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干了!

第一百六十四章 干了!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2702更新时间:2016-12-03 13:58:48
  “就那幢房子?”关兴权靠边停车,转头看着那幢方方正正的公寓楼问道。

  “可能是,不确定。”

  张楠也在观察那幢房子,还从上衣兜里掏出本笔记本,里边有一张素描和“罗森贝格路”的字样。

  马路对面的那幢公寓建筑很有特点,正面是长长的阳台,全部连一起,就中间有三道隔断墙,每层看着只有四户人家。

  两边的户型大一点,但奇怪的是每户正面竟然只有一扇玻璃落地门,而大约有个十余米长度的外墙是完全封闭的,大概在侧墙上另开有窗户。

  这样的采光效果估计不怎么样,天知道德国人怎么想的。

  张楠不知道,这其实是五六十年代西德高档公寓建造中常见的一种建筑风格,这会其实也不落伍,只不过华夏人看着有点奇怪而已。

  比对了一下笔记本上的素描,差不多。

  “应该就是这幢房子。”

  说完,张楠在车内似乎做着思考,没有说话。

  “姐夫,我只能确定东西在这幢房子里,但不知道是哪户人家。”

  这可是个大问题。

  项伟荣想了想,“目标有什么特点,我是指人。”

  “五十三四岁,男性。这里不是他常住的地方,应该是租的房子,就当成是仓库,而且是长期租用那种。平常这人应该住在慕尼黑北部的施瓦宾格区,而且这个人独来独往,应该除了少数朋友外,连个亲戚都没有,深居简出估计着也不常来这里,所以守株待兔不是办法。”

  项伟荣一听,也在思考,关兴权插话道:“知道人名吗?”

  “不知道,但姓氏很容易查到,这个人的父亲被称为‘元首的画商’,就是二战时专门给希特勒那个疯子买卖名贵画作和艺术品的官方商人,只要在慕尼黑的艺术品商店里一打听就能知道那人的父亲是谁。”

  听到张楠的话,项伟荣立刻反对:“不行,不能去问任何人,不然会落下痕迹,犯不着。”

  说完对关兴权道:“兴权,晚上你去看看到底是哪套房子,我们再做打算。”

  “哦。”关兴权答道。

  常住的房子和不常住的房子很好分辨,6层楼一共24套住宅,这会看过去有21套房子不是晒着衣物就是摆放有绿色植物,那目标就可能在另外三套房子中的其中一间。

  二楼两间,四楼一间。

  租房子当仓库,没人会在这里晒衣服或者种点绿色植物,除非那人是个有经验间谍!

  “对了阿楠,那人是个纳粹?”

  关兴权问道。

  “不算,二战结束的时候那人才十二三岁,不过他父亲倒不是个什么好人,但也算不上标准的纳粹。”

  一听两人的对话,项伟荣道:“能别杀人就别杀人。”

  这话明显是对关兴权说的:一个人连朋友都没多少,还没亲戚,估计消失了一段时间也很正常。就算彻底失踪了,估计也不会有多少人惦记着。

  关兴权性子野,都打算把目标人物给宰了,这不失为最保险的办法。

  三人这趟可不是来挖宝,而是来偷盗东西的!

  当然那些东西也是来路不正,除了目标人物,就算换个主人这个世界也不会起一点波澜。

  看到路上经过的车辆不多,行人更少,关兴权就下车,戴着帽子和太阳镜出去晃荡了一圈。

  不久,十多分钟后就回来了。

  “没有监控,公寓楼入口有防盗铁门,不过进去没问题。”

  80年代就是好,要干点见不得人的事没有后世那么多的制约。

  ……

  开车回酒店,当晚关兴权独自驾车又出去了,到了很晚才回来。

  张楠一开始还有点担心,不过姐夫的一番话让他打消了顾虑:“白天就能确定大概位置,到了晚上就能确定到底是哪套房子了…”

  今天又不是星期天,上班的人总得回家吧?

  而且人有习惯:如果只是租房子当仓库,还是个秘密仓库,更加不会在夜间去查看,要去也是大白天。

  就是为了避免旁人的疑惑。

  “班长,是四楼靠东那套,我进去看了。正门口有灰尘,我从里边出来后把灰尘吹回去了。里边很有意思,靠东的窗口用东西挡住了,不透光。房子里该有的东西都有,但应该没人常住,而且东侧房间堆满了各种罐头。房间长度不对,应该有隔间。”

  这趟他只是去查看,没有动房子里任何东西,走的时候不仅仅扫除了自己的所有痕迹,还彻底恢复原样,绝对专业!

  “阿楠,东西会有多少?”

  项伟荣想了想问张楠。

  “至少1500幅油画,如果要运走,需要一辆大型卡车。”

  这就是是个大麻烦了!

  人只有三个,还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德国,怎么办?

  不过有一点张楠清楚的明白:如果想将这批巨量的艺术品据为己有,那是越快动手越好!虽然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插手,这批艺术品在2011年才会被发现,但如果拖个20年再想处理,想将东西到手再不留麻烦的带走,这难度就超级高了!

  “价值能有多少?”

  问话的还是项伟荣,这是要评估风险值。

  “如今不好说,也许5亿美元,或许10亿美元,过个20年至少20亿美元,甚至能达到50亿美元以上。”

  这会西洋名画拍卖一幅出现上千万甚至几千万的高价虽然稀奇,但也不奇怪,至于上百万的卖价更是常见!而张楠能够确定那批“纳粹藏宝”内会有毕加索、雷诺阿等人的画作,就算项伟荣两人都知道这两位的画作有多值钱!

  一幅画就能在华夏造一所大学——这话不是瞎说!

  项伟荣咬了下嘴唇,“兴权,明天你就去出发去趟比利时买辆重型卡车来,我看介绍说这两个国家的卡车可以互通。你把卡车开回来,过边境时的理由能解决吧?”

  “能,就当是个打黑工的,反正我的签证和驾驶证还在有效期,没问题。”

  “恩,欧洲好几个国家的卡车可以互开。”张楠插了句。

  不过项伟荣还没想着这会就将东西运出西德,“阿楠,你明天就去趟汉堡,那里好像靠海有港口,想办法去租用一间可靠的仓库,最好能长时间租用的那种,理由你随便编,但要安全可靠!”

  “好。汉堡港区应该就有大量可供租用的仓库,据我所知租个十几二十年都不是问题,还保证安全。”

  “等你们两个回来,我们就动手!”

  说着项伟荣眼中似乎闪过丝厉色,“那几天那个人最好别回来,不然!兴权,料理首尾的功夫没落下吧?”

  “砍成18段分开埋了,保证房子里连血迹也不留一点,克格勃都查不出来。”

  张楠直接无语:怎么都扯到了克格勃,关哥真这么干过?

  “姐夫,那东西最后怎么办?”

  “你那么有钱,不会去弄个航运公司呀?把画框拆了,老鼠搬家,几天就能全搬船上去。我有战友在远洋船上当高级水手,他们买的家电带回来两边根本就不需要经过海关,电视机冰箱什么的掏空了什么东西都能装,而且随身行李根本就不检查。”

  关兴权也点点头:椒江就有港口,那些水手从国外带回点东西回来简单得很,所以那边才会成为走私的重灾区。

  最早的走私其实就是船长和船员们开始干的!

  这番话也让张楠想到点事:2000年左右他认识个天台的朋友,因为天台是个旅游名县,有一次他去那玩,正好碰到朋友的小叔也在。

  一起吃饭时得知那人的小叔已经当了20来年远洋船的船长,闲聊说如今管理严格了,船长每年都需要换不同的船,就是为了船员与船长之间相互监督。

  “放在10年前,一艘远洋船三四十号人就和船长的私人军队差不多,想带什么东西就带什么东西!”——这是当初那人说的。

  价值5亿美元以上,那还有什么事不敢干?项伟荣选用的方法还算比较文明的,要是换成其他人,估计什么野蛮的方式都会干!(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