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剑仙踪 > 第六十四章 噩梦

第六十四章 噩梦

小说:古剑仙踪作者:琴高分类:武侠字数:2316更新时间:2016-05-10 11:50:01
  今天可谓是过得惊心动魄,险死还生,精神一经松懈,天河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之中。

  在他睡着以后,他的体表渐渐的有层红中夹杂着碎金的光芒迸发而出,化为饕餮那狰狞凶恶的模样,似是要彻底的挣脱他身体的束缚。

  然而就在饕餮浮现的刹那,挂在天河胸口的玉佩同样发出濛濛的白光,氤氲流转,似是被唤醒的仙尊,发出低沉而又深奥的呢喃,唤醒着他诸多穴窍之中的神明,共同念诵着庄严宏大的经文,化为一道道符文链接而成的枷锁,牢牢的绑住饕餮,将它拉回天河体内重新镇压了起来,徒留一声充满怨恨和凶戾的咆哮,在天河的梦境之中久久的回荡着。

  此时的天河正陷入一个栩栩如生的梦境里,仿佛被人囚禁在永无天日的牢笼中,周围不但黑暗,而且充斥着无边的冰冷和压抑,让人在这种无边无垠的孤寂之中慢慢变得暴躁、变得疯狂。

  不知过了多久,天河的视线之中,黑暗像是化为了一扇硕大无比的地狱之门,被人从外边轻轻的、缓缓的推开了一丝的缝隙。

  一道濛濛的亮光像是夹杂着世间所有的美好、温暖、舒适,如同梦幻般落在天河的脸上,让他觉得有些不真实。

  “真的能够办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始终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我研究的凝血破封阵,理论上应该能够撕开燃魂之阵的一道缝隙,以供我们将培养出来的厉鬼冤魂放入吞灵剑中,成为饕餮的食物或者是取代饕餮成为最强剑灵。不过吞灵剑太过危险,须得另铸一剑作为实验。”

  “师妹何须如此麻烦,难道你忘了南宫英铸成的凶剑百虎了吗?虽然那把名剑跟上古七凶剑相比还不值一提,可也算是一把凶剑,况且南宫英的铸剑术也是你教的,我想他不敢有任何的异议。”

  外面的声音听着非常的模糊,隐约可以听出是一男一女,而正是这声音将魂游天外的天河魂魄拉了回来,让他的视线透过眼前的缝隙,看到外面浓郁的、殷红的鲜血所凝聚成的阵图。

  机会,逃脱的机会……

  天河觉得漆黑的空间里充满了石破天惊的嘶吼,充满了无法言喻的疯狂,而后他的身体便不顾一切的朝着那道缝隙冲撞了出去,整个世界像是就此坍塌了,到处都是天崩地裂的隆隆巨响。

  “呼呼……”

  天河倏然从床榻上坐了起来,只觉脑海中一直回荡着震耳欲聋的轰鸣,让他头痛欲裂,他的胸膛如同高速鼓动的风箱,不停的上下起伏着,全身的冷汗嗖嗖的往外冒出,让他看起来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

  “又做噩梦了……,该死的饕餮,怎么老是纠缠着我不放……”

  初升的朝阳透过天窗斜斜的洒落在天河的脸上,让他觉得一切是如此的恍惚。他慢慢的擦掉额头的冷汗,起身走到房外,迎接着晨风的吹拂,使得心绪慢慢的回复平静。

  草草的用过了早膳,拿起昨晚得到的那块昆山玉,天河又开始了一天的铸剑生涯。

  他很享受这种在主料上铭刻道纹的过程,这种繁复得让人头昏眼花,精神枯竭的道纹铭刻,不但能够锻炼他的专注能力,精神韧度,还能让他处在一种接近悟道的奇妙状态里,让他每次都能清晰的感应到自己离着天地大道好像又亲近了一丝。

  即便对于虚信非常的不待见,或者应该说是厌恶,天河还是十分有职业道德的把他的上品利剑铸好了,并且做到了他目前水准所能达到的极限。

  接着天河又开始了金精元母的道纹铭刻,这是他那位个性有些冰冷古怪的师姐想要的东西,他可不敢有任何的怠慢,如今他在昆仑山可以说是咫尺之内,人皆敌国,若是再不拉上几个强援,哪怕他全身是铁也打不了几斤钉。

  金精元母在金系矿石之中算是罕见的,加上只有鸡蛋大小的体积却要铭刻两道道纹,可以说是此次成败的关键。

  慢慢的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和呼吸,天河用力的将八块上品灵石拍在金精元母上,而后拿起身旁的刻刀,一笔一划非常沉重的雕琢起来。

  不同五行的道纹有着不同的阐述方式,正如天河此时铭刻的土系道纹,土之性厚重雄浑,所以下刀之时刀速宜缓不宜急,刻划的深度宜深不宜浅,要将大地的辽阔磅礴,以有限符文的形式栩栩如生的体现出来,让它与天地大道之间产生丝丝的共鸣。

  不过片刻的功夫,那块金精元母上已经铭刻了一道兕纹,状似一头全体仓黑,长有独角的巨牛,而若是仔细观察的话,精神稍差的人必定会觉得头痛欲裂,神智不清。

  天河持刀的手已经微微有些颤抖,想要连续铭刻两道道纹对目前的他来说还是有些勉强,可是道纹的铭刻一经开始就无法中途停止,否则道纹成形想要再次更改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差一点了,一定可以成功。

  天河晃了晃脑袋,想将脑中略微有些眩晕的感觉驱逐出去,手上的动作依旧行云流水,没有半点的阻塞,仿佛记在脑中的道纹已经成为了他身体的一种本能,哪怕不用眼睛去看,只凭手中刻刀传来的触感,也能胜任这等艰巨而繁复的工作。

  “咔……”

  一声脆响在寂静的茅草屋中显得特别的响亮,一截崩飞的断刃在天河的视线之中慢慢的飞舞着,划过一道圆满的弧线,笔直的插入脚下的土地里。

  “断……了……”

  天河的刻刀是家传的,若论锋利也算是宝器级别的,可惜经历了那么多次的铭刻,它的寿命终于走到了尽头。

  道纹还差一半,灵石的精元快要被金精元母吸收殆尽了,此时分秒必争,绝不容耽搁,绝不能半途而废……

  天河并没有慌乱,看了看手中刻刀的断面,缺口不够平整,这对于道纹的铭刻是种致命的缺陷。

  怎么办……,冷静,我绝不能失败,失败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缺口不够平整,那就把它弄平整……

  不过须臾之间,天河立刻做出了决定,依旧以那把断掉的刻刀继续铭刻,只是他将自身的灵力慢慢的凝聚于刻刀的刀尖上,不断的浓缩压挤,以此填补刀锋的缺口。

  身为还在炼精化气境界的弟子,能够将灵气控制到如此精准入微的地步,别说是玉虚宫,哪怕放眼天下也找不出几个,这也是天河十几如一日,不断练习铭刻道纹的成果体现,也算是一种厚积薄发。

  我能行的……

  这是天河第一次尝试以灵力覆盖刀锋后进行刻划,所以他从一开始就用上了翻天绝学的真意,势必要做到尽善尽美。

  而就在翻天真意出现的刹那,他所铭刻道纹似是与它的真意产生了难以言喻的共鸣。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