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七百八十七章 谎言重复千遍就成真理

第七百八十七章 谎言重复千遍就成真理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作者:血蝠分类:都市字数:4537更新时间:2017-08-31 17:53:08
  不过当时的意大利国力也算强劲,看到王自己这边倒脏水,意大利驻美大使古萨尼和使馆法律处职员温森佐很快找到了这个“胡说八道”的五副。这个五副很快就在听证会改口,说他对于意大利乘客情况描述是猜的,因为当时情况慌乱,根本看不出来哪些乘客是哪个国家的人。

  好了,意大利人不能黑了最终选来选去,只剩下华夏人。而且8名华夏船员居然能活下6个,这比例看似很高,甚至可以说是太高了!

  然后,那些媒体很自然的忽略了六名华夏人是如何逃生的问题,还主动遗忘了当时船上的真实情况,只管黑华人船员。

  事实是船只撞上冰山、已经确定会沉船后,船员们先通知了一等舱的乘客,连二等舱乘客一开始也不清楚情况。

  至于三等舱的乘客根本不知道船要沉没,就算知道,他们也逃不出,因为通往甲板的门被锁住了!

  “…舱门打开时已经非常危急,三等舱的人们蜂拥而出。可问题是这个时候很多救生艇已经放下水,剩下的虽然还有一些,但不允许三等舱乘客上。

  就在这时,其中的5名华夏人发现大船甲板上还有一条破了的小船,其它惊恐乱奔的人根本没想到它也能用来求生。

  这5名华夏人齐心协力,将这条实际上完全没法将人彻底脱离冰冷海水的小船抛入大海,再跳下海,浸在水中抱着这条船,在海里艰难坚持后遇到了还有位置的救生艇,被人救起。

  而第六名华夏人在落水后,正巧身边有块门板,他就靠这块门板浮在海面上,也幸运的遇到了救生艇,因此得救。

  六名华夏人是最后一批被放上甲板的,在不让上救生艇的情况下还能奇迹般生还,老板,我个人分析有三个原因。”

  什么原因?

  威廉分析的非常有道理,“第一,运气好,碰巧看到一艘破了的小船;第二,老板,允许我向您的同胞们在遭遇艰险时镇定冷静、危难中相互扶持和坚忍不拔的精神致敬!

  如果不是五个人一条心,他们不可能将那艘小破船翻下海,泰坦尼克号上的小船可不轻。”

  听到这话,张楠很高兴,谁说华夏人一个人是条龙、十个人就是虫的?

  别的不说,能扛着铁锹就去参与自然灾害救灾的军队,全世界除了华夏军队外就没几支!

  你英国绅士、美国大兵敢不敢?!

  这时项伟荣道:“威廉,第三个原因是什么?”

  威廉脸上露出一点讽刺的表情,道:“项先生,这最后一个原因相当的讽刺,船上最早被给予逃生机会的那些人,主要是英国和美国一等舱乘客,但是因为过于慌乱,救生艇很多人还没坐满就放下水,反而使6名华夏人获救时得到了位子。

  要是救生艇内当时全是满的,他们遇上了也等于没遇上。”

  这时张楠突然问了一句坐在自己身后的马克,“我说马克,如果我这一家子碰上了泰坦尼克号,该怎么办?”

  马克一愣:这个假设...

  这会还没穿越这码子事好不,不过马克倒是看过1966年拍摄的30集科幻电视连续剧《时光隧道》,里头第一集就是主人公被时光隧道送上了泰坦尼克号——这电视剧上辈子张楠也看过,80年代末在华夏放映,最早在央妈正大综艺的正大剧场播放。

  可惜后来因为89年中美关系恶化,这部电视剧当初只播放了18集。

  张楠到美国后找来录像带,看完了30集,那部片子虽然是60年代拍摄的,但是就算到了21世纪,那部片子还是很有看头。

  好啦,马克脑子很快从电视剧剧情里跑了出来,对张楠道:“简单,老板。一艘救生艇能坐40个人,一艘够了就抢一艘,一艘不够就抢两艘,谁来阻止就干掉谁!

  我们是保镖,任何情况下老板的安全放在第一位,你说是吧,阿廖沙。”

  被硬拉上船的阿廖沙看了眼马克,结果就蹦出个“嗯。”

  张楠摇头笑笑,道:“好吧,你们能成英雄,但永远成不了绅士。”

  然后停顿了一下,苦笑后张楠又道:“我是真成不了英雄,怕水,估计真碰上那种情况,估计我会第一个去抢船,还会告诉你们:等老子全家获救,每人奖金1000万!

  哦,或许是一个亿。”

  这时项伟荣终于有点听不下去了,道:“别扯了,要是每人一个亿,这帮的家伙都敢把整船人杀光,然后每个人一艘救生艇船划着玩。

  说正事,别扯这么远。”

  威廉、贝克尔几人等到雇主和保镖之间的对话,也没看轻的意思:在真正的生死抉择前,有几人能将生的希望让给陌生人,而自己坦然面对死亡?

  扪心自问,三名历史专家自己似乎也做不到。

  在泰坦尼克号沉没时,美国“梅西百货公司”创始人之一,世界巨富伊西-斯特劳斯夫妇就在船上,斯特劳斯夫人几乎上了八号救生艇,但脚刚要踩到边,她突然改变了主意又回来和斯特劳斯先生在一起:“这么多年来我们都生活在一起,你去的地方,我也去!”

  她把自己在艇里的位置给了一个年轻的女佣,还把自己的裘皮大衣也给了这个女佣,说:“我再也用不著它了!”

  当有人向67岁的斯特劳斯先生提出:“我保证不会有人反对像您这样的老先生上小艇.....”

  斯特劳斯坚定地回答:“我绝不会在别的男人之前上救生艇。”然后挽着63岁的太太艾达的手,两人走到甲板上的一张藤椅坐下,静静地等待最后的时刻。

  张楠自问做不到斯特劳斯夫妇那样的高尚,至少现在做不到,或许自己到了他那个年纪的时候有可能做到,但现在绝对不可能想他们那样坦然赴死。

  自己不是什么高尚的人,甚至就不是个好人,这个有自知之明。

  话题有回到6名华夏船员身上,没有一个强大的祖国就是悲哀,意大利人火了,英美媒体立刻歇菜,而当时的华夏呢?

  辛亥革命刚搞完,华夏大地还自顾不暇,英美媒体抹黑华夏船员那是没有任何顾忌,压根不用担心发生抹黑意大利人时发生的那种事。

  而且也不可能有目击者为6名大难不死的华夏船员说话,1912年4月21日的《纽约时报》还披露过:为防止生还船员向外界透露海难发生时的实际情形,白星公司将幸存的船员都隔离到一艘船的底舱,并派武装人员严加把守,还勒令船员“别做声,否则将丢掉白星公司的工作!”

  不过抹黑他们的这些事,6名获救的华夏人当时应该不知道。

  因为泰坦尼克号上获救的人,先是被送到一个叫达埃利斯的岛上,然后才被送往纽约。美国当时有排华法案,6名华夏船员不允许进入美国,所以第二天他们就离开了,上了另一条船去了古巴,继续他们的船员生涯。

  除了6名幸存的华夏船员之外,所有其他获救的人都被允许进入美国。美国媒体当时敢这么猛造他们的谣,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反正他们正在去往古巴的船上干活,根本不可能知道美国媒体怎么说他们。

  就算知道,估计也会因为不怎么精通英语,而无法辩解。

  最关键的是:当时压根就没人会找他们!

  这时威廉就在说:“造谣最高潮时,很多头等舱和二等舱的乘客虽然根本不曾和他们见过面,也都声称自己‘目睹’了他们的‘卑劣行径’。

  当时种族主义倾向极度盛行,不少人出于这种心理,哪怕没亲眼见到,当人问起时也会很自然的‘政治-站队’,反正当时华夏贫弱,就算造谣造到天上去,也不会有人找上门。

  不让上救生艇,自己凭着本事在极度危险中设法逃生,还要被很多人说成是坏人,还不允许进入进入美国。

  这不公平!很不公平!

  至于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又是用了什么办法在海难中逃生,对当时很多英国和美国人来说既不重要,也不值得关心。反正在这些人看来这8个华夏人中有6个活了下来,仅此就足以证明他们是坏蛋,进而还可以证明所有华夏人是坏蛋,很符合种族歧视和排华法案的需要。

  艾伦先生、卡梅隆先生,戈培尔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我们三人真心希望能进入这部伟大的电影的制作当中,还历史以真相。

  为此,我们三人已经做过协商,担任顾问期间可以不要一美分的报酬。”

  张楠点点头,道:“又有三名正直的人加入进来去还原历史真相,这是我的荣幸,不过报酬还是要给的。

  从今年开始,一年10万美元顾问费,每年增加10个点,直到影片上映。

  而且,三位,还有卡梅隆先生,你们将获得我和我家人的友谊。”

  每年10万美元额外的顾问费用,对三名原本就有正当职业的历史专家而言也都是一笔很大的收入,而获得友谊,这话就牛叉了!

  是呀,不说其它地方,几乎整个华尔街的人就都希望获得艾伦先生的友谊,这句话比《教父》里科莱昂说出的还要牛叉。

  只要运气不是太糟,对这四人和他们的家庭而言,有艾伦先生加的友谊,那就是妥妥的几百年的繁荣。

  当然,这也需要付出代价,就像《教父》里说的一样,别人给了你友谊,那你也要付出自己的忠诚——不是保镖们的那种忠诚,而是尽心尽力为张楠服务。

  这些对卡梅隆和三名历史专家而言不是为难的事,理所当然的工作而已。

  最后,艾尔弗雷德又说到了那个船上唯一的日本人:泰坦尼克沉没后,一位英国乘客的日记中写道:一个日本人粗暴地推开别人,强行乘上救生艇。

  当时泰坦尼克上唯一一名日本人名叫细野正文,当年他得以逃生,但至死都背着“卑劣的幸存者”的恶名。

  1912年时细野正文是日本铁道院的主事,也有记录他担任运输大臣的,正在欧洲考察铁路网。在俄、英研修考察后,从英国搭上开往北美的泰坦尼克号。

  4月15日1点40分,最后一艘救生艇正被放下海面,传说这时细野正文男扮女装,冒着被水手们打死的危险,爬上了载满妇女和儿童的救生船。

  这是最恶毒的说法,还有一种说法是他推开别人,自己跳上了救生艇,之后混迹在一群妇孺儿童之中,捡回了一条命。

  谁让就他一个日本人,活下来了,那存活率就是100%,而且那时候的日本也还不是一战后的日本,和欧美列强还不能比——后台靠山还不够硬。

  不管哪种情况、事实如何,欧美男人活下来没人谴责,你个东亚日本人不行!

  当时的日本非常重视声誉,面对众多不利于他的传闻和报道,1914年细野就被解除了运输大臣职务,到1923年退休为止一直在办公室做半班工作。

  1939年,细野正文在耻辱中去世,倒是也没有为自己辩白,据说是因为他认为活着的自己同市区的那些人相比,活着已经是种耻辱。

  后来他的日记被发现,当时细野正文住在二等舱。根据日记记载,当晚舱门的响声吵醒了他,他站在甲板上,只穿着睡衣裤和一件外套,一名服务员扔给他一件救生衣便跑了。

  他还没弄清出了什么事,便随汹涌的人群下到了三等舱甲板上。

  到了甲板上之后,他发现救生船正被一点点地放入夜色中的水面上,船上火光冲天,人们却出奇地安静,他写道:“没有一个乘客哀号、尖叫。”

  但他说自己却非常惊慌,妇女们正被送上救生船,而男人们则在枪口的威胁下退到后边。

  他在日记中写道:“我企图让自己镇定地站到最后一刻,不要有任何有辱日本人尊严的举动,但是我却意识到自己在搜寻、等待任何可能逃生的机会。”就在这时一名官员大喊:“还可以再上两人!”

  日记中他说自己想到了“我将再也见不到妻子和孩子,便惊恐万状”,于是,他纵身跳进了救生船里。

  张楠知道,到了1997年,细野的日记经过美国泰坦尼克研究团验证,被判断为正确:灾难发生时细野正文登上的是10号救生筏,而那个指责其强行上船的英国乘客,乘坐的却是13号救生筏。

  而且据说当时10号救生艇上是还有2个座位,在等待乘坐的三等客舱的客人中,细野是二等舱客,有优先权。

  有很重要的一点不能忽略:40年代初就被发现的细野正文日记是在海难发生后没多久就写下的,可谓及时,且不失真实和公正,再现了那一悲惨的历史场面——特别是证实了船员们将三等舱的乘客阻在最底一层甲板上,使他们没有任何机会生还!

  细野正文逃生的情况使用第一版本还是第二版本?这就看电影的需要,或者说干脆都不用,这完全就是看张楠高不高兴——第一版本装妇孺很可耻,但似乎有点匪夷所思、不切实际;

  至于第二版本,人的正常反应而已,如果电影里能有描述这一段的短小镜头,日本那边百分百会欢迎。

  至于不用,对张楠和电影本身而言那也完全无所谓。

  还原历史真相,这是张楠要做的,还那六名大难不死的华夏船员和所有华人一个公道。

  至于其他人其他事——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这话绝不仅仅是玩笑!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