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匪夷所思的国宝

第一百六十九章 匪夷所思的国宝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3222更新时间:2016-12-04 20:05:46
  这段时间张楠同张丽试图联系过几次,但只打通了一回:她正打算前往南方拍摄那部有点奇葩、而且很快就会被人们忘记的电影。

  对于男朋友满世界转悠的行为,张丽明显表现出了向往:小姑娘嘛,这也挺正常。

  不过她对工作的态度还是挺严谨的,也有自己的追求,没有像如今那些疯狂向往出国的女演员那样希望张楠带她出去。

  不过张楠还是在电话里答应她:如果想出去看看什么的,给自个打电话就行了。

  自个也忙,没时间去一天到晚陪着她,连之前说好的去剧组探班都可能不了了之。

  对此张丽也能理解:男朋友是干大事的人,哪有不忙的。

  ……

  三人在酒店里下了决定,同酒店前台联系希望预定去西柏林的飞机票,如果可能,也预定从西柏林到莫斯科的机票。

  四季酒店的工作人员一个小时后回复:西柏林前往莫斯科的航班在大后天,也就是9月8号有一趟飞往莫斯科的班机。

  如果错过这趟航班,那就再需要等一周——西柏林同莫斯科的航班一周只有一个来回航班,飞机倒是德国汉莎航空的,飞机型号空客A320。

  至于去西柏林,酒店建议乘坐火车,2个多小时就能抵达,还比飞机舒适。

  汉堡距离西柏林只有230公里,完全没有必要坐飞机。

  听从了酒店的建议,张楠预定了三张9月7号的头等座火车票同8号飞莫斯科的机票。

  在汉堡再住一天,明天出去转悠一下。因为看柏林墙半天时间就够了:列车中午就能抵达西柏林,完全没有必要提前一天到那。

  订完票三人才去吃晚餐,还问了哪里的老牌啤酒馆最好。

  这些天都没工夫好好品尝一下驰名全世界的德国啤酒,今晚就不能错过了。

  吃饭的时候一听后天坐火车,项伟荣好奇地问:“那不是要穿过东德?”

  “恩,有近200公里路都在东德的领土上,不过火车一路基本不停直达西柏林,我们最多看看风景。”

  奇怪的通行方式。

  西柏林本就是个比较奇怪的存在,连同它和西方世界的联系也一样。

  而且更奇怪的是它的政治地位!

  西柏林是自1945年二战结束后,在柏林建立的美英法占领区:这一地区在此期间很大程度上与联邦德国相结合,但是在法律上并不属于西德的一部分!

  西柏林的面积为480平方公里,占整个柏林的54%,目前人口不到200万,是全柏林人口的百分之六十二。

  西柏林是一个不独立的特殊政治单位,它远离联邦德国,最近距离也有180公里。与西德的交通联系靠航空线三条、铁路三条、公路三条和两条水路。

  西柏林这会虽然在司法、经济、财政、货币和社会制度等方面同联邦德国一体化,西德在国际组织和国际会议中可代表西柏林的利益,但西柏林却不是西德的组成部分。

  尽管它也成立了市政府,但仍处于西方三**事占领之下,美、英、法三国还是西柏林的最高当局。加上苏联,这会这四个国家的军事车辆仍可以在整个柏林市巡逻。

  如今的柏林就是个离奇的存在,作为那边的居民,无论是东边的还是西边的,估计都有不顺心的事。

  ……

  第二天一早,张楠三人出了酒店,晃荡出门。

  酒店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就在四季酒店300米外就有一个很不错的旧货跳蚤市场,边上也有几家旧货古董店。

  只要天气不错,每天都有多多少少的摊位在那边,拐两个弯就到了。

  昨天下过几颗雨,不过今天是个好天气,整天气温介乎于10到20摄氏度之间,正适合游玩。

  到了地方,是个小广场,地面还是石头铺起来的,四周那些七八层的房子似乎都有个上百年的历史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从二战大轰炸中幸存下来的。

  这里的东西和欧洲其它露天市场差不多,基本上都是些二手小玩样,杂七杂八什么都有。

  值钱的东西里银器特别多,不过张楠三人已经没什么胃口了:在英法两国都买了两集装箱了,这欧洲银器都有个上百公斤,早就几辈子都用不完。

  老式的相机也不少,不过三人都没收藏这个的爱好,而且身边就有一台能用的,连蔡司相机也没买——够用就行。

  逛着逛着,突然项伟荣指着一个摊位道:“这人脑子不正常吧!连着玩样也拿出来卖?”

  张楠和关兴权顺着他的示意看过去,忍不住笑了出来!

  一个年轻人的摊位上放着乱七八糟不少东西,不过最显眼的是一个金晃晃的玩意——一个30多公分高的牌位!

  牌位,江南俗称“木子”,还有人干脆把牌位称为“家堂菩萨”。

  按照华夏民间的传统习俗,人逝世后其家人都要为其制作牌位,作为逝者灵魂离开**之后的安魂之所。

  牌位大小形制无定例,一般用木板制作,呈长方形,下设底座,便于立于桌案之上。

  华夏的古玩藏家除非脑子不正常,不然绝对没有收藏牌位的习惯,连买卖这个的也没有——只有刚入行、不懂规矩的生瓜蛋子才会收购这东西,然后被老鸟们嗤笑一通。

  张楠在2014年接到过一位挖机师傅的电话,说是农村老房拆迁,那边有间老房子里有一大堆“木子”没人要,看着都有个一两百年了,还都是好木头,问他收不收?

  害得张楠差点把手机都给砸了!

  请一大堆人家得祖宗回来供着?

  你搞笑呢!

  还好张楠同那位挖机师傅挺熟悉,知道那人是真不懂这里头的规矩,心平气和的同对方一解释,那人连说还好还好没搬回家!

  请神容易送神难,那玩意只要不是自个的祖宗,绝对不能搬回自己家!

  项伟荣和关兴权也知道这个规矩,所以一个感觉摊主想钱想疯了,而另一个是难得的哈哈大笑。

  不过张楠才笑了几声,突然止声了,还走了过去。

  英语和摊主说了自己想看看这东西,那人听懂了,示意随便看。

  一拿,很重!

  项伟荣两人也走了过来,走近看了看也不笑了,因为这会看清这个金晃晃的牌位不简单,材质上就应该是铜鎏金的。

  整个牌位高大约三十二三公分,很宽,九条鳞片指爪清晰的龙环绕着牌位中央一串特别的文字。

  关兴权凑过来一看,道:“是满文,和故宫里的那些一样。”

  他也参观过故宫。

  “是满文‘高宗纯皇帝’,这是乾隆皇帝谥号加庙号,这是他的牌位。”张楠肯定道。

  “这个牌位制作极端精细,工艺也高超,应该是宫廷里的东西错不了。而且历史上有很多文物会被仿造,但仿造皇家牌位是僭越,属大罪!所以根本没人仿制这玩意。

  而且皇室牌位只可能在4处曾经的皇家地点供奉:故宫太庙、热河、圆明园和盛京,这个牌位很可能是火烧圆明园时流落出去的,也可能是民国初年被盗卖。”

  说着还想了想,“我记得好像太庙里的那个乾隆牌位就是被盗卖的,被个管事太监卖给了德国人。”

  说着再仔细看了看手里这玩意,对关兴权道:“关哥,你问一下这东西多少钱?”

  “真买呀?”项伟荣问。

  这东西瘆得慌,剡县人的老规矩根深蒂固,连项伟荣都感觉有点别扭。

  “买,不过不带回去。”

  最终3000德国马克成交。

  就用报纸包着走,也不逛了,这玩意在手里烫手。

  “阿楠,寄回去?”

  张楠摇摇头,“这东西给农馆长也不合适,到他手里最后也一定会送去京城。”

  想了想,“干脆送总领馆去,我记得汉堡有华夏的总领馆,就交给他们处理得了。”

  既然决定了,三人也不耽误,打车出发。

  一到华夏驻汉堡总领馆,项伟荣看着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道:“阿楠,我和你还是不进去的好,就让兴权去你看怎么样?”

  “恩,这样也好,我才不要这份找回乾隆爷牌位的功劳,别扭!”说着将报纸包着的牌位往关兴权手里一塞,“关哥,要是要登记,你也别多说,直接报那位姜家老爷子的号。”

  关兴权苦笑了下,“这玩意别扭,那就这么办,这功劳咱们不要也罢。”

  每个人有每个人忌讳,买了个牌位回去到处宣传?

  还是算了吧,张楠三人都不好这一口,而且来德国这回事也不想搞的人尽皆知。

  寄回家里先藏着,然后捐献给国家?

  这可是那个“十全老人”的牌位,张楠三人自认家里庙小住不下这位大神,还是立马送出去的好。

  张楠和姐夫在附近一家咖啡馆里等着,关兴权独自走进了华夏领事馆。

  不到15分钟,张楠两人的现磨咖啡才端上来一会呢,关兴权就回来了。

  “这么快?”张楠问道。

  关兴权也在小桌边拉了把椅子坐下,“我一进去,就亮了下护照,和值班的说这是乾隆爷的牌位,我给买回来了,转身就要走。

  结果出来好几个拉着我不让走,还说要登记,要是重要文物上级要表彰。我就说要见领导,有特别原因。3分钟后就见到了领事,我就报了姜家老爷子的号,还说有特殊任务,然后就顺利闪人了。”

  “就这么简单?”

  “恩,就这么简单,我就出示了一下我的护照,对方连我的名字是什么都没看见。”

  “你牛!”这是张楠的话,而项伟荣就说了句:“办的不错。”(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