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十三章 失传的技艺

第十三章 失传的技艺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3095更新时间:2016-09-24 11:06:38
  尼玛,这是狮子大开口,还不带还价的!要是在黑市出现,这赏瓶喊价打死500块!

  上半年在京城的黑市,张楠用200元人民币就淘到过一件雍正官窑青花穿花龙纹大盘,20年后至少上百万!

  捏着鼻子认了,还好出差就有带大量现金的习惯,更庆幸这次从沪上票贩子那还高价换了六千外汇券,加上原来的,随身有个差不多八千零点。

  “帮我包起来,需要安全仔细。”说着先付钱,点出整整50张100元外汇券,几个营业员都是一脸看土豪的表情。

  八十年代高富帅,绝对的。

  黑市换5000元外汇券就花了6500块,真是大出血了!

  “放心先生,我们常碰到这样的要求,您尽管放心。”

  一会功夫,营业员从库房里拿出个有些年头的红木箱子,张楠一看是个书箱,长度四十公分多点,应该是个清代的玩样。

  “这是我们店配套赠送的包装。”

  买个西瓜还送颗芝麻,这服务态度不错,将来这书箱值个几千,这会就是个当包装箱的命,三瓜不值两枣的。

  用毛巾打底,泡沫塑料挖出来的垫子,张楠亲手将赏瓶放入箱子内。“先别打包,我再看看其它小东西,到时候放一起。”

  箱子是他走在哪个柜台就放在哪个柜台,不能出意外。

  “哦,这几件东西不错,帮我拿出来看看。”

  一对双龙含珠田玉玉镯,明代款式,玉质细腻、包浆圆润,已然是如假包换的羊脂白玉。

  特别是做工讲究,张楠仔细看过后认为是货真价实的明中后期产品,不是明早期的“粗大明”工,也不是清代或民国制品:因为这个算不上文物,最多是个老物件,文物商店也卖,大不了当清末民国货。

  玉镯子的雕工不是精通玉器的老手就很容易看错——张楠看到标牌上写的就是“清后期和田白玉双龙对镯”,标价580元人民币,不需要外汇券。

  这会流行老翡翠,加上可能是断代错误,所以这对镯子价格还算合理,但这也已经超级贵了,上次在H县张楠买个不错的清代圆形玉镯,才花了30块钱。

  不过30年后,这对镯子至少几百万!

  “拿个盒子装起来。”

  这就要了。

  “有配套的对镯木盒,您放心。”

  还有一样小东西是金质凤鸟花卉步摇,标示其为清代产品,长182毫米、重量25克,垒丝工艺,花卉镶嵌红色尖晶石。

  民国之前流传下来的红宝石,十有八九其实就是红尖晶石,正宗红宝石极少。

  标价3000元外汇卷,说白了就是120块钱一克!

  步摇上8只凤鸟展翅飞翔、花叶茂密繁盛,且2朵花卉花芯镶嵌红色宝石。

  凤鸟花卉均以纯金丝线连接,如果佩戴头上,会随着佩戴之人慢步前行而飘飘摆动。

  仔细看了看,这件步摇应该是宫廷用品,作工考究,工艺精湛。

  不算黑,这会银行里买个金戒指都要八九十块人民币一克,这价格就算是加了个手工费,看来想外汇想疯了!

  这回没有拒绝营业员拿过来的放大镜,拿在手上多看了几眼,脑子里意-淫-着“宝姐姐”穿着一身明代贵族女子衣衫、头戴金步摇款款向自己而来的情景。

  “不对!有问题!”

  看着看着,张楠总感觉哪里别扭,放下手中的5倍放大镜,顺手从兜里掏出个小小的50倍放大镜。

  仔细看了一会,“包起来吧,我要了。”

  心里直接骂人:“什么清代产品?!狗-屁专家!这是宋代的宝贝!垒丝加上还有花丝镶嵌,这超一流工艺清代宫廷大匠会有,不过没有了的是失传了的拍丝点焊!南宋后就失传了!”

  刚才张楠想到了薛宝钗,那应该是个明代的故事。

  《红楼梦》书中并未明确是哪个朝代,很多人推测朝代背景是清朝或者明朝。

  曹雪芹写书那会正是大兴文字狱的时候,有人猜想为了保护生命安全,曹雪芹就把一些容易被他人视为敏感内容的人和事,都选用隐晦的方式来表达。

  不过清朝和亲,明朝没和亲,所以到底哪个朝代就是本烂账。

  不过张楠是一直把他代入到了明代在看,然后就感觉到了问题!

  这支金步摇上所有细部结构,包括所有凤鸟、花卉都是以头发丝般粗细的金丝层层编织而成!

  清代宫廷大匠师也许能将头发丝般纤细的黄金金丝编织成凤鸟、花卉,不过别说清代,就连到了21世纪,估计都没法拉出如此纤细的黄金金丝!

  而且这支金步摇上头发丝般纤细的金丝不是拉制出来的,而是“拍”出来!更不用说还有如此纤细金丝的焊接技艺,神奇到不可思议!

  现在的专家们估计就没见识过如此登峰造极的工艺,砖家那就更不用说了,或许根本就不明白:如此纤细的金丝拉制和焊接,是如今根本无法做到的。

  术有专攻,一个鉴定师也许是顶级的瓷器专家,但金银器方面可能就是半桶水了。再加上如今常见的放大镜只不过是5倍左右的阅读放大镜,看走眼了这件极品金步摇也正常。

  前世大约是2010年左右,江南省一座南宋皇家大墓被施工的挖掘机掀了个脑壳大开,几十上百人一阵哄抢,据说有个银鎏金凤冠都被一帮子人扯成了几十块分赃,足见当时现场哄抢的疯狂!

  等到警察赶到,只剩下个挖机驾驶员翘着个二郎腿,坐在挖机里抽烟——据说报警的都是他。

  这驾驶员见多了这码子事,有经验,一看现场情况控制不住立马偷偷摸摸报警,自个也没去哄抢,来了个稳坐钓鱼台。

  果然,哄抢的几十号人最后一个没跑掉,全给抓了,判了好几十个,不过最终收缴回来的东西就稀稀拉拉了。

  还好,凤冠部分被撕裂的组件被追回,就是如此纤细的金属丝编织焊接而成,只不过是银丝鎏金,这下考古界才知道我们的老祖宗曾经创造出如此登峰造极的工艺!

  显微镜放大上百倍后,从金丝上留下痕迹里最终判断出这金丝不是拉制,也不是敲,而是“拍”出来——至于怎么“拍”?不好意思,专家们不知道,只是猜测和制作金箔的工艺可能有相通之处。

  而在2014年,张楠曾经有幸私底下上手过其中一个小小的组件:一个小小的凤冠组件上有6只小鸟,每只小鸟才不到4个毫米长度,单单小小的翅膀上,层层叠叠用金丝编织的羽毛纤毫毕现;小爪子就如同被缩小了无数倍的真的鸟爪,甚至金丝还编织出了鸟爪上的鳞片皮肤效果!更不用说小鸟眼珠子都活灵活现!

  精细到令人发指!

  可惜,当时因为资金不足,加上卖家急于出手,该组件被另一位藏家高价买走,张楠为此都懊恼了大半年!

  “异族南下,多少生灵涂炭,多少国之魁宝、技艺消失在战乱之中!”张楠不由感慨。

  至于之前为什么考古界不知道这个工艺?甚至没有类似工艺的实物出土和传世?

  因为没地方去出土,传世更难!

  北宋前似乎还没这个工艺,等到了南宋,这工艺应该是南宋宫廷专用,南宋灭亡时实物失散、被草原民族所夺,几百年下来不是损坏就是被重新熔炼。

  而地底下的,因为南宋皇陵实为“攒宫”,即为攒集梓宫、暂葬地:当初南宋皇帝考虑以后迁回HN巩义祖陵区内,所以棺椁葬得比较浅,盗掘起来很容易

  加上还出了个叫杨琏真迦的党项人、疯子、掘墓狂,元江南释教总摄(总管江南地区佛教事务的官员)、元朝庭赴江南去汉化的急先锋、藏传佛教僧人、吐蕃高僧八思巴帝师的弟子,在至元二十二年九月,杀守陵人,把各处南宋皇陵挖了个精光!

  连南宋公侯卿相们的坟墓也一个不放过,全挖了!钱财挖出来修庙。

  还将南宋帝、后们的骨骸全部掘出,弃之荒野。

  理宗赵昀是大头,杨琏真迦将他的头颅从尸身上取下来带回北方,镶银涂漆,制成盛酒的器具使用!

  又将南宋帝后的尸骨收集于临安皇宫中,上筑高13丈的白塔压之,名日“镇本”!南宋皇帝至死也无一人能回到祖陵处,反而遭陵毁尸抛。时人唐珏看不下去,召集乡人用兽骨置换收藏了帝后的尸骨。

  最后还是朱元璋做了一回善事,将南宋帝王的尸骨重新归葬原处,重修了皇陵。

  传世的毁于战火,陵寝也被挖光,这项或许只为南宋皇家服务的“拍丝点焊”绝技,就这么失传,甚至不为人知。

  直到2010年,那座逃过几百年前大劫难的皇族大墓被挖出,惨遭哄抢。

  而张楠如今买下的这件金步摇,或许是非常幸运的传世,也或许明清时被挖出后被妥善保存。不是刚出土的样子,保存非常好,完全没有损坏。

  这下巨额的外汇券全报销了,所有东西放进箱子里妥善包好,再在书箱外套了个帆布袋。取了文物商店开出的购买证明,凭着证明可以顺利带出国,海关会凭此放行。

  张楠不会将它们带出国,倒是可以在将来凭着这证明顺利上拍,合理合法。不过也没打算卖,这样的精品卖了是败家,自个收藏才是正理。
                                        
                                        
                                                血蝠说
                                                各位书友,书已A签,稳定更新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