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元首的私人物品

第三百三十二章 元首的私人物品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2082更新时间:2017-02-09 14:24:54
  “书房里还有个小箱子,东西够你显摆一辈子的。”

  一听珍妮的话,张楠连外套都没穿,取过其中一个体积不大,但做工极度精细的木头包装盒。

  盒子盖上头有个刻花镶嵌金丝的商标,不过张楠不认识。

  一打开,一块真皮表带的腕表出现在自己眼前。

  对于钟表张楠其实没多少研究,这块表看上去也就九成五左右的成色,有极少量使用痕迹:灰白色的表壳,在调整时间的旋钮一侧还有个极小的突起,就像个小拨柄。

  张楠虽然不怎么懂手表,但一看到这个露出一点点的小拨柄就知道这块表不简单!

  “这是三问?”

  “对,是三问。”

  珍妮还保持着带点神秘微笑的样子,这让张楠有点小小的不爽:不是针对珍妮,而是因为上辈子一次很不爽的经历而已!

  又一次在杭城,参加个古董圈子聚会时,就有个爱显摆的阔佬想知道时间,但不用眼睛看,而是靠耳朵听!

  如今不少电子表倒是有报时功能,一按某个按钮就行,可那个阔佬戴的是块机械表,那报时是用敲的!

  当时阔佬的小动作立刻引起了旁人的注意,好奇的人总是有的,一番询问后得知,那人手上戴着的是块百达翡丽的“三问表”。

  在瑞士买的,在国外都比辆普通的法拉利不知道要贵出去多少!

  35万瑞士法郎,相当于两百多万人民币!

  “叮叮当当”几声就让那人成了聚会的核心,这人都有点虚荣心,张楠内心里当然很不爽:自己戴的就是块7000多的梅花。

  从回忆里转回来,说了句实话:“够贵!”

  新产的“三问”就那么贵,那几十年前的呢?

  不用说,这就是块有点年纪的“古董表”,生产日期绝对在1945年之前,而且张楠也不会把灰白色的表壳当做是全钢表壳氧化的结果。

  这是铂金表壳,就这颜色。

  三问、三问,何为“三问”?

  要不是喜欢钟表的人,知道这个术语的人还真不多:它代表着机械制表工艺中的最高技艺之一!

  各个名表品牌商们基本上都有自己品牌旗下的精制三问表,一开始似乎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技术高超,以此提高声誉与国际地位。

  简单地说,三问表就是可以报时的表,报时方式也很方便::表壳边有按钮或拨柄,按动它时,便可以听到“叮叮咚咚”的声音报时。

  低音调是报时,例如:“当、当、当”,3响就是3点。

  接着是报刻,一般是高低音配合,例如:“叮当、叮当”,即二刻(30分)。

  接下来高音调是报分,例如:“叮、叮、叮、叮、叮”,5响是5分钟,那么现在的时间是3点35分。

  三问,与陀飞轮、万年历一样,是机械表的一项复杂功能,更是机械制表工艺中一项最大的挑战:在极其有限的空间内加入报时用的簧条装置,有时为了音色悠扬,还要装上三套甚至更多套锤簧,很多零件如头发丝一般细小——一般的三问表就至少要有500多个零件!

  将表从盒子中取出,感觉有点份量,看着尺寸比自己那块普及版的百达翡丽还稍微小点,但重量却更大。

  款式并不像二战前、直到如今常见的那些弧形表面腕表,反而有点21世纪的味道。

  这倒不是说这表是“穿越的”:不少顶级品牌在三十年代生产的腕表,放到七八十年后都还会被以为21世纪的外观设计。

  真皮表带精工细作,只是戴上后感觉稍微有点硬,大概是因为时间太久的原因,估计多戴戴就变软了。

  不自觉想到:“要是过几天还不舒服,那干脆去配一条原厂的。”

  仔细看了看,表面上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表盘,除了“三问”、双日历功能外,没有其它一些基本用不上的复杂功能。

  而且这明显还是块自动上弦的手表,这就更不得了:据说世界上第一块自行上弦的腕表是在1926年才出现,早期的全自动表更贵重。

  甩着手腕感觉了一下,问珍妮:“这表什么牌子?”

  “朗格。”

  珍妮还在那一脸神秘的微笑,张楠觉得这边绝对还有些问题,脑子里转了下:这压根就不是瑞士的牌子,而是德国本土的顶级手表品牌!

  不过这会这个品牌没了,要到东西德统一后才会再次出现。

  很贵,真的非常贵!

  21世纪那会,朗格表似乎就没低于10万人民币的,几百万的型号也常见。

  将表取了下来,反过来看背面:刚才看到表背面外壳上似乎还有些文字,应该不是商标一类的字母。

  “呵呵...你终于发现了。”

  “别笑,帮我看看这些字是什么意思?”

  仔细看表背面外壳,那些字母原来是手工刻上去的:字母不少、长长两段,字体非常细小但很流畅,大师级别的手艺,估计是德文:一般德文自个就不认识,更不用说还是手写体。

  龙飞凤舞。

  这时珍妮终于收起那脸让张楠越看越闹心的神秘笑容,严肃道:“这是Sympathiefürdieschwachenistdergr??terespektlosgegenüberderNatur;同情弱者是对大自然最大的不敬。”

  很牛叉、很冷酷的一句话!

  脑子里立刻感觉这段话似乎挺熟悉的,但就是一下子想不起来是谁说的。

  “感觉是句名言,挺冷酷。谁说的?”

  “当然算名言,而且说这句话的那个人还说过另外一句更牛叉的:我会让世界记住我一千年!”

  到这,张楠要是还不知道这话是谁说的,那也真是白重活了一回!

  声音都响了一截,“阿道夫-希特勒!这是他的表?!”

  “对呀,那段话还是他的笔迹字体,我看过不少希特勒书写的文件、信件的影印件,错不了。而且除了希特勒本人的表,没人会这么干。

  再说根据记载,希特勒的手表后来都是在朗格定制,只不过记载中只提到他有一块朗格的陀飞轮,而且在战争后期一般使用一块怀表。”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