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朝大皇帝 > 第六十七章度假

第六十七章度假

小说:唐朝大皇帝作者:白猪骑士分类:历史字数:3022更新时间:2016-02-20 07:00:01
  风暴总是在无声中激荡起来,乱了所有却乱不了人的心。

  宰相府内,传来了朗朗读书声,时而远,时而近,时而大声,时而又像是死了一样,断断续续的,感觉比一个小学生还要没精神,声音中蕴含着一股让人忍不住想要睡觉的感觉,听几句,眼皮不争气闭合上去,睁开,闭合,又睁开, 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警告自己不能睡,绝对不能睡觉,睡着了就完蛋了。

  “我不能睡着了。”

  一声嘀咕之后,朗朗读书声又响起,回荡在寂静的房间内,阳光明媚的季节,别人去赏山赏水,左边一个妹子,右边跟着个丫鬟,而且还是姿色不错,身材丰腴的那种,想想都觉得垂涎三尺,可他呢,只能待在家中,无聊背起书来,过着苦逼的生活。

  “啊啊,我要疯了。”

  “我要出去,放我出去,我不背了。”

  大声呐喊,走到门前,用力拍门,啪啪声音延绵不断,门都被拍得动荡起来,仿佛只要加大力度,立马崩溃,降工资不断呼喊,外面没有人管他,有几个丫鬟路过,微笑说两句话,然后迅速离开,谁都不敢过去开门,一把锁头挂在门户上面,封锁住了降工资的去路,窗户也死死关着,泄露进来几点阳光,让他感觉到不那么寂寞,一天还好说,两天可以忍,可你也不要连续几天啊。

  自从那天之后,他的名声传了出来,传到了他的父亲耳边,气得那个不行啊,差点吐出三升血,在众多的官员面前,丢脸丢大发了,连最老实,最正经的皇帝陛下都要来调侃他几下,微笑让他不要在意,小孩子胡闹些是正常的,爱卿多多包涵就是了。

  那一刻,老脸纵横,恨不得找个洞口钻进去,免得丢脸,回到家中,二话不说,藤条伺候,一顿鞭打之后,气还是没有泄去,就下令把我们爱闯祸的降工资关闭在房间中,没有他的命令,谁都不许开门,至此之后,降工资每天除了背书还是背书,争取宽大处理。

  以为最多一两天就够了,没想到这一次父亲愣是没有来看他,从管家和母亲只言片语中,他好像感觉到自己这一次闯大祸了,可是那么多天了,就是有罪也不用这样子吧?

  再说了,他一没杀人,而没强奸放火,不就是做了几首诗词而已,有必要这样子吗?越是这么想,越觉得不服气了,降工资猛力拍打门户,大声吆喝:“放我出去,快点放我出去,我做错了什么了?放我不出,我又没有杀人放火,也没有犯罪,凭什么这么对我?”

  “快点放我出去,再不放我出去,我可就砸门了。”

  也许是他的叫喊有了作用,也许是他的声音惊扰到了其他人,一些丫鬟家丁被吸引过来了,脸带难色,你看看我,我望望你,没有人敢上前开门,终于有一个妇人从中走了出来,望了一眼房间那边,转头道:“你们都下去吧?该干什么都干什么去了。”

  “是,夫人。”

  家丁,丫鬟迅速离开,剩下了妇人和老管家在这里,老管家面带微笑道:“夫人,怎么办?要放少爷出来吗?他被关得够惨了,我想也应该可以了吧?”

  妇人瞄了一眼房间,仪态万千的她,此刻也没有办法了,摆手道:“老管家,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次老爷真的生气了,没有他的吩咐,我哪敢开门啊?”

  “夫人这是哪里话呢?老爷最听夫人你的话了,只要夫人你去和老爷说声,少爷马上就可以放出来了,不用在里面受苦了。”老管家反驳道。

  妇人无奈笑道:“管家有所不知了,前几天我就请求老爷了,结果老爷一句话把我打发了,说什么少爷要是不好好学习,继续去那些鬼地方鬼混的话,那就让他紧闭一个月,老爷可是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这一次,我也没有办法了,可怜了我的儿啊?”

  “哎。”想不到竟然会是这样,老管家脸色更加难看了,望着降工资所在的房间,依然大声吆喝着的降工资,似乎没有丝毫察觉自己可能会别紧闭很久,老管家看不下去了,走上前安慰道:“少爷,不要叫了,老爷不在家中,一大早就出去了。”

  “管家,管家,快点放我出去,我要出去。”降工资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激动拍着门户,大声嘟囔着,似乎只要他高声呐喊,就可以出去了,管家大声喊道:“少爷,不是老奴不让你出去,老爷有吩咐了,说少爷你什么时候认错了,什么时候背出诗经,就让你出去,否则,想都不要想了。”

  “是啊,疆儿啊,你就不要吵闹了,乖乖看书吧,什么时候背出来了诗经,母亲就让你父亲放你出去,如今你父亲他出去了,你乖乖在里面背书吧,不要吵了可好?”妇人低声安慰,细细的声音抚慰降工资的内心,抹去那点躁动,降工资不再拍门,气也焉了下去,脸蛋顿时垮了,不敢置信问道:“娘,是真的吗?父亲真的这么说?”

  “是啊,疆儿,娘亲还会骗你不成,你安心背书吧。”妇人继续安慰,心痛自己的儿子,却没有办法,在自家里面,总好过在外面闯祸吧,虽然他父亲没有这么说,为了让他安心,只能这么说了,只能用老管家的办法了。

  果然,得到了母亲的确认之后,降工资不再吵闹了,手心用力捉住书本,再一次问道:“母亲,真的是我背完了诗经,就让我出去吗?”

  夫人和管家对视一眼,管家冲她点点头,没有更加好的办法了,只能这样了。

  “疆儿,安心背书吧,外面有母亲在呢。”

  “母亲,我背书去了。”

  很快,房间内又传来了朗朗读书声,延绵不断。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

  读书声音响起之后,老管家和夫人走了出来,直到离开了降工资房间所在的范围,夫人紧张兮兮询问管家:“管家,这个办法真的行吗?我怎么感觉有些不靠谱啊?万一让疆儿发现了,我们该怎么解释啊?”

  管家摆手道:“夫人放心吧,少爷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背个诗经,怎么也要三五天吧,那还是少爷肯努力背诵,要是不肯努力背诵的话,十天半个月都不行,到时候,不用我们和老爷说,老爷自然会放少爷出来了,到时候,我们的谎言就不会被发现了。”

  “可是,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安呢?”夫人面带愁容,感觉有些对不住自己的儿子,如此欺骗他,有些过意不去啊,管家坦然道:“除了这个办法,我想不到其他办法让少爷安静下来,夫人你要是可以的话,可以直接去跟少爷说,不过,我估计到时候,少爷直接砸门出来?老爷可能会更加生气,要是用上家法的话,少爷可能会很受罪的?”

  管家一脸你过去啊,你过去啊,我不拦着你的样子,这下子轮到夫人着急了,脑袋思索一遍之后,没有任何有用的办法,儿子倔强,父亲也是如此,都是一样的脾气,两边都不好对付,夹杂在中间,他们两个好像是最难做人的人了,前不是,后也不是。

  “哎。只能这样了。”夫人叹息一声,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委屈儿子了。

  要是降工资知道自己的母亲和老管家联合起来欺骗他,不知道会有什么办法,不过,显然这是有些不可能了。

  ………………

  另一边,一无所知的李周,过着他那快乐的生活,回到家中几天之后,发现有些无聊,春天即将过去了,都没有出去玩过,也没有去看过自家的田地,总感觉有些遗憾,自从买了哪些田地之后,家中多了很多佃户,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田地是否都已经开始种植庄稼了?

  这些都一无所知,还有有多少佃户,多少田地,水利怎么样?等等都不知道,是时候该去看一眼了,也正好趁着这个时机去看看长安城外面的山水。

  于是,周王府一大早就开始收拾大包小包收拾好,开始往着庄子出发,热火朝天忙碌着,可儿一大早开始收拾东西,吃的,用的,穿的,反正乱七八糟的都是可以搞定,李周只需要等着就行了,西门北静静看着,站在李周身边,不言不语。

  一顿忙碌之后,可儿终于搞定了,收拾好东西,坐上马车,小五驾驶马车,行驶出王府,在管家和账房李老头的注视之下,消失在长安的街道,两老者甚是欣慰,老脸纵横,相视一笑,回到了王府里面。

  一辆马车至此,行驶出了长安城。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