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二百八十八章 要去西秦“搬”东西

第二百八十八章 要去西秦“搬”东西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2229更新时间:2017-01-22 16:20:07
  张楠尴尬笑笑,加了句:“就是我们这的白染泥,这白染泥防水性好,还不透气,加上墓坑上部有经过夯实的填土,使那座墓的墓室几乎成了一个密闭的空间。

  这么多的密封层保护,可以说基本上隔绝了墓室与外界之间的空气交换。

  而且那座墓处附近就有河,地下水位较高,该墓的墓室曾经长期被地下水浸泡。而且就算水密性再好,也挡不住水以分子的状态慢慢渗透进墓室里。

  一般情况下谁对文物保护不利,但在水坑墓里这反而是个好消息,因为这样渗透的地下水的酸碱性不大,基本上为中性。经过这地下水浸泡后,墓室内氧气的含量更少。

  几种原因的结合,这剑才能保存下来。”

  说着张楠又忍不住拿起剑再次欣赏,自个也是越看越喜欢!

  “这可是能和湛庐、鱼肠这些名剑相比的好剑!好东西!”

  欧冶子铸造五大名剑,这属于会稽地区的项伟荣和操强都知道,连关兴权同西川人林明都听说过。

  “我还以为鱼肠这些还是钢剑呢。”

  一看,说话的是林明。

  话题成功转移,张楠避免了尴尬。

  传说中的绝世名剑,结果被张楠说成了是“原始的”青铜剑:出身于武术世家,小时候梦想拥有一柄绝世好剑的林明显然有点心里怪怪的。

  张楠笑着对他道:“这越王於睗那会其实就有铁剑,不过极少。但可以基本确认欧冶子为越国铸造的那五柄名剑,应该全部都是青铜剑。

  东汉初期史学家袁康写的一本《越绝书》里有记载:越王允常,就是於睗的爷爷、勾践单位父亲,这名越王曾经命欧冶子铸五剑。

  书中是这么说的:欧冶子乃因天之精神,悉其伎巧,造为大刑三,小刑二,一曰湛庐,二曰纯钧,三曰胜邪,四曰鱼肠,五曰巨阙。

  这大刑、小刑是刑法的刑,就是如今大大小小的大型、小型的意思。

  其中大型者为湛庐、纯钧、胜邪;小型者为鱼肠、巨阙。

  文中还说欧冶子铸剑时,赤堇之山破而出锡,若耶之溪涸而出铜...

  以铜、锡所铸,这些剑就该是青铜剑。

  而且赤堇山、若耶溪就在隔壁的会稽,那两个地方现在都有铸剑遗迹,和文献也能对的起来。”

  绝世宝剑成了青铜剑,这对林明而言还真的有点别扭!

  “老板,我记得好像春秋那会也应该有铁质的名剑吧?”

  “有,龙渊、泰阿、工布就是钢铁剑,而且还是反复折打而成的花纹钢,这在《越绝书》中也有记载。

  而且铁剑出现后,‘王者自作用剑’就几乎销声匿迹了。好像在弯弯有柄‘越王州勾铜格铁剑’,如今只剩下铜格,铜格两面各铸鸟篆,译文为‘越州勾越州勾’和‘自作用剑自作用剑’。

  剑身不见、烂光了,只在剑格中孔及边缘残留余锈,化验为铁元素,仅此而已,钢铁实在太容易锈蚀!”

  张楠没说一件事:两年后华夏将会出土一柄西周晚期玉柄铜芯铁剑,墓主人时虢季,为西周晚期某一代的虢国国君,这柄铁剑也将被誉为“中华第一剑”!

  自南方开始使用铁剑、钢剑之后,‘王者自作用剑’几乎绝迹估计不是没有铸造,而是换成了更轻、更坚韧的钢铁材料!

  而铁剑极易锈蚀,入土后难以留存:从已知汉墓中发现的数以千计的铁剑残痕中可以发现,绝大多数已不能成形,无法提取!就算极少数尚能提取,也已经是面目全非,无法辨识其铭文或纹饰,更无法辨认是否属王者用剑!

  张楠当过土夫子,盗掘过的汉墓里也出现过铁剑的残留;而在跑工地那些年里,见到过的铁剑更是多如牛毛——剡县附近多东汉两晋南北朝的砖室墓,当初只要是造得起这样砖室墓的古人男子,几乎都会在墓中陪葬一柄铁剑——位置一般会放在尸体大概位置的右手边。

  可惜,没一柄剑是有用的:很多彻底烂成渣,就算能看出大体样子的也断成几节、烂到芯了!

  与如今的铁剑不同,两晋南北朝的铁剑基本都带环首,就像电视剧《三国演义》里的那种佩剑,剑柄头上几乎都有个环。

  和个环首刀差不多。

  ......

  这趟操强就为张楠准备了一柄剑同三件瓷器,其中一样已经废了,还有件是越窑兽面四系罐——张楠没要,让他自个留着。

  对这一类的四系罐张楠兴趣不大,而且这件器物罐口微微有残:像这一类的东西,不用自己去搜集,估计王德彪下边的那几个工程队都能在几年里给自己挖个一堆出来。

  不过最后一样瓷器张楠收了:一件几乎能够达到秘色瓷级别的北宋越窑青瓷执壶。

  同王德彪那拿来的那件不同,这是件刻团花纹堆线执壶,工艺比前一件还要上一个档次。

  如果在香江的拍卖会上,这件执壶绝对会披上“秘色瓷”的招牌。但对张楠而言,秘色瓷就是秘色瓷,差一点也不行!

  这件刻团花纹堆线执壶虽没到秘色瓷的级别,但胎薄细腻,釉色青绿,犹如碧绿的西子湖水!

  釉质薄均透澈,整体刻划装饰,纹样清晰:撇口,束颈,长颈竖直而下,长颈至腹部连接处有两条绳纹,由此束颈向下连接六条双股绳纹将圆鼓腹身等分。

  绳纹隔断内以针刻花卉纹,线条流畅而装饰典雅:在颈与腹之间一侧一条执柄,弯曲有力,与壶腹连接处双线勾勒叶形纹。

  与执柄平行相对的是壶流,流弯曲有度,其上有连缀漩涡纹。

  取了两件古董离开,两边都是皆大欢喜。

  离开前张楠告诉操强:“卖你越王剑的那个人手里可能还会有楚国的青铜器,有机会你可以去打探一下。如果有好东西,我出钱收购。”

  操强拍着胸脯道没问题!

  等回到山顶上的家,妮可等人已经回来了。

  看到两个美女似乎有点累,张楠问:“要不要休息两天再去沪上?”

  “明天就走,还要去西an呢,我要去看世界第八大奇迹!”

  没问题,张楠去安排。

  到了客厅,同等着吃完饭的关兴权一说。

  “一辆五十铃小货车和你那辆切诺基已经准备好,用得到的东西已经装车,我和刘文栋、攀峰和裘波开车,到时候在西an碰头。”

  “注意安全。”

  先去沪上两三天,再坐飞机去西安。

  小货车和越野车跑那么远当然不是当张楠他们在西安的交通工具,而是那附近有些东西该去搬回来——春节附近时间也是农闲时节,此时动手最好!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