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六百六十九章 行动

第六百六十九章 行动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4360更新时间:2017-06-26 23:44:01
  宝贝女儿已经睡着,才几个月的小婴儿就是这点好,吃饱了睡、睡饱了吃,要是不饿,那就轮到爸爸去吃...

  妮可主动将茜茜公主那套曾经令欧洲各国王室女性成员都羡慕的红宝石珠宝让给了珍妮,而她自己选了祖母绿那套。

  这会两人正各自在那试,19世纪后期的皇家顶级珠宝自带那么一股子贵气,这正是两人现在开始追求的。

  金钱都已经到了金字塔顶,那就玩气质:自家男人说贵气不是欧洲王室的那种高高在上。

  那是什么?

  妮可和珍妮开始瞎琢磨,张楠都有点担心会不会弄成两个土财主婆娘。

  目前看来还行,戴着挺配的,就是贴颈项链的皮革部分在地下时间太长了点,有点硬,而且对珍妮而言尺寸不是特别合适,需要重新加工一下。

  而且红宝石首饰中,单独挂在衣服胸口位置的那串组佩得要同专门的礼服搭配,这也得定制。

  都是小问题......

  宝宝老老实实在睡觉,被搬到了边上一张平时就当摆设的婴儿床上都不知——爸爸妈妈和小妈要干坏事了,心肝宝贝要还在大床上睡觉,那就怕是睡梦中会坐过山车,万一被压到可就更不好了......

  好一顿折腾,随着家中龙头老大因为屁屁不爽、开始不老实这才歇菜。

  一番忙碌,睡觉。

  第二天上午9点,宝宝被妮可和珍妮带去帝国大厦,家中除了佣人,这大小女人都走了。至于查理兹-塞隆,被妮可安排去加勒比海玩去了,还带上了她所有关系还算可以的女同学。

  乘坐“阳光星辰号”去的,前前后后要差不多一个月,离回来还早。张楠没有急着调游艇去德国,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假期长,前半段让她尽情去玩,后半段就去洛杉矶,那边有专门的表演和形体老师等着她。

  女主人们已经出门,庄园里该到的伙计们也都到齐,连兰迪和林曼这两个家伙都得到风声赶了回来,估计是关老大通风报信。

  其中戴维斯上午8点过就抵达庄园,托马斯晚了个把小时。

  让戴维斯这个脑袋去想该怎么接近那个达莫,而托马斯的人物是先查清目标人物这会到底在哪。

  托马斯开始打电话,前后就打出去两个,到了中午11点过,有人回电话给托马斯。

  “老板,目标已经不在俄亥俄,从82年下半年开始就住在密尔沃基的西埃利斯区,和他的祖母一起住,工作是一家巧克力工厂的工人。

  但从去年开始,他在密尔沃基北区25街的牛津公寓租了套房子,那里也是他的一个落脚点,地址都有。

  消息可靠,就算这家伙被我们查出来是个火星人,关系人也会守口如瓶。”

  托马说的很详细,说着还递给张楠一份传真——一看,上头就有全名杰夫瑞-莱昂内尔-达莫这个杀人狂的照片,警察局里拍摄的那种。

  留着一抹小胡子,照片虽然是黑白的,但你还真不大看得出这家伙是个变态杀人狂,甚至感觉还有那么一点可靠的味道。

  看完传真,张楠问了句:“我们在FBI的盟友?”

  传真上写得很清楚,那个达莫在今年5月时,因为二级性-骚扰罪以及出于不道德目的引诱男童被判处三年徒刑,不过在半个多月前又减为1年义工加5年缓刑,法庭还禁止他跟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接触。

  “算不上盟友,就是个收钱办事的线人,但靠得住。这条消息值5000块,这种事还不用动用盟友的关系。”

  花钱无所谓,靠得住就行。

  将传真交给另一边的安东尼-戴维斯,后者仔细看过后,道:“如果他喜欢食用人肉,那他的作案地点应该在自己家中,无论是经济条件、尸体处理和上,他都需要有一个稳妥的环境。

  根据以往杀人碎尸案的侦破经验分析,他不大可能是在室外干这事。

  但根据这里的介绍,密尔沃基那帮子蠢蛋警察有可能没有搜查他的住所,或者就算搜查了他的住所,那也是查错了地方。”

  戴维斯当过多年警探,碎尸案碰上过一次,为了破案研究过多起类似案件的卷宗,还算有点经验。

  虽然前一起案子不是因为大案抓人,但换做他,也会申请搜查令,因为戴维斯自认为当初自己还是个认真负责的好警察。

  他说查错了地方,那就是当地警察有可能搜查了那个达莫的公寓,但这么达莫杀人、分尸的场所应该另有地方,还是个比较安全的地点。

  到这,关兴权道:“她祖母家!”

  戴维斯点点头,“很有可能就是在他祖母家,至于他祖母是否知情还不得而知,有些长辈对子女的偏袒和溺爱会超出正常人的认知。

  而且密尔沃基我去过,那座城市居民的人种成分非常复杂,治安一般,警察不少是种族主义者,对白人比较宽容,如果目标是骚扰有色人种居民,一般都会大事化小,不搜查他的居所也很有可能。

  在那些抱有种族主义观念的警察眼里,一名三十左右,服过兵役、有正当工作的白人全他-娘的是好人。

  而且城市很有特点,和纽约天差地别。

  主城区面积很小,公寓也极少,大部分人住在单体独-立的住宅里,很多都还有地下室,目标祖母家极有可能就是幢这样的房子。”

  别墅,密尔沃基人爱住别墅,连蓝领工人也能做到在住房上顶天立地,而不用去住楼房。

  所以密尔沃基城区很大,其实人口并不是特别多,整座城市都类似于长岛这边的风格。

  托马斯听到这,皱了皱眉头,道:“那就很麻烦了!如果问题出在他的公寓里,那保罗还有借口去看看,路上偶遇,到战友家喝两杯还行,但他祖母家没借口。”

  几年不见的战友相遇,如果离其中一方的落脚点较近,那倒可以去人家家里喝两杯,而不用非得去酒吧——如果这时保罗手里有酒的话更好。

  那现在怎么办?

  张楠瘪瘪嘴,道:“托马斯,不用太纠结了,只要那个FBI的人能永远守口如瓶,那我们就来个简单粗暴的办法。

  直接去他的公寓和祖母家搜集证据,避开人就行,再匿名直接向FBI举报。”

  又不想出名,这样干也行。

  托马斯一听,道:“这就简单了,老板,马上就可以行动。”

  “那下午就尽快出发,争取给独-立日送上份大礼。”

  张楠是闲人,但托马斯和戴维斯不是,得就得快点干。

  3天后就是7月4号,要是赶着在那之前抛出个杀人狂魔,那一定很有意思。

  恶趣味,绝对的恶趣味!

  ……

  往帝国大厦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要出趟门。妮可都没要去哪,就问了句什么时候回来。

  美国航空交通发达,托马斯、兰迪、林曼、林明、陈浩、扎克和金文博在张楠打完电话的功夫就已经动身去肯尼迪国际机场:一个电话订机票,一个半小时后就有航班前往密尔沃基,余票还有10多张。

  机场就在长岛西段,来得及。

  这边立刻安排湾流4的航线,张楠和余下的人会在下午4点半起飞,等他到密尔沃基时,提前抵达的伙计们应该已经将前期问题解决好。

  下午六点多,湾流4抵达密歇根湖湖畔的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但飞机并没有降落在城市南部的米切尔国际机场,而是降落在城市北部一座具有四条“井”字形跑道的小型机场。

  不用波音767,那家伙个头大,目标也大,会引起媒体注意,航线审批还很麻烦。至于湾流4就简单得多——个头小,飞行高度还比普通航班高出4000至6000米,审批简单,机场选择余地也多。

  要是那架767,密尔沃基米切尔国际机场停机位协调都要个一两天。

  一下飞机,停机坪边已经有4辆汽车在等待。

  不夸张,很实用的四辆车:一辆大型灰色的SUV,懂行的人近看才会发现它是辆防弹车。还有一辆很普通的福特轿车,外加两辆常见型号的雪佛兰商务车。

  四辆车全部是下午从近两百公里外的芝加哥送来的,那里有“联合力量”的一家小型分公司。

  一个电话的事,车辆立刻送达,至于开车的伙计这会被打发走了。

  这趟要干的活虽然能算替天行道,但前因后果压根就见不得光,甚至说不明白、充满神秘性,必须要自己人来操作。

  关兴权、阿廖沙、夏米力、卡里米、兰迪、林曼、林明、陈浩、扎克、李攀峰、金文博、保罗、刘文栋,加上已经很久没有一起“战斗”的托马斯和戴维斯,就少了个姐夫项伟荣,这老班底子都在了。

  张楠自然而然进了那辆防弹车,托马斯坐在对面。

  “老板,今晚我们就分开行动,先熟悉两处目标点的环境。戴维斯带扎克、保罗还有陈浩去北区,我带林曼去目标祖母家那边看看。

  明早是工作日,目标有可能会出门找活干或者去社区服务,到时候戴维斯和扎克会想办法进入目标公寓搜集证据。”

  “这个我是外行,如果需要可以让关哥一起去,一般的门禁对关哥没用。”

  托马一看坐张楠边上的关兴权,后者酷酷的点头道:“我和你去目标祖母家,我这人对死人味道比较敏感。”

  对私人味道敏感,美国的伙计里托马斯和戴维斯最熟悉,一个是在越南闻多了,戴维斯是见过的凶杀案不少。

  相对而言,保罗、兰迪、林曼和扎克也和死人打过交道,但那鼻子的灵敏度就差很多了。

  至于华夏来的伙计们,不管是新鲜的血腥味,还是“霉了又霉”的死人味道都见识多了,只要能够进入目标住房,不用准备好的一些特殊工具,都能确定房子有没有问题。

  戴维斯乘着下午还来得及,都去长岛的家里拿了一个小箱子,里边都是他当独立办案警探时的吃饭家伙。

  里边是一些物证检查的小设备,没有物证检查科的伙计们装备的那么齐全,但刷个指纹、检验血液残留的玩意还是有的。

  车窗外都是排列整齐的住宅区,几乎都是两层的独-立住宅:屋前一小片草坪,后头有快后院,外加间工具房。

  有几条街的房子还是前后都有路,那个工具间其实就是车库。

  10分钟后,车队途径一幢长长的6层楼,托马斯道:“老板,这就是目标所在的牛津公寓。”

  路口边上,红灯,张楠乘机看了几眼。

  那个杀人狂住在3楼,资料里写得清清楚楚:302房间。

  想想里头有个吃人肉的变态,张楠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更有意思的是,托马斯这伙人预定的酒店距离那座牛津公寓不到100米,就在街对面!

  张楠都怀疑这托马斯是不是故意的!

  更过分的还有,酒店没星,大约三星级的水准。房间全部在四楼,一半房间他娘-的对着那幢公寓。微微的斜向居高行下,能清楚观察对面的情况!

  一帮人也不摆阔,任务第一。

  住酒店也是低调,至于张楠根本就没登记,直接去房间了。

  不摆阔,就一大床房,拉开窗帘就能看清街道对面公寓的情况。

  暂时不知道那个变态住那套房子,但这么近距离观察,这心里还是有点发毛。

  出门到边上隔开一间的房间,这是戴维斯的房间,已经成了个小型“作战中心”。

  林曼在摆弄一台中等倍率架式望远镜,箱子里连夜视仪都有,还是头戴式微光和望远式红外型号都有。

  至于戴维斯在卫生间摆弄个烧杯和几个小瓶子,甚至还带着个口罩。

  “什么玩意?”

  好奇问一句。

  “老板,这是鲁米诺尔发光试剂,必要时检查血液痕迹的,我正在配。”

  说着,戴维斯还指了指他那个证物检测箱,“这东西配的时候味道不好闻,您把口罩带上,箱子里有新的。”

  是有股强酸的味道,张楠翻出个密封的新口罩,这就戴上。

  “用什么东西配?”

  这玩意上辈子看美剧时看到过好几次,感觉挺神奇的,甚至还有点高大上的味道。

  “很简单的,老板。用鲁米诺0.1克,过氧化钠0.5克,再加上蒸馏水100毫升拌匀了就行。试验时把试剂装入玻璃喷雾器内,在黑暗条件下对检材进行喷射。

  如果有血迹,就会呈现明显的青白色发光现象,就像荧光一样。

  很多年前的血迹都能显示,用清洁剂洗过的瓷砖上都能显示出来。

  这种检测方法极为灵敏,据说能检测只有百万分之一含量的血,即使滴一小滴血到一大缸水里也能被检测出来,除非由极端专业的人出手,不然要把碎尸现场彻底清理干净几乎是不可能的。”

  “多久发光现象能消除?”

  听老板这么一问,戴维斯连忙道:“三十秒左右,拍照片长时间曝光都够了。”

  拍照片是够了,避免麻烦也够了:如果发光几个小时,那这玩意这次能不用就不用。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