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四百六十章 那是琥珀宫!

第四百六十章 那是琥珀宫!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2087更新时间:2017-03-27 22:49:03
  同样的旧式大铁门,上头一把大挂锁,除了锁具外,门的历史显然要早于1945年。

  这雨也断断续续下了三天,一群人当了三天的“湿地猎兵”,这难受就不用说了,还整天累得像头骡子一样。

  洞口终于清理完毕,只使用了一次炸药,其它完全靠的是人力。

  无人打扰,气温才十几度的下雨天,这正常人压根就不来。

  但这会和上半年的融雪季不同,国王湖上每天游艇总会出现几次,为了防止爆炸声传出太远,有些几千斤重的大石头硬是十几个人一起上,从石头坡上给撬下来的。

  这会张楠手上都抱着绷带,手心血泡破了,一握拳就疼。

  看着眼前的大铁门,对拿着把消防斧的阿廖沙道:“砸开。”

  大块头上前,抡圆胳膊猛一斧子下去,挂锁应声而断。

  几个人上前一用力,“哐当”一声!

  “卧槽!”

  门没拉开,通道倒是打开了:一边铁门给扯了下来,联结点早锈蚀,还好没砸到人。

  电筒往里一照,和上次那个矿洞类似,不过铁门处的岩壁上有水流渗透过的痕迹,难怪门不牢靠。

  通道已经够大,暂时先不碰边上另一扇门,免得又砸下来。

  前方没有第二道防爆门,四五十米外堆积着一堆的箱子,但摆放并不整齐,有些乱糟糟。

  张楠有点不好的预感,感觉这趟收获不会像上个矿洞那样大。

  用电同照了照地面,“还好,里面地势要比洞口高点。”

  这渗水应该不会倒灌进去。

  心里想着,这边阿廖沙和裘波打头,已经走了进去。

  出乎意料,这处矿洞就一百多米深,也没岔道:在保镖们查看外边的箱子时,张楠和项伟荣两人先往里侧探查了一下。

  外边的木头箱子体积几乎都是大家伙,长度两米左右的的就有十多个,其它大部分也在一米见方的样子。

  体积小一点的只有十几个,所有箱子都用钉子封死了。

  关兴权大概数了一下,一有六十几个。

  谁都没动手,就等老板出来再说。

  一出来,看到大家还在等,张楠道:“敲开几个看看,小心点。”

  戴维斯几人手里有撬杆和羊头锤,也没蛮干,先撬体积小一点的箱子,一个个来。

  “吱噶吱噶”一阵响,面板一打开。

  “是金器。”

  戴维斯说着从箱子里拿出个类似于“圣杯”的玩意:金灿灿,通体都是花纹,二十多公分高,有个几斤重的样子。

  除了新人兰迪、林曼和丹尼尔,其他人完全没有惊喜的感觉:这都是小意思。

  张楠上前看了看,一箱子都是黄金制品,杯子、瓶子、盘子都有。

  有些还用报纸抱着,一打开,里边也是类似的金器,似乎都和宗教有关,也认不出是西欧货色还是东欧风格。

  报纸是44年底的,都已经泛黄:这些报纸都能当收藏品。

  原样包好,把盖板敲回去,搬开。

  当搬运工的阿廖沙和兰迪道:“有个七八十公斤。”

  黄金嘛,就这重量。

  连着撬了十几个体积相对较小的木箱,里边不是金器就是银器,好消息是金器占了大多数。

  而且关兴权终于弄明白了这批东西可能的出处:很多包装用的报纸是东普鲁士的地方报纸,说明这些东西很有可能来自如今苏联的加里宁格勒地区。

  小箱子全给搬一边,阿廖沙撬开了最大的长方形箱子中的一个,发现里头盖着大量防震的棉布和纸屑。

  稍微一清理,大块头看着里面的东西有点傻眼,“老板,这是什么?”

  一块板子,上头有天使的图案,颜色又红又黄,看着像树脂。

  但这比喻也不确切:灯光下看着还有点玉石的味道,但和玉又有区别,似乎还是一块块拼起来的,还经过精细的雕刻。

  板子一边还镶有金边,但另外三条边却是裸露的:阿廖沙还用电筒照了下边沿,底板似乎是木材,这加起来有个五六公分厚。

  张楠凑上去打着电筒一看,慢慢的这眉头皱了起来,表情也越来越严肃。

  “再撬两个看看!”

  语气严肃,保镖们立刻动手,又是两个大号的箱子被敲开,里边都是这种非金非玉的厚板子。每个箱子里都放了五层,每块板子重量都在100公斤上下。

  长度1米8,宽度一米不到点,厚度加上底板大约6公分,这每块板子的体积大约0.1个立方多点,重量抬了一下,大约有一百多公斤一块,这单独一个箱子的重量就是500多公斤!

  阿廖沙还在边上说:“要搬的话的得一块块来,不然搬不动。”

  张楠都懒得去查看其它箱子了,一屁股坐在个放有金器的木箱上,嘴里在那骂娘:“狗日的希特勒,你丫个让我找到这玩意干嘛,害得老子要说话不算话!

  操-你18代祖宗!……”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很惊奇:前边用的是普通话,右边是一大堆英语骂人话,“法克、法克”个没完!

  “怎么回事?”

  项伟荣问了句,听得出来小舅子真是在骂人,还非常恼火那种!

  张楠一抬头,懊恼道:“我答应妮可,要把这次发现的最珍贵的的东西送给她肚子里的孩子当礼物,可……”

  一指那几个大箱子,道:“妈-了个巴-子,这玩意我怎么给孩子!

  谁有这玩意就是老寿星上吊,找死!”

  “老板,这是什么东西?”

  好奇问话的是阿廖沙,这也代表了这里其他所有人的想法。

  真不认识这是什么!

  不是钻石,也不是黄金,更不是名画,像是雕塑品,但看不出是什么材料。

  看着值点钱,但重量又不是特别大,应该不是宝石啥的。

  张楠盯住阿廖沙,把自个的贴身保镖都弄的有点搞不清除情况:老板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在看个白痴!

  “阿廖沙,你是俄罗斯族是吧?”

  “我是俄罗斯族,华夏人。”

  阿廖沙强调一下:咱可是一颗红星献给党的好战士!

  “好吧,俄罗斯族。我说阿廖沙,别人不知道这是什么不奇怪,你个俄罗斯族的都不知道这是什么?

  拿块豆腐撞死得了!”

  阿廖沙一脸懵圈,“老板,我真不认识。”

  “这是琥珀宫!”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