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剑仙踪 > 第六十九章 处置

第六十九章 处置

小说:古剑仙踪作者:琴高分类:武侠字数:2610更新时间:2016-05-11 18:00:01
  “我受玉法师尊所托,昆仑山上发生的一切不法之事都在我的管辖之内,只要你犯了事,我就有权对你做出任何的处罚!”

  清松说话之间,做出众人不敢想象之事。只见他非常干脆利落的扬起了手中的长剑,唰唰两下在众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中挑断了虚信的手筋和脚筋,又一掌拍在了虚信的丹田上,震断了他体内的经脉,让他终生无法修行,无法使用灵力!

  “不……”

  虚信声嘶力竭的咆哮着,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满布血丝的双眼怨毒的盯着天河和清松两人。

  “把他带下去敷药,等他伤好以后逐出昆仑山。”

  清松面无表情道:“虚信,我最后警告你一遍,若是你胆敢将自身所学功法外泄,哪怕是到了天涯海角,我玉虚宫都不会放过你!”

  “怎么回事?”

  藏经阁乃是重地,这里发生的事情自然很快就被众位真人知晓,而藏经阁又是玉玄真人的管辖地,所以他便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当他看到虚信被挑断的手筋脚筋、看到虚信流血的五孔,不由高声咆哮道:“清松,究竟是怎么回事!”

  “师叔容禀!”

  清松抱拳行礼,不卑不亢道:“虚信不但焚毁藏经阁典籍,而且对同门师弟清河痛下杀手,严重违反玉虚宫戒律,我已依法挑断他的手筋脚筋,废除修为,逐出师门!”

  “你,你……”

  玉玄气得浑身直哆嗦,道:“虚信是我的亲传弟子,他犯了事理应由我管教,你为何不先禀告我,擅自做主!”

  “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更何况此乃我的职责所在,不管犯事之人是何身份,我都会一视同仁,还望师叔见谅!”

  “好,好,玉法真是教出了个好徒弟!如此心狠手辣的行径,我倒是要问问他是如何教导出来的!”

  玉玄右手微微颤抖的指着清松,想要惩罚他又想不出任何的理由,当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一旁的天河时,七窍生烟的骂道:“还有你!在你没来之前昆仑山上兄友弟恭,一派和睦,你到了以后就变得狼烟四起,血光四溅,难道你是扫把星转世吗?你到了哪里,哪里就有祸事发生!”

  周围的弟子听到这话忍不住扑哧一笑,只有天河一点也笑不起来,他的左臂和右肋被虚信划破了两道口子,此刻正在咕咕的往外流血,有种火辣辣的刺痛,听到玉玄的话更是火冒三丈道:“师叔只要管好自己的弟子,别整天没事像条跟屁虫一样跟在我身后,那就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你,你……”

  玉玄没想到天河敢在这么多人面前顶撞他,一张老脸顿时变得通红,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怒极而笑道:“好,好,你师傅不会教你,我今天就好好的教一教你什么叫做尊师重道!”

  “玉玄师弟若是有空,还是回去多多管教一下你的弟子比较好!”

  就在玉玄打算动手时,玉法不怒而威的声音淡淡的从后面传来:“两次大事都是由你的弟子挑起的,虚谷蓄意杀害清河不成已遭责罚,谁知第二天虚信又到藏经阁来挑事,不但烧毁经文,且又想对清河痛下杀手,你教出来的弟子,心性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师尊,不是这样的,你要替徒儿做主啊!”

  虚信形如烂泥的缠在玉玄脚下,悲恸哭泣道:“方才就是天河出手偷袭弟子,弟子不忿反击,只想击退了事。谁知清松一来,不由分说便替他出头,弟子看在玉法师伯的面上处处手下留情,谁知他们竟然得寸进尺,不仅拿下了弟子,还不由分说的挑断了弟子的手筋脚筋,甚至废了弟子的丹田和经脉。”

  虚信不断的以头触地,磕头如捣蒜,加上如今的凄凉景象,声泪俱下的控诉的确让人对他产生了同情,只是当他看向天河时眼中携带着的刻骨怨毒,却又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玉玄高声吼道:“师兄听到了吗,错不在虚信,而你的弟子却不由分说直接下了死手,这件事情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玉法从容不迫道:“清松,他所说是否属实?”

  “师尊容禀。”

  清松拿起虚信的长剑递给玉法道:“虚信师兄拿着这把剑前来寻找清河,说是要验证清河铸造的上品利剑,若是被同为利器的长剑斩断,则要清河赔他铸剑的灵石和原料……”

  “哼,整天不把心思放在修行上,就知道耍些鬼蜮伎俩!”

  玉法斜睨了虚信一眼,又将目光落在手中的长剑上,仔细观望之后,皱眉道:“虚信,这把剑你是从哪拿来的?”

  众人的目光全部落在那把漆黑无光的长剑上,虽然剑刃已经有些许细微的缺口,可是当它被阳光照射到时,剑面上的龙鳞还是微微的浮现了出来,彰显着它的不凡。

  “龙鳞光!”

  玉玄双眼微微的眯了起来,似是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高声道:“还能怎么来的,定是虚心借给他的,否则以他的实力,难道还能从虚心手中夺剑不成?”

  “什么,原来是虚心大师兄的上品宝剑龙鳞光,难怪!”

  “这么一来,难道说虚信是受到了大师兄的指使,特意跑来找清河的麻烦?”

  “这下玉虚宫要热闹了,玉阳掌教一脉的弟子向来强势,如今清河师弟又有玉熏和玉机两位师叔为他撑腰……”

  “住口!”

  玉法高声呵斥,众弟子这才停下了议论纷纷,改成了眉目传情,表达内心的八卦。

  玉玄转移焦点道:“虚信跟清河有过不愉快,过来挑刺这一点我承认,可也罪不至死吧。清松你冒然下此毒手,是何居心!还有你,为何突然偷袭虚信!”

  “师叔容禀。”

  清松语态从容道:“清河偷袭虚信不假,不过那是为了揭穿虚信手中拿着的是宝剑而非利剑的事实,况且清河在证明了这个事实之后立刻罢手,这一点不仅是我,就连众位师兄弟也看得清清楚楚。

  事情败露之后,虚信恼羞成怒,不管不顾的对着清河痛下杀手,不但因此焚烧了经文,更是险些要了清河的性命。清真看不过去,下场帮忙也被虚信一脚踢晕。我曾高声吼叫,想让虚信住手,谁知他也置若罔闻……”

  “师尊,弟子实在是冤啊!”

  虚信高声哭喊道:“以弟子目前处在第五层五气朝元的境界,若是存心对着一个处在第二层炼精化气境界的弟子狠下杀手,他又岂能活到现在!弟子不过是讨厌他,想给他一点教训,让他明白什么叫做尊敬师长……”

  玉法道:“住口,清松是什么个性非但是我,就连你师尊玉玄也很清楚,他是绝不会偏帮任何人,是与不是先听他把话说完。”

  “弟子眼见清河两次险些丧命在虚信手中,但是都以精妙的剑道真意避了过去,然而清河灵力不济,无力再战,不出十招定会命丧黄泉,弟子知道不能继续旁观下去,这才出手制住了虚信。”

  清松道:“即便被制服之后,虚信仍以玉玄师叔的亲传弟子身份自恃,毫无半点悔意,弟子这才当场处置了他。”

  “玉玄师弟可要查看清河的伤口。”

  玉法道:“以你的修为自然不难看出那些伤口是如何造成的,当时使剑之人用了几分实力,剑上蓄积的杀气强烈到了何种程度。”

  “不必了!”

  玉玄一抖腿从虚信的怀抱之中抽身而出,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心中想着如何借此事将虚心彻底的推到与天河势不两立的地步:“带他下去疗伤,伤好之后逐出玉虚宫。此事与虚心也脱不了关系,还请师兄把龙鳞光给我,我要亲自去找虚心问个明白!”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