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孤品级别的国宝

第二百二十九章 孤品级别的国宝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2073更新时间:2016-12-29 23:07:18
  两个瓶子算是废了,王德顺和干活的工人一说,一挖出来就丢到工棚外头角落里去了。

  墓里挖出来的这样乱丢问题不大,等到工程土建差不多完工时,一锅端送文管会,还能搞点零花钱。

  博物馆可不讲究邪不邪门,只看工艺:这种盘龙的魂瓶估计会要,说实话还真是有点阴邪的美感。

  至于丢工地角落里会不会失少的问题,和张楠没关系;而王德顺反正是已经和工人们说过了,要是有不信邪的当宝拿回家去,那人家里有个三灾六难的可和他没关系!

  “继续挖,有这个工艺水平的魂瓶,这座墓估计会有点看得上眼的东西。”

  大老板发话,王德顺让干活的工人都悠着点,小心干。

  很快,土里露出个黑色的小碗边。

  那个魂瓶可以归纳为青瓷类,而这会这个小碗显然是宋代流行的黑瓷。

  “婺州窑还是吉州窑?”一看到那抹黑色,张楠脑子里就跑出这个念头。

  剡县南接新昌,再往南就是台州地区的天台;东边连着甬城地区的奉化、余姚;北侧接上虞和会稽;西侧衔接诸暨和金华地区的东阳。

  婺州就是金华的古称,婺州窑在金华、兰溪、义乌、东阳、永康、武义、衢州、江山等地均发现遗址。

  婺州窑瓷器以青瓷为主,但还烧黑、褐、花釉、乳浊釉和采绘瓷:始烧于汉,经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宋到元,盛于唐、宋,终于元代。

  因为剡县紧紧挨着金华地区,所以张楠记忆中剡县出土的宋代黑瓷基本属于婺州窑的东西,更远的吉州窑在如今的赣省吉安,是一座举世闻名的综合性瓷窑,兴于晚唐,盛于两宋,衰于元末。

  吉州窑的瓷器在剡县也有挖出来的,不过很少见。

  吉州窑尤以黑釉瓷,亦称天目釉瓷著称,其“木叶天目”和“剪纸贴花天目”名气最大!

  不愧是夫妻双炕墓,左侧出碗了,右侧也有个碗露出一点边。

  冬日阳光下张楠眼睛一眯,道:“停!德顺,你让师傅让一下,到边上抽根烟。”

  “哦。”说着,王德顺让干活的人都离开,站远点,直接给了条凤凰烟,先歇会。

  张楠上前,几大保镖往后一站:闲人回避!

  靠近了右侧露出来一点碗边的小碗时,项伟荣看到张楠都露出了笑容。

  “裘波,去车上把那卷保鲜膜拿过来。”

  保镖一听,飞快的向停车的地方跑过去,那里有一卷美国带回来的保鲜膜,因为知道工地挖出的是古墓就顺手带了过来,没想这会还真要派上用场。

  原本不想自己动手的,但这会忍不住了:如今是87年,就算有人知道自己挖了座坟又怎么样!

  打破了自己的计划,因为右侧那个碗并不是纯黑色,而是在黑釉里自然浮现着大大小小的斑点,围绕着这些斑点四周,阳光下还有红、绿、天蓝等彩色光晕在不同方位的光照下闪耀!

  那是“曜变天目釉”!

  用工人刚才放在边上的竹片,张楠小心的将那个小碗挖了出来--一翻,碗里的土并不严实,基本上都给倒了出来。

  一拿过裘波取来的保鲜膜,撕开后就像包粽子一样,密密麻麻给包了好几层,彻底同外界空气隔绝开。

  递给项伟荣,“姐夫,帮我收好,别摔了。”

  项伟荣接过,也不避邪,直接塞自个大衣口袋里。

  那两个魂瓶邪乎,但这就是个坟里挖出来的小碗而已,打过仗、杀过人,项伟荣压根无所谓。

  到了左侧那炕,还是用竹片,小心将那个看上去油光水滑的小黑碗给挖了出来。

  不能用铁器,不然一挤就破了。

  里边的土一倒,一看碗底,张楠又笑了。

  不过没多说话,还是用保鲜膜包裹,递给了姐夫。

  王德顺就在边上看着,没多一句嘴。至于那几位工人,这会正美滋滋的抽烟呢:不就是两个小碗嘛,大老板喜欢就拿走呗,天经地义的事。

  自个工地里挖出来的,什么东西都是工地的--这是工人们的想法,可不管你什么文物保护条例。

  要是挖出坛银元,就算东西被大老板全拿走,估计也少不了自个这几个干活的人的好处,更不用说就两个小碗。

  大老板喜欢,拿走就拿走。

  “德顺,让大家继续挖。”

  经过个把小时的清理,又挖出几个锈蚀严重的大铁环,那是棺材上的:木头烂光了,铁环还在。

  往边上一丢就不管了。

  还在墓室北侧各发现一面宋代铜镜:一面花卉镜和一面素面商标铭文镜,都相对普通,直径也只有个十三四公分。

  两面铜镜也带走,就对王德顺说:“把墓给平了,石板就地埋了就行,别露在外边,难看。”

  说着往吉普车那走,示意王德顺跟上来。

  一进后座,张楠从兜里掏出一刀,总共一千块的大团结递给王德顺。

  “小张,这我可不能要。”

  这会王德顺知道老板有话要对自己说,也坐了进来。

  “又不是单给你,刚才我看工棚里就放着些包心菜和土豆,肉就挂了一块。这钱给干活的人好好加几餐,平常伙食别老不见肉。”

  “明白,不过也用不了这么多呀。”

  猪肉一块多一斤,这一千块可是个干体力活的小工一年的收入!

  “你自己看着办就行了,你和德彪其实都是在给我赚钱,辛苦我知道。”

  这下王德顺也就不推辞了,把钱收了起来:这钱说白了就是让自己安排,在工人身上花多少张楠不管。

  “这要是还有东西,我都先存着,到时候让你一次-性-再看。”

  “行。明天我要出趟远门,回来再说。”

  ……

  回山上大院的路上,项伟荣看小舅子心情很好,问道:“怎么,我兜里这两个碗是好东西?”

  “嗯,国宝级的,两个都是。”

  项伟荣一听,道:“别逗了,一座破坟,又不是什么大墓。两个黑漆嘛嘟的玩意还国宝了。”

  “骗你干嘛,一个吉州窑木叶贴花碗,另一个更牛-逼,连名字都是小鬼子起的:曜变天目,因为国内压根就没有实物!

  你右边兜里那个就是国内的孤品。”(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