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一枪百万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一枪百万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4191更新时间:2017-02-05 19:43:02
  项伟荣和关兴权几个倒是不怎么关心这枪,口径大不大也就那样,没什么稀奇的:在美国的靶场里见多了各种奇葩手枪,大口径、完全不适宜作战的手枪也玩过几种。

  特别是美国人弄出来的几种威力超大的左轮,感觉都能一枪干掉头大象——最大的口径有12.7毫米,项伟荣干脆就没试那种怪物,免得手腕受伤。

  人高马大的阿廖沙倒是用过,之后就说了句:“谁要是用这枪当自卫武器,这脑子一定是被驴踢了!”

  这会张楠手里的这支鲁格虽然口径没有12.7毫米那么夸张,但显然也比那些“炮兵型”大出一圈去。

  对枪不是太熟悉,口径大小还是看得出来的。

  扎克在边上笑着道:“老板,这是使用点45ACP弹的型号。德军最少制造了200万支鲁格P08,这里头最少都有35种各种小型号,但这个口径的就制造了两支。”

  难怪了,口径11.43毫米,当然看着枪口比9毫米的会大上那么了一圈,感觉连枪管都似乎粗了那么一丁点。

  张楠知道鲁格手枪由美籍德国人乔治-鲁格在1898年设计的,不过这德国手枪怎么会用美国人喜欢的0.45英寸柯尔特手枪弹?

  这是张楠所疑问的:就算间谍也不会为了枪弹好找,拿上一把特别制造的德国枪去美国晃悠。

  那种搞笑的情况只会在喜剧片里出现。

  “出口型号?”

  几个念头其实也就是一瞬间的事,不到一秒张楠就反应过来了:“这是样枪?”

  扎克一点头:“是的,老板,这就是样枪。在1906年至1907年,为了参与美军当是的新一代手枪选拔,鲁格就推出了发射点45ACP枪弹的版本鲁格,就是这种,但最后因为败给了约翰-勃朗宁设计的手枪,所以这种鲁格就没有投产。

  我看过介绍,当时乔治-鲁格就试制了两支这种样枪,另外一支好像后来被个不知道名字的枪械藏家保存着,连张照片都没公开过,也不知是真是假。

  而另外一支之前一直不知道在哪,真没想到,它就在这。”

  一听完,张楠卸下了弹匣:果然很宽,应该就是使用点45枪弹。

  其他几人也拿过去看了看:这枪看着似乎很新,估计二战前就被人当藏品保存着,几乎都没有什么使用的痕迹。

  项伟荣看过很肯定的道:“膛线最多发射了两三百发子弹,样枪,那它参试后可能就没被用过,估计就存在设计它的那个人的柜子里了。”

  张楠一听,说了句:“阿廖沙,把外边个箱子搬进来。”

  “哦。”

  三四十只手枪,都有个五六十斤重,不过难不倒大块头。

  箱子拿进来一打开,这里头其它手枪都是有新有旧,边上还随意放着几十个弹匣,连32发的弹鼓也有两个。

  虽然不知道姐夫手里这枪有多贵重,但边上的关兴权倒是心里有谱:“这样的新旧乱放,这一堆应该不是收藏品。真是奇怪,样枪和这些放一起。”

  “谁知道呢,万事皆有可能。当初苏联红军逼近戈林位于柏林郊外的豪华游猎行宫‘卡琳大厦’时,很多不能转移的艺术品就被戈林下令直接就地焚烧了,剩下的那些用了四列火车运到了贝希特斯加登。

  据说等到美军逼近贝希特斯加登时,戈林从里面又精选出了5卡车珍品送到了附近的温特斯泰因,剩下没来得及转移的那些就留在了火车站的车厢里。便宜了美国人,大件被盟军指挥部收缴,小件的很多都被美国大兵顺手牵羊了...”

  说到这,张楠忽然停住了,旁人立刻禁声——“估计阿楠(老板)又想到点什么。”

  “戈林是在45年4月25日在贝希特斯加登被逮捕,但所有资料里都没有说明他最后的那5车珍宝去哪了。”

  说到这,项伟荣插了句:“反正不会是这里这些,他一个帝国元帅完全没有必要囤积这么多的黄金,搜集艺术品是爱好,倒是绝对没问题,小意思。

  我看这里这些最大可能是从狼堡那边运过来的,和其它地方转运的塞一块了。”

  得,忘了笔记本那茬子事了:这里有部分还真可能是原本在狼堡的东西,笔记本上就这么写的。

  刚才用电筒查看那些名画和后边的雕像时,张楠似乎看到了最后边的矿洞开采面,也就是说那里已经到底。

  虽然按照记载,这里的宝藏绝对仅仅只是希特勒宝藏的极小一部分,同美军当时发现的几处大规模藏宝地相比,只能是小巫见大巫,但也绝对不是德军当时流行的5辆3吨或4.5吨货车能够运过来的。

  张楠站起来,道:“扎克,把那把梯子带上。”

  先把手枪的事放一边,看看能不能再抓住点脑子里的东西。

  一把折叠式铝合金梯子,慕尼黑买的最常见那种,都锉掉了商标。

  问夏米力取过望眼镜,几个人拿着梯子到了存放字画的地方。

  保镖们这会对财宝已经免疫,都没多看那些包着牛皮纸的框子一眼,快速把梯子架起来。

  诗人就不能免俗:不就可能是画嘛,哪有黄金吸引眼球,麻木了之后都不会去考虑那些画到底会值多少。

  几步爬到梯子上头,一手望眼镜一手强光电筒。

  “里边大概还有一百米就到头了,框子大约堆了50米不到。”

  从梯子上下来后,数学烂得要死的张楠毛估估一算:单单带框子的字画就不会少于3000幅!

  一个不好,这里的财富就将超过自己的身价!

  “这应该是纳粹官方的财富藏匿点,那些纳粹高官最后时有不少把东西藏在了贝希特斯加登附近,但没哪个高官会有收藏死人大金牙的爱好,也不会把自己东西和国家的放一块。”

  笑着道:“伙计们,或许哪一天我们还能发现戈林胖子藏的宝贝也不一定。”

  人的贪欲无穷,这就算是远景展望了。说着张楠就往外走,一看除了扛着梯子的扎克外大家都空着手,一指靠洞壁上的那幅列宾的《哥萨克》:“先把这个搬出去。”

  保镖们都得有打工仔的觉悟,夏米力和卡里米两个就行,抬了就走。

  路过那几个大银锭,张楠踢了一脚道:“200公斤一个,各位自己估摸一下实力,别勉强,想个办法到时候该怎么搬,一个我给10万美元运费。”

  这下好,几个保镖就看着那四个灰不溜秋的大家伙暗自运气:财宝是老板的,这条是最高原则!

  可奖金是实实在在能放兜里的。

  就算四个人上抬一个,每人都有两万五,不比搬25次那些木箱轻松。

  20几公斤一个,搬着也不轻松!

  而且事情还没那么简单:昨晚有几个伙计还在那互相打趣、苦中作乐——被老板给骗了!

  为啥?

  那些武器箱和存放黄金的箱子是说1000美元一箱,每个也就20来公斤,但有少量麻袋里的金币足足有四五十公斤重!

  有些布袋,纳粹压根就没称重——还他-娘-的是1000美元一袋!

  倒是后来的那些珠宝带子要轻很多,不过老板半开玩笑说:“这些不给钱,再给钱老子都要破产了!”

  黑,真他-娘-的黑!

  奖金是实实在在,但到了这会也就是开开玩笑的程度:因为到天亮前,就没一个保镖还真的在傻不拉几记自己到底搬了多少个箱子。

  麻木了,到时候随便算就成,反正“珍妮老板娘”那有个笔记本,记着大概的总体数量。随便算算,每个保镖回美国后都能捞上一大笔。

  这会谁都不在乎几千美元的小钱,而且都知道张楠是个大方的老板,这趟就把自己当骡子使唤就成了。

  除了放哨就别带脑子,就靠肌肉!

  金文博这会还在那和阿廖沙开玩笑:“我说,咱们两个能不能弄出去一个?老家年收入不到三百美元,这一个就够我们成20万元户的!”

  “我怕闪了腰!不过要是你崴了脚,我一定把你背出去...”

  没理会这两个憨货,张楠和项伟荣自顾自往外走:留下的几个还真在那试着大银锭的重量,顺便研究用帆布包好呢,还是直接用绳子捆。

  连夏米力这两个搬运工都在那研究,画都给竖起来靠一边。

  塔吉克族兄弟自认为有的是力气,两个人抬一个没问题。

  项伟荣都快走到拐弯角了,实在忍不住,对着后边吼了一声:“别看热闹了!到时候四个人抬!还有,既然都这么闲,把边上那些口袋和箱子都搬出来,我看你们都是睡够了。

  夏米力,画!

  那画要是出问题,老子把你们脑袋拧下来!”

  项伟荣是用汉语在那吼,扎克听不懂,但也知道情况不妙:一众华夏保镖脸色不对,连那个永远酷酷的关兴权都噤若寒蝉!

  小声问关系不错的金文博:“项先生在说什么?”

  “别多问,帮箱子。”

  大块头手脚快,一手就是两口袋,提了就走。

  得,扎克知道大伙应该是挨骂了。

  刚才大家都有点得意忘形了,这老班长一声吼的效果就是好!

  “有时候你别和这帮子家伙太客气,都属驴的。”

  部队出来的忍,连扎克都有着习惯:华夏、美国一个样——班长一声吼,不管有没有道理,你丫就听着、执行就行。

  这就是班长的权威。

  ......

  到了刚才吃饭的地方,看到那把点45口径的鲁格还放在箱子上呢。

  项伟荣拿了起来,这会没它能用的子弹,不然还能合合膛:戴维斯和扎克以前有时也用M1911,但这趟全部换成了格洛克18,为的是安全。

  “这枪会很值钱?”

  一听姐夫的话,张楠摇头道:“不清楚,我对这个不熟悉。”

  这时扎克抱着两个箱子出来,张楠就问他:“这玩意值多少?”

  扎克脸上露出个尴尬的笑容:看看另外几个保镖老老实实的样子,扎克也自然不起来。

  “不知道,就没成交记录,要是拍卖,估计百来万美元可能值吧。”

  说着就往外走。

  张楠同项伟荣互相看了一眼,都能明白各自想的:扎克这人靠得住!

  那箱子手枪可是说了随便选,别人可不懂这里面的弯弯绕绕。

  等搬东西的伙计们返回,看到连小推车都用上了,项伟荣道:“算了,都歇着吧,当心得盲肠炎。”

  各人借驴下坡,立刻四散休息。

  “兴权,你算一下大概还有多久这里的东西能搬完。”

  听到班长的话,关兴权都不用想,直接道:“如果是里头那些口袋加外边要弄走的枪支,最多两个晚上,可能还用不了,这还算上了那5个大银锭。

  不过要是加上最后边的那些,单单3000幅画就难说。而且那些放着文书什么的箱子,我看比前边三个地方加起来的都要多。”

  没法算。

  这也是张楠头疼的:箱子至少1500个以上,虽然不认识里边放的是什么东西,但都得带走!

  那些箱子体积远大于存放黄金的箱子,直升机一趟最多运个四五十箱。就算载重量吃得消,大伙连轴转,单单那些就得要三四个晚上。

  更费时间的是那些画和后头的大块头雕塑:油画老板不想破坏画框只拿走画布,那直升机一趟次可能只能运送几十幅。

  就算来个“大小搭配”,估计不少趟次才能运走十几二十幅也不一定。

  大尺幅的那些难搞。

  至于放弃是不可能的,除了张楠、项伟荣和关兴权,其他人这会也知道那些画可能一副就是自己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老板拿走的东西越多,大家能拿的那份奖金也就越丰厚。

  没辙,张楠只得道:“最多时间来不及,这趟就先把另外一个藏宝洞的事放到下半年。”

  项伟荣看了眼小舅子,用方言说:“阿楠,你太贪心了,我是昨天就这样想了。”

  张楠尴尬笑笑:要运走那些东西,目前来看还至少要半个月时间,这还是最顺利的情况。

  这就到四月中旬了:理论上五月中旬贝希特斯加登才会进入旅游旺季,但谁也保不准出点什么意外。

  “洞口怎么办?”

  “花点力气给填回去,薄薄一层就行,要是天气合适来个打雷闪电的,干脆再炸它一回。”

  这会正说着呢,看到林明快速跑进来,脚底都不带声音的,“班长,外头有情况!”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