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十五章 干正事的时候到了

第十五章 干正事的时候到了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2929更新时间:2016-09-24 16:04:56
  1986年11月10日,立冬后的第三天,一辆BJ212开出WT县同兴煤矿办公区,沿着还有积雪的公路向五台山景区方向而去。

  车内只有司机一个人,就是来这里谈业务的张楠。

  短短几天时间,他就已经搞定了整整三万吨的发电用煤,大前晚深夜第一列重载煤列已然发出,直发江南省曹娥货运站。

  还在谈判时,第一笔2000吨煤炭款就电汇到达,这让接下来的谈判顺利异常。

  原本最多再给3000吨的同兴煤矿,因为张楠抛出了优惠条件,供货方立马答应只要付款及时,可以在5000吨的基础上再加两万五千吨!连铁路方面的关系也是煤矿方面大包干去搞定。

  这几天张楠是该吃吃、该喝喝;而对一个年产60万吨的露天煤矿而言,3万吨的需求量也不算小,更不用说江南省的购买方表示:年前需要的这多出的两万五千吨煤炭,可以大方的向上浮动百分之八的煤价。

  更重要的是:以后还可以按照这个方式走,一年至少10万吨。

  这样的价格,别说同兴煤矿,附近的煤矿企业个个都会热烈欢迎!

  这也只有南方少数省份的客户有这个魄力,因为江南省那边经济上已经部分放开,部分实行“议价制度”,这在五台这边还没。

  煤业领导甚至在谈判中暗示如果能再加点点数的话,可以给点好处给张楠,不过张楠直接拒绝:万一出事就亏大了,犯不着。

  其实这3万吨煤最多给电厂15000吨,就这物资局还得狠狠宰电厂一刀!

  按照国家标准的电煤价格只有标准煤价格的三分之二都不到,几乎相差一倍!计划外指标搞来的煤炭才不会按照电煤价格给,反正电厂又不会亏本。

  剩下的一万五千吨煤炭物资局打算用来做人情、赚大钱:煤炭紧张,“白市”(政府定的价格)给任何一家单位几十几百吨的都是大人情,这还是比到货价格上浮百分之六七十的情况下。

  还能用至少一倍于“白市”的“议价”方式,再狠狠赚上一笔!

  甚至还能在隔壁县曹娥就高价将煤炭卖给附近县市的物资局,反正煤炭这会在江南不怕没人要,就怕你搞不到!

  至于县里,煤炭拉回来、钱赚回来就是有功,谁管你里面的那些猫腻,计划经济也是有漏洞的,更不用说现在已然有所松动。

  张楠是立功了的:刚抵达五台的那天后半夜,在花了3个多小时才接通的省际长途电话里,他与局长同志直接通话。领导给张楠是最多上浮百分之二十的权利,结果他只用8个点就搞定了。

  回去就嘉奖、涨工资、发奖金,有合理要求随便提。

  为什么等到半夜也一定要打电话?

  如果你用加急电报,对方能把你谈判的底线知道个底掉——其实电话也不大保险,话务员能听到,但张楠的和局长同志那一口剡县方言就是超级密码,绝对保险。

  局长交代张楠还需要至少在五台待半个月,每一周就会有一笔巨额电汇款项抵达WT县邮电局,需要张楠亲自签字签收才能兑现。

  “只要你给我发煤,我就现钱支付!”这下煤矿更是重视:这座露天煤矿设计年产60万吨,每月5万吨。但只有给职工的奖金足够,每月多挖个一两万吨没问题。

  这都是钱呀,多挖的这几万吨煤还是企业有很大支配权的“活煤、活钱”,江南省客户是典型的“人傻钱多”,这边只要把铁路方面搞定就成了。

  这下煤矿对掌控着这次交易经济大权的张楠更是热情:招待所最好的房间住着,天天大餐吃着,不用付钱发票照样给,回去好报销。

  甚至还提出要多少发票都行:煤矿知道业务员都有一笔招待费,就算一分钱没花,煤矿也得装着已经花了,能让对方业务员多捞些好处。

  这点张楠倒是不客气,该开的开,与私吞煤炭价格浮动点数相比,这就不算个事。

  昨天总算忙的告一段落,张楠接下去的大半周时间就是休息、无所事事,该干点正事了。

  向煤矿开口想借用一辆三轮摩托车,好乘着闲着无事去五台山景区逛逛,顺便在那住两天。结果煤矿直接给了辆挂着当地警车牌照的吉普车给张楠使用,神通广大!

  谁说只有几十年后的煤老板厉害的?这会煤矿在当地也是牛逼哄哄的存在!

  还给了汽油票和放着500块现金的一个信封,让张楠随便玩、随便开。

  这不算行-贿,俗称“塞右手”,给点小甜头,账本上都没登记的。

  招待所里的房间也给留着,任何时候回来都能住——因为天气冷,还主动在车里准备了一件全新的军用翻毛棉布大衣,外加一个用来紧急情况下,对被冻住的水箱和发动机进行加热烘烤的喷灯。

  …….

  “真是冷!难怪叫清凉山!”

  照着份煤矿那取来的WT县地图,张楠将车驶入五台山区,寒冷扑面而来!

  这五台山虽然处于与京城大致相同的纬度,但气候特征却和华夏东北部的DXAL差不多,这会位置相对低洼处白天都已经在零度左右,入夜更是随随便便零下10度!

  而张楠的目的地是五台山的中台台顶,海拔2894米,那是一个没有夏天的地方,冬季极端低温能达到零下44度!

  有一条简易公路通向中台台顶,道路基本上就被淹没积雪之中。

  给轮胎装上防滑链,拉起加力杆,四驱之下BJ212艰难而上。从山下的台怀镇至台顶的十公里路,张楠停停开开耗费了2个多小时!

  这里完全没有一棵树,山顶平缓而巨大,足有15万平方米!因为海拔太高风又大,积雪还没半山腰的厚,露出无数巨石和密密麻麻半干枯的苔藓。

  冷风刺骨,天空中云层越来越低,似乎要下大雪。

  将车停在一块巨石的背风处,张楠下车套上军大衣,绕过巨石,经过一片只有两三米高的缓坡,拿出望远镜观察了山顶另一头的一处建筑:那是五台气象站,差不多在600米外。

  “里面应该有人值班,如果下雪就可以开工了,不然要等到晚上。”

  距离巨石30米不到的位置有一处面积不小的建筑废墟,那是据说建于千年之前的演教寺旧址,至少20年前就没人了,几乎所有建筑都被彻底毁掉——而这就是张楠的目标。

  等,静静的等待。每隔一会就观察一下气象站:今天周一,加上寒冷的天气,别说游客,连气象站的值班人员也不出来。

  下午一点,天上飘起鹅毛大雪,二三十米外就看不清东西,而且看这情形,一时半会不会停。

  冒着风雪,张楠背着已经将所有不必要的东西都取出的登山包,来到废墟,观察了一圈,不到十分钟时间就确定了具体目标。

  这是一处古塔塔基,上边的构件荡然无存,被人为的彻底清除,只能从地上遗留的痕迹判断这里曾经有座塔,一般人还根本认不出来。

  选定塔基正中心位置,取出工具开干。

  用工兵铲搬开大大小小的碎砖、泥土就花了一个多小时,中间还要去汽车上发动一下,让发动机运转几分钟,免得彻底冻住。

  风雪中人都累得要脱力,实在顶不住返回吉普车,还好这辆212是加装了暖风机的型号,发动后打开暖器缓了一会。

  回到塔基,一块大石板覆盖在中间。用锄斧从边角挖了几下,发现这块石板只有七八公分厚,但就是这样,这块石板也不是张楠一个人能够移动的。

  那就只能砸开了!

  四周寒风呼啸,要不是穿着专业的的冬季登山装备,张楠估计已经被冻个半死了!隔着防风镜,三十米外的巨石都模模糊糊,估计有人在这里扔个手-榴-弹,几百米外也是什么都听不见。

  锄斧的斧子一面硬度、韧性极好,先不怎么用力的凿了石板几下试了下手感,“嗨!”猛然砸下,石板应声而开!

  再横的来了几斧子,石板就裂成了好几块。

  一块块搬走,清理完毕。这时天色已经昏暗,将头灯戴在帽子上打开,把手提式照明灯也打开放在边上。

  石板下是一层薄薄的泥土,几百枚方孔圆形古钱币密密麻麻的出现在视线中。

  直接一把把起出来,放进准备好的帆布袋中,也顾不上钱币上沾着的泥土——灯光下部分钱币被手套抹去了沾着的泥土,露出令人迷醉的金黄色!

  不错,这是黄金!

  世界上唯一的一批“淳化元宝背佛像供养金钱”就在张楠眼前!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