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朝大皇帝 > 第六十九章争水

第六十九章争水

小说:唐朝大皇帝作者:白猪骑士分类:历史字数:3035更新时间:2016-02-21 07:00:01
  …………

  “驭驭。”

  疾跑的马儿停住了,马车停稳,小五轻松落下,打开了布帘,轻声道:“殿下,到了。”

  “恩?到了,终于到了,真累啊。”李周模糊睁开眼睛,伸伸懒腰,径直落下马车,在他落地之后,可儿,西门北徐徐落下,可儿轻快地放下马车里面的一大堆东西,开心得像是一只脱了牢笼的鸟儿,怡然自得。

  搞定所有东西之后,李周手上便是大包小包的,西门北和可儿手上也拿着不少的东西,小五更是悲惨,身上,脖子上,手上,凡是能够放东西的地方,都装满了,这副情景,让李周不得感叹做家丁的生活真惨啊,暗自庆幸自己没有穿越到家丁身上,不然,那日子可不是人过的。

  那还是他家的家丁,看着什么都不用干,换做是其他大户人家的家丁,不干活早就被活活打死了,李周心中不停埋怨自己真心软,不会随便打骂下人。

  耸立在他们的身前的府邸,从前面一看,感觉还是不是不错,地段挺好的,周围够安静的,空气好,景色好,特别院子周围都是一些的田地,大门之外,人迹罕至,连一个出来迎接的人都没有,更不要说帮忙拿东西的人了,西门北冷漠看着李周,眼神有些不一样。

  “小五,过来。”

  小五赶紧过来,驮着那超多的东西,步履蹒跚来到李周的跟前,疑惑问道:“殿下,你找的小的有什么事情?”

  李周指着周围空空如也的地面,不要说人了,连条狗都不见,我辛辛苦苦来到这里,你就这样对待我,这都不是重点,那个谢道陵总应该要来吧,你没看到西门北那个眼神吗?吓着我了。

  谢道陵不见踪影,她还以为我把他怎么样了呢?要是真误会的话,少爷我的小命可就难说了,你小子还不快点从实招来,是不是你没有通知他们,或者是你小子完全忘记了。

  小五四下扫了一眼,当他注视到西门北那双吃人的眼睛,好像,似乎明白了怎么一回事,西门北的凶残,他多少有些耳闻,从少爷口中可是知道这人不要看着是美女一枚,实则可是杀人不少的,多杀他一个,也不会觉得多的,他赶紧防下手中的东西,解释道:“殿下,冤枉啊,我可是很早就通知他们了,不关我事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啊?”

  “殿下,你们先进去吧,我去那边找找。”小五不等李周下达命令,咻的一下跑了,没错,跑了,而且还是非常快,转眼间,消失在李周等人眼前,没有办法了,小五变得聪明了,知道了抛弃少爷走了,李周只能艰苦拿起那些行礼,艰难对着可儿两人道:“我们先进去吧,小五很快就回来了,我想应该是有什么突发状况了吧,很快就回来了。”

  “是,殿下。”可儿爽快答应了,西门北没有说话,跟着李周的脚步走进了大厅,找到了房间,可儿一顿收拾之后,西门北也随便找了一间比较适合她的房间,收拾一顿之后,来到了大厅之内,坐在那里,等待着小五回来。

  时间滴答滴答过去了,小五还是不见踪影,李周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因为西门北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看,从两人在大厅那一刻,那眼神就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上,仿佛他身上有什么吸引她的注意。

  坐立难安,李周总算是知道那种被火炽烤的感觉是怎么样的?非常难受,心中已经恨透了小五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弄出些幺蛾子,不知道少爷我很难受吗?

  弄出幺蛾子也就算了,你竟然直接抛弃你家少爷直接离开了,出去那么久了,竟然还没有回来,你是去干什么了呢?找个人而已,又不是让你杀人放火,需要这么长时间吗?

  “殿下,你说小五他怎么那么久都没有回来呢?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可儿等不下去了,担忧询问李周,李周摇摇头,一脸疑惑道:“我也不知道,应该快回来了吧?”

  “恩,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情?”

  “放心吧,没事的。”李周安慰可儿,让她不要乱想,这不,刚说起曹操,曹操就来了,只见小五焦急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外,飞速走进来,嘴巴还大声呼喊着,气喘吁吁的,李周等人赶紧走出去大厅,焦急询问:“小五,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谢道陵呢?他没有回来吗?”

  “少…………少爷,大事……大事不好了。”小五气都没有顺过来,就大喊,结结巴巴的,语言模糊,李周比他还要焦急,拍拍他的后背,倒了一杯茶给他,小五一口闷下去,气顺了,捉住李周大声喊叫:“殿下,出大事了,要……要……死人了。”

  “死人?小五,你倒是说清楚点,什么死人了,我们不都是好好的,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啊?”李周不解了,死什么人,他们才刚刚来,不要说死人了,连活人都没有见过,除了他们还是他们。

  “不……是,殿下,我……他……,他们……,哎呀,我不知道该如何说了,殿下你跟我来就知道了。”小五支支吾吾的,说了前半句,忘了后半句,后半句又和前面半句没有什么关系,我?他?他们?他是谁?他们又是谁?发生什么事情了?谁要死了?

  一系列的问题萦绕在李周的脑袋瓜子里面,一下子反应过来,不清不楚的,身体被小五直接拉出去,西门北和可儿对视一眼,点点头,跟着出门了,在小五带路之下,兜兜转转,大道小道,走了很久,穿过了田野,来到了事发地点,一条道路上,道路上面站着很多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手中拿着一些武器,棍子,锄头,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农具,大声吆喝着。

  双方各站一边,语言犀利,声音极大,在他们中间,站着一个人,正在努力协调,控制事情爆发。

  “刘老人家,你倒是让你们的人先不要吵了,这样吵法,迟早会出大事的。”

  他说完,又转向另外一边,耐心劝阻着:“孙老人家,你们也不要吵了,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可好,大家都是邻里,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的,非要动武呢?”

  这一边走出一个中年男子来,比谢道陵高出半个头来,日晒雨淋之下,皮肤有些黝黑,粗犷的脸上挂着一丝凶煞,看向对面那群人的目光有些吓人,不过,对于谢道陵,他眼神温和下来,好声好气道:“谢管家,不是我等不给你面子,也不是我们非要闹事,是他们太可恶了,不但塞住了溪水,不让水流到我们的田地里面,没有水,我们怎么生活,庄稼又要如何生长,我家里可是有着六十岁的老母,没有了这些水,你让我们怎么生存?”

  “是啊,谢管家,这一次,老朽也不能忍了,你说他们上村人怎么就这么霸道了,不但水控制住了,就连路也要控制住,不让我们有活路,这不是逼着我们去死吗?你说要是没有了水?我等要如何生活啊?”老人家诉说着他们过去悲惨的生活,一说起这个,这边的人更加气愤了,指着对面的人,欲要大动手脚。

  “喂喂,话可不能这么说,谢管家,我们也是有苦衷的,不是特意断他们的水,实在是今年的水比去年要生少很多,我等都不够用,有很多田地都没有水用了,哪里还有水流到他们的田地,和他们说他们有不信,自己去看了,非要说是我们堵住了溪水,不给水来。”

  “几天前,他们下村的人可是偷偷想要敲破上面的堤坝,暗中放水,我们看见了,这哪行啊,上面的堤坝一旦被毁了,我等的家可就毁了,哪能让他们为所欲为啊,这不,几个年轻人忍不住了,就出手了,谁知道,他们还蛮不讲理了,非要这么闹事。”

  “谢管家啊,你可要为我们伸冤啊。”

  上村这边的人说起来也一脸愤怒,自责着下村的自私自利的家伙,为了自己的田地,要毁了他们的家园,这不是逼着他们去死吗?

  两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听得小五头脑发晕了,迷迷糊糊,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话,可儿笑脸挤在一起,为难道:“殿……少爷。”

  还没开口,被李周狠狠瞪了一眼,可儿才改口,吐了吐舌头道:“少爷,你说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对谁错了?看着好复杂啊,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是啊,很复杂啊,再不解决,可能真的要闹出人命了。”李周认真思考着这个问题,以前知道一些人为了争水可是拼了老命,不息打架斗殴来解决这个问题,以为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竟然真的发生了。

  “看来,这时代也是有着严重的不足啊,水利不行啊。”随便看了一眼,周围除了条溪水河流,什么水利都没有,也难怪他们会这么激动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