,在剑的领域里无人能及,别说是刚出茅庐没多久的毛头小子,就是道门九教的九位掌教真人也不敢在剑的领域里与他们一较高下。

  可天仓却以他逆天的天赋将这不可能化为了眼见为实的场景,如何能不令人震撼!

  “初生牛犊,你还差得远呢!”

  交手十余招,玉机一直处于被压制的下风,这让他的脸面有些挂不住,同时也让他将天仓当成了真正的对手,而非随意可以指点的晚辈,全力以赴的发起了反击。

  “无极剑,剑出无极,复归无极,以其无味、无臭、无声、无色、无始、无终,无可指名,故曰无极。”

  天河静静的听着幽篁的解说,他才加入玉虚宫没有多久,对于很多的奇谈都是闻所未闻。不过单以他自己的角度去观察,却觉玉机在出剑的刹那,整个人像是化身为一片漆黑混沌,让人无法捉摸,无法形容,甚至他的剑光所向之处,所有的声音和影像全部消失,仿佛让天地陷入了混沌未开时的状态,让人无所适从。

  天仓的攻势可谓天下至刚、至阳、至威、至猛,可在与玉机剑光交融的刹那却如同金刚陷入了沼泽之中,有劲没地方使。

  “不愧是四剑圣之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眨眼之间就让形势逆转,外挂王今天看来是要吃瘪了。不过要是换了本主角上场的话,定然能够扭转乾坤……”

  悟能恬不知耻的说着大话,看到周围的人都用鄙视的目光瞪着他,死鸭子嘴硬道:“你们还别不信,老子生来就是这么滴牛逼,你们这群路人甲是无法体会的,啊哈哈……”

  “还没完呢!”

  天仓似是也察觉了自身的窘境,不过他非但没有气馁,反而愈战愈勇,自身剑意不断攀升,给人一种感官和精神上的错觉,那就是他的整个身体都消失了,唯有一把巨阙迎风而舞,怒击八方。

  这就是天下至尊的剑道真意,无我无剑、无物无敌,唯有冲霄剑鸣,剑意呼啸!

  “无我剑!”

  幽篁解释道:“勾陈宫极风真人的绝学,剑出无我,无物、无敌、无生,此刻天仓已经步入无我之境,视觉、听觉、感官,将再也捕捉不到他的剑道轨迹,他的战意与躯体彻底的与剑合一,剑锋所指,杀气所向,万物终焉!”

  下方的战况愈发的激烈,天河只觉自己的一双眼睛似是不够用了,周围的竹林在天仓的剑气攻击下纷纷齐腰而断,枝叶哗啦啦的响动之中,遮蔽了众人的视线,唯有那冲霄的战意和怒吼,昭示着双方已然到了最后一决胜负的时刻。

  “……翻天?!”

  听到玉机的惊诧嘶吼,透过竹叶的缝隙,天河看到了天仓斩出的最后一剑,那是他从未想象过的剑术,明明只是一把六尺的巨剑,可是在他的斩落之中,天河却像是看到了整座天穹黑压压,轰隆隆的碾压了下去,天塌地陷,末日降临!

  视觉与感觉的不相符,让他觉得头脑有些眩晕,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了。

  “……不可思议!”

  耳边再次回响起幽篁的惊呼,天河用力的晃了晃脑袋,将身体的眩晕感甩出脑后,可是当他的视线再次清晰过来时,一切都已进入了落幕。

  被斩断的紫竹还未全部落地,依旧哗啦啦的往下掉落,而天仓已经背着巨阙从竹林中缓步走出,所有靠近他身周半米的紫竹,都被无形的剑气震成了齑粉。

  “没有输,可也没有赢,那就等于是输了!极风可算是找到个衣钵传人了!”

  不知何时,玉虚宫内的真人几乎全部御剑飞行在半空,做出评论的正是天河的师尊玉熏真人。

  天河自然听得出她的意思,剑道真意的理解和积累需要时光,与天仓相比,玉机的年岁和眼光见识都要高出一筹,可如今胜不了天仓,那就等于是在资质悟性上略逊了一筹。

  所有的紫竹全部落地,可场地中央又哪有玉机的身影,唯有凌乱的现场,昭示着方才那一战的恐怖。

  “天仓……”

  天河的目光随着天仓的身影慢慢的移动,他并不懂那些优雅的诗词,可是此时此刻却觉得内心似是有着某种情绪在高声的嘶吼呐喊着,化为灵魂深处的信念和种子:

  我也可以变得跟他一样强!不,我要比他更强!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