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朝大皇帝 > 第六十五章武三思

第六十五章武三思

小说:唐朝大皇帝作者:白猪骑士分类:历史字数:3006更新时间:2016-02-19 07:00:01
  “你就是那个杨炯?”

  武三思阴毒看了一眼杨炯,令他更加愤怒的是刚刚那个男子,竟敢如此行径,一点都不把他放在眼里,你斗不过人家,他可以原谅,毕竟对面也不是善良之辈,没有点实力哪敢和他斗,而且对面那个带头人可是当朝宰相的儿子,虎父无犬子,他再不行,总应该认识很多厉害的人吧。

  失败并不可怕,乖乖站到后面去,不要碍着我眼就行了,直接离开,挥挥衣袖,什么话都不说,这不是在打他的脸吗?这一刻,最让武三思讨厌的不是降工资,而是他。

  杨炯呢,不过是一个比较出名的人罢了,之前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天才,神童,自幼聪明好学,博学经传,尤爱学诗词,唐高宗显庆十年,即是公元659年,他以十岁的年龄童试等第,待制弘文馆,今年二十二岁,国子监中毕竟出名的一人,周围这些人,都依稀听过这么一个名字。

  所以,杨炯一开口,他们都知道了此人是谁,传闻此人诗词颇好,没想到这么好,闻名不见面啊,武三思不得不正视他们,来了一个硬骨头了,难以吭下去。

  “在下便是,不知道武公子有何指教?”杨炯直视之,平淡道。

  “哈哈,神童之名在下听到了起茧了,不知道杨兄是否如传闻那般厉害?”

  输人不输阵,武三思心中警惕的同时,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对于降工资,他是看不上眼的,不就是依靠着父亲的名声为所欲为吗?他最看不起这种人了。

  李周呢,他没有多大印象,所以第一眼认不出来李周,只是紧紧看着李周身边的可儿和西门北,西门北的冷艳彻底吸引住他的目光,直接忽略李周,不停扫过来,抛着媚眼,西门北不是被李周死死压住,早就拔剑砍头了,管你什么皇亲国戚,不过挥剑而已。

  李周对于武三思有种厌恶的情绪,果然和传闻中一样,嚣张跋扈,不可一世,色胚子一个,而且还有些不自量力,城府不深,表情溢于言表,一眼就可以收揽下来他的心情,这种人是真小人,假君子,要打就要彻底打死,不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你们都忍住,当做被狗咬了一口就行了,不能妄动,知道了吗?”

  李周一手拉住可儿,一手拉住西门北,真怕她们压抑不住,直接过去砍人,这两个人可是带着凶器的,不能放开他们,那人可是武三思,不是一般人,出了事情,他的母亲很可能都不站在他的那边。

  三思而后行。

  可儿和西门北晦暗点头,眼神凌厉,李周当做没看见,武三思可不管你什么表情,一直盯着看,不过,他也不会忘记了今天的正事,盯着降工资道:“人家养子爱聪明,汝被养得聪明反。不懂世事不懂情,无灾无害混一生。”

  一句话落后,吵闹声不断,下面的众人抬头微笑,目光集中在降工资身上,有些人认出了降工资,低头细语,与身边的人传达着降工资的身份,再联系到这首打油诗,笑意更加浓了。

  这首诗从反面上嘲讽降工资不但不聪明,还很笨,不懂世事不懂情,意思是说他是白眼狼,没有智慧的畜生,不值得他老父亲养他,浪费了国家粮食,后面一句更是狠辣,无灾无害混一生,父亲是当朝宰相,文采,能力不用说了,到了这个地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岂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而儿子要是连一点能力都没有,只会浑浑噩噩过一生,那真的是最大的讽刺,不是他丢脸,而是他父亲丢脸,他的家族丢脸,降工资顿时压抑不住了,挽起衣袖,一副拼命的样子,杨炯眼明手快捉住他,不让他冲动,人家可是那么多人,真打起来,自己等人吃亏多了,要忍住忍住。

  好汉不吃眼前亏。

  “姜兄,忍住,忍住,汝只要当做是深夜闻犬吠就行了,左耳进右耳出,不必生气。”杨炯也不掩饰,声音不大,正好整间客栈都听到了,唏嘘声不断,吵闹声延绵,大笑声更是不绝于耳,今日除了犬还是犬,果然三言两语不离犬字,其他人说这种话都还好理解,从杨炯口中说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众人都觉得很解气。

  特别是降工资,感激看了一眼杨炯,一个平常不爱说粗话的人,言行举止谨慎的人,为了他,说出这样的话,有这种朋友,值了。

  “看不出来,杨炯也是逃不过世俗啊。”李周暗自点头,李哲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交到这样的朋友,死了也是值得了,要是交到武三思这样的朋友,那不知道是悲剧还是悲剧了。

  “哼。”

  “杨兄好兴致啊,不过杨兄确定要和我作对?”软的不行,来硬的,武三思扫视身后几人,喝酒的时候吹得比天还要大,结果一听到杨炯的名字,都焉了,没用的废物。

  “呵呵,武公子这是在说什么呢?杨某虽然不是什么大官,可说出去的话就像是吐出去的吐沫,收不回来了,倒是请教一下武公子怎么收回来?”杨炯一脸请教的样子,无辜的眼神注视武三思,武三思身体剧烈抖动,气喘到喉咙上,咽不下去,又喷不出来。

  “好好。”

  “很好,很好,不知道谁能够笑到最后?”

  武三思狠狠挥袖离开,身后那些国子监的学生低头走过,走过杨炯的时候,示意问好,俨然没有了那嚣张跋扈的神情,乖得像是乖宝宝一样,降工资忍不住笑了,得意的笑了。

  “哈哈。”

  “哈哈。”

  灰头灰脑离开,武三思头也不回,听到降工资无情的戏谑笑声,更是无地自容,迅速离开茶楼,下面的人顿时吵嚷起来,指着武三思远去的身影,指指点点,有的人直接离开了,应该是传播消息去了,这一天所听到的诗词,真是打开眼界,虽然只是一些打油诗,但也是刷新了他的想法。

  这些都是后话,降工资才不管那么多了,狠狠教训了一顿他们,心情好到不得了了,大笑着呼喊小二上菜,一桌子摆满了菜,愉悦道:“随便吃,今天本公子请客。”

  杨炯和李周也不客气,可儿和西门北坐在李周身边,大口大口吃着东西,一句话都不说,杨炯和降工资也不敢打扰她们两个,不说什么,虽然她们有些逾越了,和他们一起吃饭,为了不让自己受罪,当做没有看见。

  “今日真是要谢谢杨兄和李兄了,为小弟为狠狠出了一口恶气,我早就看那小子不顺眼了,一直想要狠狠教训他一顿,让他知道长安里面谁才是最风流才子,今日之后,我想那小子应该不会再那么嚣张了,哈哈。”

  说着说着,忍不住大笑起来,喝酒吃肉,聊天各不耽误,杨炯淡淡道:“李兄,那小子应该还没有认出你来吧?”

  “恩,不过很快就知道了,我想那小子应该在搜查我的身份了,你们这几天应该也不好过了,那小子不会就这么算了,特别是你,姜兄,可要小心那小子了。”李周放下筷子,提醒一句,那小子不是那种输了就算了的人,肯定会报复的。

  “哈哈,怕什么?那小子不就是一个废物,来一次,本公子打他一次,这次算他运气好,提前走了,要是被我看见他,看我不削了他。”降工资开心得胡言乱语,脸蛋通红,酒气熏天,开心得不得了,杨炯抿了一口酒,若有所思。

  “我是不怕他,姜兄也没有什么罪受的,不过,杨兄你可能就有罪受了,那小子可不是大气之人。”李周看着杨炯,担忧道。

  “李兄多虑了,我就不信那小子敢在国子监内闹事了,杨某虽然不才,可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踩在杨某的身上的,来来,我们喝酒吃肉,不要说这些没用的话。”杨炯举起酒杯直接灌了一口,丝毫不担心,李周叹了一口气,微笑喝酒,他知道杨炯不会听他的劝告,不过,该做的他都做了,就看他自己怎么安排了。

  “来,喝酒。”

  话不多说,免得扰了兴致,一顿酒喝了很久很久,而他们的事迹很快传出去了,传到了武三思耳边,变成了另一种情况,说他被无情嘲讽,废物,让他无法忍受的是,竟然被人冠上了一个称号“狗兄。”。

  不是狗熊,是狗兄,是狗,不是犬,很直接,很粗暴,无情打击他,噼里啪啦之后,屋内一顿狼藉,看着手上的信息,阴晴不定,翻到了第二页上,看到了更加可恶的人,可是被上面的信息吓了一条,隐晦暗淡,又继续看第三张,这一次,阴毒狠辣。

  “哼,杨炯是吧,你不是神童吗?这一次我看你怎么办?”

  武三思狠狠撕碎那张纸条,愤怒洒向天空,纷纷扬扬落下,恍如冬天的雪花飘落,带来了几分寒冷与杀机。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