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且末古城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且末古城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3479更新时间:2016-11-21 14:48:22
  “上次”张楠和朋友们跑民丰至且末这段路,三百十多公里才花了三个半小时,虽不是高速,但基本上一马平川,柏油路面路况好得不得了!

  车子更是少——比乌市至喀什的车子还要少一大截,还不时能够遇见成群的野生动物。

  这会的路面虽然比不上20年后,但也算不错了,两人估计花个五六个小时就能抵达且末。

  两人驾车又狂奔了个把小时,出了民丰地界,进入了且末的管辖范围,这里已经不属于和tian-地区管辖,而是属于巴音郭勒的辖区。

  “一个县的面积就有我们一个半江南省那么大,这他-娘-的也太夸张了!”

  关兴权在开车,而张楠拿着军用地图在研究。

  “这还是第二大的,那曲的尼玛--县更大,华夏第一。”

  听到关兴权的话,张楠道:“不是说前边的若羌县面积最大吗?”

  “谁知道呢,大概是我记错了。”

  两人也不计较这个,张楠这会都看了老半天地图了,也不知道终究研究出个什么东西。

  开了五六十公里路,就碰到个赶着群羊过公路的牧羊人,一辆车子都没碰到!

  张楠还低着头呢,感觉车速慢了下来,抬头一看,前边有个居民点。

  路边有块路牌:奥依牙依拉克乡。

  “看看,不知道有没有吃饭的地方,再买点水果。”关兴权说着靠边停车。

  张楠下车后伸了个懒腰,然后自顾自笑了笑。

  为啥?

  他已经记起来这个地方:当年路过这里,他和朋友们竟然发现这里有一家“钱塘江饭庄”——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南麓边缘竟然看到了江南省的特色招牌,那时的那股子惊喜就别提了。

  不过不好意思,这里没“钱江肉丝”,也没“家常豆腐”,别忘了这里可是南疆!

  现在嘛,居民点里一家饭店都没有!

  不过还好,这会也快到了中饭时间,而当地的维族同胞也非常热情好客,特别是稍微年轻点的,都还能说一口还行的汉语。

  吃饭不是问题。

  这里虽然有乡政府,但两人没去找他们帮忙,而是用刚学会没几天的问候语打招呼,直接进了一农户家的院子

  因为315国道地理位置的特殊性,沿线居民点的人都会为路过的车辆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而时常过路的司机们也会为居民点的农牧民捎点东西什么的。

  至于找政府?

  干了几天见不得光的事,还是避着点吧,有个万一,这多出来的几天不好解释。

  主人家很热情,主动邀请过路的朋友留下一同用餐。

  没有饭店,那张楠俩人还是赶路要紧,就喝了杯“香茶”。

  南疆人喜欢喝香茶:将打碎的茯砖茶和研成细末的胡椒、桂皮、姜等香料一起放入铜质的长颈茶壶的开水中,放火上烹煮,煮沸2-3分钟后即饮用。

  这香茶可开胃、补气、提神,不过张楠两个喝不惯黑茶(茯砖茶属于黑茶的一种。),浅尝即止。

  从主人家那里换了点桃子和青瓜,还有个刚烤出来的馕饼:这是一种直径足有四五十公分的“喀克洽”大薄馕,都可能算是西疆的馕中之王。

  这种大薄馕是以发酵的面为主要原料,辅以洋葱、盐、水等佐料,用馕炕(吐努尔)烤制而成。

  因为这东西含水少,还久储不坏、便于携带,加上香酥可口,富有营养,就算吃了好几天馕的两人也感觉不错。

  因为主人家不肯收钱,张楠直接给了人家半斤重的一包绿茶当谢礼。

  也不知道绿茶犯不犯忌讳,反正心意是到了。

  还有两百六七十公里,估计到了且末的县城,两人总能找到点熟悉的食物。

  在这里可不行:“上次”路过这里,张楠等人吃饭闲聊时得知,2001年这个乡才开通卫星电话,这才能相对方便的和外界联系,之前只能靠电台!

  如今1987年,那就什么也别指望了!

  开车出发,两人换着开,前150公里周围就基本上是沙漠了,后面那段路的两旁是寸草不生的戈壁滩。不过还好,其中有的路段有些植被,这都靠着远处山下留下来的雪融水形成的河流:两人还竟然看到了一群野驴!

  就算二十几年后这里的野驴也不怎么怕人,估计没偷猎的。

  换成是在江南碰上大块头的野货,早就操起猎枪上了,不过在这嘛还是算了——大夏天你打头野驴干嘛?

  虽然这里除了自己两个,别说车,连个人都不见!

  4个小时厚,大片的绿色出现在眼前——高大的,新种的胡杨林,还有密布的果园的农田,且末县的县城应该快到了,前方就是车尔臣河拐弯处形成的大片绿洲。

  一到县城,立刻找住宿的地方:这年月你就别指望这里有什么宾馆,这里可是华夏中西部地区和艰苦边远地区基层单位的界定中,艰苦地区中最艰苦的“四类-地区”!

  直接就找县政府招待所,原本还想着如果工作证要是不管用,那就拿邱团长的条子。

  结果根本没问题:这县政府招待所虽然很小,但87年这会有几个人没事来且末?

  不过两人没打算用这里的铺盖卷,还是把睡袋搬进了房间,就借用下人家的床。

  双人间,条件简陋:就两个服务员,好心提醒张楠两人可以去边上的政府食堂吃饭,那里对住县招待所的人开放。

  艰苦地区,才不管你有没有介绍信,有工作证就让住,更别说还开着辆极少见的吉普车!

  刚才路过绿洲路边的一所学校,刚好是放学时间,戴着红领巾的少先队员竟然还站在路边朝自己的车子敬礼!

  这样的待遇张楠只在2002年过川藏线藏区时享受过,感慨呀!

  通过学校门口后,关兴权还极快的轻按了两下喇叭,这是在和那些小学生打招呼,表示感谢。

  20几年后内地车子多如牛毛,很多行车礼节也丧失了:人家礼貌或者车辆让你先通过,都需要轻按两下喇叭表示感谢。

  有时候前方车辆靠边行驶方便你超车,超过后你也要按两下喇叭打声招呼表感谢——而20几年后,很多人是边超边猛按喇叭,完全不是一个意思!

  先去县里唯一一个加油站加油,把油箱油桶全灌满,再在招待所的公共浴室里洗了个冷水澡。

  衣服也胡乱洗了下,就晾在阳台上,明早就会干:房间有阳台,不错。

  一看时间差不多,县政府机要下班了,估计食堂已经开放。就拿着招待所里换来的饭票去吃饭。

  吃着食堂里的大白馒头,虽然不是习惯的米饭,但也够两人狼吞虎咽的了!

  而且这里能吃犯忌的炖鸭,就让食堂师傅用分开的锅帮忙加热了一下:剡县的炖鸭是和猪肉皮一起炖的,鸭肚子里就塞着猪皮,都差不多炖化了,鸭子用筷子一划拉就开。

  这里还有炒菜,虽然用的是牛羊肉,不过终究是炒菜呀!加碗西红柿蛋花汤,那滋味就别提有多好了!

  “关哥,下次出远门一定要带点榨菜丝,这趟真是失策!”

  “我让老楼他们带了的,谁让你穷大方没说清楚,全给部队了。”

  “啊?”

  那个后悔呀!

  一大包小包装的即食榨菜丝和咸菜没放吉普内,等当兵的卸完货后他才想起来。这东西西疆的战士估计也会喜欢,关兴权就没好意思去要回来。

  结果这十多天他是天天想那个味道,又不好意思说。这会张楠提出来,关兴权是一肚子的火气!

  “对了,明天我们去且末古城看看,然后再出发去若羌。”

  “远不远?”

  “五六公里。”

  ……

  吃过饭,关兴权和张楠两个检查了一下车况,特别是处理了那些头疼的粉砂。水、食物什么的都补充完毕,这里也没什么好逛的,回房间睡觉。

  原本还想打个电话回去报平安,不过一打听,招待所的服务员都还不知道什么叫程控电话!

  “剡县都才装,你就别指望了!”关兴权忍不住打击一下张楠。

  估计这会儿全国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县都还没程控电话,就算有了的,很多也还是程控、人工都在用。

  用那个人工转接的家伙往家里打?

  算了,估计一个一天一夜会不会通都还是个问题!

  第二天一早,两人就退房出发,天才刚刚亮。

  没一会功夫,吉普车就来到一片完全沙化的戈壁滩上。

  “这里就是?”

  关兴权看了看四周,感觉这还不如精绝古城呢!

  这里已经完全沙化,典型的雅丹地貌:很神奇,远处就能看到大片的绿色,而这里却是死亡之地!

  沙漠与绿洲的分界线就如同“三八线”一样分明!

  “就这片东西约长1公里,南北宽约200米的范围,地上应该还有不少陶片和铁块、炼铁渣,我们找找。”

  关兴权有点闹不明白了,道:“你要这些东西干嘛?”

  张楠一听,一口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是藏家好不?跑个一圈一万多公里,每个古城、遗址都弄点纪念品。到时候回家放在大地图上摆着,就算是块陶片也不是挺好玩的?

  前些天从乌市出来后,每个路过近一些的遗址我不是都会想办法去看看,都在车里放着呢。

  你这人真是没点情调!”

  关兴权立马被噎着!不过想想还真是那么一回事——之前两人的吉普车都停下来追过两次部队的车队。

  不知不觉到了遗址中心,这里已经成风蚀地表,就残存着几间房屋建筑遗址。

  看到块自治区名义竖立的文保单位的水泥碑,两人在牌子前用三脚架来了张合影,还各自拍了张留念。

  就喜欢这个道道,如论如今还是智能手机时代,出来了一般就是拍、拍、拍!

  “其实这里消失的时间不久,大约元明时都还有人,没精绝国消逝的那么早。”

  说着指了指前方几百米处,“就那边四五百米外,是个叫札滚鲁克的且末古城人古墓墓地。

  墓地大到是迄今为止在塔里木盆地东南、车尔臣河流域发现的最大的古墓群!”

  关兴权看了眼张楠,“要挖?”

  “说了要去若羌了,不挖。那里全他-娘-的是干尸和骷髅,83年和85年国家都挖了两次了,比不上精绝国。”

  说着颠了下手中找到的一片彩陶残片,“走了,出发!”(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