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七十七章 天府遗珍(中)

第七十七章 天府遗珍(中)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2054更新时间:2016-10-24 10:24:45
  前些天张楠就用金属探测器探过,东西位置早就确定,用那个劳保商店买来的大军用帐篷罩着呢。

  双层保险,不仅仅有篱笆墙阻挡视线,就算万一有热情的村民来瞅瞅,也是什么都看不见。

  当天中午在村长家吃过中饭,一回到“研究基地”,马上锁门!

  如今村民对“研究基地”上锁已经彻底习惯了:这可是村长要给锁上的,就算去地里干活时路过,也懒得多看一眼。

  用不上锄斧,有更适宜挖土的工具——新买的锄头,锄头柄还是村民帮着弄的。

  搞农业的,没把好用的锄头怎么行!

  根据探测器显示,东西在距离地表下大约1米的位置,不过分布似乎有点散。

  关兴权很奇怪:下边的东西怎么是在大约不到两米直径的范围内,东一处西一堆,怎么埋的?

  张楠是一点不意外,到时候他就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张楠握着锄头甩开膀子大干,关兴权在帐篷外头掩护望风,偶尔还用照相机拍油菜、拿个放大镜东瞅细看。

  有时候还到篱笆外附近走走,笔记本更是不离身,不时观察油菜生长,还在本子里记点什么东西,还真装的像回事。

  张楠就没这么舒服了!这可是力气活,要挖一个直径至少两米、深一米的大坑,直把张楠累的像条狗一样!

  停停干干,一个多小时工夫,张楠彻底趴下!

  收拾了一下自己,还洗了把脸,到帐篷外边当自个的研究员去了。

  张楠坐在椅子上逍遥,轮到关兴权在里边当苦力。

  两人速度快,几个小时候土坑已经有了七八十公分深度。

  这下不能让关兴权蛮干了——张楠取出了自己当盗墓贼时的其中一件专用工具:一根自己前两天用本地竹子削的探杆。

  外形和根竹筷子没什么分别,就是长度差不多有个40公分长,也稍微粗一些。

  特别是手握持的地方,两侧胖出来一大截,利于握持:如果一下子找不到坚韧的竹子做这玩样,找把筷子也能凑合。

  这可是个细活,张楠将眼前的坑底想象成一大块平面,上头是一个个直径10公分的正方形网格。

  对着网格的其中一个角,将探杆竖直,用力、但匀速的慢慢往下插,凭借手感,感觉探杆头是不是碰到异样的硬东西。

  这可是个技术活,没点实际经验,能把石头当宝贝!

  而且除非万不得已,绝对不用用长改锥一类的金属铁器,虽然那东西穿透力更强——一个不小心,碰到易碎的瓷器玉器或者单薄的青铜器,都没地方后悔去!

  竹子就问题不大了,在老手手里,连最易碎的玉璧都不会出问题。

  探一截挖一截,这样就不会因为不知道东西的具体位置、距离,结果一锄头砸锅!

  当第一个“探洞”下插至20多公分时,探杆似乎被什么东西挡住!

  拧了一下探杆,然后停顿了一下,手再微微一用力,探杆传来类似于打滑的手感。

  抽出探杆,看了看探杆头:有被表面光滑的物体磨光的痕迹,应该是瓷器一类。

  如果是铜器,这会探杆头上会起毛刺,还会有铜锈一类残留。

  顺手取过根香棒,往这个小小的探洞里一插。

  香棒是早就准备好的,这会烧香拜佛的人已经有了,轻易就能买到,别奇怪。

  不过买香棒时,关兴权还奇怪为什么要买这个玩样,张楠只是说是用来定型的。

  其实就是张楠偷懒——每根香棒都是40公分长度,他懒得去准备一大捆一样长度的细木棍,筷子又嫌稍微短了点。

  一个多小时后,张楠把关兴权叫进帐篷:秘密麻麻的香棒长长短短密布坑底!

  当过兵的关兴权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为什么张楠说那些香棒是用来“定型”的!

  一个长大约两米,最宽处大约一米六七的椭圆形“圆弧包”出现在关兴权眼前——下面埋藏物的位置、距离坑底距离全部被形象的反应了出来。

  “外边怎么样?”

  “村子里那边已经有人在烧晚饭。”

  听到关兴权的话,张楠道:“先开个口子。”

  工具已经准备好,拔掉几根香棒放一边,工兵铲先铲掉上头20来公分厚度的一层泥土,然后再用种花用的那种小号铁铲小心取土。

  一会功夫,“圆弧包”边缘位置的一件器物就出现了——这是件青釉双耳瓶,直口,细长颈,近口沿处饰双贯耳。

  而就在这个瓶子的四周,秘密麻麻、一层又一层的各式瓷器在土中叠压在一起!

  关兴权就算见惯生死,也被眼前这一幕给震惊到:这么一大片,这有多少?!

  而且张楠前几天从刘阿姨所住的房间墙壁里取东西时,关兴权就在那帮忙,见过一个类似于眼前这个瓷瓶的瓶子。

  当时张楠告诉他那是沪上黑市淘的,花了100块,20年后价格只有天知道——那是件南宋瓷器中的精品!

  “阿楠,我们那辆车估计运不走!”

  瓷器不是黄金,可以随便用东西装——分门别类包装,又要防着这2000来公里汽车运输跑下来意外损坏,这保护性外包装一定要牢靠!

  关兴权一估计就有数了,这体积一定小不了!

  清理了一小块地方,除了那个双耳瓶,张楠并没有取出其他任何一件瓷器,连原本上层覆盖的泥土都给盖回去薄薄一层。

  这里不仅仅有瓷器,还有青铜器,这下关兴权算是搞明白了,那台探测仪的反应为什么那么奇怪!

  有个疑问:但这里明显是个窖藏,而春秋战国的青铜器基本上就没可能和宋代的瓷器埋在一起!

  其实因为这些乍一看是春秋战国时期式样的青铜器,其实就是宋代铸造的:宋时仿制上古时期青铜器很流行,但那时铜几乎就等同于钱,所以那些铜器在宋时也是极为贵重的物品。

  张楠已经在开始收拾工具,将一大块彩色雨布盖在大坑上,四周用土块压住。

  “明天再干吧,这活晚上容易出错。给姐夫打电话,让他开辆车来,我们这几天把东西搬宾馆去,到时候一起拉走。”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