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二十二块五的宝贝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二十二块五的宝贝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2037更新时间:2016-11-13 12:43:17
  张楠是好心给摊主指了条明路,但就是不直接告诉他原因:无数人的“血泪”换取的宝贵经验,又不是自己人,随便告诉外人,那这经验也太廉价了!

  (得,血蝠就把经验给免费大赠送了,码字不易呀!)

  不过如果不是在京城,张楠连去琉璃厂这条路都不会给他指——除了在京城地面,其它地方的人想找个地方套话都找不到!

  至于在京城,只要那个摊主脑子没堵住,早晚有一天会想到去琉璃厂问。

  这边生意做完,隔壁的摊主立马凑上来:“老板,我这里也有乾隆的官窑瓷器,还有雍正的好东西!”

  这位刚才都看着呢,买家是行家,人也似乎比较好说话,也就不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事,直接上好货!

  5只清乾隆青花缠枝官窑盘,大清乾隆年制官窑款,基本无使用痕迹。

  这种青花缠枝莲纹盘在官窑器中非常多,为有清一代官窑定式产品,从康熙朝至宣统朝均有烧造,规格画片均为一致。

  当然这个“多”那也是相对的,只是代表当初横向比较那些观赏器而言多。

  五只盘子形制、纹饰均相同。盘侈口,浅腹,大平底,圈足,修胎工整细致,胎质细洁致密,釉质润泽莹白。

  全器以青花为饰,外壁以青花绘缠枝莲纹,纹饰满布。

  内壁口沿下绘二方连续缠枝莲花,盘心以青花绘团花纹,青花秀雅有致,清新脱俗。

  底书“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青花篆书款,张楠用自己的专用手电看了好一会,确定是乾隆本朝官窑器。

  盘子青花发色浓郁清丽,构图舒朗雅致,5个能成套保存更为难得!

  如今还没这样的高仿瓷,至于清末和民国那会的仿品没这个水平,包括刚才那9个碗也一样,都是大开门的乾隆本朝官窑瓷,不然黑灯瞎火的张楠根本不会买。

  不然,虽不在乎那几个钱,但丢不起那个人。

  看完5只盘子和另两个乾隆官窑碗,张楠对摊主道:“你们两个一起的吧?看着是把人家老底都抄了!”

  两个摊主“嘿嘿”笑笑,还真有可能是一起掏老宅子、练摊的朋友或者亲戚,不然哪有相邻的两个摊子都有乾隆官窑瓷的。

  “开个价吧,可别再把我当棒槌!”

  那摊主一听,连忙道:“哪能呢,老板是行家!咱也干脆些,5个盘子加两碗,一共175块钱。”

  “兄弟,你怎么算的?”

  “盘子一个25,绝对良心价,两个碗50块。”

  一般瓷器中,勺子、碟子、小酒杯不算,碗是最便宜的,盘子就要贵一点,最贵的当然是赏瓶一类的观赏器。

  清乾隆青花缠枝官窑盘一只25,这价格还算公道——张楠可是听说潘家窑鬼市刚形成时,这样的盘子大约16至18块一只。

  因为两个摊主是一起的,前边生意都成了,这位也就没漫天喊价。

  不过淘宝捡漏嘛,总得还个价什么的。

  张楠道:“你朋友卖我一个才15块,你要25?”

  “老板,我这两个碗可比我兄弟的那几个精致些,咱也要吃饭呀老板。”

  说到这,看得出这人也是想急于出手:这两位可能全部家当都在这里了,能一口气买这么多的买主也少见:很多人别说是几块,几毛钱都可能和你讨价还价半天!

  摊主似乎咬咬牙,道:“那两个碗就算你45块,凑个170。”

  “成,成交。”

  还是老办法,稻草绳加报纸——刚才那位摊主帮忙,加上刚才的那9个碗全给绑一块了。不然要是捆成两提,张楠还要不要再买东西了?!

  “老板,你这手艺可以呀!”

  这次张楠实在忍不住赞了句:手法娴熟,而且不仅仅速度快,捆扎方式虽然简单原始,对碗器的保护却是全方位的!

  “那是,咱这可是祖传手艺!以前家里开过碗器店,后来公私合营了我大哥成了正式工,我是老么,前两年还在供销社里干过零时工,这活计我一个人包了。”

  张楠之前还真猜对了。

  说话间打包完毕,摊主对着张楠道:“你就是拎个几十里地都不会散,只要不是让榔头敲,绝对不会破!”

  付钱,交货。

  刚才摊主说不是还有雍正朝的瓷器嘛,去哪了?

  那不是件本朝器物,是件清末民国初的仿品花瓶,口沿上还缺了一块,张楠看不上。

  提溜着一挂瓷器继续转,这会张楠心情非常好!

  那5只盘子将来也会是七八十万的价,不过他高兴不是因为这些,这会他根本看不上那点钱,而是因为最后买的那两个碗!

  前些天刚回剡县时,张楠用那个“值3亿港币”的成化斗彩鸡缸杯喝过一杯加饭酒,那个酒杯花了他850万港币;而过段时间他就能用“一个值1.5亿港币”的碗来吃饭了!

  成本二十二块五一只,还是成对的!

  那两只碗是“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2006年香江佳士得亚洲秋拍会出现过一只,1.513亿港元、大约相当于当时的160399200元人民币成交!

  拍卖的那只原是私人收藏,而且“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当年所知世界上仅有一对,另一件则藏于英国伦DUN大维德中国美术馆。

  刚才看到那两只碗通景珐琅彩绘杏林春燕图:春风吹拂银柳,杏花盛开,双燕飞翔其间,一侧行楷御题诗:“玉剪穿花过,霓裳带月归”。

  底蓝料楷书款《乾隆年制》:这一对碗造型秀美,白釉温润,工艺极其精湛,绝对是珐琅彩的杰作!

  “潘家园,真是产生奇迹的地方!”张楠心里有些感慨:那些十几二十块的官窑盘碗这会其实称不上捡漏,因为如今古董的价值还没有被大众接受,这会也就是这个价!

  而这两只珐琅彩的御用碗,那才叫捡漏!

  乾隆御用珐琅彩很有意思,它不会在底款上写“乾隆御制”!

  至于20年后地摊上遍布的各类“XX御制”器物,放心,百分百假货!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