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七百零七章 那就政-变

第七百零七章 那就政-变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4356更新时间:2017-07-17 23:58:18
  法国南部城市尼斯,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大区滨海阿尔卑斯省省会,全法国仅次于巴黎的第二大旅游城市,也是欧洲最具魅力的海滨度假圣地之一,每年到访尼斯市区的旅客超过400万,是这座城市本身人口数量的近10倍!

  普通人只知道这是旅游胜地,又有几个会知道这里还是雇佣兵情报集散中心,不少混迹非洲、南美、东南亚的雇佣兵组织在这里都有代理人。

  当然,你在这里是看不到什么战争鬣狗的,就算有雇佣兵以合法身份到尼斯办事,也不会把在丛林、沙漠和战场的那一套带到这里来,因为这里是尼斯,雇佣兵的信息中心。

  想赚钱,那就需要情报、要有生意、雇主,战争鬣狗们不会砸了自己的“后方基地”,法国政府也不会让他们闹事。

  在尼斯,雇佣兵掮客们是安全的。

  凌晨四点,再过一会天就要亮,尼斯夏佳尔博物馆附近的一条马路上,两辆商务车先后路过一幢被绿树环绕的单体别墅,从车里各下来四五个人。

  这里是高档住宅区,这样上了点年纪的单体别墅沿着马路数量不少。

  这一带绿化很好,当然,治安环境也非常好,平常出现的宪兵(法国警察的一种)巡逻车都不少。

  但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是不会有哪个宪兵会愿意开着车子出来瞎晃悠,连垃圾车都要一个小时后才会出现在这里。

  享受夏日夜生活的人们也早已回家休息,至于外地,甚至国外来的游客倒是还有刚刚结束整晚狂欢的,但他们夜间的活动范围不在这边,一般距离港口区那才是他们的天堂。

  大树密闭,路灯都被挡得有些昏暗,那两伙人很快就隐蔽进入绿化区域。

  20分钟后,别墅后门打开,一辆毫不起眼的厢式冷藏车已经在等待,5个麻袋被先后搬出来抬上车。

  关好后门,冷藏车这就驶离。

  一起成功的绑票,一对夫妇和他们14岁的儿子、外加个武装司机和一名佣人,就这么简简单单塞进了货车,开往港口区。

  电子安保措施没用,武装司机和女佣人这会都已经是尸体,十几分钟前埃纽尔-布鲁诺睁开眼,惊惧的看到床边上的几个人影时,连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很快就是眼前一黑,等到再次睁眼,就看到自己被捆成了个粽子在一间冷藏库里——自己表面上是做水果进出口生意的,当然认得什么是冷藏库。

  很冷,至少零下五度。

  五六个外边套着羽绒服的大汉就在眼前看着自己,布鲁诺的心里咯噔一下——这次完了!

  几个大汉连个眼镜都没戴,这就不是什么普通的绑架!

  两条胳膊被手铐铐着,挂在一排肉钩子上,而自己的老婆就在边上,儿子倒不在。

  求饶?

  估计没用!

  这帮人一看就不是什么黑帮混混,而是雇佣兵!

  求救?

  这是冷藏库,就算隔壁正好是警察局也不会有人听到。

  再说在破坏了规矩的雇佣兵面前,那些法国警察有用吗?

  100个宪兵都不够十个老雇佣兵塞牙的!

  怎么办?

  布鲁诺正想怎么办的时候,前面一个大汉用一口带着西非味道的法语道:“我们老板现在比较急,想知道谁在背后黑他。

  这就不和你废话了,说了,那你儿子,还有在巴黎当大学讲师的女儿一家能活,你那两个龙凤胎外孙女好像就比你儿子小一点,今年12岁吧?

  不说,我们可以先把你老婆的皮慢慢割下来,然后再割你儿子的…你会是最后一个。”

  关兴权是魔鬼吗?

  不是,和这些干脏活的人相比,关兴权绝对是好人、菩萨心肠。

  割人皮,已经混北非的那些老雇佣兵喜欢这么干:从脚背开始剥,只要手艺好,一片片慢慢来两条腿割完了人也死不了!

  没有硬汉能承受的了这样的酷刑!布鲁诺心里清楚!

  大汉也不告诉他到底要说点什么,但布鲁诺心里已经明白了个八九不离十。

  钱财迷人眼,真是脑子发昏!

  ……

  张楠这会已经在莱特拉内卡基地内的机场降落:1200米的钢筋混凝土跑道,东段还在加长,最后将变成一条能起降767级别的跑道。

  东边的地平线上已经放亮,张楠也还没有休息,因为不断有法国方面的消息传过来。

  当在小会议室里接完一个电话,关兴权对张楠道:“是新上台的那个冈比亚总统叶海亚-贾梅,武装力量临时执政委员会主席、国家元首。

  我们前些天在南非没怎么关注国际消息,他一周前才政变上台,原本是总统卫队章,把原来的那个总统赶到塞内加尔去了。”

  “卧槽!我还以为是那个冈比亚总统干的,结果是这小子!”

  关兴权坐在沙发上,道:“很奇怪,一个卫队长就这么把总统赶跑了,而且国际上反响还不大。”

  张楠笑着道:“谁让他们那么穷,国家储备资金有没有两个亿美元都是未知数。

  十年前29个雇佣兵就把个印度洋上的国家给换了总统,他一个卫队长要干这点事其实也不难,不是说他们加起来就几百个当兵的,玩政很好玩的。

  对了,这小子这么心急想要我的命,花了多少?”

  “500万美元,其中100万给了尼斯那边一个专门卖情报的组织,200万他自己留了。让那些干脏活的去取了,这家伙还没来得及银行,在家里放着。”

  关兴权一副“真有钱”的样子:拿出国家储备资金里的好大一部分来杀人,500万当然是大钱!

  这魄力……

  不愧是敢玩政变的狠角色!

  张楠喝了口热茶,“什么时候能送过来?”

  “48小时,要先从尼斯用船送到阿尔及利亚,然后再空运,还不能用我们自己的。

  那个掮客的老婆就不留活口了,他儿子单独关着,如果这边再次审问后没有问题,会给丢她女儿那去。”

  说到这,关兴权想了下,又倒:“我觉得还是不留活口的好,已经14岁了,或许知道他父亲在干嘛。”

  张楠也有点无奈,“随便吧,这个你是专家。”

  关兴权是专家吗?

  不一定。

  但他知道有些十多岁的小鬼有多狠,在越南早就见识过了!

  杀个四岁的孩子关老大绝对下不了手,但14岁……他会毫不犹豫就开枪!

  在法国那些干脏活也也知道老板喜欢孩子,但一个身高都有一米八的家伙还是不是孩子?

  布鲁诺的女儿和女婿都是大学教师,两个外孙女倒看着还是孩子,所以那些伙计只是监视对方,在一边抱怨有个心慈手软的老板的同时,也在庆幸不用杀了两个可爱的双胞胎金发小女该。

  这下情况清楚了,下一步就是报复!

  至于那个叶海亚-贾梅为什么要政变,还要铁了心杀张楠这回事,几个小时候就知道了原因。

  就是因为在法国那件事,这个家伙被前总统贾瓦拉认为是个废物,直接从军队里扫地出门。

  可惜,那个贾瓦拉虽然是个不错政治家、外交家,但却不是个合格的军事家、野心家,他错误估计了人对权力的渴望和部下那些枪杆子的忠诚。

  叶海亚-贾梅虽然才35岁,但在军队里有足够的资历,更有一帮子有足够野心的同伙。

  军队成立才十多年,对前总统而言还有个要命的情况:就在半个月前,他们才和塞内加尔“彻底分家”!

  1982年冈比亚和领土三面把它包围的塞内加尔成立邦联,两国达成协定将军队和公安部队进行合并;结成经济和货币联盟;协调外交政策和交通运输;建立由塞内加尔控制的邦联组织机构及制度。

  不过这两国虽然合并,但仍保持各自的独-立。

  而就在贾瓦拉前往法国之前,冈比亚和塞内加尔其实就在进行谈判,打算解散这个联邦。

  散货的协议一解散,这军队还没“分家”分个清楚能,叶海亚-贾梅靠着不到两百个武装分子就成功政变,而逃亡塞内加尔的贾瓦拉虽然希望“几天前的兄弟”帮他夺回权力,但塞内加尔人似乎兴趣不大,同意贾瓦拉流亡本国或者通过本国流亡第三国的同时,压根就没想法帮他去抢回政权。

  好好的卫队长没得当,那个贾梅又是个自尊心爆棚的家伙,一成元首就要报复!

  敢将来靠着800陆军外加80人海军“横扫美利坚、荡平华夏、攻占欧罗巴”的总是非常人,这都一国元首了,杀个土豪有什么奇怪的。

  独裁者的心思你别踩,一般人还真没办法理解。

  虽然自信心爆棚,但还是有点政治头脑:这家伙时间点选得好,准确判断冈比亚比塞内加尔要穷,塞内加尔人没什么兴趣!

  不然塞内加尔有上万军队,在领土上又是对冈比亚三面包围。真要是出兵,还没等联合国唧唧歪歪什么“不要干涉他国内政”,那个贾瓦拉估计已经又回到总统府了。

  至于这个叶海亚-贾梅怎么能和布鲁诺这个雇佣兵掮客搭上线的问题也很简单:他原本就和不少非洲的雇佣兵打过交道。

  叶海亚-贾梅1984年4月加入冈比亚国家宪兵队,1986年调入特别干预部队,后来又在塞内加尔的宪兵学校接受过两年培训,之后以中尉军衔成了特别干预队的指挥官。

  这几年的军队生涯里没少和非洲的雇佣兵打交道,因为这些国家这些年的很多事其实都是雇佣兵在干,就算内部派别、部族打打内战,这也少不了雇佣兵。

  你雇你的,我找我的,小打小闹比国防军都管用!

  而且很多事国防军不能干,那些雇佣兵可没那个忌讳。

  国家再穷,雇佣支雇佣兵干点活的几十上百万美元的钱还是拿的出来的:便宜呀,便宜的一个人几百美元一个月就够了,就算像巴斯蒂诺这样的精锐,一个月每个人一两千美元打死。

  这次袭击张楠这个超级富豪,500万那是天价,有的是高手会出马,只不过没想到“非洲高手”和关老大他们一比,这档次差得实在有点大,远远出乎叶海亚-贾梅同布鲁诺的预计。

  而发动这次政变的武装人员主力就是特别干预队的人,而总统卫队的人基本上又是从特别干预队选拔的,说白了只要给予将来高官厚禄的承诺,叶海亚-贾梅的话都比贾瓦拉管用。

  这边一分析,一切条理就清楚了。

  “阿楠,你看我们要不要帮那个二货贾瓦拉一把?”

  张楠看了眼关老大,道:“通知托马斯马上到这来,让我那架飞机去接人,那边靠得住的黑哥们都给我抽调过来。

  还有通知乌姆塔利,他们那边长得够黑的伙计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也把人排过来。

  尽量减少华夏人和白人的面孔,就便宜那个250一回。”

  关兴权笑了笑,道:“等托马斯他们来了再商量一下,要不要和那个联系一下贾瓦拉同个气,这样不挂我们的名头,以第三方雇佣兵的名头帮他夺回总统宝座,你看怎么样?”

  这有道理!

  冈比亚虽然穷,但帮个总统夺回政权,合适的时间去那边搞点小投资什么的,那个250一个不小心能给自己搞个国籍、混个什么“不管部长、对外金融部长…”什么的当当。

  看着匪夷所思,但这样的事在非洲小国很正常,前些年就有十几个雇佣兵当了个小国家的高层领导,那个雇佣兵头子还成了那个叫科摩罗的太上皇!

  那个雇佣兵名叫博布-德纳尔,1929年出生在法国一个下层军人家庭的老雇佣兵,嗜好冒险。

  二战结束后不久加入法国海军陆战队,退役后在法属殖民地当了几年警察。1961年,这个德纳尔应聘前往贝宁帮助训练政府军,从此走上了雇佣兵道路。没有人知道德纳尔到底替谁卖命,一生在非洲搞政变无数……

  在他主导的所有政变阴谋中,最出名的是在科摩罗四度政变,德纳尔直接当上了这个国家的“太上皇”。

  科摩罗1975年才脱离法国殖民统治宣布独立,阿卜杜拉成为第一任总统,但该国将领萨利赫雇佣了德纳尔,推翻了总统阿卜杜拉,自己当总统。

  拿到萨利赫的酬金后,德纳尔本想回到巴黎,但那个下台的总统阿卜杜拉却找上门来,请求他再把自己推上总统宝座。

  阿卜杜拉开出的条件非常诱人,纳德尔于是答应了,组建了一支29人的小雇佣兵。

  1978年5月14日,德纳尔的雇佣兵经过三小时战斗,就控制了整个科摩罗,并将萨利赫处决。

  重掌政权的阿卜杜拉没有食言,将国家要害部门的大权全部交给雇佣兵,德纳尔担任了总统卫队长,当起了太上皇。

  这个德纳尔背后应该有英美法等国的身影,但他能干,张楠情况虽不同,但也能干:帮助民选总统拿回权力,还是私人恩怨,外加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国,就算事情穿帮,几个大国也不会拿张楠怎么样。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