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朝大皇帝 > 第六十四章梅花落,意喻人

第六十四章梅花落,意喻人

小说:唐朝大皇帝作者:白猪骑士分类:历史字数:3127更新时间:2016-02-18 11:00:01
  第二天一早,我们的降工资就来敲门了,声音不绝于耳,延绵不绝,回荡在清晨的王府内,打醒了沉睡中的小鸟,花草树木,步伐缓慢,不慌不忙走到门口,马车已经备好了,小五一大早就等候在门前,管家刘伯前来开门,映入眼中的是已经迫不及待的杨炯和降工资两人,一脸困意的杨炯,手死死被降工资拖住,不用多说了,肯定又是降工资威逼他了。

  “早。”

  “早。李兄。”

  “早……??李兄,他们是?”

  “哦,她们啊,跟着一起去啊,有什么问题吗?”李周饶有意味望着降工资,降工资看过去,可儿杀人般的目光扫过来,顿时换了脸色,嘻哈道:“哈哈,没事,没事。”

  “怎么她们也去呢?该死的。”降工资低头嘀咕一声,声音刚落,剑已经出鞘,铮的一声架在了降工资的脖子上,锋利的剑芒,锐利逼人,距离他的脖子只有那么一点距离,稍微一动,脑袋就要搬家了,降工资后怕退后两步,拍拍胸口,不敢嘀咕,乖乖闭上嘴巴。

  “好了,西门,收起剑来,这样多不好啊,吓到了我们的降工资了,姜兄你没事吧?要不要请个郎中看看,医药费我出了。”幸灾乐祸,不知道为什么,降工资从李周的声音中听出了我很得意的意思,似乎在说看你还敢不敢乱说话,这下子惹祸了吧?

  杨炯暗自捏了一把汗,幸亏自己没有出声,他就知道李周府上的人都不是一般人,特别是女人,凶得啊一塌糊涂,一个可儿就够他们两个受罪的了,如今还多了一个冰冷冷的美女,虽然很好看,可是无福消受啊,还是李兄厉害,能够降服她们。

  “我们可以走了吧?”李周好笑地问降工资,降工资不敢说什么,直接拉住杨炯上马车,一刻都不敢停留,李周摇头对着西门北道:“你看你,吓得他跑了。”

  西门北动了动腰上的剑,没有说一句话,李周也不自讨没趣,带着她们上了马车,马车渐渐行驶,其中小五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大大咧咧,啰里啰嗦的他,今天格外安静,李周也不打扰他,独自养神,马车上一片安静,时间逐渐过去,平稳的行驶之后,马车停了下来,小五的声音终于响起了。

  “殿下,到了。”

  “到了。呼。”

  李周睁开眼睛,呼出一口闷气,率先一步出去,然后是可儿,西门北,下车之后,李周吩咐小五一声,小五赶着马车离开,马车走后,杨炯和降工资走了过来,指着前面的茶楼,开口道:“李兄,就是这里了,那个混蛋和我约好是这里了,不知道他敢不敢来?”

  声音都大了不少,有了底气,李周翻了翻白眼,无视他,直接走进去,茶楼内分有两层,上面一层比较安静,下面一楼就很空旷,坐着一些很早出来吃早餐的人,喝着酒,聊着天,看到李周他们到来,看了一眼,继续喝酒,李周等人走上二楼,扫视周围一眼,很古朴,很好看,比那些钢筋混凝土好看多了,有股特别的味道。

  李周心中暗自点头,降工资不断寻找着人,终于在一个方向上定格住了,找到了他想要找的人,轻声道:“李兄,那个家伙就在那里,你看,是那家伙,最中间的那个,其他那些人是他邀请来的同伴,都是国子监的学生,那小子还是有点手段的,竟然可以邀请到那么多人来,我们是不是?”

  有点少人?何止有点少,是很好好不好,他们少说也有十几个人,都围成了三桌了,他们呢,只有一二三四五,五个人,不多不少,正好五个,人数上弱了气势,那边的那个人也看到了降工资,顿时大声呼喊:“小子,你还真赶来,我还以为你今天要当缩头乌龟呢。”

  “哈哈。”

  “哈哈。”

  嘲笑声一下子惊动了下面的人,抬起头来,看着两边互相对峙的两队人马,兴趣不由得提起来了,不再说话,不再喝酒,静静看着,有好戏看了。

  “一大早就听犬吠声,有些烦恼啊。”降工资开口就嘲讽,不落下风,那几个人顿时噎住了,通红着脸指着李周等人,武三思身边走出来一个人,嚣张指着降工资,大声道:“犹问嚣张小儿猖狂,张口闭口无耻之言,实乃是有辱我等斯文,在下不才,乃国子监学生赵隆通是也。”

  “赵隆通?”

  降工资转过头看向了杨炯,杨炯摇摇头,看向李周,李周摇摇头,降工资咳嗽一声道:“不认识。”

  “哈哈哈。”

  “哈哈。”

  下面的人顿时吵翻天了,被降工资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震慑到了,人家都自报姓名了,你好歹给个面子,寒暄一番,这么直接,对面那个赵隆通,真的是隆通了,指着降工资,说不出话来,连喊几句有辱斯文有辱斯文退了下去,看来是被气得不轻啊。

  “还不错哦,这小子口才还是有点,气死人不偿命哦。”李周好像发现了降工资有一样优点了,十分难得啊,对面的人又走出来一个人,这一次他不报性命了,开口就道:“清晨闻犬吠,心有不耐烦,抬头一看天,原来一黑犬。”

  “好。”

  “好。”

  下面的人转头看向了李周等人,看他们怎么应付,这么好看的场面,很少见,一开口就是这种诗词,不再遮掩脸面,一般人都是寒暄一番,一言不合就留下一首诗直接走人,或者是被某人的文采给震慑到了,通常都是如此,今日这个,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有犬自吠之,自大而狂妄,双眼顶额头,抬头一坨屎。”

  说文采,降工资不弱于任何人,此言一出,以后的文斗可就没有对手了,站在身边的李周被降工资超正常的发挥给震慑到了,平常怎么不见如此厉害,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噗呲。”

  忍不住了,可儿忍不住了,笑出声来了,身体趴在李周的身上,泪水彪洒道:“少爷,他这也太……。”

  牛叉,无敌了,此人已经无敌于天下了,出口成章(脏)啊,无可比拟,掉了一地节操啊。

  西门北冰冷的脸色有些动容,被他那无与伦比的文采给震撼了,杨炯不发一言,站在身边,无地自容啊,说好的诗会呢?说好的文斗呢?就是这样?

  被骗了,完全被骗了。

  “你……。”

  “你……。”

  那人被气得狂吐三口鲜血,一坨屎,抬头看见一坨屎,那是我自己,我……。

  直接气晕了,武三思冷眼直视,一脚踢开那个人,扫视一眼降工资,不屑道:“哼,小子,不要以为两句话就可以打败我,本公子告诉你,不可能。”

  武三思直接推出了一个人,文质彬彬,器宇轩昂,风流倜傥,一身国子监监生服装穿着身上,闪闪发光,步伐间,龙虎之气逸散出来,震慑众人,笑脸应对道:

  “何地早芳菲,宛在长门殿。夭桃色若绶,秾李光如练。

  啼鸟弄花疏,游蜂饮香遍。叹息春风起,飘零君不见。 ”

  “此诗名芳树,乃在下思虑春天即将过去,特写来纪念春天的,还请指教。”

  诗词唯美,所描述的情景更是让人憧憬已久,这一首诗虽然不算是让人无可反驳的经典诗词,可也算上好诗一首,单单是前阙中的几句,就让刚刚降工资的诗词自行惭愧,无可容身之地了。

  降工资眼睛一凝,深深注视此人几眼,虽然他不学无术,诗词一塌糊涂,可他还是有点鉴赏能力的,自愧不如,找不到好诗词反驳,只能把目光看向了杨炯和李周了,杨炯淡淡看了一眼他,留了一个心眼,此人文采不错,只可惜了,跟错人了。

  “窗外一株梅,寒花五出开。影随朝日远,香逐便风来。

  泣对铜钩障,愁看玉镜台。行人断消息,春恨几裴回。”

  “此诗梅花落。”

  你写春天是吗,那我就写冬天过渡到春天的时候,你写树,我写梅花,看你还能说些什么,一首诗词,没有怎么说梅花,也没有多写它如何美丽,而是从香气,从行人的角度,侧面反映出梅花的美丽,梅花的高傲,通过对梅花的描写,反映出自己内心的思绪,悲伤,还有隐约间嘲讽你此人品性不好,跟错人了。

  哪像我出淤泥而不染,恍如梅花般洁身高傲,不与世俗同流合污,一首梅花落,比拟了他此人恍如梅花落下一般,已经堕落了,此人沉默了很久很久,细细品味此中的意思,迷离的眼眸,模糊的思绪,嘴角喃喃自语,好像自我反省般。

  杨炯静静看着他,没有打扰他,李周回头看了杨炯一眼,果然够牛叉的,初唐四杰就是初唐四杰,降工资交到这样的朋友,真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啊。

  那人眼眸一亮,抬起头,认真看了一眼杨炯,拱手请教道:“敢问兄台称呼?”

  “杨炯。”

  杨炯冷冷的声音响起,没有一点好气,也没有沉默,说出去又如何,我杨炯还会怕谁嘛?此人认真点点头,转身就走,好不潇洒,武三思看着他直接离开,神色狰狞,此人是在当众打他的脸,狠狠甩了个耳光,啪啪作响,好不愤怒。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