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七百六十五章 三个都是

第七百六十五章 三个都是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4073更新时间:2017-08-20 11:10:15
  到下午两点半,20倍杠杆以上的高风险操作全部结束,因为盘子空了,没得玩了。

  在自动扣除手续费和税费之后,资金顺利进入“阳光星辰”在股市内开设的各个账户。

  很快,一个基本精确的数字就被专业会计师计算出来:整整32250亿日元,大约相当于今天汇率的258亿美元!

  这里边大约有30亿左右是本金,也就是说半天时间,高风险操作这部分就赚了大约7.5倍的纯利润。

  如果只是千万美元一以下的对赌资金,珍妮看着今天的走向,最多就能赚15至20倍的利润。

  但自己这边的资金量太大,这都已经接近最理想状态的利润预计。

  这会两个女人已经回到办公室,听完会计师的汇报,打发人离开后,珍妮对张楠道:“现在日经指数下跌了大约18.5%,差不多有9300亿美元已经蒸发,这258亿只是很小一部分,我们的大头还在盘子里,高倍率杠杆操作的人总是少数。”

  “华尔街和伦敦那帮家伙也够狠,到目前为止,那帮老家伙分走的钱不会比我们少……”

  妮可接着话头,又拿过会计师刚才手写的另一份统计表,上头笼统算出了所有投入到目前为止的利润:除去本金和费用、税费,大约1100亿美元。

  还有近一个小时的交易时间,日经指数还在掉,这个利润数字也会继续增加。

  张楠真的不大精通金融操作,所以问了句:“如果日经指数一周内跌30%,我们总获利会到多少?”

  “大约1800亿美元。”

  按照妮可的说法,张楠心里和前年的“黑色星期一”做了个比较,略微有所疑惑的道:“按照比例,根本没法和前年那次比嘛。”

  这下妮可和珍妮都笑了,后者说道:“亲爱的,不是投入越多就利润比越高,你那次是上帝附身,没可比性。

  如果这次我们只投入5个亿,那也可能获利百亿美元,更可能的是无法撼动日经指数的走向,一眨眼就被强行清仓。

  敢用10个亿和我们对赌、拉动大盘的投资集团不少。

  但580个亿,呵呵…那就是我们掌控了大盘走向,没有任何一个集团能和我们对抗,日本政府也不行!

  所有投机集团想联合也不可能,因为他们没了最重要的时间。

  这趟我们就是庄家,有个两倍以上的利润就知足吧!”

  张楠尴尬笑笑:好像就是这么个理。

  上辈子有个老同学开过段时间的地下赌场,就是满山跑、到处换场地,和警察捉迷藏那种,知道要是某个赌鬼拿着两万块去搏一把,虽然十有八九输个精光,但也出现过运气爆棚,两万激战三小时,最后赢走50万的。

  全场人带去的赌资,差不多有一大半进了那个运气爆棚的赌鬼口袋里。

  但如果哪个疯子带着50万去那个地下赌场玩,被人全赢走的可能性有,当场就想赢个两倍回来却是压根不可能!

  因为其他人加起来也就80万现金,就算你借钱给别人陪你继续玩,现金还是只有那么多。

  差不多的道理,股市里你还不可能借钱给人家,能有这个利润就不错了。

  看到张楠好像还在用他那个对数学并不敏感的脑子想着问题,妮可笑着道:“别算了,搞大盘不是这样的一锤子买卖。

  我们前边赚了差不多1500亿,加上这次,2600亿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再说不是赚了这次股市暴跌的一波利润后就彻底离开,我们还会有少量资金留在日本,要是看上哪家小鬼子的公司,都可以抄底购入。

  要知道股价的涨跌对公司的本质不会产生任何影响,除了券商和保险公司,一般性质的上市公司不是通过倒买股票来赚钱的。

  理论上公司的经营业绩也不会因为股价的涨跌变好或变坏,公司的净资产也不会因此而增多或减少,短期的股价涨跌就是市场行为,跟公司无关。

  你要是看上哪一家,我们再加把劲打压一下,绝对能便宜强行收购。”

  妮可的话很诱人,不过张楠对控制日本企业真的兴趣不大。

  难道去造汽车、电视机?

  没兴趣!

  干没兴趣的事,就算赚的钱再多,那也不是享受,会变成为了钱而赚钱。

  自己最不缺的是什么?

  钱!

  合适的矿山企业倒还差不多,可问题是小鬼子这除了石头,好像也没啥矿了。

  但不找个玩玩也似乎有点可惜,张楠略微有点纠结。

  自家男人有点纠结,珍妮有点乐,逗了句:“艾伦,2600亿,你怎么一点也不兴奋?不是2600块!”

  张楠还在想着要不要收购的事,听这话,回道:“曾经有几千吨黄金出现在我眼前,2600亿,这数字可没法和那种视觉效果比。

  过些天得空,我们一起去趟地中海,很壮观的。”

  说完,继续考虑自己的问题。

  两个女人想想也是,别说数字,1000亿美元现金和价值一千亿美元的金砖搁一块,哪个视觉冲击力更大?

  黄金!

  纸片,永远没法和黄金比。

  妮可说股价涨跌对上市公司本身没影响,那是从强行收购一方出发分析;但对于现有的公司掌控者而言,那就可能是场灾难!

  再融资一项就难了,特别是这样股灾的大环境下,想融资却碰上个打算强行收购的,等死吧!

  股票还是有价证券,股价下跌,公司作为可抵压性的资产减少,银行贷款额减少,资金周转就会出现困难,大股东失去信心,套现持有股权的情况也会出现。

  而这会的现实是:日本的银行都有一大批要完蛋!

  贷款,融资?

  不可能!

  碰上张楠这样有想法的大鳄鱼,公司易手近在眼前。

  张楠还在想要不要找个公司玩玩,没想着妮可道:“对了,艾伦,你那个小翻译怎么说了?”

  “还没打电话,人家可能还没下班。”

  张楠这是瞎说,泽口靖子又不是朝九晚五的职员。

  说到上班,妮可想到点事,就把因为那个泽口靖子的原因,而看东宝株式会社不爽的事说了一下。

  “我看也不用挖人了,现在东宝的母公司阪急阪神控股都是自身难保,干脆打包把东宝收购下来,它的那几个什么国际放映、东宝艺能、东宝影院的子公司也就全成了我们的,到时候让亨利派两个高管来日本。

  我已经让操盘手在这样操作,原本想着再长线操作几周后卖出去,股价暴跌对这类电影公司的本质没多少影响,恐慌过去,过不了多久自然有人会接盘。

  现在…我看直接收购算了。小鬼子还想收购哥伦比亚,我们就强行收购它的东宝!”

  妮可难得的表现出一丝民族情绪,要知道哥伦比亚影业的象征是自-由女神像。

  “那要多少?”

  张楠之前压根没想到这事,一听这么说,还真有点可操作性。

  妮可没立刻回答,而是站起身走到门口,开门和等在外边的助手说了句:“把约翰叫来。”

  很快,17号操盘手来了。

  “约翰,东宝跌了多少,目前市值总价多少?”

  “暴跌56%,市值目前大约4亿美元不到。妮可夫人,现在全是卖盘,到休市还有半小时,我还能把它再打下去3至5个点。”

  张楠记得东宝20年后市值能有个50个亿,现在这会真够惨的!

  股票不是大盘指数,要是有人故意打压,掉得绝对比大盘快!

  “要不要?”

  问张楠。

  “要!干嘛不要,便宜。”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妮可一听,对约翰道:“继续往死里打!最后五分钟,收购东宝股票,要到绝对控股的比例,有多少收多少。”

  “是,妮可夫人。”

  简单的操作而已,之前妮可和他说打压东宝,约翰就做了可能要收购的准备,所以在操作上就是尽量配合这个方式去干的。

  不收购,那何必往里砸钱?

  要人家完蛋,你也要付出代价。但约翰干得再大胆也不会亏,这会除了“星辰哥伦比亚”这类原本的电影业巨头,短时间内谁还会想着收购东宝?

  那些纯粹的投机集团不会有兴趣,赚饱了就走,不会玩实业。

  至于真要有人来玩大规模买进卖出的把戏,那大家一起来抛进抛出,陪着玩就是,倒霉的永远是散户。

  对约翰而言,谁怕谁!

  两个巨头打架,倒霉的永远是老三。

  ……

  下午三点,野村次郎正在家里小睡片刻后,起来在客厅看电视。

  中午心情好,小酌了几口。

  金城先生在他到家后没多久就来了个电话,好事:感谢野村的操作,并承诺过两天就会有一笔可观的奖励打进他在汇丰银行的户头。

  周五中午小酌喝酒,还能午睡一会,醒来的野村感觉自己都已经想不起来上次有这样的待遇是什么时候。

  电视里的新闻几乎全和金融市场有关,野村难得的以一个看客的心态去看这些事,除了那些自杀的事,居然有点看热闹的味道。

  客厅门传来开锁声,野村次郎感觉奇怪:美子就在边上,这会才三点,上高中的小儿子都应该还没放学呢。

  “我回来了。”

  门开了,居然是大儿子野村小太郎。

  “太郎,怎么回事?”

  太郎可不是无业游民,虽然没毕业,可实习生的工作可不轻松,平时都要七八点才到家。

  刚换好鞋的大儿子脸上有点怪异,面对父亲的问题,道:“父亲,我得换个公司实习了。”

  “为什么?”

  “证券公司老板跳楼了。”

  美子一听,手都捂上了嘴巴:和看电视新闻不一样,儿子实习的公司内的几名合伙人她见过,同丈夫都能算朋友。

  “谁?”

  野村次郎语调有点激动。

  “三个,都跳了。”

  这下野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傻楞了好一会!

  小太郎和美子都没敢说话,就在边上,有点担心的看着野村。

  小山君、深田君、西乡君,这三位同野村都有着十年以上的友谊,没想着一下子全跳楼了!

  一会后,野村注意到妻子和儿子看向自己的目光,挥挥手道:“我没事。

  美子,度假的事往后推一推,我们得先参加西乡君他们的葬礼,你去准备一下礼金。”

  “次郎,准备多少?”

  美子得问一下,一般参加葬礼也就五千至一万日元的礼金,关系亲近的两万也足够了,日后对方会以礼金的半额商品券回赠表示感谢。

  但这次不一样。

  美子也没几个亲戚,野村次郎干脆就是孤儿,像西乡君这样的朋友已经算是关系亲近之人,不然也不会让大儿子去对方的公司实习。

  三个人跳楼了,签下大笔债务不论,三人年纪还没野村大,这就下群孤儿寡母,一场稍微体面点的葬礼也得要个200万日元……

  野村次郎想了想,道:“每家人送100万,算帮他们最后一把。”

  美子和小太郎就点点头,家中野村就是无上权威的存在,说什么就是什么。

  300万日元是笔不小的数字,但这趟野村能拿到的酬金和奖金都有几千万日元,300万又不算什么。

  但也不能太多,太多会很麻烦,特别是现在这种非常时期。

  小太郎打算去房间里换身衣服,结果被野村叫住了。

  “父亲。”

  知道父亲大概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小太郎就站着听。

  他不担心家中的情况,熟知父亲对于金钱和投资的态度,也知道母亲手里存着大笔的现金,这趟股灾不会对自己家造成太大困扰。

  野村说了下今天交易所自己的交易情况,然后道:“这趟不单单金融市场会遭受重创,我估计全国经济都可能大部倒退。

  你的工作不用担心,这趟我会成交易所里的传奇,等过了这一波恐慌,安排你的工作不是什么大问题,到时候你跟着我就行了,往交易员方向发展。

  还有,你和小次郎也大了,家里房子太小,我看楼市最多过个一年就会跟着崩盘,价格合适了到时候买两套,家里这个钱还是有的。

  记住,小太郎,我们能有买房子的钱、这次你父亲我没有去跳楼,全靠不贪两个字,你要永远记在心里!”

  小太郎微微一鞠躬,“是,父亲,小太郎铭记在心!”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