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七百八十二章 不是谁都玩得转

第七百八十二章 不是谁都玩得转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4076更新时间:2017-08-29 15:01:35
  目送走了孙洪明压阵的小型车队,这一趟的八名司机全是西疆那边汽车团出来的,不过八人里除了孙连长,其他人和张楠没什么交情,之前也没见过。

  之后,张楠又碰到了不少熟人:剡县籍的驾驶员就有七八个,都在做出车准备。

  物质局、粮食局、车站出来的都有,还有在下边区里原本开拖拉机的也有,但主车驾驶员清一色原本部队出来的。

  地方驾驶员一大半是汽车兵出身,这在90年代之前的华夏很正常,因为别说更早,就算在80年代初期,地方上一个县一两年都可能不培养一名新驾驶员出来。

  不是没那个能力,而是各单位驾驶员的位置原本就为复员的汽车兵预留着,地方上培养出来也没车开,最典型的就是老邢的儿子春雷:有驾驶证,但人却在修理科,最多运气好的时候当当代班驾驶员。

  这回也碰到老邢了,不过这会父子俩是刚起床,两人昨天后半夜才驾车返回黄刀市。

  货场边有公司提供的宿舍,俩人一个小套房,两室一厅一厨一卫,房间什么的都很袖珍,但功能齐全。

  这会张楠和项伟荣两个就在老邢父子临时的家里,保镖们全被赶去公司餐厅歇着。

  这一层楼住的全是剡县籍的司机,加上还是在货场范围,张楠就像回到家一样轻松,不想有人在边上碍眼。

  项伟荣也是一样的想法:在家的司机也有二三十人,全是自己人,小舅子的安全在这无比稳固!

  那留在这干嘛?

  蹭饭吃!

  老邢这人虽然看着邋遢,但他炖牛筋、牛肉的技术那是剡县一绝,而且不仅仅自家人特别喜欢吃,还喜欢招呼本单位职工的孩子们吃,说是多吃牛筋强筋健骨。

  以前在楼道里煤饼炉子一架,香气都能传遍整幢楼!

  不过那时候牛肉不是天天能买到的,现在到了加拿大,没说的,就他娘的牛肉便宜,就是刚刚老邢在发牢骚说这牛筋没地方买。

  还好,为了满足华夏伙计们的口味,公司这个月月初直接弄了几头活牛来,自己屠宰,这生牛筋一大半归了老邢。

  阳台上一挂,零下几十度的,都能保鲜到明年三四月。

  “春雷,我记得今年也有23了吧?”

  客厅里,项伟荣坐在椅子上和邢春雷闲扯,这孩子在他调回地方时才刚小学毕业,都可以说是项伟荣看着长大的。

  如今小伙子个子比张楠还要高一点,而且骨架大,体重估计能有个180,早已是壮汉一条。

  “嗯,虚岁23,小项叔叔。”

  春雷很尊敬项伟荣,这也是车队传统,孩子们从小都懂事,叔叔伯伯的喊着,像小佳楠叫喊老邢是邢伯伯。

  而项伟荣因为在他三五年内同调回地方的驾驶员内年纪最轻,所有孩子都习惯叫他小项叔叔。

  “比阿楠就大了一岁。”

  项伟荣没记错。

  这车队里出来的孩子们辈分喊顺了就瞎叫,也算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比如有个金爷爷,他爱人却被孩子们喊金师母,反正喊顺口、没意见就行。

  张楠也算是在车队混大的,所以一边喊姐夫,另一个喊叔叔,互相之间的叫法就不用排辈分,顺口就行。

  张楠就在边上啃个美国大苹果,不说话,耳朵听着项伟荣两人的话,早就知道姐夫的想法。自顾自研究邢家父子靠在墙上的两杆单发猎枪,还顺手拿过来把玩了几下。

  都是美国雷鸣登的猎枪,一杆单发手动型,另一杆是泵式猎枪,都是量产普及型,在这里很便宜。

  老邢也是部队出身,家里都有双管猎枪,而春雷和自己一样的小伙子,爱枪很正常,86那会就存了钱,200块从新华书店买了杆工字牌。

  加拿大持枪合法,有正规工作的外籍人员也能购买,这对父子不弄两杆才怪。

  其他不说,这里猎物就多,就算每年买上几张狩猎牌也花不了几个钱,更不用说在荒原上打猎,警察先生们出现的可能性几乎和遇见外星人等同。

  张楠把玩猎枪,这边项伟荣对春雷道:“除了你姐,你是车库你这一辈里年纪最大的一个,开货车这行辛苦,还危险。

  要是有想法,今年冬季运输过去后,也不用找临时工作或者回国了,让那个戴维斯经理给你安排下,在这边混个大学文凭不难。

  每年冬天回来开个两月车,加上暑假在公司里帮帮忙,都够你学费加生活费的。

  要是不想读书,就去美国,你没当过兵,纯保镖不合适,培训段时间给阿楠当司机,比在这块边远地区混日子强。”

  听到这,邢春雷眼睛都亮了一截,但很快黯淡了下来,道:“小项叔叔,我爸连ABCD都不认识,要是没我给他当副驾驶,真没法在加拿大混。”

  春雷高中毕业,原本成绩也就那样,但到这一年多,英语都给逼着学得贼溜。

  但老邢就不行了,出了“你好、拜拜”,其它什么都学不会,连这会在加拿大开车都是无证驾驶、打黑工,反正没警察查。

  所以老邢虽然因为照顾,拿的是主车司机待遇,在员工名册上的工种却是搬运工,而他那辆车在法律意义上只有他儿子一个驾驶员。

  听到这,项伟荣道:“别给你老子担心,都五十出头的人了,还能开几年大货车?

  明年给老邢配个年轻点的助手,再干一两年回家抱外孙去...”

  春雷她姐结婚早,这会儿子都周岁了。

  “...再说去美国,阿楠还会亏了你?要是过几年老邢还想开车,工资虽然没这高,庄臣那有的是小车,他开车我还放心。”

  这时老邢端着个大不锈钢脸盆从厨房出来,面变是满满的牛筋和几个大牛蹄子,香气四溢!

  大概听到了老同事的话,老邢对他儿子道:“听你小项叔叔的,我这大不了给老王那家伙当下手去,反正修车不用证。

  什么电子设备咱不精通,保养发动机、地盘咱可是好手,不比老王他们差。

  去了美国听你小项叔叔和小张的,到时候找个美国老婆回来,我和你妈都乐意!”

  说着把脸盆往餐桌上一放,道:“伟荣,小张,到时候春雷就交给你们管了,跟着你们我放心。”

  老邢放心,知道儿子不会吃亏;项伟荣也放心,知道春雷这孩子人品没问题;张楠更放心,因为很清楚这个和自己能算一起长大的同龄朋友真是个好人。

  好人,何其难当!

  上辈子四十多了还在开大货车,赚钱养家,大本事没有,就一个本分,靠本事吃饭。

  你说放在身边吧,或许什么特技驾驶一类不行,但安全性那是绝对可以放心:上辈子春雷开了差不多30年车,居然一次说得上名堂的事故都没发生过,这在你不撞人家,人家都会来撞你的年月简直就是个奇迹!

  运气好、没病没灾那也是实力!

  就算不会给自己开车,给家里任何一人当专职司机,张楠对他都能放心。

  这就定了,春雷年后就安排去美国,不过至少要被送到西弗吉尼亚那边锻炼半年到一年。

  在美国开车,特别是给华尔街金融巨鳄开车,可不是车子开得好就行的,要培训得东西多了!

  还有安保技能的训练,你个小伙子长了个一米八五的大个,就算人再老实,也得达到安保公司武装司机的及格水准吧?

  单当司机是浪费,也得有点保镖的基础技能,这小伙子年轻,操练操练是好事,至少春雷有信心,他老爹更放心。

  特别是老邢这会就当面交代儿子:将来要按照美国规矩来!

  他可听说过了,连项伟荣的老部下都叫小张是老板。老邢自个年纪大,当初和张楠老爸都是朋友,叫声小张没问题,再过20年照样能这么喊。

  但春雷可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叫他楠楠或者刚工作时的阿楠,连喊名字都不行:出了这屋,将来就得喊老板!

  来加拿大也有段时间,年轻人学得快,春雷对此心里完全没压力:这里可是资本主义社会,要在北美混饭吃,那就得按着这的规矩来。

  大事说完,吃饭!

  项伟荣酒量不行,一罐蓝带啤酒下去就到位,牛蹄子倒是一口气干掉俩!

  张楠酒量还凑合,和邢家父子每人喝了有四五罐,啤酒加牛筋、牛蹄,还有自个炸的花生米,再加上盆炒青瓜,爽!

  老邢家吃饭就这风格,没那么多花哨的东西,但就是对味。

  喝了个晕乎乎散伙,明早邢家父子要出车,拉两节80吨柴油去格拉湖,估计到时候还能碰上一回。

  被保镖们送回黄刀市的酒店,张楠洗了个澡就睡觉,然后……梦到了老家。

  后半夜四点多醒来就睡不着了,套上厚实的睡衣走到阳台上抽烟。

  零下三十六七度的严寒,看了几眼空中美轮美奂的北极光,烟抽了一半就掐掉往回跑。

  太冷了!

  别说冻成狗,再在阳台上站会,冻成冰雕都没问题!

  房子里是暖和,但张楠失眠了:想家了,想念老家的一切,还想着要去父母的坟前看看。

  “明年亚运会就回去,不看比赛,我回家住上几个月,管它什么乱七八糟的!”

  想了一大圈,也不知道几点,反正天是黑的,就当还是晚上,再说也不会有人来喊自己起床赶飞机。

  想睡就继续睡,管它其它做甚!

  这一觉直接睡到肚子饿醒,一看时间都过了中午12点,这才起床。

  等吃过饭,到了不远处的冰面机场,都快过了下午一点,天都快黑了。

  黄刀市普通机场就一座,夏季用水上飞机,但要有码头。冬季连码头都省了,卸掉浮筒换雪橇,巨大的湖面到处都能变机场。

  双水獭,轮子那加了雪橇,冬季加拿大北部地区最常见的小改装,适合在湖泊河流多如牛毛的北部地区使用,就算万一遭遇机械故障也能随时找地方降落,绝对安全。

  比直升机都安全,因为找块能起降的水面或者冰面,比找能块让直升机降落的起降的平底都方便。

  就一架飞机,带上十来个保镖搞定,其他人就留在黄刀市。

  格拉湖附近是无人区,矿场那全是自己的员工,要是自个在那边会出安全问题,可能性比火星撞地球还小!

  格拉湖钻石矿,就是张楠控制的独-立王国。

  今天戴维斯还是陪着老板,飞机航线会在飞出几十公里后就同冰上高速基本平行,一是让张楠能够直观的看到运输线的情况,第二是冬季飞行这样最安全。

  公路就是跑道,还能随时得到援助,多飞个几十公里值得。

  飞行高度就三千来米,张楠都能通过舷窗看到下边冰面公路的走向,仔细分辨还能看到几辆重型卡车的踪迹。

  半个多小时后,张楠看到了一片矿区建筑,但那不是自己的钻石矿,而是原本就有的金矿。

  “那里已经废了?”

  这是在问戴维斯,后者连忙道:“金矿越开越亏,今年夏天关闭的。他们老板想把一些我们能用的工程设备卖给我们,我给全盘接收了,价格很低。

  秋天的时候派人拆了一个月,都已经运到我们的矿山,现在金矿区连只耗子都没。”

  投资偏远矿山就是这样,因为成本太大,运气不好、预测不准的话,能把个大公司都拖得伤筋动骨!

  西北开矿,不是谁都玩得转的。

  原本矿山的设备更是不好处理,还是因为运输费用太高的原因,所以戴维斯这次是又当恶棍又当好人:超低价买东西,和抢劫差不多,但又算是帮了人家大忙,不然那些设备除了能自个跑的车辆,其它都得在矿区慢慢生锈报废。

  说到别人的矿场,戴维斯又说了这两年在加拿大的一大堆倒霉蛋。

  如今在安大略、魁北克、努纳武特、育空地区……无数的钻石投资公司、钻石猎人都在私处搜寻钻石矿的踪迹。

  职业的有,业务的也不少:这后者还好,大不了当冒险、玩一趟。

  职业的钻石猎人可是靠这个吃饭,找不到钻石真是连吃饭问题都会头疼。

  私人行为还算好,那些圈地赌的可就成本大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