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四十八章 世界如此小

第四十八章 世界如此小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2079更新时间:2016-10-09 09:31:46
  其实张丽根本没张楠想得那么小气,她知道自己男朋友就是这么个大方的人。

  而且她告诉过张楠,小旭是她关系最好的小姐妹,在张丽看来男朋友当着自己的面,送点小礼物给自己小姐妹根本就没啥。

  这孩子,够单纯的。

  不过张楠不知道呀!

  “谢了,楠哥。”

  陈小旭话说完,张丽要帮她将镯子戴上去试试大小。

  稍微有一点紧,不过都是大观园里出来的,戴惯手镯。倒了点水将手与镯子打湿,这下很顺利就戴上,大小刚刚好。

  张丽那副也是,大小刚好。

  对于该戴多大的镯子。张楠只要瞄一眼就知道,不会看错。

  纤纤玉手、通透绿镯交相辉映,真的很难分清哪双手更好看。

  张楠一屁股坐在沙发边沿,就紧贴着张丽。

  “别摘下来了,挺好看的。”

  “有点凉。”

  “过会就暖了。”

  玉镯冰冷,不过好镯子过会就会变成“暖玉”。

  客厅里没暖气,这里是杭城,可没那设施。空调倒是有,不过没开。

  这时里面的门终于打开,关兴权走了出来,一眼看到两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坐在三人沙发上,而张楠是很没形象的坐在宽大的沙发沿上。

  “关哥,这是我女朋友张丽,这位是陈小旭,好朋友。”

  “这是我关哥,关兴权。”

  关兴权还是那一副酷酷的表情,“你们好!”

  因为是在住的地方,大家也算自己人,就没啥握手什么的。

  “关哥你好,刚才就听张楠一直在说你厉害。”

  张丽很会打交道,这陈小旭是说了声“你好,关哥。”就没声了。

  她真有点怕关兴权的眼神:那么大个个子,加上那双冷冰冰、毫无感情的眼睛,看一眼就心慌。

  张丽是好了很多,她当文艺兵时,多次见过这类人。

  看多了也就习惯了。

  看着陈小旭的表情,关兴权难得的笑了笑:“就把我当阿楠的保镖警卫员就行了,那样可能会好点。”

  陈小旭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关兴权坐到旁边沙发上,多看了眼张丽,道:“你是蓉城军区战旗歌舞团出来的?”

  张丽一听,“嗯”了声,又看了眼张楠。

  “我没和关哥说过这事。”

  张楠手一摊,他也真的很惊讶!

  “难道是杂志上看到的?”

  三个人还在心里猜呢,关兴权说了句更让人惊讶的。

  “班长也见过张丽。不仅是演出的时候,我至少看过你三次台上的演出。”

  想了下,又道:“我还背过你呢,78年那会。在靠近阿三的一个边防哨所,那时你才十二三岁吧?你们那两个驾驶员还真是没用,一点积雪都会车子趴窝,还是让班长他们帮忙,才把你们送上去的。”

  这下,张丽和张楠都傻眼了。

  “关哥的老班长就是我姐夫,我姐夫那会应该已经转成汽车兵了,就在川藏线那一带,关哥也是你们军区出来的。”

  张楠解释了一下,这让张丽陷入到了回忆之中。

  那是78年的初夏,文工团接到任务上边防哨所慰问演出,结果文工团自己的车子出了问题,在距离哨所还有三四十公里的战备公路上趴窝。

  老天爷还给你稀里糊涂下大雪,这下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就算派人返回去到干线公路上找道班求救,那都有个20多公里!

  人走着去求救,在海拔超过4800米的地方,对这帮文艺兵而言就是要命!

  如果等哨所发现人没来再打电话、出动搜索,估计都到后半夜了。

  运气不好,明天才会有人来找。

  这很正常,中间有多个兵站,文工团的车在雪天很可能会在中途某个兵站住宿,就看哨所的人怎么猜测了。

  还好,一队送人、送给养的军队运输车经过,救了这帮倒霉蛋。

  冻、饿加上高原缺氧,倒霉蛋们够可怜的。

  运输车队里的带队班长经过考虑,干脆直接把人给送上了那处原本并不在计划内的哨所。而且因为飞雪太大,最后一段路解放货车过不去,战士们干脆帮着人力搬运设备。

  “你是那个大哥哥?”

  张丽终于想起,那是一个穿着军大衣、突击步枪挂在胸前的大个子哥哥。

  那次因为自己年纪小,带队的汽车兵班长还让自己坐在他那辆车的驾驶室里,没在车斗篷布里挨冻。

  “你就坐我边上,还一路上和那位带队的驾驶员说一口子我听不懂的话。那位驾驶员还给了我块巧克力,说是沪上在林芝八一毛纺厂工作的朋友送的。”

  张丽记性不错。

  八一毛纺厂,老师傅们基本都是几千公里之外的沪上人。

  “给你巧克力的就是我的老班长,也就是阿楠的姐夫,那次是送我们上去训练。”关兴权笑了,“那次你可是叫我和班长是叔叔的。”

  得,还有这么一回事,这世界真是小!

  “叔叔?”

  张楠真的很想笑,不过暂时不敢。

  张丽一听,脸都红了,比划了一下:“那时我才那么点高,不叫叔叔叫什么?”

  “只要上高原,我和班长他们都会留着胡子,叫大叔都没问题。”

  关兴权解释了一下。

  张楠这会突发奇想,想了下小声对张丽道:“这几天反正没事,去我们那玩两天怎么样?”

  “去剡县?”

  “对。我姐夫你都早就认识了,这么巧的事都有,去玩两天。”

  张丽一听男友这么说,脑子里考虑了一下:如果没关兴权说的那档子事,现在她还不想去男友老家玩,不过现在嘛….

  “我是去看当年给我巧克力的大叔。”

  “行,只看大叔。”

  理解姑娘家的小心思。

  “小旭,你这几天也闲着,一起去玩玩?”

  “这,合适吗?”

  “陪我看大叔去。”

  张丽说得挺霸道,“在杭城待着多无聊,而且看着别人拍,你不难受?”

  “好吧,晚上和王导说一声。”

  陈小旭最怕说起这事:《红楼梦》就是自己的一个梦、一段沉醉其中、希望永远不会醒的一个梦。

  如今梦就要结束了,她想抓住梦的最后一点尾巴,但又想逃离,不然心中无依无靠!

  就是这么矛盾!而这样的感受剧组里很多人都有,包括张丽,只不过陈小旭是最严重的那一个!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