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264章 采访后续

第264章 采访后续

小说:青叶灵异事务所作者:库奇奇分类:科幻字数:2278更新时间:2017-01-12 00:02:06
  电话的声音有些模糊,还带着沙沙的杂音,但一个成熟稳重的中年男声口齿清晰,也十分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我们物业一直有做工作的,也想要帮着居民们营造最好的生活环境。在之前,我们的工作居民们都有看到,都很认可,我们管理这个小区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最近物业服务不好,其实是有原因的。管道问题,我们往上面打过报告,想要将小区里面的管道进行全面改造,但上面的政府部门驳回了我们的申请,没有任何原因。我通过自己的私人渠道去打听,才知道政府在年内,会对小区所属的地块进行拆迁。我也跟人说了,拆迁没那么快,拆迁总要花时间,居民们还住着呢,怎么能就这样不管了呢?但对方不跟我正面谈这个问题,我一个商人,有点钱,但也没那么大本事,去干涉政府的工作方式啊。”

  记者的神情有些激动,“何老板,你的意思是,政府为了拆迁的需要,才阻止了你们对小区设备的维护,是这样吗?”

  “我不太清楚,我只是托人打听,具体是什么情况,政府相关部门没给我正面答复,连施工的申请报告,都直接打回,没有写理由。”

  记者又问了几句,那个何老板一直打哈哈,不正面回答,只做引导。他其实也不用引导,我看那个年轻的记者,已经有了抓到了大新闻的兴奋。

  我的心顿时往下沉了。

  记者失望地挂了电话,出了物业的办公地点,就跟摄像说:“我这边做个评论,你拍一下。”

  “这样不好吧……”摄像的口气犹犹豫豫。

  “有什么不好的?你拍就是了!”记者瞪了镜头一眼。

  摄像只好答应了。

  记者理了理头发,正色面对镜头,“这些年来,拆迁矛盾屡见不鲜,拆迁工作人员不合法、不合规的举动也经常被媒体曝光。我们再次呼吁,阳光拆迁,公平拆迁,政府工作人员应该通过合法、合理、合情的手段,完成拆迁这项有益于多方的工作,关心市民的切身利益,方便他们的生活。有关本次事件的后续情况,我们将会做跟踪报道。民庆卫视记者罗江雁报道。”

  记者换了表情,问道:“不行不行,刚才的词不太好,我再想想……”

  摄像敷衍地劝道:“已经挺好了。”已经将摄像机放了下来。

  画面定格在了记者那件灰白色的外套上。

  马处长开口道:“大家也看到了。这个是我电视台一个朋友给我的,暂时还没播出。卫视那边虽然没做决定要不要在后面几天的新闻拨出来,但他们播不播,这事情都发生了,现在是网络时代,肯定有人要说这个事情的。出事的小区是工农六村,谁负责的?”

  我暗暗叹气,站了起来,说明了工农六村的情况,“……之前,小区的居委会主任和小区的居民就对物业很不满了。他们因为要拆迁的缘故,对小区的管理松懈了,不愿意再进行管理。又因为拆迁的缘故,没有新的物业公司愿意接手这个小区。居委会和居民对我们拆迁办的印象还挺好。之前还委托我们介绍,给小区的空气和水质做了检测,今天白天出了结果,一切正常。”

  “哦?”马处长对这个很感兴趣。

  老领导点点头,“我给介绍的公司。之前的检测都没问题。小区晚上突然出了这种事故,有查清楚原因吗?”

  马处长回答道:“还没有。抢修队还在小区工作。我是接到了消息,看到视频,觉得事关重大,先要跟大家通个气。这次拆迁,都是老小区,有各种各样的问题……”

  我坐了下来。

  前排还有其他组的成员,听了马处长这话纷纷点头,在马处长停顿的时候,适时说了他们负责的情况。

  “也有水管老化问题,不可能大换,小修小补也不一定有用。”

  “五村和六村一个物业的,他们在那里工作一样推三阻四。”

  大家七嘴八舌,让我松了口气。

  问题总归不是在我们拆迁办身上,只是,在群众观念中,问题出在哪儿,那可不是我们说了算的。

  我有些疑惑那个何老板怎么就那么大胆子,明目张胆把责任往政府上推。

  民不与官斗,这话说了千年了,放到现在,虽然不像古代的时候那么严苛吧,但生意上和政府有来往的,都不愿意得罪政府。

  物业一块,比如何老板说到的全面换管道,那就要通过政府的工程审批,不是随便想要换水管了,找个电线杆上的小广告,就能跟搞家庭装潢一样,把事情给办了。就是家庭装潢,大动作的话,还要跟物业和居委打声招呼,方便行事呢。

  何老板说,他审批被驳回,肯定是假的,但他在记者面前胡说八道,他以后的审批被驳回,那就是真的了,还能在驳回的意见写上几百字洋洋洒洒、严丝合缝、无可辩驳的正当理由。

  会议开了两个多小时,主要是马处长在跟我们这些基层工作人员做培训,媒体方面,可轮不到我们插手,但如果碰上了群众、记者,我们不能给马处长那边的宣传处拖后腿了。

  散了会,马处长留了我们组,我们的座位从后面的折叠塑料凳,换到了会议桌边上的木头椅子。

  那些领导就用审视的模样盯着我们,马处长不断问我们五个问题。

  我发现,这些领导都认识陈晓丘,看向陈晓丘、问到陈晓丘,态度都会软和一些。

  等“审问”完,确认我们没做任何让拆迁办陷入麻烦的事情,他们才松了态度。

  “好了,你们回去吧。毛主任那里,我们会跟她联系。”老领导严肃了一晚上的脸有些松懈。

  我赶紧点头。

  五个人鱼贯而出,走了一段路,才不约而同地呼了口气。

  “你们说啊,那个姓何是不是喝多了啊?”瘦子抱怨道。

  显然,我的疑惑,瘦子也想到了。

  “可能是要转行了?”胖子猜测。

  陈晓丘问了个问题:“他是不是那个物业的真正大老板?”

  “哎哟!”瘦子一拍大腿,“这背后还有物业内部的勾心斗角?唔,也有可能,他是别人家派去的奸细?”

  我们这边瞎猜测了一会儿。

  郭玉洁问道:“那个爆水管,和之前的事情有没有关系?”

  其他人都住了嘴。

  瘦子说道:“哪个鬼那么无聊,把一小区水管给爆了啊?”

  这话也有道理。

  我们告别了彼此,各自回家。

  第二天上班,整个单位的气氛都还挺紧张的,但没有记者或居民来堵我们拆迁办,情况总归不是最糟糕。

  陈晓丘的脸色却很糟糕,看到我们都到了后,开口说道:“那个何老板,是被人指使的。”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