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六百五十七章 茜茜公主是谁

第六百五十七章 茜茜公主是谁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3106更新时间:2017-06-20 22:17:10
  挂了电话,张楠收起了两套珍贵首饰,又翻了翻其它口袋和小箱子里带回来的珠宝。

  很不错!

  钻石、红蓝宝石、祖母绿什么都有,特别是在其中一个盒子内看到了有七八十枚重量在10克拉至200克拉之间的顶级蓝宝石。

  不是斯里兰卡蓝宝,也不是缅甸货,因为张楠能够确定这些蓝宝石基本上都是矢车菊蓝宝!

  世界蓝宝石产地不多,主要就缅甸、斯里兰卡、泰国、澳大利亚、华夏……但就宝石质量而言,以克什米尔地区出产的蓝宝石质量最佳,至于鼎鼎大名的斯里兰卡蓝宝石,不过是在市场上比较常见而已。

  而在克什米尔地区出产的蓝宝中,“矢车菊“蓝宝石一直被誉为蓝宝石中的极品,它呈现的是一种朦胧的略带紫色色调的浓艳蓝色,能给人以种天鹅绒般的外观。

  可惜克什米尔矢车菊蓝宝石从1861开始开采,到1887年就正式停产了,期间只开采了20几年,加上产地环境条件极端恶劣、生产开采不易,导致存世极为稀少!

  少就贵,价格高的离谱:张楠在乔舒亚的工作室里看到过一枚矢车菊蓝宝,才4克拉多,价格超过25万美元。

  设计师先生还说他在85年时,为一位客户委托的一枚重11.82克拉的顶级克什米尔矢车菊蓝宝设计了一枚戒指,裸石是那客户从拍卖行里竞拍来的,花了142万美元!

  每克拉超过12万美元。

  贵死个牛,都能同查理兹-塞隆那枚“明日之星”的实际价值相比,在单克拉价值上还超过了“明日之星”!

  它是在太稀少了,只要4克拉以上、色泽能被称为矢车菊蓝的克什米尔蓝宝,每年全世界所有拍卖行加起来最多也就出现三四枚。

  至于珠宝行?

  不好意思,它早就绝产,商店里根本不可能有!

  张楠以前偏好红色的宝石,但自从那次见识过克什米尔矢车菊蓝宝之后,也真正喜欢上这种会令人心醉的顶级宝石。

  不过很可惜,之前就在贝希特斯加登的矿洞里找到过两三枚,个头还小——纳粹的宝藏里不是没有顶级蓝宝石,只是那些蓝宝石不是克什米尔产的而已。

  乔舒亚教过自己如何分辨这类顶级蓝宝,这会张楠拿出自己兜里的那个30倍放大镜,对光,在蓝宝石里看到了色带和雪片状包裹体,这是极具产地意义的证据。

  红蓝宝石内容物多,和钻石的洁净度标准不一样,而且很奇妙的是这些雪片状的内含物和乳白色的条带虽然降低了蓝宝石的透明度,但却造就了克什米尔蓝宝石独一无二的“天鹅绒”效果!

  德国人喜欢蓝宝石,特别是克什米尔产的矢车菊兰宝:德国的国花就是蓝色的矢车菊,日耳曼人似乎天生喜欢这种颜色。

  ……

  收好东西,看到外边有车抵达旅馆楼下,是金文博、林曼和扎克三个回来了。

  到张楠这一汇报:两架直升机已经还掉一架,还有一架留着备用,“联合力量”的两个伙计在“直升机基地”那边守着。

  至于保罗和夏米力,这会都开车跑出几百公里,估计正奔驰在通往汉堡的某段高速公路上呢。

  “辛苦,你们好好休息,我出去一趟。”张楠关心了一下自己这三个忠心耿耿的保镖,之后对一同进来的关老大道:“既然事情搞定,我们今天到外边去吃饭。”

  “去哪?”

  “不远,就20来公里,我们去富施尔湖的富施尔城堡。”

  这种小问题上张楠说什么就是什么,开上5辆车,就留金文博他们和两个“联合力量”的伙计在旅馆,一伙人这就出发去圣沃尔夫岗小镇西北部二十几公里之外的富施尔湖。

  一路上风景秀丽,车队半个小时就到湖边的湖滨富施尔,不过没在这座漂亮的旅游小镇停车,车队继续往西北,富士尔城堡在湖的另一头。

  富施尔湖海拔664米,长4.1公里、宽大约0.9公里,面积2.7平方公里,这里在一百年前是奥匈帝国皇室的度假地,从湖滨富施尔出发,沿湖边道路湖边兜过去正好差不多5公里。

  城堡在探入湖泊的一个小半岛上,这会被弄成一家对外开放的酒店,是个U字形建筑,主楼是2层为主,而东南侧的巨大塔楼是四层加尖顶。

  城堡不是非常特别的那种雄伟的那种,或者说更像个高级农庄,类似结构的城堡在奥地利西部山区不少,但挡不住这的风景真是好。

  关老大一下车,看了看环境,说了句:“不错!”

  他说的是风景,感觉这阿楠还真会挑地方。

  张楠听到了,下车后笑着道:“据说上边二楼露台餐厅的鳟鱼很不错,过会要尝尝。”

  关老大看了眼张楠,不用说就能读出他这是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的?

  懒得解释。

  刚才打电话定过餐,虽然这会还没到晚餐时间,扎克还是打算先去前台那边接洽一下,不过被张楠拦了下来。

  伙计们都在呢,张楠看来按照防卫阵型站定的伙一帮伙计,就问了句:“你们有谁看这里眼熟的?”

  众人没反应。

  “这很特别吗?”

  除了风景不错,还真每那个保镖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

  好吧,一帮子美国人加上已经跟着自己一年多、几乎没回国的华夏来的保镖,对此张楠有点没话说,觉得自己似乎问错人了:阿廖沙他们能认出这里是什么地方就有鬼了!

  张楠看向兰迪和扎克,“《茜茜公主》看过?”

  兰迪一听,再看了几眼城堡建筑,“老板,小时候看过,你这一说还真有点眼熟。”

  张楠摇摇头,这就往城堡入口那走,还边走边说:“这里就是电影《茜茜公主》的拍摄地之一,这幢城堡的主体建筑就是电影里茜茜公主的家。”

  兰迪和扎克恍然大悟,不过卡里米、刘文栋几个,包括关老大脑子里还都是个大大的问好!

  还是阿廖沙实在,问扎克,“茜茜公主是谁?”

  不光对这个公主好奇,更对那部电影里的女演员好奇。

  电影去年才在华夏上映,关老大他们就没机会看过,而且这几位还感觉不知道茜茜公主很奇怪吗?

  不知道她是谁,在八十年代的华夏一点也不奇怪:要不是那三部电影,这会有几个华夏人知道茜茜公主是谁。

  至于扎克和兰迪他们,电影都是五十年代中期拍摄,在美国上映时兰迪都还没出生,后来也就是在电视里看到过。

  和华夏人对这类电影的感官不一样,美国人中估计留下深刻印象的不多,所以兰迪一开始毫无感觉也就不奇怪了。

  六月初,下午三四点,这户外气温连20度都不到。张楠根本不和服务员人员说话,在扎克弄明白了阳台餐厅的位置后,张楠就往二楼走。

  大堂其实就是“茜茜公主家”的一楼大客厅,看着保持了古老的摆设,墙上的油画张楠都感觉应该有个三四百年!

  砖石结构的老古董,保存的不错,木结构嗯嗯房子要是这么多年过去,基本上就完蛋了。

  二楼的露台餐厅朝东,在这能看到大半个富施尔湖,很适合坐在露天餐椅上静静的发呆。

  没坐一会,张楠就感觉肚子饿,忘了吃中饭了。

  也不管几点,对正在询问众人来点什么饮料茶水的服务员道:“给我一份你们这的鳟鱼餐,所有配菜调料里不得有醋和奶油。”

  说完就又不理人了,继续看风景发呆。

  服务员有点无语,这样一帮大爷,除了一个奇怪的东方人老板之外,其它个个看着都是保镖。

  没辙,人家压根就不管你这有什么开餐时间的规定,因为服务员明白件事:有些富豪顾客只认一个道理——能用钱解决的事就不是个事!

  酒店的餐厅现在不开餐?

  小费给的多,大厨只要人在自然就会做饭。

  脑子里想着似乎是另一个世界来的电影情节,望着湖泊和远山的美景发呆,服务员端上了晚餐——城堡酒店主打的鳟鱼餐。

  不知道是照顾张楠这个东方人还是原本如此,主食有浇汁米饭和面包,盘子里的鳟鱼肉块据说就产自脚下的这座湖。

  食材是新鲜,但这做法却让张楠直摇头:厨师大概使用的是先煎后烤的手艺,大块的鱼肉口感发面,还好不硬。

  鱼肉也没有没有经过任何的腌制工序,鲜味儿盖过了咸味,对张楠而言太淡了点。

  胡椒、香葱末、香料也是点到为止,还是太清淡。

  配菜倒还可以,西芹、黄瓜,还有张楠讨厌的小番茄。

  关兴权和阿廖沙也提前吃饭,还要了两扎啤酒。

  张楠刚才忘了给自己弄点饮料,就从关老大那顺了杯。

  看着酒液很淡,一口下去爽口清凉,和几十公里外的德国啤酒简直天差地别!

  张楠再喝了一大口,“不错,德国佬的黑啤都能喝出烧酒味,还是这个爽!”

  忍不住称赞了一句。

  阿廖沙整整喝了一扎,感觉还是不过瘾,但没再要:老板外出,能随意喝酒是关老大和他的默认的特权,这要自觉。

  “关哥,你说把这座城堡买下来怎么样?”

  吃饱喝足,张楠随口说了句。

  “开饭馆?那也得别人会卖才行。”

  直接一桶凉水。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