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剑仙踪 >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不同的夜晚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不同的夜晚

小说:古剑仙踪作者:琴高分类:武侠字数:2622更新时间:2016-09-06 21:30:01
  “……师兄的修为真是让人望尘莫及。”

  厚翔羡慕的瞅着堆在天河身旁的巨大妖兽尸骸,他如今也是第七层境界,若是易地而处,自问没有向第八层妖兽动手的胆量,更别提战而胜之了。

  “虚河,数月不见,没想到你的修为竟然精进如斯,倒是让我这个做师叔的有点自惭形秽了。”

  玄古咧着嘴,志得意满的大笑着,仿佛遍地的妖兽是他亲手斩杀的,不断的向周围后土宫的修士介绍天河是他师侄。

  “师叔,几月不见,您老风采依旧啊。师叔请坐,这里有上等的佳肴,就让弟子好好的露两手,算是给您老人家接风洗尘了。”

  天河起身朝着走过来的玄古等人行礼,这些师叔在麒麟涯里对他颇为照顾。尤其是玄古,天河想要寻找一些罕有的矿石和典籍时,都是他老人家出面搞定的。

  “不急,不急,玉玄和寨民都在林子里等着呢,咱们这就过去跟他们会合。”

  玄古笑道:“苗民素来热情好客,而且手艺也颇有独到之处,这里材料众多,正好让他们尽尽地主之谊。厚翔师侄,烦劳你将这些天材地宝送过去,好让大伙解解馋。”

  “多谢前辈!”

  听到玄古这么说,厚翔顿时咧嘴傻笑了起来,妖兽的躯体乃是大补之物,不过因为这些都是天河凭借一人之力猎杀的,所以他没脸开口讨要。如今有玄古这么一个台阶下,他自是想为本派弟子争取一下:“虚河师兄……”

  “此次我可是来叨扰后土宫的,正愁没有厚礼送上,些许野味,还望道友莫要嫌弃。”

  天河自然知晓厚翔的意思,白泽的小心眼又犯了,看到厚翔他们要动属于它的大补之物,如何肯善罢甘休,龇牙咧嘴的挡在厚翔面前,就差张嘴咬人了。

  “小白,瞧你馋成什么德行了,还不快跟我走。”

  天河在白泽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小家伙这才嘀嘀咕咕,一步三回头的跟在天河身后,絮絮叨叨的骂着天河是个败家仔。

  林子不复之前的幽暗,无数的火把像是黑夜之中的精灵,在月光之中婆娑起舞,清晰的将围绕在一起的寨民勾勒了出来。

  玉玄摆着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站在寨民的包围之中,欣然接受他们的真挚感谢。虚定就站在玉玄身后,那高挺的脖子,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活像是斗胜的公鸡。

  “师叔……”

  天河不情不愿的朝着玉玄的方向拱了拱手,主要是面向其他的几位玄字辈师叔,他对玉玄父子两从来没有什么好感,玉玄城府太深,虚定飞扬跋扈,两父子都不是什么好鸟。

  “汉家郎,多谢你仗义相助,没有你,我们姜家寨怕是没人能活下来了。”

  寨主看到天河走来,脱众而出,大笑感谢,爽朗豪迈的解下脖颈间的一条骨头项链,递给天河道:“姜家寨没有什么值钱的事物,这条链子是我祖祖辈辈流传下来护佑平安的,望汉家郎莫要嫌弃才好。”

  “娘,这条骨链怎么可以送人!”

  刚刚搬着材料回来的厚翔,看到寨主拿出骨链送给天河,急忙劝道:“恩义咱们可以用别的方式报答,这条骨链可是寨子里祖祖辈辈祭祀鬼神用的,怎么可以……”

  “翔儿,相信娘的眼光。”寨主笃定道:“这条骨链,汉家郎带着比咱们更加的合适。”

  “……寨主,如此贵重的事物,恕晚辈不能接受。”

  天河一会儿看看厚翔,一会儿看看寨主,实在想不到两人还是母子,单从面相看,两人几乎没有任何的相似之处。

  “你们汉家不是有句话叫做长者赐,不敢辞吗,怎么如今变得这般婆妈了!”

  寨主拉过天河的手,也不管他愿不愿意,直接把骨链拍在天河的手上:“这条骨链经过姜家寨祖祖辈辈的祭祀,早已拥有了自己的灵性。就在方才的时候它便一直在自主跳动,我知道它定是想跟你走了。”

  “哎,寨主,刚才可是我们出手救了你……”

  虚定向来是好面子的,哪怕玉玄管制藏经阁的权利被收了回去,让他不复以前的威风,可是有个好爹的优势还是无法抹消的,他顺利的获得了阴阳绝学的传承。以他现在的实力,哪怕放之修仙界,也算得上是年轻翘楚。

  如今自个被人撂在一边,他的宿敌天河却被人捧上了天,这让他如何能够忍受。

  他很想说,说不定刚才骨链的跳动,就是感应到了我的到来,而且也是我让你们姜家寨免遭妖兽毒手,于情于理,你都应该把骨链送给我才对。

  可是这句话还没说完,当他看到后土宫的弟子,源源不断的搬着妖兽的肉块从他身旁经过,其中甚至还有第八层境界的妖兽时,他便只能将后面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姜家寨的寨民高声的欢呼起来,逃过一劫不说,还能获得一顿无比丰盛的晚膳,这样的好事,就是打着灯笼也未必能找得到。

  至于玉玄父子两,早被他们抛到了九霄云霄。寨中的姑娘大都围绕在天河身旁,嘹亮婉转的歌喉比夜莺还要动听,唱着一首首热情奔放的情歌。

  这是苗族的一种习俗,不同于中原女子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苗族的女子更加的主动勇敢,只要是心仪的对象出现了,她们便会以情歌的方式展示自己的胸襟情怀,如果男方也有意,便会以歌声回应。

  当然,天河并不知道这些,只觉周围女子的歌声好听极了,像是百灵鸟一样清脆悦耳。直到寨主跟他解释了苗族的习俗之后,天河才在众女的歌声之中落荒而逃。

  处理好的肉块架在了篝火上,玄古带人往火里注入灵力,以便炼化肉中精华。

  寨民开始围绕着篝火跳起了踩堂舞,几个少年边吹奏着手中的芦笙,边与外圈的女子共舞,惹来了一阵阵喝彩。

  两个舞圈相互交叉、换位,一会儿向中心蹦跳聚拢、一会儿又向外围旋舞散开,有如鲜花争妍绽放,又似彩蝶起舞,赏心悦目。

  天河静静的看着,寨民的歌舞非常的古朴潇洒,充满着发自内心的喜悦欢愉,极具感染人心的魅力,即便是他也觉得心中所有的担忧在此刻烟消云散了。

  今夜是一个充满欢歌笑语的美丽夜晚,同时也是一个充满血腥杀戮的狂暴夜晚。尤其是在曾被攻破的凤凰寨里,大地更是被鲜血彻底的染红。

  “这班蠢材,难道他们不知道我九黎魔族的祖先是谁吗?”

  墨夜将手从一位法天教弟子的胸膛里抽出来,随意的将他的尸体抛在一边:“苗族与我九黎魔族同出一脉,我们又怎么可能拿自己人来当凝血破封阵的祭品。”

  处理完几个法天教的弟子和几名妖族,墨夜重新换上了温和的笑脸,对着被掳来的寨民道:“你们不用怕,很快我就会带你们到一片世外桃源居住,那里都是跟你们拥有相同血脉的族人,且拥有如我一般强大的实力,再也不会有人伤害你们了。”

  浮屠和媚娘颤颤巍巍的站在一边,像是两只无助的小鸟,恐惧的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被杀的法天教弟子并非普通人,而是第八层境界的高手,可这样的人在墨夜面前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且墨夜摆明要拿他们三教人手充当祭品,这又让他们如何不心惊。

  “怕什么,祭品已经足够了,不会再拿你们怎么样的。”

  血煞云淡风轻的把那些弟子的血液全部抽出,汇入脚下庞大的阵法之中,血光将他的脸色映照得狰狞无比:“姜家寨出了意外,证明又有修士干预进来了。正好借机再吃掉他们一支队伍,修士魂魄,哪怕就是再多,坠佛石也能一一笑纳。”(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