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六百一十九章 给你弄个小金人

第六百一十九章 给你弄个小金人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4064更新时间:2017-06-04 23:44:56
  找萨瓦尔,那是因为他是这里的地头蛇,熟悉苏丹的实际情况。而且这个人手里有点小权,能起到同苏丹高层之间中间人的作用。

  最终要的一点:萨瓦尔显然比较穷,爱钱,还是给点不大的好处就能替自己认真办事的人。

  人很快就到营地,一听张楠找他的来意,萨瓦尔道:“要找最近能发国际传真的地方,让我想想……

  不用去喀土穆,往北一百公里,去阿特巴拉。那里的铁路管理局里就能发国际传真,我在那有熟人。”

  阿特巴拉,这地方地图上有,在苏丹而言也算个还可以的城市。

  人口这会有个七八万,听萨瓦尔说那里人口虽然不多,但因为是苏丹国内重要铁路枢纽站,通喀土穆、瓦迪哈勒法和苏丹港,公路交通也发达,甚至还有航空站。

  因为阿特巴拉要发送国际列车,还有联通苏丹港的作用,铁路部门里早就开通了国际长途电话和传真业务。

  特别注明:那些通讯设备是能用的,不是坏了的样子货。

  能为艾伦先生解决麻烦问题这是好事,至少不会白干。

  华尔街金融巨鳄找你帮忙,会让你白帮?

  也不用萨瓦尔跑去七八公里外的火车站打电话了,张楠直接让他用卫星电话和阿特巴拉的熟人联系,这就搞定了传真的事。

  不过张楠没预计错,这会除了在喀土穆,整个苏丹就没其它地方能洗印彩色照片,给农博升发照片传真的事只能再等等。

  不怪苏丹在照片洗印上的落后,现在的华夏也好不到哪去。这会在剡县老家,照相馆里是能接洗印彩色照片的业务,但要等好多天才能取:胶卷要邮寄到杭城洗印,县里的照相馆里压根就没那种“高级”设备。

  照片的事先放一边,张楠用蜡纸拓印下鼎内铭文和外形图。因为不知道火车站的传真机是常规式样还是可以扫描的类型,干脆再用白纸和铅笔拓印了一份。

  萨瓦尔去上级官员那请了半天假,这就陪着林曼和金文博开车去阿特巴拉。

  那些当官的苏丹人还在墓室那蹲点呢,都希望今天晚些时候、最慢明天就能开始打开陵墓里的那具巨大的棺椁。

  正在和威廉-布林在扯皮,根本顾不上萨瓦尔要暂时离开这事。

  如果一切顺利,两个多小时后张楠就能知道铭文的内容。

  至于这会,等着呗。

  同关兴权几个聊了聊和农博升聊的事,又去墓室那边看了看。

  威廉正加快速度进行墓室绘图,打算明天就清理内部随葬品,最晚大后天逐步开启那具巨大的棺椁。

  如果没有铜鼎的出现,张楠都会打算一两天之后离开苏丹,不过这会嘛,要等个大人物来。

  大后天苏丹的总统先生将会来金字塔陵区,正好可以和他谈谈在苏丹投资石油和借用一下铜鼎去美国展出的问题。

  和苏丹官员随口表示有投资石油的意向,希望能和总统先生亲自聊一聊这个问题。然后……

  托马斯抱着个好员工的职业操守,在回营地后找上张楠。

  “老板,这个…现在似乎并不是投资石油业的好时机,特别是在苏丹。”

  “托马斯,不好意思,刚才忘了先和大家通个气。这就是个借口。”

  说着指了指放在一张台子上的铜鼎,“我想把它暂时带美国去。”

  托马斯不解,但还是道:“老板,你不必不好意思的。就是……”

  是的,张楠是老板,做这种决定完全不需要和下边的人事先打招呼,这决策又不是托马斯直接负责的“联合力量”那一块业务。

  托马斯话说一半,后半段没说出口,但张楠能够理解:为了个文物把一个总统当猴子耍,就算是个不入流国家的总统,这似乎也是吃力不讨好外加有点失身份的举动。

  “托马斯,我明白你的好意,不过就算假的变成真的也无所谓,大不了花点钱圈块地,搞个几十年的开采权,反正石油在地里不会跑。”

  既然老板怎么说,托马斯也就闭口不言了。

  就像张楠说的,石油在地里又不会跑,投点小钱忽悠那个总统,似乎也没什么损失。

  托马斯还是想错了,张楠是真的没把那个苏丹总统当回事。

  一个快要被赶下台的非洲总统,几个月后什么都不是,能不能抱住性命都还是个未知数。

  自己现在也不会再投一分钱在苏丹现政府身上,就算想在苏丹南部圈地囤石油,那也得等今年苏丹军事政变之后再说。

  近三个小时后,传真已经传到甬城展览馆大约半小时:在接到金文博的电话通知后,张楠再次打通了农博升的电话。

  “……这么说鼎是楚武王39年,也就是公元前702年铸造,但却是送给巴国的礼物,纪念两国联军灭掉了那个什么有国。”

  “是鄾国,第一声。”

  电话那头传来农博升的声音,改正张楠对字面的理解错误。

  “优国?”

  没听说过,不过暂时也不去计较这个问题。

  巴国张楠倒是知道,在春秋时期都能算西南区域的大国、强国。当然,很自然的也被中原国家认为是周边蛮夷。

  据说还是西周初期分封的71个诸侯国之一,其实春秋灭国数量远超这个数字,分封数量这点不用去深究。

  后世的史书记载当初巴氏被封为子国,首领为姬姓宗族,子爵,因而叫巴子国,通常简称巴国。

  巴国的地域大致在山城全境,北到陕南的汉水上游,大巴山北缘,东至襄阳,东周春秋时国土面积大规模扩展。

  铜鼎铭文记录的是个历史事件,在史书上也能找到点差不多相同的记录:楚武王三十八年,也就是公元前703年,巴国希望通过楚国与邓国交好。

  楚国派大夫道朔带巴国的使者韩服出使邓国,结果在邓国南部遭到鄾国人的袭击,财物被掠,道朔等人被杀。

  这还了得,楚武王闻讯大怒,派大将斗廉率领楚、巴联军攻打鄾国。

  但是由于鄾国与邓国互为姻亲,原本还想搞好关系的目标邓国派了养甥和聃甥率军援助鄾国,四个国家两两为联盟,爆发了著名的“楚巴与邓之战”。

  经过三次战役后,楚巴联军前后夹击,打败了邓国、灭了鄾国。

  铜鼎前半部分就记录了这件事,大意就是:去年,也就是我们楚国武王三十八年,我楚国和巴国联军击败邓军……

  后半段就是楚国与巴国永为盟国一类的废话,而且还说了铸整套礼器赠与巴国。

  不止一座鼎,显然还有其它物件。

  “鼎还能送?”

  张楠问了句。

  定鼎定鼎,这玩意能当礼物送?

  “巴国送还一套不就得了。”

  农博升回答得更干脆,但也等于没说:没出土文物证明。

  而且,更大的问题也出现了,还是个可能永远无法给出答案的问题:这个鼎是如何在之后两百年的时间里,从华夏西南的巴国到了北非的库什!

  张楠心里有点纠结,倒是农博升想得明白、看得穿。

  “两千六七百年前的事,没人能把它彻底搞明白,更不用说历史记载极少的巴国,还有完全没有记载的那两三百年东西方之间的交流。

  我说小张,搞不明白的事就别去多想,不然瞎忙乎不说,还会成那些一天到晚认为自己是学术权威,其实就是有1分证据,剩下99份靠猜补充的流氓专家……犯不着。”

  公元前的华夏历史,就靠着出土金文和少得可怜的竹简记录,外加几本史书去了解。

  大事能知道些,但更多的也就是些历史的碎片,太久远了。

  连很多当初存在过的国家都是在某一个墓葬出土后才为人所知,更不用说几乎是四面都是强大邻居的巴国所拥有的一件铜鼎的去向。

  巴国文字这会还没人破解呢,而且巴国从西周时期立国,到被秦国在公元前316年攻灭,那个国家一直就在打仗。

  北边有秦国,西边是世仇蜀国,和楚国的关系也是时好时坏,迁都的次数据说就够两只手慢慢数的,天晓得这铜鼎是怎么离开了华夏巴蜀之地。

  铜鼎如何到了北非,这可能会是个永远的谜团!

  说完了铜鼎的事,张楠顺口问了农博升有没有认识能认得古埃及象形文字的人。

  结果馆长同志道:“华夏象形文字我懂,古希腊文的我能帮你找个略懂的。古埃及的,呵呵……”

  好吧,张楠被馆长同志调侃了。

  张楠也只能陪着呵呵……顺口问问而已,看来只能到美国找人去拆开了认。

  说完了这事,陈浩也给铜鼎做了毒性测试,安全。

  把东西放关老大那,张楠是不在乎把铜鼎放房车里,但免得吓着阿佳妮,还是让百无禁忌的关兴权收着再说。

  又到了傍晚事件,继续跑去钓鱼,这也是这片沙漠里少有的乐趣。

  ……

  三天后,张楠已经同苏丹的总统先生谈妥了把铜鼎暂时借去研究半年的事,而华夏春秋时期铜鼎惊现苏丹金字塔的事情也已经公开。

  不仅仅是在东西方考古界、史学界引起轰动,连不少国家的国家新闻里都播出了这则消息。

  第4、5两天,开棺看木乃伊。

  三层棺材,最里边的那层是个古埃及式样的人形棺---黄金的!

  苏丹人、威廉-布林的团队欣喜若狂,而张楠更看重的是一份在墓室内部一个柜子里发现的金册,里面记录了墓室内部分随葬品的来历。

  看不懂象形文字没关系,威廉认得。

  这更像是本夸耀塞梯王自己丰功伟绩的记事本:墓室里一共有22件随葬品是从古埃及抢来的,包括了那件铜鼎。

  在为张楠解说金册内容时,威廉说得很清楚:一件精美绝伦的异国铜罐,法老王子的珍藏,来自东方亚述。

  然后,没了!

  这件铜鼎的来历到此为止,这还是22件珍贵战利品里纪录最详细的。

  到此线索断了,王陵也挖了,第二座金字塔这威廉是要过段时间再挖,塞梯墓里出土的东西都够他和他的团队整理几个月的。

  如果没有张楠的赞助,塞梯王的金字塔在二十几年后都还可能没被挖,而铜鼎也就不会重现天日。

  张楠是打算离开,要有兴趣那到时候再来,更大的可能是十几二十年时间也不会再来苏丹!

  因为政变。

  就这两三天功夫,陵区里变得非常热闹,西方世界各国,甚至隔壁的埃及都来了不少记者。

  阿佳妮现在都只敢在营地里活动,或者坐车去钓鱼,这都还得每次带着帽子和墨镜。

  车队返回喀土穆,房车派了个司机往北,带上名苏丹的外事人员去苏丹港,从那上货船运往美国。

  送来的时候赶时间、完全不计成本,租用了一架C5银河运输机,因为C141货舱高度不够,装不下。

  这送回美国就不用这么奢侈,走正常海运就行。这还是因为这辆房车世间少见、价格昂贵,要是辆普通房车,直接送给苏丹人,或者送给威廉用得了。

  从喀土穆乘坐自己的私人飞机前往巴黎,先把阿佳妮送回去。

  至于自己的那些车辆,要等几天才会运回美国:故意的,张楠还打算顺道去趟英国。

  不会在英国待多长时间,在自己与妮可的孩子出生前,张楠是一定要返回纽约的。

  就在巴黎待一夜,还是住在酒店。

  “丽莎,有没有想过换房子?”

  张楠对自己的女人不吝啬。

  “没,现在的住着挺好的。”

  阿佳妮似笑非笑,她可知道自己的这个小男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她不缺钱,至少比一般的法国人有钱,而且一贯喜欢独-立,不想靠着男人生活。

  张楠也知道阿佳妮是个什么样的人,不会给个几百万让她当零花,要是那样干,她都可能和你翻脸!

  钻石、珠宝这些她也不看重,这还真不知道能给自己的这个女人什么东西了。

  想来想去,终于想到一样。

  “给你弄个小金人怎么样?”

  阿佳妮笑了,道:“美国人的东西我可不稀罕,而且明年估计都还赶不上。”

  “那就后年,你都有好几次凯撒奖,弄个小金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