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四百二十章 关老大威武

第四百二十章 关老大威武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4130更新时间:2017-03-11 02:24:55
  两边分开搜索,通讯器已经打开,能够听到另外两组人进入预定位置的呼叫,关兴权也回答了一声。

  这次围猎一共五组人,一组还在路上,而这会靠近国家公园那边的马丁-艾森那组人距离自己太远,是由保罗-克鲁格他们几分钟后转告的。

  分开巡逻,这华夏与美国最顶尖特种兵之间不同的习惯就分出来了:兰迪他们“有点紧张”,而关兴权这边貌似轻松的多。

  没有谁好谁坏,只是习惯不同。

  兰迪打头,几乎就是保持随时射击的姿势搜索前进,最多在视野开阔的地方才将端着的霰弹枪垂下来节省体力。后边的保罗和林曼也是与视线齐平端着满弹匣后近5公斤的FAL,分成各自距离不超过三米的三角阵型搜索。

  无数次的训练、极少数的正式任务,这三位都曾经是美军的精锐,但却没有参加过真正的战争!

  如果托马斯在就不会这么干,他会放轻松的多。

  都像随时要接敌那样的高度戒备,看着都累!

  别人看不见,但至少已经在坡顶建立观察哨的卡里米看着累,实在忍不住接通了通话器:“兰迪,你前方三百米弧形半圆范围内只有大小三只疣猪,在你11点位置200米外,无其他明显目标,完毕!”

  兰迪还没回答,所有人耳机里传来关老大的话:“保持通讯顺畅!”

  这下好,大家都没声了。

  关兴权这边就舒服的多,关老大打头,距离都拉开二十多米,枪还是看似随意夹在腰间的。

  这样观察视野灵活且宽的多,貌似反应速度比不上海豹的习惯,但这会是在稀疏林间,观察视线不错,关兴权他们基本上是走走停停,不会突然冲出几个偷猎的家伙。

  这不是接敌状态,还不用那么紧张,更不用说还有制高点位置的观察哨在监视。

  最重要的是关兴权几人都有绝活,从班长那学来的:突击步枪虽然是夹在腰间,但随时可以快速精确射击100米以内的目标,都不用瞄准!

  就算真有人突然从地洞里冒出来,也会被关老大瞬间干掉!

  多少次训练形成的条件反射,为了恢复和保持状态,在美国那会每个人一有空就会去靶场,每个月都会耗费上千发,甚至是几千发的子弹,练的就是这种快速射击。

  搜索前进,这15分钟后就有了点收获,金文博发现了沙土地上的几道车轮印。

  “队长,应该是两种型号的四轮和六轮汽车,和那个克鲁格说的一样。”

  关兴权也仔细观察了印记,看着是从东边国境线那一路过来的。

  沿着断断续续的车辙印一路向东,很快接近了边境线。

  没有铁丝网,也没有界桩,大自然压根不承认人类的分划。

  关兴权按下通话器,“夏米力,距离?”

  “距离坡顶350米。”

  “我这有车辆驶入痕迹,最多一天前,你从高处看一下可能的走向。”

  “明白,稍等。”

  都没用代号,没那个必要,这又不是打仗。

  350米外的夏米力当然看不出远处的车辙印,但他看的是车辆最有可能行驶的路线:这里是荒原,任谁开车也不会往坡高、林密、沟深的地方钻!

  “队长,应该是向西开出500米后转向北,就是通往昨晚和猎场管理员遭遇的方向。”

  听到汇报,关兴权回答明白后,将通话器的发射功率调整至最大,按下通话键:“各组注意,各组注意,我是东方组,在距离二号高地东南方350米位置边境线附近,发现汽车行驶痕迹……”

  将情况一通报完,很快就收到各组队长的回复。

  也没啥,各自加强戒备而已:这里是野外,偷猎者不需要按着固定的道路行进,在他们看来在任何地方都可能越境。

  一小时后两小队人回到石头坡附近,活的东西除了碰上卡里米早就发现的那窝疣猪外,就还有几只这一带最常见的黑斑羚,其它一切正常。

  把刚才的情况和老汉斯一说,作为地头蛇,老汉斯干脆开着车子去看了看那边的情况。

  他是有点瘸,但还没瘸到不能开车的程度。

  一回来就说:“关先生,我个人感觉那些人如果再来,还很有可能会从原有路线进入,至少这一线二十公里之内这里会是最佳的越境地点。”

  “理由。”

  听到关兴权的话,老汉斯道:“您去坡顶看一下就明白了,营地里的那张示意图没这来得清楚。”

  关兴权原本就要去坡顶,听完就往上走。

  就十多米高,这一上去后关兴权就彻底明白老汉斯为什么会那么认为:南边远处两三公里外有条弯弯曲曲的河,也就阻隔了汽车的行进线路。

  自己这些车可以沿河慢慢找浅滩过,但盗猎份子可没那么从容。

  而在坡顶北侧,这过去一路连着几公路的树林是越来越密,间杂着不少大大小小的巨石,不适合汽车行进,兰迪他们刚才实地查看后也认为不大适合开车。

  这边老汉斯补充道:“其实这动物也很聪明,一般会躲在那条鳄鱼河的西边,因为东边没多远就是莫桑比克,那里的猎人没什么保护意思,反而我们猎场里的动物活得不错。

  这偷猎的人要打大象和犀牛,那就的过河,至少是从鳄鱼河西北侧、就是我们身后位置绕过去进入猎场纵深,这样在我们这偷猎也行,直接去北边的国家公园也行。

  一旦被发现,往东最多十来公里就是边境线,一跑过去就安全多了。”

  安全多,但不是彻底安全。

  关兴权皱了下眉头,道:“可以越境追击?”

  老汉斯笑笑,“这里是荒原,关先生。如果打死偷猎者,只要把尸体衣服带走,不用几个小时那些狮子、鬣狗和天上的秃鹫就会帮着把尸体处理的干干净净。

  不过我们一旦越境,最好避开点莫桑比克军队的边境巡逻队,还好他们也很少来这一边。”

  非洲特色,关兴权只是一下子有点不适应而已:偷猎的能越境,这边追击的跑过去杀人也不算个事。

  人命在这不值钱,特别是对那些穷人而言。

  不过关兴权还是忍不住再问了句:“你们不担心对方报复?”

  老汉斯摇摇头道:“他们没那么大的胆子,如果袭击了我们这边的居民点或营地,北部的这些有钱人会联合起来给雇佣兵一笔钱去报复。

  对面没钱,就算有钱请雇佣兵,那些雇佣兵也不敢来这边对付我们南非人,这大概是行规。”

  雇佣兵为钱而战,但也不是傻子:在南部非洲,惹这会的白人政权南非就是自个找死。

  南非政府那你没辙,可有个巨无霸EO在!

  听完了分析,这就好办了!

  在山顶集合人,关兴权直接开始布置。

  “卡里米你们两个还是在这设立狙击阵地,如果偷猎的从原路来,打停他们的汽车。”

  两人点点头。

  关兴权在石头间的一片泥土上划了个草图以应对实际位置,“兰迪,你们三个在北侧设伏,我们在南边,形成交叉火力,争取第一波就解决问题!”

  “没问题,队长!”

  没问距离,过会下去后实地选。

  何为第一波?

  一旦目标车辆出现,在第一个弹匣打空后,目标就应该没剩下几个活人。

  至于交叉布置,那是因为要是两边来个面对面设伏,这死角是没了,但自己人射出的流弹有可能引起误伤。

  这里是平原,不是谷底。

  这也导致第一波射击就要尽可能解决问题,不然对手一旦找到掩体,那就要换位、换角度才能再次精确射击。

  前提条件是:对手要有不错的军事素质,坡顶上那两位的枪法又烂的出奇。

  “老汉斯,你就在留在这,帮卡里米他们注意后方动静就行,干完活少不了你好处。”

  老汉斯很高兴,知道这些阔佬估计到时候会给自己的好处不会少:上次带三个西德人来狩猎当向导,两天就给了500美元!

  不过老汉斯突然想到个问题,“偷猎的至少有20个人,关先生,要不要通知我老板再派些人来帮忙?”

  关兴权笑笑:“不需要,我们不需要援兵。”

  ……

  下坡,在距离车辙印两侧位置,关兴权选了南侧60米外的几块大石头作为伏击阵地,而另一侧的兰迪他们还要近一点:突击手距离车辙印只有三十米,那有个巨大的白蚁窝!

  林曼和保罗靠后两侧,距离兰迪有个二十多米。

  然后就是等待。

  既然偷猎者会开车来,之前也没发现脚印,那就等卡里米他们的报告。

  静静的等待,直到夕阳西下,耳机里传来卡里米的声音:“东方一点钟方向距离1.5公里出现汽车,三辆,预计行驶方向正向我方而来。”

  关兴权答道:“收到,按照预定方案行动。”

  这时通话器已经开启加密功能,还能收到克鲁格他们的消息,但自己这边的通话内容别人是听不到的。

  “500米,最佳线路!”

  最佳线路,那就是送命的线路!

  都不用狙击手报告位置,关兴权都已经能够看到汽车。

  保险杆拨到连发,关兴权背靠大石,眼角余光看到阿廖沙和金文博也已经做好准备。

  一辆老式英吉普和两辆破破烂烂的六轮卡车,都没有顶棚,卡车车斗里都站着持枪的人:全是黑皮肤。

  预计着车辆的速度,关兴权莫名的感觉有点小小的快意,似乎手中的枪都在欢呼。

  “就是现在!”

  脑子里蹦出这个念头,一转身闪出半边身体,“打!”

  手中的突击步枪在往左甩过来的过程中同时开火!

  吼声、枪声同时响起。

  “哒哒、哒哒…”全是难度极高的两发点射。

  第一辆吉普车驾驶员头部整个天灵盖都被掀开,在副驾驶位置那人都还没任何反应时,这人也完全失去了意识:他的脑袋也被轰掉了大半个脑壳!

  两发子弹以不到三厘米的间距直接命中头部,M43弹在这个距离威力一点也不中间,吉普车里脑浆迸裂!

  吉普车后边还挤着三个人,两边两个在半秒时间内也都完蛋了,一人半个脑袋直接没了,另个脖子位置出现小半个拳头大的一个血洞!

  在中间那人头部三角区被两发子弹击中时,脖子中弹的那个倒霉蛋才飙射出一尺多远的血!

  “卧槽!关老大你丫个也太猛了吧!”

  卡里米心里不自觉的爆出句骂人话:他一直瞄准着吉普车的驾驶员,但没想手痒痒的关兴权先开火了。

  在一秒零点、最多一秒半的时间里,那辆吉普车内五个人有四个脑袋成了破西瓜,还有一个脖子正在狂飙血!

  对此卡里米是看的清清楚楚,而且还知道后座两边的两个倒霉鬼是和前座两人几乎同时送命---子弹掀翻前边两人的脑袋后,这动能根本没减弱多少,把挡住去路的后两人的脑袋和脖子也开了大口子!

  这还打个毛!

  卡里米快速调整枪口,对着第二辆卡车车顶上一个正想举枪的人胸口扣下扳机:有提前量,那车已经无人驾驶,驾驶室内挤着的三个人也都被打成了马蜂窝。

  这是金文博干的。

  打头、堵尾,华夏和美国人打仗搞伏击都喜欢这么干。

  但卡里米不得不向第二辆卡车开火,不然就没机会了!

  夏米力干掉了第三辆卡车的驾驶员,在他扣下扳机的零点三秒之后,200多米外的车窗上就出现了个弹孔,驾驶员胸口老大一个洞!

  子弹有点失衡。

  一听到关兴权的枪声,距离最近的兰迪对着第三辆卡车车厢就连着轰了7发箭型霰弹,那速度整一个快字了得:前两发轰出去都能看到车斗里的三四个人有血肉乱飞。

  兰迪这还想缓个两秒再打:箭型弹威力太大,一发一丛,打在人身上不是个大洞的问题,有几枚细小的钢箭都能穿过第一个人,顺便让后边的人生不如死!

  至于前面那个更惨,留在体内的那些小钢箭早就把内脏什么的全绞烂了!

  但兰迪没得缓,再缓就没他什么事:保罗把这辆卡车的副驾驶打成了个筛子---夸张说法,就胸口三个洞。

  林曼对着车斗位置开火,单发,一秒两个弹无虚发!

  再缓就没活人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