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谋天下 > 178 坑爹

178 坑爹

小说:唐谋天下作者:青叶7分类:历史字数:3021更新时间:2017-01-12 21:18:06
  不到一万人的大唐骑兵,押送着近两万人的西突厥俘虏,行走在空旷的草原上,仿佛就像是一个数目庞大的狼群,把一群羊包围在了中间。

  夕阳正削尖了脑袋,往地平线下面钻,残留着的金色沾染着枯黄的草原,使得这大自然多了一股神圣的气息。寒风凛冽的吹过,萧瑟落寞的空旷又让人莫名的伤感。

  从温鹿回来后,李弘的脸色一直不是很好看,战争是残酷的,好久好久好久之前他就知道。但每当面对手无寸铁的百姓被杀,他心里总是有着莫名的悲意跟愤怒。

  “大都护,这两万人怎么处理?”权毅铁青着脸,让阿史那都支逃进了草原深处,让他感到颜面无光。

  “即可押送到门源,告诉明崇俨,随便使用,以后有的是劳力。”李弘注视着缓缓进入龟兹的西突厥俘虏,淡淡的说道。

  权毅应了一声,然后在李弘身后行礼后,便离开去安排这些俘虏今夜的住处,跟明日的行程。

  “花孟,给白纯去信,所有刻意仓储的水泥,开春之后全部运往龟兹。”李弘说完后,看着最后一队俘虏进入城内后,也缓缓的从城楼上走了下去。

  “无法、无天,找几个人看似将领的连夜审问,问清楚阿史那都支会在哪里扎营。方战,联络草原上你的人,都动起来,就算是明日下雪,也要都给我立刻动起来,我要阿史那都支的确切方位。”走下楼梯后,看着押解的无法无天,急急的说道。

  西域的冬季很漫长,元日快要来临时,中原的大地都已经有了,从严寒中复苏的迹象,甚至连那春意盎然的味道,都能够清晰可闻。

  但西域依然还是处在冰天雪地的寒冬中,刀子一般的北风肆虐着整个苍茫的大地,整个西域仿佛就像是一片巨大无比的无人区域。

  李弘一头扎进营帐内,连着半个月了,他与权毅各自率领七千人,在草原上差点儿迷失了方向,跌跌撞撞的在草原上转来转去。

  而阿史那都支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无论如何就是找不到一丝一毫的踪迹,倒是把草原上的草原狼给搞得一惊一乍的,听见马蹄声就赶紧往窝里钻。

  夏至跟小雪看着一头扎进来的李弘,急忙帮着李弘脱去那外面已经全是冰块的盔甲,硬的如同铁板的盔甲,死拉硬拽的才从李弘身上脱下,而里面的棉服此时也已经湿了很大一片。

  “别动。”李弘双手成环抱状,小心翼翼的放在胸前。

  “怎么了,爷?”夏至跟小雪赶忙小心的把盔甲给脱下来,然后便看见李弘的怀里抱着一个小狗?

  “咦?这是小狗吗爷。”小雪看着李弘双手间还未睁开眼睛的小狼,正舒服的窝在李弘双手间睡的香甜。

  “眼神你,这地方能有狗?这么小的狗早都冻死了,这是一只小狼。估计还没有一个月大吧。”李弘也不知道狼多大了,反正不会超过两个月是肯定的了。半梅与寻兰尖叫连连的从外面跑了进来,这种被当地人称之为白毛风的天气,这辈子她们都没有遇见过。

  现在的这个时辰,如果外面是晴天,还应该是太阳高挂在正当空呢,而如今外面则是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散落在正片草原上的厚雪,经过凛冽的寒风吹过,顿时弥漫在整个天地间,让人睁不开眼睛,而雪沫子也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就向着领口处往身体里钻。

  两女缩手缩脚缩脖子,粉嫩的脸颊冻的通红通红,在门口抖掉身上的风雪,然后才缓缓走进来。

  一进来就看见三个人正在那里摆弄睡醒的小狗:“哇……好可爱的猫咪……。”

  半梅两只眼睛贪婪的看着厚厚的地毯上,挣扎着摇摇晃晃,要起来走动的小狼,娇声叫道。

  李弘满脑门的黑线,这些人在宫里都待傻了吧,这样能当成猫?

  “半梅你是不是傻?你是不是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猫跟狗,不对,猫跟狼的区别?”

  “啊?爷,您说这是狼吗?”

  “废话,当然是狼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惊动了狼群,还是狼群被什么天敌盯上了,总之那狼窝里没有狼,只有这个小家伙跟个猫似的,在洞口正对着寒风叫唤呢,就被我带回来了。”李弘接过夏至弄来的温乎羊奶,把碗放在了小狼跟前,摁着脑袋让人家喝。

  小狼也很听话,在四女面前也很给李弘面子,稍微闻了闻那羊奶,立刻就深处小舌头开始吧唧吧唧的喝起来。

  李弘在草原上喂狼,而长安城的大明宫内,李治恨不得把李弘喂狼。

  “阎立本你是不是傻啊?他跟你说了多少年了,你见过吗?没见过吧,怎么到现在你还相信他的鬼话?”李治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阎立本,斥骂道。

  “陛下,请恕臣无礼,但臣相信殿下不会骗臣的。”阎立本花白的胡子更多了,但依然坚定的站在太子这一边。

  “工部的官员,将作监的工匠,你说放就就放了,那么多人,你就不问问其他人的意思?”李治梗着脖子质问道。

  这个老糊涂阎立本,这几年一直被李弘牵着鼻子玩儿,只要李弘那个小白痴拿出兰亭集序这个梗,阎立本仿佛一下子就变成老糊涂了,李弘要什么给什么,想让他工部干什么,阎立本就干什么。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阎立本连个兰亭集序的影子都没有见到过,但老糊涂依然是相信李弘手里有兰亭集序。

  而这一次,李弘给他的书信,又是以兰亭集序为饵,让他派遣工部的工匠官员,还有将作监的工匠在开春后远赴西域。

  这个老糊涂再一次选择了相信李弘,于是二话不说,已经下发文书,元日过后,就让工部与将作监的工匠出发赶往西域。

  李治看着执迷不悟,仿佛被李弘施了法的老糊涂,语气真挚的说道:“阎立本,你想想,那兰亭集序是什么?那是先帝、朕的父皇的钟爱,你觉得会给小白痴吗?还有,小白痴那个时候出生了吗?还留给了朕,朕在他八岁生日的时候赐给了他!这样的鬼话你阎立本怎么就会相信?”

  阎立本认真的思索着李治的,脸上的神情一会儿阴一会儿晴,过了好一会儿,阎立本浑浊的双眼望了李治一眼,说出的话差些没把李治气的犯头眩。

  “陛下,臣觉得是您不想让天下人知道,那兰亭集序就在太子殿下手里,所以一直替太子殿下瞒着,并告诫太子殿下不要轻易示于臣观赏。”阎立本看着李治快要暴怒的表情,更加坚信了自己的话。

  “你这个老不死的、老糊涂,那小白痴嘴里有实话吗?朕金口玉言、一言九鼎,何时欺骗过臣子?而他呢,小白痴什么时候不是把你骗的团团转?”

  “那臣也选择相信太子殿下,因为臣觉得兰亭集序肯定在太子殿下手里。”阎立本这个时候倒是有一股魏征不怕死的风范。

  “行行行,你个老糊涂,你早晚会被他把你骗的进了坟墓,扬武,把这个老糊涂赶出去,朕不想跟他说话了。”李治大手一挥,大冬天的被老糊涂气出病来就不值当了,何况临近元日,自己可不能在这个时候生病。

  阎立本不等扬武请他,身为臣子的本分,看着震怒而去的李治背影,恭恭敬敬行完礼后,然后傲首挺胸的走出了宣政殿。

  李治一路上哼哼唧唧,真是被阎立本这个老糊涂气的不轻,往蓬莱宫走了一半了,突然间想起来,自己光顾着生气了,倒是把阎立本派遣工匠入西域的正事儿,给忘之脑后了。

  新城、城阳、兰陵三人竟然一起来到了蓬莱宫,这对李治来说也感到很稀奇,上一次来,还是李弘出征的时候,这都好几个月了,怎么突然间又一起前来了?

  李治缓缓的走进蓬莱宫,只见四个女子脸色不善,每一张如花似玉的脸上,仿佛都带着一丝丝的嗔怒。

  “怎么了?那小白痴良心发现回信了?”李治看着几人,淡淡的问道。

  “是啊,您派去的花吉这不是赶回来了,听闻你在宣政殿有要事儿,扬武就让他先来这里了。”武媚揉着太阳穴,有点儿无奈的说道。

  李治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花吉,并未先去接过那封信,而是问道:“那小白痴说什么了?朕给他的旨意,可曾当着你的面看了?”

  “回陛下,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这……。”花吉唯唯诺诺,看看武媚,又看看李治,为难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什么了那小白痴,一字不差的给朕学来,胆敢胡乱改动,朕绝饶不了你。”李治原本缓和的脸色,变得又阴沉起来了。

  “是,陛下。奴婢到了那里后,刚要宣旨,然后就被太子殿下一把夺走了,接着……接着……。”

  “接着怎么了,吞吞吐吐成何体统!”李治很生气,小白痴肯定又让花吉难看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