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去抢劫、去泡妞

第二百三十一章 去抢劫、去泡妞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2066更新时间:2016-12-30 18:51:12
  干过土夫子,保护刚出土瓷器的这点小道行还是有的:就算东西再好、心再急也得慢慢来,不然一个运气不好都没地方哭去!

  吉州窑的木叶贴花碗,按照品质好坏,20年后十几至上千万的都有。这会因为包着保鲜膜看不得十分清楚,不过张楠估计手头这个怎么也是中高档货。

  至于那个曜变天目碗,无价!

  不是说贵到了没法用金钱衡量,而是这三五百年内压根就没成交记录可以参考。

  霸气——想查成交记录,那都是以几百年为单位的!

  张楠说两个碗是国宝,这国宝也有个三六九等,人也各有喜好,至少在张楠眼里,这两个碗和自己捐赠出去的《女史箴图》压根不在一个档次上。

  顾恺之的那幅画算得上是国宝中的战斗机,这两个碗差不多就是初级教练机级别。

  拿了个刷鞋的刷子,在户外的水槽那将两面铜镜刷了刷。

  “这东西怎么样?”

  项伟荣将两个碗拿去了库房,回来洗手,看到张楠正在刷铜镜,就顺口问了句。

  “宋代铜镜,打死了也就是个小玩意,没多大用。”

  “你手上那个看着不是挺漂亮的。”

  张楠这会刷的是那面花卉镜,项伟荣感觉花纹挺精致的。

  “没用,在南阳也就几十块一面,铜镜上档次就得唐代以前,宋代的就是个白菜价…”

  宋代铜镜注重实用、不崇奢华,器体轻薄、装饰简洁,背面多铸有花鸟鱼虫、人物故事、山水楼阁等图案纹饰,亦有光素无纹者或加铸坊字号商标者。

  而今人可不喜欢铜镜素雅、轻薄。

  而且同之前的铜镜相比,宋代铜镜的合金成分发生了变化,大部分宋镜是黄铜做的:含锡量明显减少、含铅量大增,不是唐之前用的青铜。

  那面素面商标镜不说也罢,20年后打死了也就不到1千,贵了就是蒙人。手里的花卉镜图案倒是精致漂亮:八瓣葵花形、圆钮,荷叶钮座,外有四朵盛开的牡丹。

  但就算二十年后,也就是几千块的小东西。

  不过既然挖出来了那就带回来,库房里丢着再说。

  收藏古董的玩家中有很大一部分不喜欢把墓里挖出来的东西放家里,特别是不放卧室,但这铜镜却是个例外——除了极少数是清代中前期的铜镜,世面上有的华夏古代铜镜,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以上都是墓里挖出来的!

  只要家里收藏有青铜镜,如果不是现代仿冒的假货,那就差不离——全是他-娘-的是陪葬品。

  ……

  1987年12月25日,经过几千公里的辗转奔波,张楠心满意足回到剡县。

  去了趟醴陵,通过关系拿下200余件毛瓷;在景德镇,大打金元战术,最后只给陶瓷研究所仓库留下不到100件“7501”样品。

  在“干掉了”陶研所库房和汪所长他们征集上来的那些原本在职工手里的毛瓷后,张楠直接加价,最后一个“7501”小碗都喊到了100美元一个,这下职工手头原本还想预留的也被基本收缴一空!

  第一批已经运走,汪所长他们想反悔都没机会!

  不过也能理解:物以稀为贵,基本在一个人手里囤积,这就等于完全掌控了某一样不可再生资源的定价权。

  在张楠来之前,一个小碗也要个三五十块人民币;当张楠拍拍屁股走人,当地留下的极少数毛瓷“水点桃花”小碗,少于500人民币一个问都别问。

  这会500人民币虽然牌价超过100美元,但你压根换不来!

  景德镇7501毛瓷,整整1582件,锅碗瓢盆碰基本到齐——连陶瓷饭锅都有两个!

  这是抢劫,**裸的抢劫!

  今天美国人过节,在外地打越洋电话不方便,回来后才同妮可同珍妮那边联系。

  美国方面一切正常,而且已经向日BEN派出了工作人员:如今日本股市已然复苏,正在一往无前!

  而华尔街还在调整,虽不能说半死不活,但同“黑色星期一”之前是没得比。

  张楠之前给妮可同珍妮划了条红线:1989年12月25日、日经股指38500点。

  在此之前,整个日本股市就是一个巨大的蛋糕,只要有办法、有资金坐上那张巨大的餐桌,只要不自己作死,是个笨蛋都能吃撑!

  具体操作张楠不管,那些极端专业的操盘手、管理人员知道该怎么办。

  专业的事就得交给专业人员去处理。

  而珍妮同妮可会在个把月后到华夏,陪张楠过华夏传统的春节。

  联系完美国,张楠觉得有点无聊了。

  自个就像打仗一样办完了毛瓷的事,还愣是给自己差不多凑齐了完整的一套放自己客厅的展柜上,其它放进了弹药库。

  这下发现手头暂时没什么可干的事了。

  想来想去给身在杭城的表哥张洲打了个电话,不过消息并不好:他之前拜托表哥注意西子湖边老别墅的出售情况,不过暂时没消息。

  挂了电话,想到了沪上。

  拿起电话机,往庄臣公司打了个。

  “姐夫,这几天有没有空?”

  项伟荣早几天就回来了。

  “有重要事?”

  “那倒也不是,就想去趟沪上,想办法给我调两辆货车,挂车最好。”

  “行,什么时候要?”

  “后天吧,如果来不及再过个一两天也无所谓。”

  “好,等我电话。”

  这意思就是不用姐夫陪着,不是什么秘密的事。

  过了半小时不到,电话回过来:后天就有车,两辆八吨挂车,如果不够,还可以加一辆五吨东风。

  “够了。”

  车子一确定,张楠跑到保镖们所在的地方去,看热闹、蹭晚饭。

  今天夏米力和卡里米两个弄了只羊回来,正在准备整个烤全羊,过会姐姐、姐夫和关哥他们在公司里忙完也会来。

  “这几天有没有安排?”

  张楠问阿廖沙几个。

  “值班,怎么了老板?”

  “后天去趟沪上。”

  “有没有需要特别准备的?”

  羊还在收拾,阿廖沙在给夏米力打下手。

  “不用。”

  张楠随口回了句,不过心里想的没敢说:“我们去抢劫,外加泡妞!”(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