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朝大皇帝 > 第六十八章元芳,你怎么看?

第六十八章元芳,你怎么看?

小说:唐朝大皇帝作者:白猪骑士分类:历史字数:3049更新时间:2016-02-20 11:00:01
  早晨的时光依旧是那么美好,照耀落下的点点星光,映射出一番别样的风味,光线中漂浮着许多的眩晕光芒,飘飘洒洒,恍惚是雪花飘落的情景,阳光照射下,倒影出许多暗影,无人关注的角落里,有些潮湿,有些阴暗,阴暗中徐徐出现几个人影,漆黑遮掩住他们的容貌,依稀可以看到一个影子。

  “大人,你让小的查的东西小的都查到了,确实有些诡异,果然和大人你料到的差不多,大人真是料事如神啊。”

  前面一道影子,一动不动,张口便是威严的声音:“别废话,正事要紧。”

  “是,大人。”

  后面两道男子唯唯诺诺应是,左边的那道影子低着头,徐徐说来:“大人,您让小的两人一直观察那个人,经过这么多天的观察,虽然他没有多大的动作,很少出门,整天呆在府邸内,除了个别事情出来过之外,其他的时间一律都在府邸中,好像在做着些隐秘的事情。”

  “几天之前,他府上来了几个人,带着他一起出去了,后面的事情,我想大人应该也都有所了解吧?”

  那人说到这里,声音停顿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那人,前面那个大人微微颔首,威严不可瞩目,他赶紧低下头,继续禀告:“那天之后,他就一直待在府邸中,又开始了他那无聊的生活,就在今天早上,五更之后,他就带着府邸上的人出去长安城外,据他所去的方向,应该是前不久前他购买的院子,府邸中就剩下了管家和账房看守。”

  禀报完,右边的那人此刻开口了:“禀告大人,从皇子殿下这几天的行径来看,属下感觉这位皇子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待人不但变得有些礼貌,而且出门都带着丫鬟,之前的皇子殿下可是独来独往的,一个月有大半时间都是在风流场地度过,谁知道那天之后,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不但弄出了风靡长安城的肥皂,赚了不少前,而且还搞出各种品牌,不到半个月时间,就占据了长安街道所有的香胰子市场,成为了长安,乃至其他城市,都有不少人用他的肥皂,而且,期间还有大理寺少卿狄仁杰狄大人,羽林军统领司马龙进去了一段时间。”

  前面那人终于有了反应,听到了狄仁杰,司马龙的时候,身体不由自主抖动了一下,动作虽然轻微,前面两人都可以感觉到那股诧异,身体缩了回去,等待着他发话。

  “哦?狄仁杰?他去他府上干什么呢?难道是?”

  “不可能啊?狄仁杰不像是那种人,可是……。”

  不断猜测,却发现自己猜不透这两个人到底有些什么阴谋,要说没有阴谋,那是不可能的,身为大理寺少卿,怎么可能会去皇子府邸一段时间,而且,和他要好的司马龙也去了,不得不让人怀疑。

  “你等所言可否属实?”

  “大人,我等怎敢骗你。”

  两人惶恐跪下,不断磕头,不敢有丝毫怠慢,生怕身前那人一不开心,她们人头可就搬家了,前面那人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眉毛逐渐收敛,脸上的寒冷收了回去,冷哼一声:“没有最好,你们应该知道背叛我的下场了吧?”

  “不敢,不敢,大人对我兄弟两恩重如山,犹如再生父母,给我们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背叛大人你啊。”

  两人磕头声噗噗直响,额头上冒出了点点鲜血,狂恐难安,前面那大人淡淡再看他们,转过身去,平静开口:“凉你们也不敢,你们下去吧。”

  “等等。”

  两人赶紧下去,刚走几步,身后传来了恐怖的声音,吓得两人赶紧跪下去。

  “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那大人缓缓转身道:“你们两个去查一下那小子去干什么?他不是那种随便出去长安城的人,一大早出去,那就说明了肯定有什么事情?”

  “是,大人。”

  “去吧。”

  经不住他的目光,两人快速离去,地面上掉落几滴汗水,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那大人站在原地嘀咕着:“他去干什么呢?希望不要是阻碍我前进的道路,不然……哼。”

  ……………………

  大理寺,长安城内最阴森恐怖的地方,喊叫声,吵闹声,冷冷的空气吹过来,喧嚣声顿时停止,而停止之后,又响起了一声声嘶声裂肺般的杀猪声,一声声鞭打,快速抽动着,一下两下,对着犯人的身体,犯人的脸上,一鞭子落下,红通的脸蛋顿时留下点点鲜血,刺鼻的血腥味回荡在暗无天日的牢房中。

  犯人身上挂着各种刑具,脖子上,手臂上,脚上,散乱的头发披落下来,遮住了那张脸蛋,看不清此人是谁,而狱卒哈哈大笑,不停抽打,以此发泄自己内心的喜悦,在这狱卒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官服的人,仔细观察着此人的情绪,咬紧的牙关,死死不肯张口。

  任由鞭子抽打在身上,沾染了些盐水的鞭子,每一下都是那么痛,痛彻心扉,火辣辣的伤口上发出让人心惊肉跳的声响,狱卒吐沫大喊:“招还是不招?我看你小子是活腻了,以为是硬骨头就可以不受罪了吗?犯了罪,就应该有这个命运。”

  犯人翻了翻白眼,抬头鄙视看了狱卒一眼,平静的眼神,冷漠得像是一头凶狠的饿狼,锐利刺人,震慑心扉,狱卒被他突如其来的一眼给吓住了,手上动作不由一顿,见过不怕死的人,没见过这么不怕死的人,这种人,已经不能用狠辣来形容了。

  单单一个眼神,就让他感觉到身处地狱般,恐怖而阴森,身为大理寺牢狱的狱卒,什么样的硬骨头没见过,什么样的狠人没见过,杀人放火,还是强奸杀戮,连环杀人犯都见过,还见过那种面临杀头依然笑得出来的人,可从未见过这么一双眼神。

  “看什么看?再看,官爷可就挖了你狗眼。”

  狱卒羞恼成怒,挥动鞭子大喊,那男子无动于衷,依旧那般眼神,没有丝毫改变,狱卒正要动手,继续抽打,这个该死的犯人,竟然敢吓官爷,活腻了是吧。

  “住手吧。”

  举起的手,生硬停在那里,狱卒回头恭敬看了一眼,愤愤放下手中的鞭子,喊了声是,退到一边等候着,不敢违背此人的命令,那名官员来到了那人的身前,摸摸嘴角没有一根胡须的下巴,光滑得有些让人羡慕,偏偏身上那套官府让人生畏,站在那里,如沐春风。

  倘若不是身上那套官服是大理寺专有的,还以为是那个风流才子被关进来了,不过知道他名号的人,都知道此人不好惹,此人可不是一般人,大名称呼李元芳,小名也是李元芳,没错,他就是元芳。

  站在那里,慈眉善目,一脸儒生相,在这所号称整个大唐最恐怖阴森的大理寺大牢里面,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仔细观察着身前的男子,微笑道:“说吧,找我来有什么事?”

  那个之前被怎么打都不动神色的男子,此刻动了,缓缓抬起头,依然是那双冰冷的眼神,狱卒被他那眼神给惹怒了,举起鞭子就是一挥,鞭子未到,一只手狠狠拍飞过去,狱卒的身子轰隆一声撞在墙上,狂吐一口鲜血,惊恐望着身前的男子。

  只见那个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挣脱出来,站在李元芳前面,他冷冷看了狱卒一眼,不屑道:“这一次算你小子命好,有李元芳在这里,要是平时,爷早就要了你的命了,竟敢打老子,不知死活。”

  狱卒惊恐的退后,连滚带爬,直接抛弃了李元芳,自己离开大牢,男子更加不屑道:“李元芳,你看看大理寺都是些什么人?这么懦弱,连我一招都顶不住,还怎么看守大牢。”

  李元芳平静的脸蛋没有任何表情,儒雅道:“呵呵,这个不是你所要考虑的事情,你还是说说这么着急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呵呵,难道找你来,就不能是叙叙旧,聊聊天吗?”男子不慌不忙走到李元芳的身边,嘻哈笑道。

  李元芳有些不耐烦道:“你有事就说,不要遮遮掩掩,我还有公务缠身呢,没时间和你在这里废话那么多。”

  “哎呦喂,当了官就是不一样啊,官威挺大的吗?”男子不停调侃道。

  李元芳脸色不变,硕硕看着他,目光清澈锐利,男子不到一下子败下阵来,笑道:“你还是那般不通情达理,没有变化。”

  “看来我想要出去是没有戏了,哎。”

  李元芳淡淡回了一声:“你想要出去?”

  男子立马由悲转喜,捉住李元芳的手道:“真的让我出去?”

  “不行。”

  冷冷的话打破了男子所有的期盼,男子脸顿时垮了下来,他就知道,就知道这样。

  “哼。”

  男子冷冷闷哼一声,走回去了大牢,李元芳看着他离去的身影,目光转动,久久没有回神,直到一道声音传来,这才打破了他所有的思绪,离开了这里。

  “元芳,你怎么看?”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