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四百五十九章 第二处矿洞

第四百五十九章 第二处矿洞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4117更新时间:2017-03-27 16:49:11
  乘坐游览车返回柯尼希湖,就是国王湖边的山庄,看到扎克正和一名留守的山庄人员交谈完,这一看老板回来了,扎克立马迎了上来。

  “老板,山庄里夏天新买了条小游艇,有这国王湖得水上适航许可,能借给我们用,我把游艇钥匙拿来了,不过这的人再三提醒别和湖上其它游艇撞上。”

  扎克手里这会就拿着一小串钥匙,上半年来时还没这船,这次算是给面子:张楠这富豪大方,山庄老板也通气。

  这的老板不是德国人,而是山对面的奥地利人,要是古板的德国人,估计就不会把一艘机动游庭交给一群没德国船舶驾驶证的人。

  有船是好事,万其实就是个幌子,乘船过湖会比步行从国王湖北侧绕行要省时省力的多。

  “谁会开船?”

  张楠一问,边上一群人举手。

  “当我没问。还有,过会去湖上转转。”

  好吧,这里所有人都已经学会驾驶美国那几种常见的直升机,包括华夏来的保镖:贝尔205、黑鹰都行,小型单发轻型直升机也是好几个型号都OK。

  这小型游艇更是不在话下,连“阳光星辰”号游艇都能开走。特别是“海豹”出身那两位,这驾驶小型机动艇原本就是必备技术。

  回房间换了件防风的外套,这就坐机动艇出发。

  小码头,其实就是条简单的栈桥;游艇看着应该能坐下三十几个人,没遮没栏那种,够简陋,却能让游客以最自由的方式欣赏湖两岸的俊美风光。

  这一上船,充当驾驶员的兰迪直接爆粗口:“卧槽,我以为是快艇,结果给我来个电动的!”

  后边的扎克一听这话,道:“抱怨你个头,你看不上那我来,你划那个去。”

  说着一指游艇边上的两艘小船:很可爱,脚踏船。

  珍妮这会正坐下,听到两个保镖之前的逗趣,笑着道:“兰迪,这里从1909年开始就规定只有电动船、手划船和脚踏船才能在这座湖里航行,快艇你是别想了。”

  珍妮做过足够的功课,这座柯尼希湖(更多人喜欢叫它国王湖)被认为是德国最干净和最美丽的湖。正由于这个原因,德国政府严禁污染湖水的事情发生,这兰迪有电动船驾驶就不错了,不然都撸起袖子、卷起裤腿划船去!

  这一上传张楠就先从座位下边找出件救生衣,老老实实穿在身上,还仔细把带子系好,看得项伟荣和关兴权直摇头。

  “阿楠,什么时候去学学游泳,我看着就别扭。”

  听到姐夫的话,张楠是直摇头:“别介,我这辈子认命了,就是个旱鸭子的命。”

  珍妮不大听得懂剡县方言,好奇的问了句:“怎么了?”

  “没事,我不会游泳。”

  “啊!”

  珍妮很惊奇,自己看似无所不能的男人竟然不会游泳!

  之前没看出来呀!

  这上小船就穿救生衣是个好习惯,特别是在景区,而且这会所在的国王湖是座冰川湖,也是德国最深的湖泊:平均水深98.1米,最深处190米,这湖水也非常冷!

  冰川时期的强大冰川力量造就了这座美丽的湖泊,这会阿尔卑斯的雪山雪水是湖水的源头——手一伸下去就能感觉到非常凉,甚至的冷!

  这里不让游泳,就算允许也没几个人吃得消游,水太冷容易抽筋,要是意外掉水里更不是闹着玩的。

  珍妮还以为张楠穿救生衣的举动只是因为好习惯,但没想是因为不会游泳。

  项伟荣在前边道:“他12岁那年我带他去学游泳,狗爬式刚会一丁点就得瑟,好样不学去学钻水底,结果脑袋撞石头上,血流了不少,害得我回去还被他姐姐骂。”

  到这,张楠很配合的一抹自己额头上的头发,让珍妮看自己发际线附近的一道小疤痕,还似乎挺光荣。

  疤痕不大,不把头发撩起来根本看不见。

  “你这就有心理阴影了?”

  珍妮不理解,这学习游泳有几个人没喝过几口水、呛过鼻子的。要是这么一次就彻底怕水,那也太逊了!

  看表情就知道自家女人在想点什么,张楠也没说话,做了个非常奇怪的举动:撩裤腿。

  解说员还是项伟荣。

  “撞破脑袋后,阿楠老实了两年,14岁那年县里的少体校造了个室外25米水泥游泳池,花点小钱能去游,还有教练教。

  这小子放暑假就去了,结果又刚学会点,不按规定从梯子那出水,耍酷从其它地方上来,结果一滑......”

  项伟荣都有点不忍心继续往下说的样子,“那个游泳池条件很简陋,边沿就是上头贴了层瓷砖,沿上90度,迎面骨直接砸上头,骨头都露了出来。

  也没救生员,一同游泳的都是帮孩子,这小子也硬气,硬给自己爬了上来。”

  小腿迎面骨上皮肤上有个挺明显的疤,以前珍妮也没问这是怎么伤的:一看就是多年旧疤,哪个男人小的时候没几块“荣誉勋章”的。

  不过这会一想,珍妮心里是只抽冷气:把自己腿给砸到见骨,人还倒着摔进游泳池,那种会让人忍不住惨叫的疼痛加上所处的环境,没给淹死就算不错了!

  “很疼?”

  听到珍妮关心的话,张楠苦笑着道:“大概比死了强点。”

  两次都差点学会游泳,两次又都把自己整得欲仙欲死,现在珍妮真的理解自家男人为啥会这么积极的穿救生衣了。

  看到兰迪都听得忘了开船,其他人里除了知道底细的关老大,都几乎是一脸抽抽的表情,大概都在想象老板那会掉游泳池里的惨痛遭遇。

  简直是惨绝人寰!

  一看这情形,张楠无奈道:“谁也不准说出去!还有,万一哪天我掉水里,你们哪个人要是跳下来晚半拍,老子扣他一年薪水!”

  众人忙不颠点头,还要拼命忍住不笑出来。

  “有什么好笑的!你们老板我就不会游泳而已,不会游的人多了去了,山城人还不会骑自行车呢......”

  心里想想,没说。

  山城人民无辜躺枪:“我们这骑自行车?!你丫有种你来试试!”

  开船,出发。

  国王湖属于贝希特斯加登国家公园,四周群山环绕,极像了北欧的那些险峻的峡湾。

  湖水清澈、水平如镜,四周山势险峻,感觉像是有个巨人在这阿尔卑斯山区横劈了一斧子。

  湖是狭长型,半道碰到条普通游船:在湖边的一面绝壁前,对方游船上的一名水手吹起了小号。

  “有回音,有意思。”

  张楠听到号声回响了一圈,才刚说了这一句,珍妮道:“我看山庄里的旅游资料里说上百年前的时候,湖里这船到这一片附近,船长就会鸣响火药枪,枪声都能够回响7遍。

  现在不让开枪,但天气好的时候,这小号声也能够回响两遍。

  不过今天阴天,这也就回响一圈。”

  前方还有个小码头,上头有个红顶子的修道院,前方那艘游船就在那靠岸,船上的游客大概是要去参观。

  不过张楠一伙人没去凑热闹,游艇转了个弯,绕过前方突入湖中的一处山峰,再过去就是通向上半年挖掘的那处矿洞的山坡。

  找个缓坡靠岸,阿廖沙跳下船把根缆绳捆在岸边一棵小树上,张楠脱了救生衣跳上岸。

  刚想去接珍妮,结果女人家手脚麻利,自己也跳了下来。

  等所有人下船,项伟荣问了句:“要不要上去看看?”

  看了眼东边的漫漫上坡,张楠直摇头。

  “算了,白费力气。”

  一听这话,项伟荣干脆进行最后的“战前动员”。

  “保罗,老规矩,回去后你就出发去奥地利,作为我们万一需要撤离的最后保障。”

  保罗一点头:“明白,项先生。”

  “托马斯负责运输直升机,丹尼尔。”

  托马斯点点头,而厨师同志立刻腰杆笔挺,“在,项先生。”

  他也当过兵。

  “这趟你会比较忙,前边几天你会是壮劳力,等矿洞挖开你就回山庄。每天一顿热餐,就牛肉盖浇饭加西蓝花就行,而且你还有当装卸工,辛苦。”

  “是,项先生。”

  丹尼尔不多废话,这趟说了就是来当骡子的,就算跑空都是奖金大大滴,更不用说可能发一笔。

  “文栋,你还是上山顶,这趟辛苦。”

  “是班长,不辛苦。”

  这会滑雪场那边虽然没得滑雪、缆车也停了,但场地却是开放的,估计会有极少量游客远足登山,这导致刘文栋会将观察点东移,上更高的山坡。

  一个人待上边,一般人还真吃不消。

  其他人就简单了,上半年都已经有经验。至于兰迪和林曼这两位,就把自己当做苦力的大象就行,谁让他们块头大的。

  “这趟妮可不在,珍妮在山庄做统计。万一出现上次的情况,戴维斯就下撤山庄,开车。”

  “是,项先生。”

  戴维斯年纪大,要是出现极高价值的物品,那就先运部分去汉堡,免得出意外来个分鸡飞蛋打。

  这最后一说完,坐船回山庄。

  9月18日,保罗昨天下午就已经抵达萨尔察赫河畔戈林,第二架直升机今天开始将会随时待命。

  一早,刘文栋就背着登山包和单人帐篷出发,去攀登滑雪场所在的高峰。之后兰迪、林曼、关兴权、阿廖沙、卡里米和夏米力也先坐船去了湖对岸,冒充远足的游客去了。

  几个小时后关兴权打回电话,塌方地点一切正常,他们已经扎下营地。

  而又过了个把小时刘文栋来电:山顶一切正常,没有看到游客的身影,他也已经扎营。

  中饭后,山庄留守人员离开,把整个山庄交给了张楠这伙人,而此时天空中水汽弥漫,下小雨了,气温也有所下降。

  站在山庄二楼房间的窗台,张楠看着被雨水笼罩的国王湖和四周的高山,湖面上已经不见那些游船:下雨天视线不好,游客们都在等雨水过去。

  “艾伦,你说这趟会有什么东西?”

  珍妮正在身后,还在床上躺着,刚才两人做了会运动。

  这一趟一个不小心就会耗费上大半个月、甚至更长时间,两人都需要。

  听到爱人的话,张楠道:“谁知道呢,希望别是一仓库炸弹就行。”

  战争的最后阶段发生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那时候人的思维就不是正常的,第二处矿洞里边也许会出现任何情况。

  楼下正在进行最后的准备,先将直升机客舱里的坐位全给拆下来,还要将入夜后第一批要先运走的物资搬上直升机。

  忙忙碌碌,张楠看了会就去洗澡:下次洗澡至少是多天之后。

  晚上9点过,张楠一群人登上今晚第二次起飞的直升机。扎克拉上了防坠网,一伙人就窝在机舱里,用安全绳把自己栓在舱壁上。

  走路半天、直升机一会就到,一下飞机,所有人轻车熟路前往隐蔽的塌方点。

  山顶刘文栋传来消息一切正常,所有人这下能背着装备开灯前进。路过第二处矿洞点时,张楠看到这里还同几个月前自己这些人离开时一样。

  继续往前,提前抵达的夏米力等人已经搭起营地,伪装帐篷就设立在林子里。

  项伟荣看了眼时间,道:“抓紧时间休息,明天天亮开工。”

  说完按下了衣领子上的通话键:“鹰眼,关闭电台,天明继续。”

  “鹰眼明白,关闭电台,移动电话联系。”

  刘文栋代号“鹰眼”:这雨夜就不是干活的时候,明早天亮再干,刘文栋也跑去山顶避难小屋睡觉去了。

  住帐篷里绝对没酒店里舒服,不过睡不着也得睡,除非打算明早自己用两条路走上来——白天尽量不动直升机。

  晚上可以放心大胆睡觉,除了自己这帮人,谁还会深更半夜没事跑着来?

  ……

  天微亮所有人都起床,李攀峰先离开,去附近制高点设立第二观察站;而在山顶,刘文栋也已经进入岗位,报告一切正常。

  这处爆破塌方点比前一处要小一些,裘波估计如果不出意外,自己这群人花上三天时间就可能将洞口打开。

  “开工。”

  项伟荣一声令下,先把所有能够人力搬运的石头先运走。

  无惊无险,21号夜,洞口被打开——不出意外,里边还有一道普通铁门。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