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一千和一千万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一千和一千万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2187更新时间:2016-12-27 23:03:01
  两个人对着这幅《红磨坊的舞会》研究了半天,都从画布、技艺研究到了精美的画框——“19世纪后期的手艺,这雕刻和做工错不了,那会估计定做这个画框就要50到100金法郎。”

  听完农博升的话,张楠再看了看画册上的那幅画:法文他不懂,但上头的阿拉伯数字是认识的。

  从兜里掏出个小小的卷尺:他不是木工,但这小玩意不少玩古董的兜里都有。

  习惯:电筒、电子秤、放大镜加上卷尺,玩古董的四**宝!

  越是从底层出来的古董商人,随身携带这四件东西的越多--前边三件好理解,而卷尺是因为有些古董尺寸差一点,那价格就会差一大截!

  比如青铜镜和花瓶。

  一量库房里这幅,“高度131公分,长度182公分。”

  再一对照画册上的标注:高度一样,长度多了7公分。

  既然农馆长一直没开口,那张楠报了尺寸后也就不多说了。

  就一会功夫,一直在思考的农博升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道:“我好像记得有资料里说,这个雷诺阿当时是巴黎红磨坊的常客,而且那画应该是在1876年画的,那时候他可穷的要死,还应红磨坊老板的要求,常给红磨坊设计宣传海报。

  你说他会不会画了两幅?”

  张楠歪歪嘴,“谁知道呢,一般画家可不这么干,又不是梵高的向日葵。”

  梵高的《向日葵》是不少,不过可没一模一样的,而这幅《红磨坊的舞会》同法国那幅基本属于“复制品”,没几个画家会这么干。不过一百多年前的事,也不可能去问当事人了。

  “要是你日子不好过,老板给钱,要你再画一幅一模一样的挂自己的办公室里装点门面,你干不干?”

  “我有钱,不知道。”

  张楠才不上当!

  “那你你要不要?”

  终于等到这一句,看着农博升说这话还似乎是下来很大决心一样。

  “要!”

  不要是傻蛋!张楠感觉还真有农博升说的那个可能性:他上辈子可穷过,吃了上顿没下顿,一天就靠几个包子撑过去的日子也挨过。

  如果那会雷诺阿都穷到没钱吃饭、要被房东扫地出门的地步,红磨坊的老板或其他人给他一笔能度过难关的钱,要他再画一幅一样的画,他干不干?

  换成张楠就干!

  日子都过不下去了,谁还在乎什么习惯不习惯。

  这边农博升似乎又思考了下,道:“那这样,我可以给你开个证明,就当这幅画是仿制品,1000块人民币先卖给你。”

  张楠一听,立马说:“别逗了农馆长,这画只要你卖给我,没证明都能带到国外去,全世界的海关都会认为这是幅仿制品。

  这不是什么1000块的问题,你明说,别先卖不卖的。”

  农博升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是这样,如果将来能够确定这画是雷诺阿的真迹,你得捐助1000万美元给我们展览馆,我想造一个新的综合性博物馆,这里太小设施也太旧了。

  而且,这画你不能卖给外国人,要么自己收藏,要么用它换回足够分量的华夏文物,我记得在法国几大博物馆里有海量的从华夏抢走的文物。”

  “1000万?你够狠!行吧,不过要是真迹,十有**我自己永久收藏了,就算真要换的话,我会让让高卢鸡哭的!”

  “你可别到时候三瓜不值两枣的换几个清朝官窑回来,要书画,至少也是唐宋大家级别的书画!”

  “我说老大哥饿诶,这八子还没一撇呢,真的假的还不知道,不急。不过真到了要换的那一步,我找您去当参谋,行吧?”

  “那好,咱们可就说定了!”

  张楠转念一想,“不对呀农馆长,要是真的我自个收藏了倒也不亏,要是交互,我这1000万不就成冤枉钱了?

  再说,我要是耍赖,你还能吃了我?”

  听到这,农馆长贼贼的笑了,“哈哈,你可不许反悔,咱可已经说好了的。再说你又不缺这一千万,我对你放心得很,这小子不会干砸自己招牌的事,就好面子。”

  农博升在省里、中央都有人,前段时间当然知道项伟荣夫妻捐资两千多万美元造会稽大学的事,这钱百分之八百是张楠出的!

  他如今能看到不少国外的资料,这会一些西方著名画家的油画作品几百上千万的拍卖价已经常见,一幅雷诺阿的代表作,如果是真迹,这1000万美元也差不多了。

  不过他真想不到3年后那个7810万美元的超级天价,这会还真以为自个喊价很合理,甚至还有点狠!

  至于张楠会不会耍赖这个问题,老学究是以老学究的眼光在看人:捐资造大学、赠送国宝回国、唐刀回家(虽然没捐献)...

  农博升感觉张楠这人还靠得住。

  “农馆长,这也就是我了,换个其他人,把你卖了你还帮人人家收钱呢。”心里想想,没说。

  “那行,农馆长,咱就君子约定!要是确定是雷诺阿的真迹,我就捐赠1000万美元给甬城,指定你来负责这笔款子,专款专用。”“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驷马难追!”

  两人就在这库房里握了握手,约定、交易达成。

  重新把画给打包,叫来应会计写下这最后一幅画的卖出记录:《红磨坊的舞会》,1000元人民币。

  到办公室开了一堆的“准予出口”证明,这就算完事了。

  ……

  该搬的也搬了,这趟甬城淘宝还算顺利,而且还打通了湘南同赣省两处的关系,下一步行动会顺利很多。

  下午四点,五吨东方装车完毕,张楠让裘波押车先回剡县,他要明天再走。

  晚上还得大摆宴席,感谢这两天展览馆人员的大力帮助:都把人家研究员当搬运工使唤了,总得表示一下。

  最后农博升在办公室里给了张楠个电话号码,上头还有人名。

  “我已经给景德镇陶瓷研究所的汪主任打过电话,你到时候直接给他打电话就行,你要的东西他已经在倒腾仓库和从职工手里搜集了。”

  “你怎么说的?”

  张楠原本还想着到了地方再说:这人还没去要是先把底给漏了,事可能会黄!

  “放心,汪主任是我老朋友了,他这会就听不得能赚外汇,他那可有创汇指标。

  我给你透个底,只要你每件能出到20至50美元,他会把仓库底和职工家里吃饭的饭碗都卖给你!”(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